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5844

主题

西北

徒步新藏线的69天

查看:4087 | 回复:43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十分感兴趣,能否发一个完整版的?谢谢!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孤独的可耻者 发表于 2020-02-11 01:24 十分感兴趣,能否发一个完整版的?谢谢!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

不好意思,也是刚空闲下来整理,每天码字中,还没有完整版,
发自8264小程序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飞越高原的候鸟 发表于 2020-02-10 23:19 很详细,也很佩服你们。谢谢分享

不用客气,都是爱好户外的,相互交流
发自8264小程序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牧苍狼999 发表于 2020-2-11 05:13 不用客气,都是爱好户外的,相互交流

9、10月份走这条线路天气状况如何?是不是比较冷?雨水多吗?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孤独的可耻者 发表于 2020-02-11 13:38 9、10月份走这条线路天气状况如何?是不是比较冷?雨水多吗?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

越来约冷,这两天只是疲劳适应期,真正的考验在后面面,我尽量快点整理
发自8264小程序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2018.9.7  D3
雨下了一夜,拍打板房彩钢顶的巨大声音把我吵醒三次,早上起来发现睡袋外面已经结起水雾,简单敲打一下又把它铺在床铺上,有点冷,不想走,但是这是政府办公的地方,总打扰人家也不太好,先去吃饭吧,前面八、九公里左右好像还有一个村子,不知道能不能住。把冲锋衣、冲锋裤找出来穿上,冲锋裤带抓绒的,穿上走路肯定会有点热,但是只有这一条能挡雨的裤子,穿其他的淋湿直接就进鞋了,还有我这双鞋,因为工作的原因,出发迟了一个月,实体店没看到喜欢的样子,网上又怕不合适,没有时间调换,在家附近找个修鞋部,整体大修了一下,也难为它了,跟我七、八年了,走的永远是最艰苦的路段,本来去年就说让它退休,现在又被我临时征调,可能跟我耍点脾气,以后的路没少让我吃苦头,现在的问题是这雨量,它可能不会让我保持干爽的双脚了。
清晨永远是宁静的,很多饭店还都没开门,街头走到街尾,找了家营业的,点了两个包子,一碗粥,吃过后雨稍微小了点,回去收拾背包,跟民兵道别后就出发了。
今天的气温急剧下降,冷的厉害,因为在家出发前走的匆忙,把徒步雨披忘在家里了,这边是买不到那种可以护住背包的雨衣或者雨披了,只能靠背包罩防雨,至于人,考验我冲锋衣、冲锋裤的时候到了,雨时停时下,我也在反复的在身上增减衣物,没有办法,只有冲锋衣防雨,不下的时候又闷的厉害。
大自然真是神奇,前两天几近干涸的河道,在一夜大雨之后也卷起了泥沙,开始咆哮。常识中这一夜的雨,绝对不会增加这么大的水量,周边只有光秃秃的山,海拔也不算高,没有积雪更不会有雪融水,偏偏宽阔的河道,几乎被洪水填满,路过的小桥,感觉比我的年龄都大,不敢做任何停留。
前方一个高岗上传出刺鼻的味道,不时飞出几只老鹰或者乌鸦,我决定踏着泥泞上去一探究竟,一个面积不算小的垃圾倾倒点,上百只乌鸦被我的脚步惊到,慌忙起飞,逃向远处,黑压压一片,倒也壮观;远处的鹰淡定的很,蹲在树桩、或在高处,盯着我一动不动,偶尔有两只胆大的,还俯冲着下来觅食,味道着实令人做呕,赶紧回到公里上继续旅程。
八公里的路程很快就到了,街面还算繁华,有小卖店、小饭店,有点像农村的集市,看看表才11点多,不算太饿,但是没看到有旅店,怕前面没有吃的,就点了一碗面,也没进屋里,就在外面棚子下的桌子边坐下了。
老板30多岁的样子,典型的维族汉子,不算高,头发有点自来卷,连鬓络腮胡,当然只能看到胡茬,因为他这年龄不可以蓄胡须的,你问我为什么?我只能告诉你不好辨认。汉语能力还没有他7岁儿子好,现在新疆都是双语教育,孩子们很小就接受汉语课程,普通话还是很标准的。另一位在外面就餐的食客是个跑大货的司机,维汉双语都可以,闲聊几句,还充当我跟老板的翻译。向他们打听哪有住的地方,都说没有,后来老板说:“你在前面左拐,一直走,那是兵团一个牧场的场部,应该可以住。”吃完面,向老板要了壶热水,把我的保温杯填满,以防没有住宿的地方,备上点总没错的。
