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贵阳

走进贵州天龙屯堡,满眼的石头房,仿佛时光凝固六百年

查看:1465 | 回复:3
发表于 2020-2-17 21:13 显示全部帖子

当大明帝国遍布全国的军屯哨所早已灰飞烟灭,人们却惊奇地发现,在贵州安顺这一广袤土地上的屯堡人和他们的屯堡文化仍在坚强地证明着当年的讨伐厮杀,顽强地保留着祖先留下的生活传统、服饰习惯、饮食口味甚至语音腔调。若是询问他们的家谱,多半会得到一个答案:南京应天府。



屯堡人的屯堡二字,实是二个概念——“屯”是指军屯,是军队传递书信,接待来往官员和部队家属居住的地方,“堡”是指商人和普通老百姓居住的地方。



屯堡源于明代。明初,为巩固边陲,朱元璋发兵远征云南。大军到达贵州后将大本营设在安顺。待云南平定后,朱元璋下令就地屯田养兵,并陆续将屯军家属和移民从安徽江西河南等地迁至贵州。屯军在驻地周边广建村寨,平时务农,战时为兵。这便是带有军事性质的村寨——屯堡的由来。



贵州屯堡人就是这样一些军户的后代。六百多年过去了,他们的语音、服饰、民居建筑以及娱乐方式依然沿袭着明代的文化习俗,演绎着一幕幕明代历史画卷,形成一种独特的屯堡文化现象。



屯堡所倚的靠山,是孤峰突起的云鹫山。山深草茂,云气蒸腾。登上山顶,我看见一湾清流从村前的稻田旁流淌而过,高耸的碉楼和石头的四合院散落在田野里。看上去,这不像边远偏僻的贵州,这像梦里水乡的江南。



从新建的牌楼进去,就进入了屯堡。一条小溪贯穿古镇,座座小桥,努力营造江南小桥流水人家的风韵。沿溪多为石砌柜台的商户人家,老人们三三两两坐在桥头闲聊。



虽然整个镇区新老建筑杂陈,让人觉得有些遗憾,但跨过小桥钻入小巷还能看到军事机关重重的民居建筑概貌,其中的九道坎巷要穿过狭窄低矮、两边布置枪眼的过街门洞。



屯堡是个石头的世界,脚下踩着的是石头,伸手摸到的是石头,墙是石头,瓦是石头,放眼看去,白白的一片,错落有致,都是石头。家家户户都是一个独立的防御工事,如朝巷的墙体很厚,留小窗,既可采光,又可作枪眼和了望口。



安顺地区的石板房历史悠久,主要修建在大山中,当地人就地取材,用石垒砌成房子。这些石板房,一般为两层式建筑,下层饲养牲畜类,人们居住上层。石片有几厘米,也有几十厘米的厚度。一般屋面多采用较为轻薄的石片,房屋用较厚的石头组建。



石板与石板之间没有水泥、泥土等的胶着,因湿润的气候原因决定了石板房这种能适应山地的居住方式,以解决虫害、潮湿等问题。这种房屋防潮防火,冬暖夏凉,村落的小路也多采用石头铺制。



院角还筑高层碉堡,低矮的石门,造成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村寨内部巷巷连通,纵横交错,巷子又可直达街道,形成点线面组合的防御体系,体现了“兵团聚,春耕秋练,家自为塾,户自为堡,倘贼突犯,各执坚以御之”的策略。



因为它的材料是纯天然没有污染的,被称作原始生态建筑。有些人家还在院中栽种蔬果,院内生机勃勃,院外也是一片繁华。春花秋实,整个村寨坚硬挺拔,有一种阳刚之美。



人们把碎石块搭制成围栏,石柱、石磨等做成劳动中用的农具,区别开了生活与生产的区域。位于坡地的石板房,会在下坡处建石梯,方便通行,石梯弯弯绕绕,在村寨勾勒出迷人的线条。



原以为,像这种石头建筑,且又以备战为目的,很可能粗糙简单。但仔细观察,却并非如此。这些动辄几百年的老建筑,传递出了浓烈的江南汉文化气息。



屯堡人家的门头,常常可以看到精美的雕刻。最为典型的是吉语口彩的蝙蝠(谐音福)、梅花鹿(谐音禄),麒麟兽(谐音寿)和喜鹊(谐音喜)。一些有身份的官宦人家或书香门第,他们的门板上还雕有诗词书画。



在一户人家的天井里,我看到两个相对的地漏,一个雕的是鲤鱼,一个雕的是龙门,这是主人希望儿孙们鲤鱼跃龙门。这些繁复的雕刻及其图案的象征寓意,使得屯堡建筑与当地兄弟民族民居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里的每一块石墙、每一块石板都记载着屯堡人的勤劳与勇敢,他们把普通的石头变成了无所不用的宝,石板房点缀了天龙,给安顺带来灵气,在蓝天绿树的衬托下,层层石板相叠而建的石板房更显几分古朴。



