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0350

主题

龙岩

大缺小缺爱不缺

查看:1228 | 回复:7
发表于 2020-3-18 08:34 显示全部帖子

  文艺青年“萍琪派”抱怨她的户外快发霉长毛的时候,阿坤正和我热烈讨论五星村附近的一个山头有1470m 的海拔,那就是大小缺啊,正在龙岩城旁边不远处的黄岗水库进去,路线成熟,对了,阿米一起来最好。龙城户外的“东南”已提早告知同一天路过小缺,野猪户外的“老火”即兴追来,我想这座山,是不是在3.15的星期天要开农贸市场交易会了。热闹。

     依旧偷偷的私约行走不知谁走漏了风声,奈何不住驴友们对行山走水的渴望,一部车5人的自驾,集结成3+1的护送,熊猫姐的再次前行正式宣告永定第一女强驴的横空出世,我们户外队那营销总监旺哥都带着酸奶纯奶前来了,拥有火热身材汹涌澎湃的香容姐岂能错过?倒是阿坤突然得应付可能的省级检查而遗憾又退出,我绝对不是故意的。

     认真评估了一下强度大小,要求大家凌晨5:40起床6:30出发并不为过,爽当当地走了一段夜路证明决定午餐自带可以节省一点时间也是正确的。唯一让我不满意的是黄岗水库进去那段坑洼不平的泥土路里混杂的石头把我的老帕萨特不知刮擦了多少次底,玩户外,我真的很渴望一辆东风HUV啊!

  旺哥这次带来的牛奶每个人都分发2-3包下去了后仍然还有多余,我决定多塞几包自己背上无奈轻装包实在小,于是递给旁边的“萍琪派”、“清水”等人马上喝,我细看酸奶是天润乳业的,撕开一角轻轻啜,另只手提着新收到未使用过的内锁鲁滨逊减震登山杖,跟着阿米走在进山的芬芳小道上,唉呦,味道也挺好。






  电话通知后面老火他们车子不要开进来免得无法掉头出去的时候,我还在沉迷于“萍琪派”送给我的两本《中国国家地理》那喜出望外的世界里,驴友们来到了道路的尽头,这里正式开始登台阶开始上山,恐惧拔高的我担心自己累的会死去活来无法在大自然里莺歌燕舞,还没喘气,台阶上来个百来米就暂停了,原来是一条水渠,别说行走,十几二十厘米的渠边站都不好站,熊猫姐连连说看了就头晕,那也没办法啊,慢慢挪,也得走过去。“新的一天”吴老师带了他读大二的女儿前来倒放开的很,任由这个小小吴自行锻炼通过,雄鹰得展翅高飞,那总要离开暖窝。






  100米左右的水渠进来,有个无人值守的水电站,设施齐全,发电机却没有运转,可能雨季尚未到来吧。这里抬头一看,蓝蓝的天空在绿树浓荫的上面不见一丝杂色沾染,等齐了“波罗蜜”带着熊猫姐等人最后进来,沿着石头墙,阿米抓拍到了好几张惊喜的照片。我们还在唧唧歪歪地排队寻找最佳拍摄队形的时候,一整个正月都未户外出门的“清水”姐姐自己慢悠悠地前边走了,阿米要求我最前头先锋带路,“笑观天下”嘣恰恰地超越过我真让我佩服,这位美驴体能超强,记得穿着军胶第一次参加户外就是我去年的灵山之约,比祥哥还早,是群里第一个报名的呢。

  我追赶上“清水”姐姐的时候,横戈在眼前的又是一道水渠,这渠边有更宽一点点,是从里面引水出来汇集到坝头再冲下去发电用的,等不及了最后面的阿米和洪昌大哥,交代“波罗蜜”带着熊猫姐跟进来,旺哥已第一个冲进去了,建青等人随后,我则跟在“欣欣香容”和小可爱“萍琪派”的后面不断地找机会摄影,坏坏地想着有没有落水的镜头出现,偶尔转过头看看,其实熊猫姐厉害的很,不但很平衡地把控着自己的姿态,也在频频举着720w像素的老佳能卡片机在拍照片呢。

  切入到这第二道水渠的尽头深处,最前面走的旺哥纳闷居然右拐往下山走一般,为何不横开一条路来走呢,但轨迹就是这样,我们不去费力改变罢,开路是很痛苦的,何况这里其实是循着旧石板古道行走,对,就是去公坪山寺庙的古道。