沿着老板指的路,也就一公里就到了,门卫民兵出来接待的,说完情况,很热情的给我安排个空房间,是个没人用的办公室,有一个铁皮文件柜,里面还有些文件夹之类的东西,一张办公桌、一把椅子,还有一张除了灰尘什么都没有的单人床,简单打扫下灰尘,把背包里的东西拿出来晾了一下,然后跟他们打个招呼去旁边的派出所登个记,想着明天早点出发,就又顺便去路口购买点补给,又买了一把折叠伞,害怕明天雨不停,淋湿了背包肩膀会受不了的。采购完就回来躺在床上休息,大概在我到达之后两个多小时,一个中年男子推门探头进来,我忙起身打招呼,他问了下情况,问我什么时候走。我回答到:“今天的雨有点大,在这借宿一晚,身份证登记了,明天起早就走。”他也没说什么,转身离开了。没多久,两个民兵进来了,说领导不让住,这是办公的地方。没得商量,说实话的确有点坑人了,毕竟时间过去快三个小时,天黑前我肯定没有办法到达下一个住宿点,如果当时说不让住,相比现在可能更好受一点,收拾东西继续找地方吧。本来想置气就在外面小广场露营的,因为这边是不可以在户外露营的,一旦有什么问题,辖区是要担责任的,所以他们必须要给你安排住处,转念一想算了吧,也都是怕有意外,他们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就是户外,帮你是情谊,不帮你是本份,算是相互理解吧。好在刚才买了把伞,冒雨前行吧。 微信图片_2020021116422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微信图片_2020021116424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现在已经是下午14:40分了,我还有近30公里的路要赶,咬牙挺着脚痛大步向前,路上遇到一队军车,士兵们给我鸣笛、竖大拇指鼓劲,蛮好用的,在路上陌生人给你一句问候、一声汽笛,总会给你很大的动力,这一路没怎么休息,其实也休息不了,到处都被雨浇得湿漉漉的,背包都没地方放,好在身上的食物和水是充足的,内心少了几分焦虑。途中一个对向行驶的维族的货车司机大叔看到我,踩了脚刹车停了下来,拿出一个口袋从车窗里递了出来,是三个苹果,让我拿着吃,我过去接过来一个,他让我都拿着,我谢过说够了。后面的车跟了上来,我俩都没再客气,挥手道别,还是好人多。大概走了20公里的时候,有个叫南京矿业的地方,一些内地人在这边工作,一位60多岁的大爷问我去哪?我说下面那个村子。他说还有10多公里呢,这也可以住。想想算了吧,明天想翻第一个达坂,在这住路程不赶点,还是要在下一个村子多停留一天,道谢告别。
后面陆续上来三辆自行车,是老贺他们,今天在叶城出发的,也要赶往村子,问我需要什么 ?我说不要了,我也赶到那,晚上见吧。他们走后没多久,天就暗淡了下来,一片漆黑,只能听到犬吠声,那声音像是在山里传出来的,我却找不到房子所在,调整了一下头灯,才发现路边的山涧里有两所房子,还是二层楼,没有灯光,不知道是做什么的。第一次走这边的夜路,还是有点担心,不光是野狗,也担心来自人的危险,毕竟对这边不是很了解,想想当年我走川藏线夜路的时候,加水站的女孩跟我说他们本地人都不走夜路的,到今天我也没明白是因为什么。前面有人声了,上坡后面隐约透过光亮,应该是快到村上了,密集的货车开始在我对面驶过,车灯晃的我无法完全睁开双眼,半低着头走着,突然在一辆车身后,两盏大灯直奔我来,等我反应它已经快到身前了,赶紧侧身躲过,货车带过的气流直接给我整个趔趄,险些没摔到路基下的深沟中,嘴中问候了他八辈祖宗,惊魂未定之时,刺耳的刹车声又接踵而来,下意识的躲了一下,才发现是前面不远处有放牧回来的牧民,赶着羊群过道,大车开的太快了,差点没撞到羊群。定了定神,摘掉帽子,它有点遮挡我的视线,快速通过这危险的路段。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字体可以选择大号吗?经常分下段落。
否则我等老眼昏花之人,看到太累,只能忍痛割爱了。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cl740930@ 发表于 2020-02-11 17:30 字体可以选择大号吗?经常分下段落。否则我等老眼昏花之人,看到太累,只能忍痛割爱了。 ...

