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5850

主题

西北

新驴风雨鳌太穿越记

查看:5017 | 回复:35
发表于 2020-2-13 18:04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希望在山野 于 2020-2-13 20:29 编辑

鳌太穿越的游记在论坛里数不胜数,我还是把2017年端午节的这次码了上来。除了给自己做一个记录,里面的经历乃至是非对错,仍可供后来者参考。

鳌太线是我为数不多的重装徒步的第3次,而且前两次徒步时间都没有超过2天。也就是说,在鳌太穿越之前,我只在户外搭过两次帐篷

而这次徒步过程中一直挥之不去的担忧,想起来还会有郁结于心。涉及到有异议的人员,皆用字母代替。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2-13 18:3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希望在山野 于 2020-2-13 19:14 编辑

冗长的准备

“鳌太”线是一条纵贯秦岭鳌山与太白山之间的线路,也是秦岭山脉海拔最高的一段主脊,徒步鳌太被誉为“行走在中华龙脊”上的探险。鳌太穿越,对于大多数刚入门的驴友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当时的我并不能免俗。

2016年11月开始各种准备,计划在17年五一假期完成穿越。

在一个户外群里透露了我想要穿越的计划,江苏某地的驴友“JG”把我拉进了他的户外群里。

没过多久,我们确定了穿越的队伍。除了我之外,还约到了西安本地的驴友“野草”和沈阳的“老李”,JG又邀请了他的好友“TD”,一共5人的一支小队伍。其中,野草和我一样,也是新驴。老李有经验,经历不详。JG和TD据他们自己说是资深的驴友,有自己的徒步群,时不时会拉出去溜溜。

搜集资料,评估路线,准备物资,锻炼体能,研究天气,往返交通,等等。虽然“初生牛犊”不怕虎,我还是相当的谨慎。

随着了解的增加,我们发现五一期间秦岭气候变幻莫测。一天之内,气温可能在摄氏10度以上甚至更高,转瞬之间又会跌到零下10度甚至更低。

经过长时间的网上讨论,最终决定把我们的穿越计划延后到端午节。

清楚记得那年五一,我出差广州刚下飞机看到鳌太暴雪导致多支队伍被困山上,因失联人数过多还惊动了中央。最终,来自云南的3位驴友5遇难。

后来根据各种消息的描述,以及网上流传的视频来看,按照我当时的经验,放弃五一出行说逃过一劫也不为过。

天堂地狱,一念之间。

发表于 2020-2-13 18:41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希望在山野 于 2020-2-13 19:13 编辑

DAY BEFORE (2017年5月26日)

JG、TD、野草和我在城西客运站乘坐前往太白县的班车,老李从眉县直接到塘口村秀才家里和我们汇合。

20170526_19561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当晚秀才家里估计住了20多个驴友)

4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2-13 19:0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希望在山野 于 2020-2-13 19:15 编辑

DAY 1 紧张焦虑的一天

我们当天的目标是水窝子营地,这是常规行程2天的路程。所以我们匆匆吃了早饭,应该是秀才家里第一支出发的队伍。

TD后面一个大包,前面一个小包,没过多久便开始走走歇歇起来。我和野草极力劝阻TD,不要把小包挂在胸前,因为鳌太路线上最著名的是无群无尽的石海。胸前有包脚下视线受阻,在攀爬时极易发生危险。TD不吭一声,没有理会我们。JG说他习惯了这样,没有问题的。

野草和老李走在前面,我在中间走走停停等后面的JG和TD。一路上沿着林间的小溪,我们慢慢走出了树林。

在火烧坡位置我赶上了野草和老李,在11点前后我们一起到达了2900营地。等了大半个小时JG和TD到达后,我们简单地商量了一下决定分开行走。JG和TD确认体能足够只是步履有点慢,所以晚上目标不变仍旧在在水窝子营地,走在前面的人在水窝子营地等后面的人。

半个多小时后,我和野草到达盆景园营地。这里已经算是走上了山脊,前面是一望无际的跑马梁再无树林遮挡,视野十分开阔。我和野草停下来互相拍了照片。老李已经我们后面不见了踪影。

00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盆景园上西眺跑马梁)

在导航架下面的石海前,我遇到了秦岭特有的野生动物“羚牛”。在对视的过程中,我刚拿出手机想要拍照,羚牛飞快地跑走了。

00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沈阳驴友在导航架前的石海上给我们拍的照片。在茫茫的石海中,我们显得格外渺小)


在著名的地标旧导航架前碰到一队沈阳驴友,我们互相拍了照片。而野草直接横切绕过了导航架。

00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00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走到导航架和药王庙中间路段,眼看天色将晚,我和野草卸包停下来等后面的JG、TD和老李。此时目测太阳还有一指高,估计1个小时左右太阳就会下山。后面还要翻越凶险的麦秸岭才能到达营地,最好不要单独走夜路。


导航架方向偶尔出现的人影,都让我感到莫名的紧张。甚至于几度往返,想着该不是老李或者JG他们吧?

过了半晌,有人远远地朝我们走来,原来是老李!!!老李居然赶上来了,而JG和TD依然不见踪影。

焦虑、紧张、来回奔跑,这么一折腾,我感觉自己筋疲力尽。

这时候导航架上碰到的沈阳驴友也过来了,他们计划在药王庙扎营。我央求他们如果看到我们的队友,阻止他们晚上过麦秸岭,第二天我们会在水窝子营地等他们。

太阳已经沉下去了。晚上翻越麦秸岭是一件危险事情,我们不能再等了。我对野草说,今天还得到水窝子营地,大不了晚上我一个人轻装过来找JG和TD。药王庙的营地在山脊下面,听说水源时有时无而且我们也没有在轨迹上做标记,万一JG和TD坚持到水窝子营地找我们就糟糕了。

00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麦秸岭是一片需要横切的石海。身处其中,我才感觉到晚上翻越麦秸岭的风险会很大。再说我此时也是力竭,完全没有了晚上越过麦秸岭去迎接JG和TD的想法。

到达水窝子营地已是近傍晚7点多。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2-13 21:24 显示全部帖子
希望在山野 发表于 2020-2-13 18:41 [

DAY BEFORE (2017年5月2 ...


了解了解
发表于 2020-2-13 21:24 显示全部帖子
希望在山野 发表于 2020-2-13 19:08 [

DAY 1 紧张焦 ...


导航架如此破败了啊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2-13 21:25 显示全部帖子
欣赏精美的杰作
发表于 2020-2-13 23:54 显示全部帖子
精彩好帖,楼主辛苦了
发表于 2020-2-14 16:47 显示全部帖子
不错,请继续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发表于 2020-2-14 17:05 显示全部帖子
顶,继续
发自8264小程序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