   说到古道我是最喜欢行走的了,尤其在这森林深处,幽静怡然地让人陶醉。漫步在林间,薄雾缭绕,白沙般柔柔地飘渺在空气中,树木静静地站在蔚蓝的天空下,张开双臂,迎接阳光,阳光像一缕缕金色的细沙,穿过重重叠叠的枝叶照进来,斑斑驳驳地洒落在旧石板路上,石头台阶铺就着苍伤,又散发着青草、鲜花和湿润的泥土的芳香,一起欢唱。各种各样数不清的小花竞相钻出枯叶的覆盖,白的、红的、黄的,如繁星闪烁,让林中的大地闪耀出五彩缤纷的活力。每跨绕过一个沟谷,那里都会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涧流,它们叮咚叮地哼着歌。在这飘香的森林中,我深吸着花草的芳香,享受着阳光的沐浴,谁不情愿沉睡在这如痴如醉的梦幻里?
  强驴“三字金”一路言语不多,除了血糖略高,59岁的年纪了看不出年轮的旧事,一直走在队伍的前列,紧紧跟随洪昌大哥第一梯队跃出了丛林,来到一段不知谁挖掘开的机耕道,看得出,茅草横生的路面也刚被修整干净的很,“清水”姐姐跟上来说,快到公坪山寺庙了。







   盈盈绕绕拐出比人还高的芦苇茅草,一座道场建筑跃然眼前,公坪山是高山上的一块小盆地,风景优美。公坪山的出名并非是优美的风景,而是有它独特的古寺庙和革命斗争史,是周恩来在此住过的红色交通站。相传,1903年初春,廖太河受祖师恩典普度众生,从邵武将空中教传入龙岩。在道场选址时,受祖师神示,以一只公鸡在子时为选址引路,人随其后。此鸡翻山越岭寻至公坪山时,天刚破晓,公鸡引脖啼鸣不肯再行,廖会意,便将道场地址定于公坪山上开基建堂。革命战争年代,道堂成了游击队的家。1929年初,国民党一把火将公坪山道场烧为灰烬。1929年底当地民众将道场重建至今。道场以上下厅的民居建筑为蓝本,加两层横屋。建筑起于平地,砌基丈余,石围墙,置东门,石砌半月形放生池,有寺田数亩,道场为土木结构,少许雕花。图案、楹联多以"空"为主调。住持前几年过世后,现无人主持,好在有民间百姓不断前来协助打理,香火依旧旺盛,庭院里锁住的两只大黄狗也一直见证了道场的往来故事。






   已近中午,我们在此卸包休息,每个人自带午餐稍歇落肚,旺哥和“笑观天下”看见地上的甚多垃圾,主动清扫起来,给户外驴友起了很好的表率作用。
  野猪户外的老火一行在这里赶超了上来,认识的驴友逐一打过招呼问候,期间我们还看到了一位可爱的年轻妈妈带着和旺哥小女儿同年同月出生的小小驴友,气定神闲,坚韧不拔,手持双杖,步步扎实向前走,丝毫不见一点娇气与扭捏,令我等大人们汗颜。







   中午12:15,我蹲伏在黄花菜地里给熊猫姐和“欣欣香荣”拍完几张还过得去的照片后,建青最后一个从对面小山脊上冲回来,我们重新上路,用阿米的话来说,就是开始要野爬大小缺了。又是我和洪昌赖总一路行走在前,拉呱着一些八卦之类的话题,沿着通往五星村的机耕道一直往前走,错过拐点,结果把整个队伍带过了头,被走在最后面的阿米笑得半死。还好不像上次的龙井瀑布一样走错两公里,这次多出来的折腾没有几百米,不过,那个右拐上山的标志点实在太不显眼了,于是我隆重地挂了一条红布条上去。




   折折弯弯的小树林里,路迹还可以,“萍琪派”停下脚步退在一旁让我先行,在谦虚地礼让一两番后,结果让“三字金”超车了过去,横在面前的就是1个小石头崖壁,这次没有了去年尖笔山过狮头山的颤颤惊惊,“萍琪派”进步不少,上面“三字金”回头拉手,我只是稍微帮助托了腿,小姑娘很轻松就攀爬上去了,有个细节我得记起来,让小可爱踩我的肩膀怎么就不敢用力呢,结果踩在我的手臂上差点要废了。
  我手台呼叫让旺哥和“菠萝蜜”在后面关照“熊猫”和“清水”协助上崖壁完毕,我就撒欢般冲上去了,尽管坡度大,不用收尾没有压力,我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那种窃喜的感觉,用再大的气喘替代我都没关系,拱上来见他们都还没上来,四下里没人,乘势偷偷撒了泡尿。





