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5844

主题

西北

徒步新藏线的69天

查看:4133 | 回复:44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ok,就选大号,还可以选择文字加粗。这样看起来轻松不累了,特别适合长篇连载。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6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cl740930@ 发表于 2020-02-12 16:10 ok,就选大号,还可以选择文字加粗。这样看起来轻松不累了,特别适合长篇连载。 ...

已经加粗了
发自8264小程序
发表于 4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2019.9.9  D5


早上起来出去看看,门口的店铺还没有营业,只能回到房间动用自己的给养,房间久没住人的霉味,让我只能开着门、披着被,快速的吞咽着面包,然后吃点感冒药,收拾背包出门而去。


到达大门才发现我起的太早了,通往国道的大门还没有开锁,环顾四周,我也找不到一个民兵的身影,只能又回到房间躺下。十几分钟出去一次,看看有没有开门,在第三次的时候,总算见到一位民兵,让他帮忙找钥匙开门离开。


早上的天气不错,趁着阴凉我加快点脚步,尽量多走一些,出发大概4公里左右,道路左侧又一栋楼房,名字叫‘阿卡孜服务区’大门紧闭,院内有位士兵拿着扫把在打扫卫生,应该是归属部队的,不对外开放,不过它的对面有一所废弃的房子,旅游露营应该不用考虑安全问题。沿途的河谷两岸,不时的出现几所废弃的土坯房,好坏不一,或是依附在公路下,或是建在为十几棵杨树行程的树荫下,有一处还有人居住的痕迹,应该是放牧的临时居住点。


道路两侧的山峰,已经基本没有绿色了,土黄色的巨大石块裸漏在外,偶尔会有风化的碎石掉落,这时走路需要看的不是前方,而是上方了。


微信图片_2020021413070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前方山坡上有几个人正在向山的高出攀爬,原来这片小开阔地又是一出明兵的执勤点,一部分人到山上的观察点观察情况,门口有停着几辆摩托车,几个民兵正在跟路过的老乡聊天,我也放下背包加入他们,他们对我的背包很好奇,我让他们尝试一下,一位民兵背了起来,然后跟同伴用维语交流着什么,几个人都轮流背了感受一下,一个汉语不是很流利的汉子问我这么沉一天能走多远,路上吃什么?我一一作答,他好像又翻译给同伴,一片说笑声中我告别离开。

微信图片_2020021413072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风景是一成不变,依旧荒凉,炽热的阳光让我觉得索然无味时,前方车辆的喇叭声,吸引了我的注意了,是上百只羊挡住了道路,牧羊人正极力驱赶着,好让车辆尽快通过,但是羊群好像不是那么想的,短暂的混乱之后,又恢复了占道模式,汽车只能不断利用鸣笛来驱赶,并减速前行,两位牧民是前天不让我休息的那个普萨牧场的居民,这个月份,是他们转场的季节,他们用几匹毛驴驮着行李,每天让羊群边吃边走,直到回到场部的冬季牧场为止,风餐露宿也很是辛苦。


微信图片_2020021413072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今天算是行进在山谷里,公路是沿着哈拉斯坦河修建的,偶尔可以看到几只骆驼在河谷边觅食,没有任何补给点,午饭是老贺昨天送我的馕,这东西耐饿但是凉了也是真耐嚼。


