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4329

主题

茂名

随心行(七)探营鸡笼顶

查看:1810 | 回复:39
发表于 2020-3-11 14:24 显示全部帖子





妻子是个大活宝


       几经周折,终于找到杜鹃花谷。只是,没有看到杜鹃花。我们来早了,杜鹃花才刚刚含苞。智林和成辉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可天色已晚,山大雾浓,容易迷路,不能再找了,只能尽快到营地去。

发表于 2020-3-11 14:24 显示全部帖子




       还未走出花谷,突然遭遇一场大雨。来的急,来的猛。就地打开雨伞,穿上雨衣,相互帮忙,为彼此的背包罩上雨罩。没有慌张,没有抱怨,有的,是满山谷的欢声笑语。出来参加户外活动,随遇而安是基本素质,他们都已是合格的驴友。


       这雨来的急,走的也快。刚走出花谷,雨就停了。前面一条大路斜斜横过,几个年轻人正从山上匆匆下来,没带雨具,淋成了落汤鸡。问他们登顶还有多远,答曰只需几十分钟即可。我们还是决定不立即登顶了,一是天色已晚,二是趁雨刚停歇,得赶快到营地把帐篷搭起来。

发表于 2020-3-11 14:24 显示全部帖子



       营地就在大路那边。两边有山,中间是一夹长草坪,还算平坦。一溪流自里面蜿蜒而出,从草坪边缘缓缓流过,哗哗有声。流水不腐,这可是露营的好水源。

       各自找好位置,抢搭帐篷。老天爷就爱开玩笑,正搭着,忽刮来一阵大风,几个帐篷还没固定,被风吹起,如风筝一般。好在驴友们眼急手快,赶忙追上抓住。即便如此,奶爸智林的外帐还是被石头磨破了个口子。智林爱装备如命,虽一向乐观,此刻也苦了脸:今晚要是下大雨,该如何是好。还是成辉点子多:不怕,用创可贴粘住破口即可。智林这才又露出了笑脸。




“奶爸奶妈”又张罗晚饭了

       扎好帐篷,趁天色未黑,“奶爸奶妈”又要张罗做晚饭了。在溪流边做饭,水不再是奢侈品。几个女驴友,直接把菜泡在溪水里,边洗边说着笑。水草青青,雾霭朦朦,笑语盈盈,好一幅美丽的画面。感谢摄影师亚峰和老邱,及时把这些画面一个个定格。

发表于 2020-3-11 14:24 显示全部帖子




女驴友洗菜的情景像一幅幅画



摄影师老邱



老蔡在划“驱妖圈”,蛇虫非请莫进

       老蔡在营地周围撒下硫磺,像孙悟空在为唐僧画驱妖圈,挺有趣的。我爬上背后山头,想拍个营地全貌。碰到庆文从山头下来,边走边说,这几个山头都没信号,真没办法。庆文是土豪,第二次露营了,过两天要出国,生意忙,跟外面断了联系,心理着急,我理解。只能安慰他,出门在外,随遇而安吧。正说着,山头忽然冒出头大水牛,弯弯的大牛角,嘴边似乎还长有胡须。我顿住了,脑海立即出现牛魔王的形象,与眼前这大水牛竟完全吻合!见我们拿出手机要拍照,“牛魔王”转过头去,走了。

发表于 2020-3-11 14:24 显示全部帖子




从山头“冒”出来的“牛魔王”



       晚餐还算丰盛:米饭,面汤,烧猪肉,鱼丸,瘦肉,白菜。当然,也少不了酒,两瓶茅台,一瓶红酒。我不是嗜酒之人,可在这高山之上,总要喝上一两杯。不仅因为酒可以驱寒去湿,还因为这里以大山为台,与群峰对饮,不喝酒,岂不负了这豪情壮志!