好的,我不太会弄,等我研究下
发自8264小程序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牧苍狼999 于 2020-2-12 16:27 编辑

2018.9.9  D4

早上醒来时老贺他们已经不在房间了,腿有些疼,穿戴好出去看看环境,昨晚天太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方位,女主人正在客厅给我们准备着早饭,老贺三人在院子里整理着自行车上驮包。

院落不大,前后两个门,正门出去,是整齐的街道,道路两旁是两排一摸一样的房子跟院落,一看就是政府统一给修建的,大门上贴着门牌号、安全联络人,还有卫生负责人及卫生级别,有点内地干净院落评比的意思;走进院子才发现,原来房间是不规则方形,我们昨晚住的房间是凸出来的;后门出去,一小片杨树,角落处有一个几家共用的旱厕,不远的地方就是村部了,闲逛一小圈回到院子,女主人正拎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材质的小水壶给我们浇水洗手,是浇,没有盆或者洗漱台,有点像阿凡提里用水壶,造型还挺漂亮,应该就是当地特色吧。

洗完后,早餐也摆到茶几上了,一盘新疆的馕,还有一壶茶,就这些,拿起一块馕正欣赏着上面的花纹,突然发现周边已经发霉了,告诉老贺他们别吃了,也没让主人再做,我们都吃自己身上带的给养。大家都被昨天的雨淋的有点感冒,我在背包里找出药来分给大家。老贺给我两个自己带的馕,我推辞说一会儿出去买点就好了,他说:“我们今天就能补上给养,你得好几天呢。”我也没再坚持就收下了。有了馕我也就不用等商店开门补给养了,收拾妥当后,我就先行出发了,没多久他们就追上我了,互道珍重各自前行。

路途上就这样,有无法预知的相遇,也会有分离的那一刻,彼此都知道路程的艰难,没有过多的言语,都在那一句“保重”中。

清晨的村民都在河边打着那浑浊的河水,估计得回去沉淀后才能食用。今天要翻越新藏线上第一座达坂,“阿卡孜达坂”也叫“库地达坂”十几公里的上坡,山谷里零星的几栋房子、山上的观察点以及十几二十个边防民兵的出现,不时提醒着你这里还有人类生存。