很快我又开始面临水源问题,仅剩下半瓶水了,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对向一辆橘黄色的工程车停了下来,司机是位维族小伙,直接跟我说:“给你拿瓶水。”我说:“谢谢,正要没水了,你这太及时了。”大家哈哈大笑,坐在后排瘦一点儿的女孩下车,到皮卡车厢里给我拿水,给了两瓶,我说一瓶就可以了,到库地就可以买到了。后座上微胖的女孩说:“都拿着,喝一瓶带一瓶。”我问他们前面多远到库地?他们也说不明白,也是开车谁也不太会这么清楚。“库地有旅店、有大盘鸡吃是吧?”女孩说:“有,你自己吃不了那么多。”“那你们返回吧,咱一起吃,吃完我跟你们回到这,自己再走过去。”几句玩笑让大家都很放松,胖丫头挺健谈,问了我好多问题,到什么地方、终点是哪、一天走多少、没住的地方、没有吃的怎么办?我一一作答。通过聊天我了解到他们是安装网络的,在库地施工,刚往柯克亚乡上返程。聊了也有五六分钟了,我们挥手告别,临上车前,那个胖女孩停在车门边突然问我:“你为什么会选择徒步?”“为了遇见你。”大家大笑,挥手道别。其实以前好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不光在这条路上,但是我真的没法解释,说爱好?很多人不理解,他们会让我骑自行车、摩托车、开汽车,说有什么要思考或者反思的东西,这次还真的没有。以前我曾经尝试过解释,但那只对驴友或者真正的爱好者有用,所以后来我就用这句万能的回答回复她们,当然只对女士有效。


一急转弯处,挡了几辆摩托车,提醒着大家减速,原来是一辆水泥罐车跌落在路基下面了,整个车身已经翻转,车轮朝上了,司机已经拉走,不知道死活,一个工人正拿着**,在车上做着切割工作,但愿人没有生命危险吧。


就这样无趣的走了几公里,发现路旁有一处山洞,洞口用石块垒起一个20公分左右的门槛,反正时间还早,进去探个究竟,由于前几日的雨水,又有山挡住了阳光,通往山洞的这一小片洼地,满是泥泞,脚陷下去得半天才能拔出来,突出得岩石还时不时得挂住背包,只能弯腰前进。搬开洞口遮挡的两块枯木枝,矮身进去,洞内的黑暗让我瞬间什么也看不清楚,过了一会儿才缓过来,这里有人住过,而且时间不久,地上的脚印还清晰可见,打量一番,这洞大概有七八平方的的一块空地,高也就一米八九,墙壁上都被烟熏的漆黑,看样子年头不少了,角落里还用石块搭起一个见方的地方,应该是当床用的。好像有亮光,有人?不会吧?七套的节目看多了,从踏入的那一刻脑海中总能想到那个武警围捕XX人员的画面。往有光的地方走去才发现这有一处拐弯,后面又一条越来越窄、越来越高的通道,看不到天,但是光能透进来,卸下背包,一点一点往上攀爬,很陡,大概得有75度左右,都是灰土,进一步退三步的,高出能容一人爬行通过了,我没有继续,上山容易下山难,因为一个人,后退的时候没法看到路,一旦卡在哪,那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等我返回到地面时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干净地了,拍打拍打灰尘,赶紧离开,里面实在是压抑,而且有点阴森,让我想起了古格王朝通道里奴隶住的山洞。回到路面,过往的司机惊奇的看着我,好像是突然出现的外星生物一样。


一处没有民兵的执勤点,我卸下背包休息。后面又来了三位骑友,这条路上搭伴的骑友都是三人啊,约他们坐下闲聊几句,他们也到库地,因为没有信号,我跟乌鲁木齐的哥们留了电话,他们到库地后找到地方通知我,晚上相约一起吃顿大盘鸡,五天没吃到炒菜了,有点馋了,哈哈。


几个小时后终于看到今天的目的地‘库地’了,这是一片山谷里的绿洲,也就几百米长,街面上基本都是饭店、旅社,手机收到来自乌鲁木齐哥们的短信,他通知了我住处在哪,直接找到,老板是一对甘肃夫妇,经营着一个饭店和一个小卖店,骑行的哥们住的三人间,老板娘把我安排到一个四人间里住下,30元一位。今天36公里多点,基本平路,是这几天强度最小的路况了,所以到的时间比较早,天还大亮,这里有公用的洗澡间,美美的洗个热水澡,缓解下疲劳,然后收拾东西,把换下的脏衣服拿到到院子里手洗了一下,有条件的情况下,个人卫生还是要打理一下的。 微信图片_2020021413125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晚饭他们已经安排好了,大盘鸡一盆,外加四个人分量的手工宽面,鸡做的味道一般,比我在吐鲁番时吃过的差的有点远,面还是很合我口味的。边吃边聊,他们三个也是在叶城青旅搭伴的,乌鲁木齐的哥们跟四川的‘梦幻’兄弟要骑行219,湖南的‘萝卜伟哥’到阿里后改道阿里中线,伟哥我们在拉萨又遇到了,一起待了些日子,后期又搭伴游玩了几个城市,纯纯的战友,这是后话。


