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364

主题

日本

向着那座小岛

查看:719 | 回复:16
发表于 2020-3-25 13:46 显示全部帖子

向着那座小岛
“据说那座神社很灵验。”
“哪里有神社?”
跟随着重里香的目光,石雨看向车窗外。眼前却只有大片的田埂和连接在田埂另一端的平矮屋舍。
“就在前面,很明显的,看到了吗?”
“哦哦,是那里吧!”石雨看到远方大片的土灰色间确实夹杂着一抹突出的红色,随着向前行驶的巴士,那片红色在视线中更加清晰起来。
“听说在那里求姻缘会很灵验哦,特别是在一位知名人士去过以后。”
“姻缘啊,并没什么兴趣呢。”
“哦~~”刻意将尾音拖长的重里香,用狡黠的目光瞄了一眼石雨道,“那,如果小雨今后都不能顺利恋爱也没关系吗?”
“没关系。”石雨想也不想地答道。
话音刚落,巴士便载着石雨与远处的红色鸟居擦肩而过,没过多久,神社也好,作为从 大阪小豆岛 的必经之路的 淡路岛 也好,都被跟随着巴士渐行渐远的二人遗忘在了满载欢声笑语的车厢之后。

淡路岛
“不晚点的话,巴士会在九点四十五分到达‘陆之港西淡’站。麻烦重里香啦。”
发送完短消息后,石雨点开手机里的音乐播放器。
“对于这座生养我的小岛,我到底了解它几分?那闪烁的群星和飘过的白云,如果被问起它们的姓名,我也无法回答。”
歌者们的声音和三味线极富弹性的旋律交织在一起,像是盛夏包裹着艳阳的风般,萦绕在石雨耳边。
“如果我出生于某座小岛,又会成长为怎样的大人呢?”石雨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当下的自己无法作答的疑问。
石雨即将到达的是她曾经坐着巴士匆忙路过不曾停留的 淡路岛 ,也是重里香的家乡。
“除了大漩涡,小岛冬季能观光的地方并不多哦,如果下雨就更没地方可去了。”笑起来的重里香总会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看着这样的笑容,石雨也会莫名的开心起来。
“没关系,下雨的话就去咖啡馆,或者去重里香家里坐坐。不止是大漩涡,想去重里香出生的小岛看看。”
听到石雨这么说,重里香似乎有些害羞,抿起嘴的她转身用一旁的电脑翻阅起与 淡路岛 有关的网页。
“这家店的蛋糕很好吃,啊,周三会不会不营业。 淡路 牛, 淡路 牛,等我找找看……”

淡路岛

阳光带着与冬季不符的温度撒在车厢的角角落落,坐在过道另一边的中年女子面无表情地放下窗帘,蜷缩在阴影中闭目养神。石雨知道无视天气预报兀自放晴的天空,与她对 淡路岛 之行的期待全然无关,但在巴士经过舞子驶入明石海峡大桥时,在看着阳光下像开了闪光灯般跳跃着无数金色光芒的大海时,石雨还是在心中不停地感慨“能够放晴真是太好了。”


“小雨看起来心情很不错啊。”握着方向盘的重里香看了一眼跟着播放器一起轻声哼唱的石雨后,又迅速收回目光,看着前方说道。
“嗯,托重里香和好天气的福。”石雨嘴巴微张,好奇地透过车窗四处张望着,“啊,那是一位老爷爷吧,他为什么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话音刚落,老爷爷已经随着渐行渐远的轿车变成一个似有若无的小黑点。
“可能在看田埂吧。”
“田埂有什么好看的吗?”石雨打趣般问道。
“正因为田埂没什么好看的,才坐在那里打发时间吧。我说过 淡路岛 没什么可观光的吧。”重里香瞄了一眼车窗外,看到一个女子高中生有点费力地踩着身下的自行车踏板,再次开口道,“岛上也没有很发达的公共交通工具。”
“你猜那个高中生现在在想什么?”石雨问道。
“‘哎呀,好累啊。’诸如此类的吧。”重里香略作思考后答道。
“难道不是‘总有一天,我要离开这里,去更广阔的世界生活。’类似这样的想法?”
重里香先是一愣,然后抑制不住地笑起来:“不至于吧,骑个车子而已,怎么会想这么多。”
“那重里香为什么不留在岛上生活?我记得重里香还去过澳洲和 韩国 。”
“因为要上大学啊,岛上只有护士或农业相关的学校,想学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就要走出小岛。”重里香挑了挑眉毛答道。
“好吧,无论如何,今天都要感谢重里香司机。”石雨举起手里的相机,对着重里香咔嚓一声按下快门键。
“太近了,小雨的相机。”重里香笑出声来。