  其实洪昌赖总与“三字金”已经往前下拱进入第一个山坳了,我跟上去再往回一看,“熊猫”和“欣欣香容”已经翻上来了,在一块突兀出悬崖的石头那里,我让洪昌赖总给我写了几张装逼的照片,后面的“熊猫”和“欣欣香容”一看到这状况立马羡慕不已,果真停留在那里反反复复拍来拍去没有想走,我则抓紧往前冲,否则留在那里,我必定走不开,这俩大神拍照片是没完没了的,会让手抓相机的我100%累死。

  再越过两个山头,我超车赶上了野猪户外老火的3个队员,停留稍息处,一棵刚长出嫩叶的山梨树伸出枝桠在风中摇摆,应景处是远处的山峦与蓝天,画面感甚美,洪昌赖总都忍不住靠前去与它合影了一张。我挂上一条红丝带绑在那枝桠上,嘴里唠叨着一句:我只表示我来过。






   下探到谷底的小树林,老火一行都间插在树荫下午餐休息,见到了前年广东船底顶同行的“紫衣”依旧酒水相行,正值当午太阳热辣的很,看着她手里递过来一罐啤酒,心里那个渴呀,可是我不敢喝,昨晚师兄林法医下来,没忍住陪着干掉了1瓶14%卡维斯红酒,到现在腿都还酸的。老朋友见面一般友好大方地招呼了几番就可以了,“萍琪派”也随后从草坡上滚下来赶上我了,于是短暂告别,我得先继续上,因为我知道自己今天真的腿软,走的极其辛苦。






   我往前爬,“三字金”在侧处等我,前面的洪昌赖总已看不到身影,“新的一天”吴老师躺在山坡上一棵树下闭着眼养神,另我惊讶无比的是“熊猫”姐不知什么时候超越了我,居然在我前边远远的上方努力拔腿攀爬,距离太远,只能见到她粉红色的速干裤在太阳底下异常醒目。转过身,除了“萍琪派”没有其他队员的出现,手台呼叫了好几遍也只听到最后面的旺哥在答复“就来了就来了”。我让小可爱“萍琪派”挤到我的身前先走,我怕我自己行进速度太慢阻碍了小姑娘的冲顶,那时,天那么热,全靠意志在支撑,说真的,有那么几分钟,一直想倒地就睡。更要命的是,知道了队伍里有部分队员携带的饮水不足,离开老火他们休息处的小树林,我只在“新的一天”吴老师午睡的旁边坐下来喝了几口热茶以及一包200ml的纯奶,一直到登顶大缺,我没有碰水壶,完整地保存了2瓶矿泉水。




   跟在“萍琪派”后面也很辛苦,小姑娘生猛啊,我不好意思落后太多,总找话题闲聊让她停下来陪着聆听或者手台呼叫前面的熊姐开刷一些故事,比如说冲顶处的某些石头皱褶表面上居有好几处渗水可饮我硬要故意大声问她是谁拉的尿。
  我身后陆陆续续可以看到后边的来人了,如蚂蚁般大小,洪昌赖总第一个登顶大缺,比我快了足足半小时,“三字金”排第二,熊姐第三到达是谁都不敢相信的,太可怕了,从此“永定第一女强驴”非她莫属。等我气喘吁吁地瘫在在她旁边,她老人家已经休息到恢复元气可以大声唱山歌了。卸下背包,给登顶的胜利者奖赏我带来的水果拼盘,没有忘记用带来的稳定器拍一段壮观的视频,没有忘记给前几位登顶的英雄来张合影。





  在分了半瓶水给熊姐过后,“菠萝蜜”也引领者“笑观天下”跟上来了,据说途中还出现了脚部不适,这可要注意,后半段的下山更考验人呢。阿米是正确的,陪着部分队员横切大缺,可以节省很多体力,不过换句话说,待在家里是最节省体能的了,出来,就得虐虐。