发表于 2020-3-11 14:24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0-3-11 14:24 显示全部帖子



       夜幕慢慢降临。正吃喝得开心,有驴友忽然发现亚峰脚趾有水蛭!借着灯火一看,果然是。水蛭不是很大,明显吸了血液,挺饱满的。几个女驴友吓得尖叫。上次在白马坪受过苦头的老蔡更是立即跑回帐篷,拉了帐门,躲进去全身上下检查去了。倒是亚峰淡定,一幅不以为然的样子,照样吃他的饭。这幅模样,又为他赢得个新绰号——“淡定哥”。


淡定哥亚峰

       饭后,老天爷还算赏脸,不再下雨。乘着酒兴,大家跳起了舞,唱起了歌。这个环节,阳西来的四个女驴友当起了主角。雾气大,地面湿,没法燃起篝火,大家就把手电晃动起来,营造起舞厅的效果。没有麦克风,酒瓶、登山杖,随手拿来就是道具。平时,我和妻子都讨厌歌舞厅这种场合,从未涉足,连KTV也少有光顾,可是今晚,在这高山之上,跟这班率性的驴友在一起,再没有心理障碍,也跟着大家亮起了歌喉,扭起了屁股。

       笑够了,跳累了,已是半夜,大家都回帐篷歇息了。几个年轻人似乎还未玩够,继续挤进中间的大帐篷里打扑克。虽躺在帐篷里,我和妻子都还没有睡意。妻子听年轻人边打扑克边说笑,忍不住隔着帐篷,搭上几句。而我却在听着这山野的天籁之音:溪流潺潺,忽远忽近;虫鸣,蛙叫,铺天盖地,此起彼伏;偶尔传来一两声鸟语,清脆、遥远,仿佛来自心灵深处;一阵雨声不请而至,嘀嘀嗒嗒地拍打着帐篷,才刚刚陶醉,它忽然又不辞而别,耳边又全是虫鸣蛙叫……

发表于 2020-3-11 14:24 显示全部帖子




       睡意总是姗姗来迟。打扑克的已散场,我仍然处于半睡半醒之间,享受着这满山天籁。
       隔壁帐篷的老邱,感冒未愈,夜深了反而咳得厉害。老邱六十多了,身骨还硬朗,喜欢摄影,喜欢户外。常常一个人,天南地北的走。今年初,通过附近的人搜到我美篇,立即登门认识了我。我把他拉进“随心行户外”,他感激万分,说这次终于找到组织了。
       不远处帐篷里的老蔡已然熟睡,“呼噜噜——呼噜噜——”又开起了熟悉的“拖拉机”。老蔡蛮不错的,知道自己打呼噜,帐篷总要扎到边上,还有意拉开一小段距离。
       “嘈——嘈——嘈——”一阵啃草声伴着粗重的呼吸,忽然在耳边响起。那么清晰,就在帐篷边了。不由得打个激凌,是牛!是傍晚于山头碰见的“牛魔王”!想起白马坪遭遇的那群蛮牛,我猛地坐起身子,招呼其他帐篷:有牛,大家注意!老邱,沅珑,智林他们还未睡。大家一起吆喝,总算把那家伙吓跑。



       迷迷糊糊的,天就亮了。第一个走出帐篷的,依然是“奶爸”智林。打水,生火,早早为大家准备热姜汤去了。在露营地漱口刷牙,还是第一次。营地边有溪流,就是方便。


第一次在营地刷牙,真爽!

发表于 2020-3-11 14:24 显示全部帖子




       喝过姜汤,吃过早餐,大雾还没有消散。事务缠身的庆文一个劲地催促大家,收拾帐篷,下山去吧。大老远的来露营,不登顶就回去,大家都不甘心。唯有安慰庆文,出门在外,随遇而安吧。庆文是爽快人,见大家都这个意思,便随了大家。


土豪庆文早早就收拾好了行装


       收拾帐篷,清理垃圾,动作挺快的。大家背好行装,才早上八点半。昨夜没睡好,早上登山依然劲头十足。以为自己才有这个感受,没想到跟大家一说,竟然很多人都有这个感受。是高山负离子多使然?还是大家心情好使然?我想,可能两个原因都有。一群背包客,拄着登山杖,有说有笑,在大雾里登攀,一道多么亮丽的风景。

发表于 2020-3-11 14:24 显示全部帖子






雾里背包客,一道道亮丽的风景!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