发表于 2020-3-25 13:46 显示全部帖子
淡路岛 位于 濑户内海 东端, 本州 中西部与 四国 东部之间……”
“广播里在说什么?”为了不让话语被海风和人群吞没,石雨用比平时高几个分贝的声音对着身旁的小岛姑娘发问道。
“就是一些关于 淡路岛 以及沿途岸边标志性建筑物的介绍。”说完,重里香看了一眼石雨,转了转眼睛再次补充道,“和维基百科里面写的没有太大差别。”
“那等我回去再研究。”
“嗯,回去慢慢研究。”像是达成了某种目的,重里香满足地笑起来,“小雨快看,这群海鸥一直跟着我们的船。”

淡路岛
开船之前,买了鸟食的游客们曾集中在游轮下层投喂这群白净灵动的小家伙们,重里香看到后立刻拉着石雨去到了高层远离海鸥群的位置。
“我有点害怕鸟类。”重里香耸耸肩膀说道。
本以为开船后海鸥群会因为得不到食物而各自散去,不曾想竟也一路追随至此。它们那染着些许浅灰的白色双翼有时不断地上下舞动,有时又变得笔直坚挺起来。这些压低身形仿佛贴着海面向前的灰白色身影,与由于前行的船身而泛起的层层浪花相互交错,渺小却激扬热烈的生命与稳阔又无关悲喜的大海,就这么不加修饰的映入紧握船杆的石雨和重里香的眼中。
“那个小家伙。”重里香突然开口道,“在那边,是不是只有一条腿。”
“真的啊,但它还是飞得这么努力。”说完,石雨看向盯着鸟群一脸认真的重里香问道,“你现在不害怕鸟类了?”
“适应了以后就好多了。隔着些距离看它们,反而觉得有点可爱。”
“那我们就站在远方看它们。”
“马上就能看到漩涡了。”重里香开心地对石雨说道。
顺着被海风吹起细密波纹的海面,石雨看向远方,只见一座窄长的白色大桥稳健地横跨于两块陆地之间,车辆往来穿梭于桥身之上。印在棉絮般堆叠起的云层之中的那一抹艳阳,将巨型桥墩的白色身影投射在夜空般深邃蔚蓝的大海里。
“真漂亮啊,这么长而稳固的大桥,是如何建成的?”石雨不禁感慨道。
“是啊,很厉害吧。很久以前, 淡路岛 南北两端都还没有用桥与外界连通的时候,岛上的民众便通过种菜,养牛,捕鱼等方式自力更生。直到现在,岛上也有很多像刚才那位老爷爷一样的人。他们总是热情又亲切,好像和谁都能搭上话。”说到这里,重里香有点害羞似的抿起嘴,略微低下头的她只将眼睛翻抬起来,笑着看向石雨。
石雨知道重里香是指刚才负责检票的工作人员,开船后,石雨看到站在岸边的他举起一个纸壳制成的巨型手掌,冲着船的方向一边挥舞一边笑着喊:“一路平安,一会儿见,一路平安。”
石雨也兴奋地冲老爷爷不停挥手,又用胳膊肘碰了碰身旁无动于衷的重里香。
“快和老爷爷道别。”石雨鼓舞重里香道。
抿着嘴的重里香用带笑的双眸瞄一眼身旁的石雨后,才将手举在胸前,冲着老爷爷的方向轻轻地摆动起来。
“重里香真是越来越像地道的 日本 人了。”石雨不无戏谑地说道。
“我本来就是 日本 人。”刻意睁大双眼的重里香笑起来。