  已经是午后3点了,“东南”带领的龙城户外只登顶我们等会下山经过的小缺,无法相会。老火的队员也悉数到齐,之前的一些强驴早已先翻山而下,我待到最后确认后无来人了,方向老火介绍我那著名的旺哥,然后是一阵热烈的握手很像是红军会师般的盛况。刚才提及的那个小小驴也在她妈妈的陪同下开始下山了,我赶上去,看到小女孩镇定自如的表情让我们在场每一个人都佩服,掏出了“萍琪派”给我的一块士力架,坚决奖励她,要知道,今天的强度是很大的,累计拔高1000m,实际行程18公里有余,我那资深老驴“果子”都跟着阿米横切绕过去没有登顶大缺呢。




   汇合了阿米带着的一行横切过来得队员,接着开始下山路两处比较麻烦的断崖,虽然不高,并且都有可抓牢的树枝茅草,但听说以前有人摔滑过,那就不可大意。建青老师想要滑滑梯的方式下去真的不安全,阻拦他的时候,我吓得屎都要拉出来了。嗯,后面我真的躲在崖壁上埋了一颗地雷,紧张的心情才缓解过来。
  阿米够榜样,留在最后面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做了一次户外直播,顺便帮了下那个小小驴下撤崖壁才是真正的目的,行走在户外,处处见真情,大家都这样,才叫天下祥和。







   陡崖越过之后的那一段真怀疑走错了路,茅草异常的高,没有开花的杜鹃藤藤蔓蔓绊脚的很,走在前头建青老师没有跟住老火他的队友,失去方向感,在一个树林里差点带了熊姐走向不回家之路。我鼓励着小小吴等人绷紧大腿肌肉紧凑地咬住我的行进,否则,天黑下来还在山上那就太麻烦了。在小缺的这路段,阿米帮完小小驴下了崖壁飞快地追赶了上来,摇摇头跟我说这次我们走段夜路在所难免。只要安全,尽量赶到平坦的机耕道上去走段夜路,那没多大关系,也是人生的一个体验,现在开始到千年池的松软土路好走,那大家就抬腿飞奔嘛。




   穿过丛林里流淌的一条河,“菠萝蜜”和建青老师洗了把脸,我还在商讨这里也是露营的绝佳场所适合悬挂树帐的时候,千年池到了,偶买噶,原来是陈姓墓地,场面大气令人肃然起敬,一弯溪水自背后的林间绕流到墓前的小池中,为气运绵长自古来,水在墓前蓄成小池,为福在肯前满堂春,水池中有鲤鱼多尾,为年年有余吉庆家,再且四周种植松柏长得很好,为终南虬松寿不老。哇!可见这风水极好。
  到了千年池这有人工劳作痕迹的地方,那就不用担心接下去下山回家道路的难走了,剩余时间我开始担心起老火陪同的那对母女俩是否能及时赶到。这果然不是问题,从“聿羣”和我手台对答的细节中我已知道老火他们三人的进度,冲出户外野线,来到宽敞的丛林马路,任由大家各自速度行走,我才想起“欣欣香荣”一直在队伍里没有声音,汗,原来她跟随老火队里的认识的老朋友们狂奔先下了,她手台没电关机,是我早上出发忘记了充电。
  接近停车点,天黑了下来,满足了部分队员走夜路的欲望,暴爽。应阿米的合理建议,“聿羣”开了辆越野车返回接应实在很正确,顺便把我滞后的建青老师和“平常心”顺了出来,自此,两队人马安全出山。
  就此印证,大缺小缺,爱不缺。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3-18 09:08 显示全部帖子
现在出行得多注意防护呢
发表于 2020-3-18 09:08 显示全部帖子
顶帖支持一下
发表于 2020-3-18 15:11 显示全部帖子
路口风声 发表于 2020-3-18 08:34 ...

赞一个,优秀
发表于 2020-3-18 15:20 显示全部帖子
有人说,自驾太快、骑车太累,唯有徒步是深入当地的最佳旅行方式。
发表于 2020-3-19 09:00 显示全部帖子
随身携带小布条标记,户外的榜样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3-19 09:06 显示全部帖子
不需要退路 发表于 2020-3-19 09:00 随身携带小布条标记,户外的榜样 ...

经过行走野线,在不掏看轨迹的情况下,布条有很大的作用。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精彩好帖,前来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