吃过饭后各自买了些给养,到我房间聊了会天,后来又一位山东摩旅哥们‘小年’一米八的大个子,披肩发,大波浪,很有文艺范,他是摩旅环华的,那大大的身躯,我都怕他把那小‘幼兽’压坏了,这哥们健谈而且有才,因为这段路加油站间隔比较远,他那小坐骑油箱容积不够,自行外接了两个副油箱,以前以后挂在车上,然后各种驼包,离远看像是一个人坐着一堆兜子就飘过来了,这哥们看我在收拾东西,非给我两袋压缩饼干,我留了一袋,因为比较好存放,被我当作应急食品,几乎陪伴了我全程。 微信图片_2020021413263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天黑以后我们房间又来了一位反骑的广东摩旅大哥,问我带葡萄糖粉没?“没带,我一般不用那东西,以前都是在水里放点盐。”他又把他自己没用多少的大半袋葡萄糖粉送给我“明天到叶城了,我用不着了,你这比较辛苦,带上吧。”盛情难却,我感谢后收下,夜幕降临,大家各自睡去。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加油,厉害,继续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2019.9.10  D6

早上五点多就醒了,只睡了两个多小时,在床上躺到六点多点,起来找到头灯,收拾着背包,尽量小点声音,虽然尽量的减少声响,还是吵醒了两位摩旅室友,大家闲聊着,我有点头痛,说实话,徒步很累,但是你很难一觉睡到天亮,这在我以后的路上行成了常态,我知道自己一旦休息不好,第二天会很难受的,但是这次没备什么头痛药,小年兄弟知道了,给我几包‘头痛粉’也是别人送他的,这东西让我大喜过望,太好使了,我在东北没发现过这东西,曾经在徒步川藏线的时候,有一次头痛的特别厉害,途中遇到了陕西房车自驾的陕西大叔‘晴天’夫妇,他们送了几包,吃上就好用,记得阿姨当时在车上做饭,听到我跟叔叔聊天,特意放下手中的活,往返好几次给我找药品、食物,热情的给我的腰包里塞满了蛋黄派和巧克力,还有红牛,我一直没有机会感谢他们呢,在这里谢谢晴天叔叔、阿姨。有了这东西,今天会好过一点,我把能吃的药全吃了个遍。

天空上繁星点点,广东摩旅大哥出去拍了个星空,很美,等我都收拾好已经七点办了,跟他们告别就出发了,小年告诉我他煮了粥,让我吃点再走。“谢谢了,我就不吃了,等路上饿的时候吃再说吧,今天路程有点远。”出了房间发现,大门紧闭,找不到老板在哪个房间,我只能又回来了。过了一会儿小年的粥也煮好了,暖暖的,挺好。
微信图片_2020021514024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微信图片_2020021514023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八点钟房东把大门打开了,这次我没带背包,我要出去看看前面检查站开门没,他们这边天亮的晚,上班也晚,我去打听一下,免得没放行我还得背回来。路过兵站时,两只散放的大狗,直勾勾的盯着我,跃跃欲试,我赶紧拾起几块块石子时刻预备着,狗还是叫了起来,做出扑向我的姿势,一块、两块,石子飞过去后,它们跟我拉开了距离,赶紧过去,前面遇到两个大车司机,问他们检查站放行了吗?他们说这个检查站24小时通行,回去的路上依旧重复着飞石子的状态,跟两位室友告别,踏上了今天的旅程。