淡路岛
“岛上也有很多像刚才那位老爷爷一样的人,总是热情又亲切,好像和谁都能搭上话。”看着眼前波光粼粼的大海,石雨自言自语般重复了一遍重里香说过的话,半晌又再次开口道:“重里香,你啊。”
“什么?”
“重里香喜欢大海吗?”
“喜欢啊。”重里香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一定能经常去海边玩吧。”
“嗯,爷爷喜欢钓鱼,小时候经常缠着他带我一起出海,可我每次都是,一开船就喊害怕、要回家,爷爷只能无可奈何的返航……他总是拿我没办法。”回忆起童年往事,重里香开心地笑起来。
“爷爷一定很无奈,遇到一个喜欢大海又不敢出海的孙女。”
“其实小时候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喜欢大海。”
石雨稍显意外地侧头看向重里香,又点点头示意她说下去。
“准确的说,那时候并未去想过是否喜欢大海,只是因为生活在这里,所以很自然的经常去海边玩耍。直到今天,好像也没有思考过自己是否喜欢大海,只是觉得,长大后的自己能懂得欣赏大海的美了。”
石雨点点头,看向涌动在白色大桥另一边的海面,半晌后说道:“我喜欢大海。”
“我知道。”重里香笑着回应道。
“不是的,重里香。”石雨回望因为她的话而略显困惑的重里香,认真地说道,“不是的,我对于大海的喜欢,一定和重里香不同。”
“我出生的地方四面环山,而如你所知, 中国 那么大,从我住的地方出发到达最近的海岸,也要坐一天一夜甚至更久的火车。那时的我,还没有凭着一己之力去远方走走的勇气和能力,大海之于我,不仅仅是可供游玩的场所,更是一种想要远行的冲动,是一份对未知世界的憧憬。”
听完石雨的话,重里香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问道,“石雨不喜欢自己出生的地方?”
“我……”石雨被问住了,她歪着脑袋不知该如何做答。
小时候,当她问起“山的另一端是什么”时,大人们总会回答:“山的另一端还是山。”
是一座又一座形貌相似的山脉,是被绿色植物抛弃、连绵却贫瘠的棕色山脉,石雨虽然觉得,那望不穿的土棕色与头顶那片清澈的蔚蓝是如此格格不入,却也不想因此断言说她不喜欢自己出生的地方。
“不可否认,我一直想离开那里。”最终,石雨耸了耸肩说道。
“于是,长大后的小雨来到了一座离海很近的城市,也算梦想成真了。”
“……嗯,算是吧。”


发表于 2020-3-25 13:46 显示全部帖子
如影随形的海风抚摸着海鸥短促而尖脆的歌声,石雨感到船身不知从何时开始倾斜起来,她忙抓住拿出手机准备拍照的重里香。
“不要害怕,船在转弯,就要看到涡旋了。”重里香带有安慰性质地拍了拍石雨的肩膀。
广播再次从石雨身后响起:“我们现在所到达的是鸣门海峡,在这里,由于太平洋和 濑户内海 巨大的水位差会产生漩涡……”
石雨从未见过这样的大海。
本该像一张巨型绉纱般平铺向远方的海面,像是漂浮着若干大小不一的海蓝色巨型冰块儿般,出现了许许多多的断层,石雨发现在断层与断层之间,真的有大小不一形状各异却同样泛着白色泡沫的漩涡。而随着船身愈发地靠近白色大桥,石雨发现大桥下方的海面颜色与两侧的不同,宽广的海面像一块儿只有中间被染成孔雀绿的丝绸。
“太神奇了。”石雨感慨道。
“很漂亮吧。”
“嗯,那些漩涡真像正在辛勤工作的滚筒洗衣机。”
听到石雨的比喻,重里香“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突然想给重里香分享一首中文歌。”
石雨分了一只耳机听筒给重里香,熟悉的旋律将她带回遥远的十六岁,那一年,石雨第一次见到了日思夜想的大海。
那是一座在泳衣外面裹一条浴巾就可以四处闲晃的 临海 小城。石雨记得小城有一条满是别墅的 临海 街道,她曾经挽着妈妈,闭着眼睛,贪婪的感受小城空气中无处不在的淡淡咸腥味。
这是一座可以拥有夏天的城市,石雨这么想到。
光着脚在沙滩上捡石头时,她听到姐姐轻声地哼唱着什么,旋律轻松明快。
“其实想法很简单,就是和你看海。”这句歌词像是找到了石雨记忆库的钥匙般,从那时起便一直住在她的脑海深处。

淡路岛
“虽然听不懂歌词,但觉得是一首很开心的歌。”随着音乐轻轻摆动身体的重里香说道。
“离开你以后才知道,你对我很重要,总想要出走的你心不在我这里,我却想陪你一起寻找。”石雨随口将响在耳边的歌词翻译成日文。
“这么明快的旋律,歌词却很悲伤。”
石雨歪着头想了想道:“其实也不算悲伤。”
“不悲伤吗?不过旋律是真得很好听。”
不知何时起,太阳被像是要压向海面般厚重的灰色云朵藏在了身后。
看来今天还是和海边日落无缘了。兀自在心中遗憾的石雨,用搭在船杆上的胳膊撑着脑袋,看向一旁的重里香,只见她还在跟着耳边听不懂歌词的异国歌曲,欢快而有节奏地摆动着身体。


