搜索
其它

8000米山峰冬季探险:严寒和积雪使得前进缓慢

查看:4444 | 回复:0
发表于 2020-1-22 21:19 显示全部帖子
Jost Kobusch在去珠峰LhoLa山口的路上。照片@terragraphy
2019年1月20日消息:过去几天,在繁忙但轻松的春日喜马拉雅攀登和在冬日里冰雪覆盖的巨大山峰上独自攀登以及小型队伍探险之间的差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明显。今年1月的气温比往年要低得多,极度寒冷继续笼罩着喜马拉雅。据《黎明新闻》报道,在巴基斯坦控制的克什米尔北部的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雪崩夺走了许多人的生命,同时有109人死于严寒。而在尼泊尔,4名韩国和3名尼泊尔徒步旅行者在著名的安纳普尔纳大环线上因雪崩而被埋在了5米深的积雪下。Alex Txikon目前正在进行他的第三次冬季珠峰探险,他也头一次在从南池巴扎出发的小路上遇上了下雪天。
Tamara Lunger (左) 和Simone Moro在从冰裂缝中逃生之后向G1挥手告别。图源:The Vertical Eye/Matteo Pavana

上周六,Simone和Tamara险些坠入冰裂缝中丧生,昨天他们已经空乘返回锡卡都(Skardu)。他们的探险虽然结束,但至少还留得青山在。在锡卡都,他们与一支正准备前往巴托拉峰(Batura Sar)的庞大波兰队伍相遇。
与此同时,明玛G和队员们一周前也从这里出发,前往K2大本营。因山区信号封闭,暂未收到任何更新信息,按计划,昨天应该已经到了大本营,但无情的大雪和路上出现的状况可能会延迟他们的行程。
Denis Urubko、Don Bowie和Lotta Hintsa在布洛阿特峰经过了一番辛苦“工作”后,现在已经回到了大本营。这里的路线夏天是一条相当笔直的雪道,到了冬天就变成了岩石般坚硬的冰坡。登山者们必须一步一步地固定路绳,并把旧的路绳从冰上掰扯下来,同时还要一连好几个小时在酷寒的环境下踮起冰爪。在他们最近一次外出中,Urubko和Bowie在1号营地待了一晚,在2号营地待了两晚,并设法修复了通往3号营地的部分路线。现在,恶劣的天气至少会让他们在大本营里再呆上几天。
Don Bowie修好了前往布洛阿特峰2号营地的路线。图源:Denis Urubko

尼泊尔一侧的喜马拉雅探险也将面临着恶劣天气。Jost Kobusch利用前几天的好天气登上了Lho La山口的1号营地。他计算好时间,在太阳落山、气温较低的时候从大本营出发爬上一座巨大的冰塔。“攀登总共花了10个小时,没有间断,独自一人,”这位德国青年登山员说。他计划在6060米处休息一天,然后通过一条新的路线继续向2号营地前进。
在阿玛达布拉姆峰,即将和Jost Kobusch做珠峰大本营邻居的Alex Txikon正在举行Puja仪式,之后在那进行适应性训练。如果天气允许,他打算周三攀登1号营地,也许会前往2号营地。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