再次到达检查站时,一个安徽籍的值班民警接过身份证、边防证录入电脑,抬头看看我:“徒步?去哪?”“嗯,去拉孜。”“厉害,注意安全,生日快乐。”说着把证件递还给我,‘生日快乐?’我一愣,才想起来今天是我身份证上的生日,我们北方都过农历生日,我又是一个连自己生日都记不住的人,连忙感谢他,这边检查站的正式民警素质都挺高的,这是第二个检查站,第一个在第三天从柯克亚乡不远,通往普萨牧场的路上,那天也又一个执勤民警,全副武装,带着配枪,看我背着包从登记口出来,特意过来问我:“去哪里?”“拉孜,走完老219.”“全程徒步吗?”“是的”“有没有防身的东西。”“没有,这么严也带不进来。”“路上最好找点防身武器。”说完他就又回到岗位上指挥车辆检查去了。

过了检查站大概两三公里,‘小年’骑摩托追上了我,打个招呼就分别了,他今天也比较虐,要翻越两座高山达坂,路况也不是太好,最致命的是他的油不知道能不能挺到三十里营房,这段路好像都没有加油站,祝他好运吧。

十公里处,乌鲁木齐兄弟跟小伟也追了上来,下来陪我走了一段就继续骑行了,他们离开后就开始爬坡了,十二公里处一个大上坡,‘梦幻’也跟了上来,他们就在坡顶等我,小伟给我拍了这几张照片,帮我把背包卸下,坐在路边休息,他们给我拿面包吃。“我这有,昨天买了不少东西,估计背包得快60斤了,应该够了。”“特意给你买的,带不了就多吃点,你的留着路上吃吧。”梦幻又拿过两罐红牛,说什么也要让我带上。“谢了兄弟,我实在背不动,你们留着路上喝吧。”“你喝一个带一个。”说什么也要留给我,在路上的人,都能理解对方的艰苦,他们怕我的给养不够,他们补充给养的距离和负重的难度,相比于我能容易一些,但我知道长途骑行也很辛苦,很感动,我们推让了一番,最后我选择了一个折中的方案,“你把红牛放在二十公里以外的里程桩上,我到那时就喝了补充体力。”“好。”
微信图片_2020021513310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微信图片_2020021513312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微信图片_2020021513313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微信图片_2020021513315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微信图片_2020021513320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微信图片_2020021513321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微信图片_2020021513322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微信图片_2020021513323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今天他们骑行46公里,这四十六公里刨除前十平路,其余短短的三十六公里,海拔上升1500米,难度可以想到有多大,我也赶到那,这样我两天就可以到达住宿点,“你们先走吧,我尽量赶到,争取咱们晚上见。”“好的大哥,晚上别的没有,你到了肯定让你吃上热乎的。”我们挥手告别。
微信图片_2020021513361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前面的坡越来越大,走的越来越费力,炎热的天气和肩上五十六、七斤的背包,让我十分不堪,太重了,耗费了我很对的体力,我不停地吃东西补充体能,我只带了两天的给养,现在也没办法考虑明天了,先吃饱再说,二十三、四公里时,我见到了一个民兵执勤点,咬牙提着的这口气终于泄了,心中想着,‘不走了,明天再说明天吧。’到达执勤点,民口有一个站岗的民兵,跟他说明情况,问能不能住?他领我进到房间,房间里面有几个民兵跟一个村民样子的人在聊天,那村民可能是外面停着的货车的司机,领我进来的民兵用维语跟一位领导模样的人说着,给我的答复是不能住,没地方。我说:“你们围栏外不是有一个房子吗?我只需要遮风挡雨就行,有帐篷,在你们附近不是能安全点嘛。”说什么也不同意,从他们那出来后,我就直接去了外面的房子,是空的,而且没锁,站岗的民兵看到我去了那,又过了驱赶,是驱赶,我真的是异常愤怒,当时就是没有信号,如果有的话,我一定会给当地政府打电话,问问他们为什么就不能给游客一些方便,真就是驱赶出你们管辖范围,出了什么意外不用担责任吗?这是典型的不作为。这里跟普萨农场的做法,真的让我觉得在电视上看到的都是假的,最早喜欢新疆是二十多年前,一个纪录吐鲁番人们生活的纪录片,那鸟语花香、土黄色的建筑、庭院里四世同堂,一片歌舞升平,最主要是这个民族的热情,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怎么今天就这样了?让我对新疆人的好感,降低到了极点。后面的路上发现,这还是少数人,而且集中聚集在这民兵阶层,我也不知道是时局让他们变化了,还是手中一点小小的权力让他们产生了优越感。