“今天真是麻烦重里香了,谢谢你。”靠向座椅后背的石雨将头转向驾驶位说道。
车窗外,没有尽头的黑夜手握着零星的灯光,将岛上的一切包裹其中。
“小雨能来我们这座什么也没有的小岛游玩,我也觉得很感激。”
“怎么会什么也没有呢?这是我第一次坐蒸汽帆船,也见到了重里香的妈妈,和重里香经常提起的狗狗们。阿姨对它们真是无微不至。”
“别提这个了,小时候和妈妈去超市,从来都是先买够狗狗们吃的零食,最后才轮到我,真不知道她是谁的妈妈。”重里香的语气里没有半点抱怨的痕迹,她像是在分享一则趣闻般,开怀大笑道。
石雨看着重里香,认真地说道:“重里香真是个好孩子。”
“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没什么,越来越觉得,也许我和重里香是完全不一样的性格。”
“我觉得小雨也是温柔的好孩子。啊,话说回来。”重里香半张着嘴看向石雨道,“今天没能带小雨看海边日落,有点遗憾。希望下次你再来的时候,好天气能持续到傍晚。”
石雨微微一愣,想在 淡路岛 看日落,是她半个月前与重里香随口提起的,她以为这个只是一笔带过的小心愿、落在重里香耳中也一定如“有时间一起去喝酒吧” “等我去找你玩哦”这些,可以对任何 日本 人随口客套的场面话一般,被划入“说说而已” “听听就好”的范畴之内。
可是,重里香记得它。
石雨又想起上船之前免费领到的暖贴,想到在岸边努力挥舞比手掌大三倍的纸板做的掌心的大叔,想到重里香的妈妈,想到被她收留在院子里的猫猫狗狗。
想到那句“你一定很想家吧,以后也常来岛上玩。”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也许很早之前就发现了。”看着直视前方的重里香,石雨说道,“原来如此,原来重里香是在这样一座小岛上长大的啊,也有点明白了为什么重里香即使去过澳洲和 韩国 ,即使现在在其他城市工作,最后也想回到小岛生活。”
“哦?”重里香笑出了声,“那小雨说说为什么呢?我自己都没思考过为什么,但确实想让自己的孩子在小岛长大。”
“因为重里香有可以回去的地方啊,真让人羡慕,有可以回去的地方。”
“小雨也有啊。我记得你才请了一周的假,准备回国和亲人团聚。”
石雨垂下双眼,不作回答,她将脑袋转向身旁的车窗,任由身体随着车身的行进而起伏。
可以回去的地方,她真的有吗?
“小雨以后负责给我孩子教中文吧。”
“先不说我能在 日本 待到什么时候,记得重里香以前说,男生才迫不及待的想结婚,女生一个人也能很好的生活下去。”
“但还是想要孩子呢。”重里香笑道,“小雨留下来吧,你可以在这里结婚生子,我们一起看着孩子们长大,一定很美好。”
石雨并没有追问重里香,“这里”究竟是指“哪里”,是她们一起工作的那座 临海 都市还是重里香的家乡 淡路岛
“嗯。”石雨看着重里香,把对眼前好友的喜爱化作一个微笑后,再次将目光转向连通着黑夜的车窗。萦绕在内心深处的孤独感好像在此刻,在握着方向盘的重里香身旁,找到了刚刚好的容器。石雨将身体向着座椅背缓缓靠去。



发表于 2020-3-25 13:47 显示全部帖子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带着鲜花来 淡路岛 。”重里香依旧一脸笑容。
“因为要去道歉嘛,我可是很认真的。”石雨握着花束的手紧了紧说道。
“是因为之前经过神社时说了句对姻缘没有兴趣吗?不愧是小雨,也只有小雨能真的这么做了。”手握方向盘的重里香大笑起来。

才和重里香一起去了鸣门海峡的石雨并未想过,自己会在仅仅一个月后,便再次造访 淡路岛 ,让她感到安心的是,在听到自己的请求后,重里香并无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小雨这次回家感觉如何?家人都还好吗?”
“嗯,十年、二十年过去了,家乡却还是那个样子,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这样啊,有去哪里逛逛走走吗?”
“嗯,和妈妈去了我从小便喜欢的地方。之前说过,我并不是很喜欢环绕在城市四周的大山,但有一个地方是不同的,‘小山坡’,就是‘小小山丘’的意思。我爱着那里。”
石雨边说边将显示着“小山坡”照片的手机摆在重里香面前。
“唔,绿油油的,挺不错。”缓缓点着头的重里香慢悠悠地说道。
“我知道,它看上去就是一座很普通的荒山。”石雨将手机放在重里香面前,示意她可以随意翻看后,再次开口道,“但是啊,小时候,我们全家人经常在那里烧烤,野餐……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据说还是出自 日本 。对了,‘除了回忆,什么也不要带走;除了美景,什么也不要留下’。”
“好棒的句子,我喜欢。”
“嗯,是妈妈教给我的。那是我上小学时的事了,一天傍晚,和妈妈一起去‘小山坡’散步,在距离入口五米远的地方,她突然停下来,用手轻轻按住我的肩膀对我说,‘小雨快看,小山坡像不像一幅画?’” 用两只手掌撑着脑袋的石雨笑着回忆道。自那以后,每当她走到那个地方时,都会习惯性的停下来,欣赏欣赏那幅“画”后才继续前进。
“您好,这是您点的午间限定套餐。”店员动作轻缓的将餐点摆在两人之间的餐桌上。
石雨对笑容亲切的店员道完谢后,看向眼前的小蛋糕,惊喜地说道:“好可爱,上面有个小瓢虫!”
“味道也很不错的,小雨先吃吧,你刚回 日本 没多久就坐车来岛上,肯定累了。”
“嗯。”石雨毫无顾虑地拿起叉子,边吃边道:“这就是重里香从就很喜欢的蛋糕的味道啊。”
“嗯,这家老字号去年刚刚翻修过,味道却没变,还是那么好吃。”