在天龙的石巷间,有一处三合院结构的老宅子,当地的朋友介绍说,这就是沈万三的大院。大院里现在的住户已经不是单纯的沈家人,住着不同姓氏的四五户人家。



沈万三,作为曾经的“江南首富”,因得罪于明皇朱元璋,而被发配到西南边陲。著名学者余秋雨称之为“中国十四世纪最杰出的理财大师”,关于他的后裔,记载的很少。



据《沈氏族谱》记载,当年沈万三因得罪朱元璋,被流放边疆至屯堡。88岁时,辞别人世,葬于贵州平越福泉山。而沈万三的遗骨,直到1498年,才由其五世孙沈廷礼运回周庄,葬于银子浜下。



生活在安顺的屯堡人,他们之中,大多数人操着一口“南京话”,多带卷舌音,发音快,这是六百年前的南京口音(明代官话)和原始的戈阳腔,花灯调里透着江南小曲的韵味。成为古南京的“活化石”。



今天屯堡人特别是妇女的服饰,保持着祖制汉装,依旧是宝蓝色的长衣大袖,尖头的绣花鞋。她们头挽发髻,名曰“凤头髻”,据说这是明朝世代江南女子的典型发式;身穿右衽布制的长袍,袖子尤其宽大,领子和袖子边沿均镶有彩色丝线绣成的花边;腰系黑色腰带,前有围腰;脚穿翘头绣花布鞋。



据当地的老人讲,屯堡妇女的服饰是传承了明太祖朱元璋夫人“马大脚”的服饰,在日常生活中、劳作时都穿着,俗称“凤阳汉装”。这些服饰从安徽传来,在安徽当地早已失传,但是在屯堡却完好地保存下来了。



屯堡当地的妇女都是自己在家纺布、漂色,再亲手缝制衣服的。她们的服饰多以蓝色为主,这也是对祖上来自长江一带的眷眷依恋之情的叙说。当地人觉得穿着这样的衣服充满自豪感,这种衣服如今已经成为屯堡的一种标志。



转个弯,一处明代驿茶坊引人注目,一身"凤阳汉装"的妇女当炉烹茶,老式茶坊灶具和几条方凳、粗陶碗,让你领略真正的古茶坊韵味。茶坊后的演武堂里传来锣鼓声,那是在为游客表演地戏。



安顺地戏是屯堡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通常被称为军傩,俗称跳神,其盛行于屯堡村寨,是集地戏、祀、娱乐于一体的古老戏种。



明清时期的黔中地区,由于自然地理、历史人文等因素制约,经济社会发展较为落后,生活条件恶劣。在艰苦的生存环境中,屯堡人聚族而居,结群自保,军事演武和生活娱乐结合而成的安顺地戏,作为维系和增进族群关系的文化载体由此应运而生。



地戏,顾名思义就是在地上演的戏,一般每年演出两次,一次是在春节期间,称为“玩新春”,另一次是在7月半谷子扬花的时节,称为“跳米花神”。地戏演的全是忠臣义士报国杀敌的故事,最主要的表现形式是唱和舞。



演出时,表演者将插着长长雉尾的面具仰戴在头顶,脸罩黑纱。腰围鲜艳的彩裙,身背战旗,持戈扬戟,在一鼓一锣的伴奏下粗犷、原始、拙朴地跳跃,间杂高亢嘶哑的唱腔,远古战争的场面历历在目。



表演者都是普通的屯堡人,戏装一般分为两种颜色,白色为正面角色,蓝色为反面人物,表演者手拿短小的木制兵器和扇子,在锣鼓伴奏下以高亢的声调展开剧情。



屯堡人演出地戏,一是为娱乐,二是为敬神祭祀、驱邪纳吉,早年间还有训练武功、加强战备的作用。戴着假面的地戏比起描眉画眼、音韵悠扬的京戏、越剧来,少了很多精细,但其间的原始、粗犷却是与数百年前汉族文化更为接近的形态。



屯堡是明代耕战经济在贵州安顺的历史遗存,屯堡文化可谓为“明代古风,江淮余韵”。或许,从某种意义上讲,安顺的屯堡,是一个比故宫、长城和十三陵距离大明王朝更近的地方。故宫、长城和十三陵虽然都是大明遗存,但它们已经失去了热量而成为冰冷的文物。



至今,依然固守着祖宗过去的荣耀,600年前的秦淮风物被完整保留,让人恍若穿越时空的界限,大明王朝还没有走远。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2-18 08:51 显示全部帖子
俺的最爱!







发表于 2020-2-18 15:43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精彩分享!!!!
发表于 2020-2-21 11:07 显示全部帖子
精彩好帖,楼主辛苦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