站在那良久没动地方,任由民兵的驱赶,指着他们的鼻子脏字已经出来了,但是又能如何?总不能让他们给你扣个闹事闯卡的帽子,还是要妥协,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开。

后面的路在气愤中走的倒是快了点,沿途光秃秃的,没有任何更好的扎营点,这样又走了几公里,一处拐弯处又发现了一个执勤点,离公路有点远,我离开公路过去试试运气,办公里左右的砂石路后,我来到院子门口,一个没有穿制服的维族或者塔族(两个民族长得挺像,我分辨不出来)人正从房间里出来,问我做什么?“这里可以借宿一晚吗?我走不动了。”“不行,你去别的地方。”这次我真TM的爆发了,“为什么不让住?政府给你们盖这么好的房子,有人需要帮助,借宿一晚都不可以吗?我TM什么证件都齐全,你们领导呢?”我也不知道他听没听懂,反正是我的高调门,把房间里的几个民兵都吸引了出来,然后我又重复了一遍我借宿的要求,这次他们答应了,带我进到了他们的宿舍,我跟他们说:“有个挡风雨的地方就行,我可以扎帐篷。”因为信仰的原因,有些人其实不太愿意跟汉族住一起,这事在普萨发生过,当时领我去办公室之前,其实是想给我安排到民兵宿舍的,有一个民兵不太愿意,这我也能理解,毕竟涉及到信仰的问题,这东西不能强求。他们倒是不太在乎“住这就行,这有张空床。”我拿出睡袋铺上,拿点面包分给他们,还有一块巧克力,也给了他们,几个大老爷们你一口我一口的咬着吃,我自己也吃点馕,算作晚饭了,就这样安顿下来。可能是见的少,他们我这样的行为不了解,多少还有些不放心,像软禁一样看着我,至少一个人在我身边,我问他们卫生间在哪?给我指了指室外,我出来后一个民兵也跟了出来,在院子看着我过去,厕所得走到院子外面,在门口时我随手拿起一个他们执勤用得防爆棍,那民兵紧张得喊我放下,我向他比划着说,我是防外面散放的狗的,他才没有继续阻止我。

昨晚没休息好,天还没黑,我就躺在那睡着了,九点钟他们吃过晚饭,陆续回到房间,看到吵醒了我,让我接着睡吧,他们今天不用值班,可以回家了。迷糊的又睡了过去,感觉没过多久,又是一阵喧闹声,刚才走的又都回来了,穿戴整齐,说是领导来视察慰问了,都出去列队迎接去了。再次醒来已经时,已经时半夜十一点多了,所有人都没走,在屋子里理发,原来时领导要求他们全都剃成光头,有一个兄弟不太舍得,特意按个卡尺,让给他留点。这样吵到快两点了,大家才睡下。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陌上归人6 发表于 2020-02-15 01:32 加油,厉害,继续

感谢支持
发自8264小程序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好贴子。慢慢看。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宝珺 发表于 2020-02-15 16:04 好贴子。慢慢看。

谢谢
发自8264小程序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一路走来,慢慢欣赏......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前天 11:22 显示全部帖子
好贴子。仔细点慢慢看。
1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