几公里后堵路了,所有的社会车辆全部都停在一侧,,这时候就体现出徒步的优势了,之身一人穿过无数不解的目光,最前面的车辆处几个士兵在管制交通,原来前面是部队军车的临时休息点,担负运输的汽车兵在这里缓解疲劳,检查车况,队伍很长,前面的已经休息了,后面还有行进中跟上来的军车,他们或是鸣笛或是伸出拇指点赞,我也挥手回应着这群可敬、可爱的人,最后一辆收尾车,缓慢的行驶在道路中央,隔离着后面的社会车辆,防止他们插队,带来不必要的麻烦,那是一辆国产的猛士,到达我面前时,降速停了下来,驾驶员是一位二级士官,在副驾驶手中接过一罐红牛递给我,大声说着:“加油。”我连忙道谢伸手接过,其实当时我并不缺水。很多朋友看到这里可能会问:“你接受了人家的礼物为什么还要说不缺水,不缺别接啊,显着你高尚吗?你牛逼,别人都得上杆子给你提供物品?”也有朋友会说:“这才四天,你简直跟乞讨一样,到处麻烦别人。”这里就说几句我户外得出经验,跟我自己对待陌生人馈赠得想法。

户外骑行、徒步、登山也玩了好多年,自认身体条件及体能还可以,对于重装长徒,我的习惯是简单的做些功课,不会完全按照谁的攻略走,不是我喷,有些攻略完全是胡扯,(至于这里面存在的详细原因,我就不在这得罪人了,有兴趣的可以私信我)我喜欢在可控的范围内,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人和事,增加路途的趣味,不然按部就班的会很枯燥,不断的在复制前人的脚步没意思。没有玩家会反复走一条自己走过或者非常熟悉的路程,本身重装就带有一定性质的探险精神,所以你的前方永远是未知的。长徒每天平均下来也就是30~36公里之间吧,偶尔极端情况下会走很多,但绝不会是常态,我会把它按公里数分成小的周期。比如两个乡镇之间是100公里,预算三天,我基本会带两天半的给养,这里的给养指的是定量的食物和少量的水,因为水是没有办法带够的,即使一天定量3瓶水,3天你也要带9瓶,一瓶500ml水的重量约等于一斤吧,出发的时候你就多负重了九斤,即便能背动,增加重量一定会多耗费体力,到最后你消耗的食物和水可能要超出最低预算的三分之一,这里还涉及到高温或者极寒天气,体能损失肯定更大。所以,食物带够是基础,水源,实在没有的情况下,就要考验你的户外经验了,极端的情况下过滤尿液也是可以的,当然这条路上不用,盐碱水也可以短暂坚持一阵,原则上是尽量不要喝野水。因为负重的原因,我把给养级别分成三类,第一级,在不缺少的情况下,尽量不接受馈赠,这里有对方比较热情、减速或者停留的汽车会造成危险或者短暂的交通堵塞,我会象征性的接受一些,并不是我接受了人家的东西不领情或者是挑东西,人家一片好心,不求我的任何回报,太过拒绝也不好,所以我要在这里真实的写出来,算是一种传递吧,当然也许会有遗漏,毕竟线路太长,并不是每次我都能及时的纪录下来,也请大家见谅;第二个级别是实在坚持不下去,我会主动拦车要水,这样的次数在以后的路程中不多见,但也发生过两三次;第三个级别就是没人帮助你,只能寻找野水,这个也发生过两三次。

言归正传,告别军车后,就开始今天最艰苦的路段了,坡度在增强,路面也坑坑洼洼的,逐渐变得不堪,我尽量小心,不让自己伤到脚踝,急弯在增多,我只能紧靠路边,躲避着车辆,海拔上升很快,脚下就是万丈深渊,一旦失足跌落,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几公里的气喘吁吁后,我终于到达了新藏线上的第一座达坂,‘库地达坂’海拔3150米,三天半的时间,从叶城线的1300米上升了1850米,几乎全程上坡。稍做停留,拍照留念后吃了点面包补充体力,又一队军车在身旁有秩序通过,相互摆摆手算是问候了。山顶的风很大,好像是之前下过雨,有点湿滑有点冷,找出抓绒衣穿上,向着山下走去,一辆越野车停在观赏台休息,车窗里递出一瓶饮料给我,“谢谢,不要了,身上的水够了,到山下就可以买了。”