淡路岛
“说起翻修,刚才说到的‘小山坡’也要被开发改造了。”石雨戳着蛋糕里的 哈密 瓜说道。
“那小雨岂不是很难过。”接过餐点的重里香向店员点头示意后对石雨说道。
“倒也没有很难过。”石雨笑着说道,“城市总是要变化的,虽然那座小城变化的速度很缓慢,但每年都会有新的建筑出现,今年又多了一座高铁站。 淡路岛 应该也是这样吧?”
“还好吧。”重里香插起一颗草莓,一口吃下去后接着说道,“上个月带小雨去的那座游乐园,十几年了也没什么变化。”
“那如果突然有了变化呢?如果十年前去的游乐场突然变得不再熟悉,如果周围突然开通了地铁,建起了摩天大厦呢?如果某一天重里香发现已经完全认不出自己的家乡,会难过吗?”
“突然被小雨这么问,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重里香笑起来道,“应该也不会吧,如果爸爸妈妈,一起生活的亲人们没什么变化的话。”
“是这样吧!”石雨放下叉子,用闪着亮光的眼睛看向重里香说道,“小山坡之所以特别,是承载了我和家人朋友的愉快回忆,就像上个月我和重里香一起看的那片海一样,无论过去多久,它在我心中都和其他海域不同。所以,也许,重要的从来都不是风景,而是那些陪我们一起看风景的人。”
“嗯,是这样,我到现在也没法真正体会一个人旅行的乐趣。也不是没有那种想要一个人去哪里走走的时候,但大多数时间,还是想和喜欢的人分享点滴经历。”
“我也是。”石雨笑道,“总觉得城市是没有感情的,它也不会为了某些人记忆中的美好模样而不随着时代前进。只是……只是,这次回家我才意识到一件事,重里香你能相信吗?我到现在才意识到,其实我一直不了解自己的家乡。”
“因为小雨一直都想离开那里吧。”
“是啊,但也不是。”石雨摇了摇头后抿起嘴不再说话。
重里香轻轻咀嚼着刚送进嘴里的蛋糕,微笑着等待石雨再次开口。
“不了解自己的家乡,又或者说不了解当时和我一起在家乡生活的亲人朋友……那一次,去 小豆岛 旅行的那次,在给大家买特产的时候,重里香说‘大家平时比较喜欢吃脆脆的零食,看看有没有好吃的仙贝吧。’”
“我是这么说的吗?”重里香笑起来。
“嗯。”石雨坚定地点了点头,继续说道,“‘重里香是在很认真的为大家挑特产啊。’当时的我是这么想的。这次回家,在超市为大家挑特产时却突然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才发现,不止是很认真地为大家挑特产这件事本身,平时的重里香,大家是喜欢咸脆的仙贝还是香软的点心,原来你都有记在心里。”
“没有啦。”重里香害羞的笑起来,“但据我观察,大家确实比较喜欢有嚼头的零食。”
“嗯,可是我以前并没有考虑过这些。”石雨端起面前的陶瓷茶杯,喝了一大口后,再次说道,“我太关注自己了,总是专注于自己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却没想过抬头看看周围。挑选特产的时候,也只是想着自己喜欢这种味道,却没有想过,大家喜欢什么,以为真的是,只要有心意就足够了。”
看着对自己轻轻摇头的重里香,石雨紧接着说道:“从前的我,一味的想要离开,想着远方一定会有更精彩的世界,可直到真正去到了更远的地方才发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环境仅仅是一部分。”
“嗯,只要待的久一点,再陌生的环境也会熟悉起来,小雨是这个意思吗?”
“嗯,等熟悉起来以后,又容易变得无趣起来。所以,才逐渐明白了以前的自己错在哪里。”
“哦?”
“这次回家,陪着妈妈一起种花,看着她小心翼翼地将泥土装进花盆,洒上花种,再盖上土,看着她耳边的白色发丝随着手上的动作微微颤动,想要伸手帮她拔掉,又发现白发的数量已经不似从前般,是用手便能轻易拔完的……”
说到这里,石雨用力地吸了吸鼻子,在重里香担心的眼神中咽了咽口水继续说道:“妈妈以前很注意形象的,只要发现白头发就喊我帮她拔掉。那时候的我还会不耐烦,想着一两根有什么影响。你看,我就是这么冷漠。当她向我抱怨爸爸抱怨家事的琐碎时,我从未想过该发自内心地去陪她一起烦恼,而是把它们看作无聊的小事。在家里人相互争吵时,我并没有生出去安慰谁,或如何帮帮忙的念头,我……我只是不停地在心里重复着,‘一定要离开这里,一定要想办法走出去’。那座生活了十几年的城市,我甚至不知道哪条街道有哪家咖啡店值得一坐,就好像我忘记了妈妈喜欢种花,忘记了爸爸喜欢吹口琴一样……当我用开玩笑般的口吻感慨自己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时,妈妈却很认真的说,‘你有,但是你不承认它。’妈妈一直都知道的,知道我想要离开那里。”
重里香冲努力吸着鼻子的石雨摇摇头,拿起茶壶为她面前已经见底的杯子加满冒着热气的红茶后说道,“小雨不要这样说,你每次都在回家前一个月开 始兴 奋,总要买一大堆礼物不辞辛苦地背回去。我一直觉得小雨是发自内心的对家人好,是孝顺的好孩子。”
石雨终于不顾形象地哭了出来,她用重里香递来的纸巾捂住鼻子,任凭胸腔旁若无人地剧烈起伏着。
重里香起身在石雨身旁的椅子上坐下来说道:“没关系的小雨,你就是想家了,没关系的。”
“不是的,我没有重里香说的那么好。我以前从未考虑过爸爸妈妈是否真得需要,根本没有花时间去仔细想想,只是匆忙的买了些看起来很有价值的礼物。”好不容易止住哭泣的石雨语无伦次地说着,“我以为我懂,但现在才发现,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去爱别人,从来都只想着我自己。”
“都是这样的啊小雨,绝大多数人都会优先为自己考虑,这没什么不对的。”
“不用帮我找借口,重里香。”石雨用双手捂住脸,停了一会儿才说道“你知道吗?生活在海边的我,却又开始思考,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我还以为自己是爱着大海的……”


