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0298

主题

龙岩

雾里行山

查看:417 | 回复:6
发表于 2020-2-4 09:5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路口风声 于 2020-2-4 10:53 编辑


  爬山的爱好持续发展下去,势必就是越爬越远,有什么理由能因为远而挡住自己的脚步呢?我想没有吧,除了自己内心的犹豫。     
      龙岩身边高山不多,玳瑁山系险峻难度也不大,基本排除鳌太线般的危险程度,虽然鳌太我没有去过。突然选择这个“馒头石”是偶然在一个户外群里看见有人发的照片吸引了我,那是一个没有被风力开发所破坏的地方。唯一不足之处恐怕就是距离我们大概需要有3个来小时的行车路程,这成了我计划一日来回的很大限制因素,正因为如此报名人数也就甚少了,于是出行人数减少为10-15人是最合理的设计。      
      想一想,这个世界,会有多少人陪你一路去远行?一种相遇,一种缘分。能一起走山,是一种相遇,能一路一起走下去的,那是一种缘分。这就要致谢龙岩阿米户外的心心相陪了。两人各自征集了15人,每天确认天气与路线规划,企盼“馒头石”与“项山甄”、“塘京石”的一并拿下在细细商讨过后,至少准备了4种行走方案。然而,一切被弥漫的大雾遮掩到只能墨守成规地完成常规再常规的路线。      
       已经算不错了,驱车途中的挡风玻璃上自动雨刮器还启动工作了呢。能不下雨真的是我们的福分,驴友“能”至少比我早起床1小时从下洋镇自己开车40公里赶来汇合,我不许让他失望。两个小姨子提早一个晚上从坎市赶到县城来住就是为了跟我第二天的爬山,我不可以让她们落空。所以啊,没有地震没有滑坡没有天灾人祸我都得带队走起。况且还有我的姐姐姐夫跟随,更应该完成这一趟行走。   
     “馒头石”处于传说中的仁居古镇。这小镇质朴的民风生活气息,人文历史国民金库和红军革命根据地历久弥新,让人印象深刻。在我们按照导航到“静水子”的小村庄尽头那里找不到停车地方的时候,老阿婆对应我口音不合的客家话,一字一句指明方向,深甚感谢。              一脚踏三省(广东江西福建)的项山甄,分大甑和小甑两部分。高:海拔1529.8米,高耸入云,位于粤、闽、赣三省交界处是赣南第二高峰。奇:地形地貌上看,它不是丹霞地貌,全是花岗岩石,这是闽、粤、赣独一无二的。险:从大甑到小甑,是万丈悬崖,也是挑战自我,战胜自我的一个胜地秀。今天在我们灰蒙蒙的头顶上看不到迹象。阿米带的两部车在最后面到达停车地点后,我统一扫描二维码付了停车费才很清楚地明白了停车场所在地“雾中农庄”的真正含义。     
      两个队伍共30人合一行走,突然间让沉静的山庄刹那间多了生气,阿米的大儿子读小学四年级,此行队伍最小却最给力,一起步就紧紧跟在我身后不落后,可惜了自己自顾和小阿米说着玩笑,一下就离开了自己设计的反穿路线,把“馒头石”和“项山甄”连穿的第一计划破坏了。不过不觉得可惜,今天浓雾太大,能见度10米,搞些新花样路线不一定正确,队伍大,还是老老实实按照常规路线来走比较好。      
      我以为队伍里会有人不断抱怨天公不作美,看来我一行的亲友们素质甚高,有两位初驴“水里生长”和“孤浪”也一路表现出的兴致勃勃让我安慰了许多,当天上山虽没大雨,却是大雾弥漫山谷,一路景色依稀可见,树木葱郁、庵庙蕴藏、巨石满谷、挂珠晶棠,呼吸着山中新鲜空气让人精神焕发,越往上登雾越浓,景也越迷蒙。迷蒙到沿着台阶直上顺错了一段没法上去后大家再反下还获得大家一行的嘻嘻哈哈快乐不已。      
       等到重新回下在交叉口左走,开始低矮灌木草地上时,能见度更低了,根本看不清四周景物,超过3-5米似乎就终生不能约见,队伍里过半没有手台,反复多次的清点人数以确保安全,长长的队伍蜿蜒而上,我带队在前面往下看,反正就五六人一般,其他呢?全在浓雾里。在缭绕的大雾下只见眼前同伴擦肩过,不见四周一切景,即便如此,大家兴还奋无比,仿佛置身空中仙境,如醉如痴,爽极了。行走上山,一路奇枝、异石、山峰、峭壁在大雾笼罩下时隐时现,触手可及的山花不时从头顶拂过,远近茫茫一片,想象若是遇上晴天,这里的风光该会有多美!      
       早晨6:30永定县城出发,10:20开始落地爬山,爬上了“馒头石”与“项山甄”之间的山顶就12点半了,又是一片雾茫茫,远处什么也看不清,山体的点点轮廓都没有。但是,一位同行的梅州客家大妈在我们埋锅造饭处中气十足的山歌吼起,震惊的我赶紧关掉JBL冲击波-3,在阿米他们煎猪油渣的时候我吸啜着下洋老鼠粄,伴听着大意为幸福爱情的歌词,狼吞虎咽。      
       大家午餐完毕,收拾好不剩一丁点垃圾留下,我特意安排两位新驴负责背负垃圾下山不是为了什么潜规则,更重要的是在意地告诫今后户外的规章制度和环保意识。此时,山顶雾气不再是害羞怀春的少女样矜持了。她们就像盛装的舞女,手拉手肩并肩,双脚跳跃,身体如同波浪般的涌动。      
      路边的树叶枝头湿湿的,狗尾草草尖上还滚落圆润的小水滴。我抬抬头,脸庞上并没有雨水的凉意,“蜗牛”低头,却有点点滴滴在眉梢。“纳木错”说,那是雾气凝聚的水滴。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你还真不会相信雾气也能如沐浴样淋湿花草树木。      
      转过几个山头,全是奇形怪状的巨石堆积在“馒头石”的山顶,突然感觉雾气像潮水般的向上涌去,是什么力量在吸引了浓雾呢?我不由又抬头望去。跟随雾气涌动的方向,左侧似有高墙相抯,右方也似暗夜大楼矗立,中间是万马奔腾的雾气,似有一条白色的绸带直挂危崖峭壁,又似一道白光从隙罅中迷茫射出。要不是身边就有同伴说笑声,我还真以为是羁押于仅有一条裂缝且没有尽头的房子里。难怪有点恐高的老姐夫,会突然间胸闷气短,感觉浓雾要裹缠他滚下深渊。      
       雾中行走,不识“馒头石”的真面貌,确实太遗憾,但走近身边粗粗领略她朦胧风采,也算没白来。为再睹她的美丽芳颜,约定来年择风和日丽之时,再度前来观赏,那时,我得住下来穿越。