相对与上午的爬坡,这下坡还是蛮爽的,在2665公里里程桩前面不远处,靠在山边有一块不显眼的石碑,上面模糊刻着‘为新藏公路献身的五位工友’几个字,应该是当时建设的工人纪念牺牲工友竖立的,碑脚下放着打开的两罐红牛、两罐咖啡,这应该是路人敬献前辈的;碑面上已经被人用自喷漆给涂鸦上不知道什么意思的数字,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两相对比,真是讽刺,我没什么东西可以敬献,鞠了一躬就离开了。

下山的视野总是开阔的,能看到上下几段公路的巨大落差,远处的山坡上,几条之字形的小路直通山下的公路;望山跑死马,等我走到近前已经是快一个小时的事了,是断的,应该是之前上面山坡滑坡之后,清理的砂石堆积到路基下,很陡,湿滑的我没有办法越过这一块,到达山坡的小路上,不打算冒险,这么重的背包,一旦脚下打滑,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后面遇到几段也是一样,远观可行,到达近处就没有操作的可能了;最近的一处,我能看到今晚的住宿地就在山脚下,我来回踱步近十多分钟,也没观察到安全的线路,就是这近在眼前,让我又走了四个小时;一直到山底,我没能找到哪怕一段近路,不过从下往上看,我还是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庆幸,因为几段路可能都有过滑坡,不只是上面断了,下面断的更厉害,那坡度不负重都有可能站不稳,如果今天我上去了,我与背包估计最好的结局就是残破不堪。

终于看到了今天的目的地,一个拐弯处的‘阿卡孜道班’大门紧闭着,一辆破旧的工程车停在门外,难道今天又得露营?露营可以,但是给养这么办?好在快到达近前时发现右手边有几栋房子,从大门进去,几个维族或者塔族的民兵正坐在聊天,女人孩子们在小卖店或者小饭店从门旁探出头,稀奇的看着我,问他们有住宿的地方吗?一个差不多有四十岁的民兵说有,他领我向左前方走去,我才发现这个院落挺大,得有一个小广场那么大,大门进来右侧是刚才的商店、饭店,左侧是民兵的生活区,大概有二三十人的样子,再往前走,有几栋破旧的老房子,是山上架高压线的工人在住,最边上的一排空着的房子就是我今天的住宿地,还有牌匾,理发、旅舍,当然都是锁着门的,他给我打开一间,里面是套间,里间摆着几张上下铺,窗户是封闭的,我住外间,两张单人床,两张上下铺,我挑了墙角的那张单人床,卸下背包,又跟他回去登记身份证,顺道买给养,在他家开的饭店吃了个抓饭,闲聊才知道,政府给他们每个月开2600~3000元人民币,那个旅店跟这个饭店是他自己开的,边上的其他店铺也是别的民兵的副业,戍边生活两不误。今天比较早,我住的房间没有电,也没有网(太阳能发电内没接到这个房间、移动网,我没带移动的卡)我就顺着那个检查站出去闲逛,后面是一个整体搬迁的村庄,房子院落都一样,三小间两大间那样,院子就直接顶到前一户人家房子的后墙上,几户人家男人抹灰,女人递砖的,在院子内做一个镂空的半高围墙。

一个拎着桶的女人到对面邻居家门口,用维语喊着什么,邻居也拎着东西锁门出来,原来她们是要去村头的大河里打水,语言不通,微笑示意就回到房间休息,应该是好久都没人住了,有一股味道,炉子也没有生火,反正没其他人,再抓过一条被子压在身上,没有任何消遣方式,慢慢的睡去。今天走了27.09公里。

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cl740930@ 发表于 2020-2-11 17:30 字体可以选择大号吗?经常分下段落。否则我等老眼昏花之人,看到太累,只能忍痛割爱了。 ...

这回是不是大了,好像没办法选字符,只有大中小三个选项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