发表于 2020-3-25 13:47 显示全部帖子
“小雨是爱着大海的啊。”重里香无奈地笑道,“小雨每次见到大海都又兴奋又激动,我也深受感染。不过想要离开这里的想法我还是第一次听你说,小雨不喜欢现在的工作吗?”
“我不知道。”石雨一边抽泣一边摇头,她的嘴张开后又闭合,闭合后再张开,终究没能开口再说点什么。
重里香拿开轻抚石雨后背的手,看了看她们面前已经凉掉的红茶,像下了很大决心般,对身旁止不住抽泣的石雨说道:“一定不容易吧,小雨能来到这座城市。”
在确认石雨只是抽泣得更加厉害,而没有丝毫不悦后,重里香才再次开口道:“不止是小雨一个人对我说过,羡慕我能轻易拿到去澳洲 欧洲 的签证,所以我想,我能轻易到达的地方,对于另一些人,可能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要感谢爸爸妈妈,只靠我自己,哪里都去不了。”小雨哭诉道。
“但能留在这里工作,就是小雨努力的证明啊。”
“……我很矛盾。”再次开口的石雨已经停止了抽泣,她带着浓厚的鼻音说道,“我不想过那种能一眼望到头的日子,但又害怕居无定所;也向往那种停留在某处的安稳,却又害怕时间久了会心生厌倦。”
“那如果现在有一个离开的机会摆在你面前,不是回到家乡,而是能去到另一个全新世界,小雨会去吗?”
石雨抿起嘴认真地思考后,点点头道:“会去。”
“所以啊,小雨。”重里香略微一顿后继续说道,“你是不是对自己没什么信心?觉得凭自己的一己之力跳脱不出现在的环境?”
“也许是这样!”石雨猛地抬起头看向重里香,愣了半晌后突然吸了下鼻涕。
重里香“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又立刻有所顾虑的抿起嘴道:“小雨就是过于紧张了,你能走到今天,离不开周围人的支持,但也不能完全忽视自己的付出与选择啊。我觉得你可能夸大了迷茫期的压力,小雨总是对生活过分认真。”
“……是啊,是这样吗?”石雨自言自语般的说道。
学生时代的自己,工作后的自己,选择离开或继续的自己……那些在如今看来顺利迈过的每一个沟坎,曾经都如一座大山般压到自己喘不过气,可又是一个个徘徊于彼时的烦恼逐渐落地生根,结成绳索,带着自己一路走到今天。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啊,怎么可以一味地烦恼将来能去到何处,却忘记了自己来自哪里?石雨在心里自问道。
“而且啊,小雨怎么会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呢?我一直相信,相互惦念的人身边,就一定有彼此的容身之所。小雨可以回到任何一个爱着你的人身旁,所以,不要再说自己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
相互惦念的人身边,就一定有彼此的容身之所。默默地在心里重复着这句话的石雨,想起了自己的孩童时代。
某一天,来接她放学的爸爸坐在树荫下,用口琴吹起那首石雨已经听过不下十遍的《映山红》,披着夕阳走路回家的二人在等饭菜上桌的间隙拿出棋盘,用黑白棋子争几局胜负,石雨总是不服输,爸爸就笑嘻嘻地纵容她悔棋,不知何时站在一旁看两人博弈的妈妈便出声教育爸爸,不该允许石雨悔棋,并上升到人生可没有悔棋这一说的高度。石雨总是觉得妈妈对自己太过严厉,想要离开的念头是否也在这种严厉下悄然萌生?她不能确定。但长大成人后的她却发现,很久之前那种,想要去到更远地方的念头,也许不全是因为她那孤芳自赏式的勇气,而是因为某种她想要极力掩饰的对现实的逃避。
这样的她,似乎从未想过要如何去表达自己对另一个人的喜爱。
亲情也好,爱情也罢,石雨觉得曾经的她像一只裹紧盔甲的刺猬,全副武装着保护内心自以为是的柔软。
“自己应该是胜利的那一方”,这是她曾经不愿承认却在心里根深蒂固的爱情信条,如今却觉得,在流淌着爱意的河流里,哪里存在谁先谁一步到达岸边的竞赛,只有能否陪伴着彼此驶向更远,或一起停靠于岸边的暖意与坚定。
“你说的对重里香,也许,我想要回去的,一直都不是某座城市,而是我所爱之人的身旁。”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落在它所能到达的角角落落,石雨并无害羞的笑起来。
看到破涕而笑的石雨,重里香也露出了安心的笑容。突然,石雨低下头,撇着嘴道:“不好意思,我刚才太失态了,谢谢你,重里香。”
“没关系,小雨能安心一点我也很开心。”重里香确定石雨的情绪是真得稳定下来后,拿起账单向柜台走去,“快把蛋糕吃完,我带你去神社。”