常规出贴






出行前的形状准备已成为我的固定格式,这不是显摆,而是发到临时群告诉我的同行队员我已准备了什么。






停车仁居镇木溪村的静水子小自然村的“雾中农庄”停车场,每部车20元停车费。道路硬化未完全,有段陡峭难走。






龙岩阿米户外15人,我带kang哥户外15人,同心一致出征馒头石。这可是龙岩过来驱车3.5小时的代价啊。






沿着机耕道一直上去,没有分叉路,是一座庵堂。






大雾弥漫,狗尾草的草尾巴都挂满了晶莹水珠,甚美。不过,美人更美,尤其是欣姐。






小姨子兰兰这个富婆好日子不去享受,居然热爱上了我这种受虐的方式,是想报复社会吗?






新驴“水里生长”和“孤浪”这两位大哥很棒,没有掉队,不过今天路程短,难度也不大,在浓雾里,没有把你两个弄丢,算是我不错了。






风姿绰绰的“刘老师”,一路前头先锋,跟“二赖”有的比。






本来到了这个“小甄”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刺激地,在浓雾里全然没有惊险,只剩开心。






老姐夫进步很大,负重能力越来越强,攀爬亦逐渐上手,不危险的路段完全可以胜任了,往后,不难不带。






山顶处午炊,已12点半,一旁大婶的高歌,梅州客家人的爱情山歌唱的我心里酸爽痒的难受,却很感动。






这次馒头石的雾里行,得表扬一下“纳木错”的大气,驱车听从指挥,炊煮主动上前,行走收尾断后负责。






国庆船底顶部分成员同行馒头石,一路啃。






雾里不知陡崖惊险。






梦中不晓生活艰毅。






我虽领队前行,体力其实甚差,累到啃次啃次的还不好意思让人看见。这张照片不懂谁偷拍,泄密了。






“蜗牛”爱拍,摄影协会骨干,作品精良可以开展,“纳木错”故意凑热闹了。






类似于船底顶伤心大斜坡的这一路,又被大雾遮盖掉了,直下的陡峭,让阿米队的一位大婶翻滚了3下,还好,没受伤就OK。






临近回到原点时纠结了很久,若是天气尚可,必定不用环回那么长距离,有轨迹可以横穿的,考虑天气原因只好作罢。






户外行走没办法,安全最重要,不要去轻然冒险,我们的路还很长,需要慢慢走。






下午5点 ,返回停车点。






晚餐在上杭县城的风标美食,已是晚上7:30。






雾里看花:长鬃蓼






雾里看花:香薷






雾里看花:山茶







雾里看花:紫菱子






雾里看花:万寿菊






雾里看花:狗尾草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2-6 08:50 显示全部帖子
欣赏精美的杰作
发表于 2020-2-7 17:10 显示全部帖子
欣赏精美的杰作!
发表于 2020-2-9 14:08 显示全部帖子
精彩好帖,楼主辛苦了
发表于 2020-2-12 11:34 显示全部帖子
雾里的狗尾巴草看起来都那么别具要一格的美。
发表于 4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支持。。。。。。
发表于 前天 11:01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精彩分享!!!!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