淡路岛
透过玻璃车窗,能看到阳光在目之所及处尽情地跳跃舞蹈。也许今天可以看到海边日落,手握花束的石雨嘴角勾起一窝浅笑。
除了石雨和重里香,神社别无他人,曾经在巴士里匆匆遥望过几眼的红色鸟居,比石雨想象中还要大出三四倍,她看着头顶那飞出几缕金润 光泽 的鲜红色抿起嘴,对着入口的方向轻轻颔首后才迈开脚步。神社本身并没有红色鸟居那般宏伟,从被绿树环绕的石阶到挂满许愿牌的后院也不过两百米远,石雨在正殿前停下脚步,将壹佰元硬币投进了面前的木制钱箱里。
摇铃,拍手,祷告。
周围安静得只能听到微风的低语,它穿过石雨那微闭的双眼,穿过她绑在浅棕色马尾上的绳结,穿过阳光的碎片,带走几片不知名的粉嫩花瓣。

淡路岛
“啪。”清脆利落的击掌声宣布这场由微风主演的默剧告一段落。
“可以了吗?”重里香笑着询问深鞠一躬的石雨。
“嗯,该重里香了。”
“希望能够获得幸福。”笑容腼腆的重里香双手合十小声说道。
“你怎么说出来了?”
“除了神灵也只有石雨能听到,所以没关系。”重里香接过石雨递来的背包,重新背好后道,“去找个地方安置花束吧。”
“我看主殿左侧好像是一条种满花树的石板路,可以放在树丛里。”
重里香点点头,看到走在前面的石雨从背包里拿出了透明的玻璃瓶后道,“小雨还带了花瓶。”
“嗯,能开得久一点。”
谨慎的将装了大半瓶矿泉水的玻璃瓶放在一窝铺满落叶的泥土上后,石雨把粉白相间的花束插进了瓶子里。她并没有想过自己会买下它们,还未达到花店之前,石雨在繁盛的金鱼草和清馨的紫罗兰间犹豫不决,俏皮的铃兰花似乎也不错,高雅的郁金香也可以考虑……幸福,平安,热烈,这些想借由花束去表达的心愿一个接一个的在石雨心里冒出头,以为自己会迟迟拿不定主意的她在踏入花店的一瞬间,却被角落里打折出售的木春菊抓住了心神。
“是这个花没错了。”
好像之前的一切犹豫都只是为了打发时间的无中生有般,石雨利落地蹲在木春菊前谨慎的挑选起来。


发表于 2020-3-25 13:47 显示全部帖子
“真可爱,小雨选的花束。”
“嗯,觉得它最能代表我对爱情的想象吧。”石雨用撑在膝盖上的双臂撑着脑袋,微笑注视着眼前的木春菊花束。
“哦?我记得石雨喜欢很多种花。”
“对啊,花朵们各有各的美好,如果只能喜欢一种,不觉得很寂寞吗?”石雨歪着嘴看向在自己身旁缓缓蹲下的重里香道。
“说的也是,姿态各异却同样美丽,该被人们珍惜欣赏。”
“嗯,可是啊,在让我发自内心欣赏喜爱的众多花朵中选一种,寄托自己最想要坚持的情感,就不觉得孤独,反而很安心。就好像,让我眼前一亮、欣赏喜爱的人有很多,但只有一个人,可以安放内心深处最坚定的爱意。”
“这个想法也太浪漫了吧……所以,小雨想要来神社道歉,是开始重新期待爱情了吗?”重里香略作停顿后,再次开口道,“断断续续的听说过一些小雨的感情经历,你在巴士说对姻缘没兴趣的口吻真得很坚定,我还很担心,该怎么办啊,这个容易较真的孩子。”
“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受到了如此沉重的打击,还以为我才是洒脱的那一方呢。”
阳光透过含苞待放的花树,在她们脚下的石板路上画下深浅不一的灰色斑点,才停下没多久的风怀揣着重振旗鼓般的决心将满墙的许愿牌吹乱,它们互相摩擦碰撞,发出悦耳的“咯哒咯哒”声。

淡路岛
“其实我并不信仰神明。”石雨回望了一眼不远处的正殿后匆忙补充道,“抱歉,我没有什么宗教信仰,但却喜欢 日本 的神社,觉得将万物视作生灵般去珍惜的人可爱又善良。这一次,特地跑来这么远的地方,与其说是向神明道歉许愿,不如说是想要和过去那个刻意回避‘爱’的自己的告别……以前的我啊,并没有那种愿意为爱去选择相信和付出的决心,想要告别这样的自己。”
“小雨还是觉得自己对以前的恋人有所亏欠吗?”
“没有。”石雨很干脆地摇了摇头道,“我们并没能帮助彼此遇到更好的自己,没有什么亏欠或遗憾。当时的我和他啊,都不懂要如何去爱一个人,不止是恋人,对家人和朋友也是。”
“作为朋友,我很喜欢和小雨相处,所以放心吧……不过真的好难啊,爱情里的付出和信任,虽然之前安慰了小雨很多,但实际上我也没什么信心呢。”
“重里香确实说过‘没有男生,女生自己也可以好好生活’这样的话哦。”石雨打趣道。
重里香压低脑袋笑起来:“但还是觉得,该找到一个让自己觉得安心的人。”
“对!”石雨突然提高嗓音道,“安心感,无关乎空间时间,去到哪里都觉得就在身边的那种安心感。我一直相信,好的感情可以让我们在本来想走的那条路上遇到更好的自己。”
“也许是这样!不是遇到更优秀的人,而是遇到更优秀的自己,这样的感情。”重里香附和道。
“嗯,我开始庆幸自己还没有遇到所谓的真爱了。就我以前那个样子,遇到了也不一定懂得该如何留住它。”没等重里香说什么,石雨恍悟般张大嘴道,“啊,脚蹲麻了!”
重里香开心地笑起来,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道:“快站起来活动活动吧。也差不多该离开这里了。我带你去海边,报道称今天日落时间是五点二十分,应该能赶上。”
石雨用带着笑意的眼睛看向重里香说道: “因为无聊的小事而麻烦重里香带我来神社,不好意思啊。”
“小雨真是越来越像 日本 人了。”将嘴角歪向一边的重里香戏谑地说道。
“你也太记仇了吧。”石雨轻轻地打了下重里香的肩膀笑道。

淡路岛
天空与海面交接的远方像是被切开了一条无限长的夹缝,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金橘色暖流钻出缝隙,肆无忌惮地染向天空,染向海面,此刻的石雨,眼中除了绚丽的金橘 和静 谧的浅蓝外,放不进其它颜色。
会随着太 阳西 落而消失吧,这如梦似幻的景色。想到这些的石雨隐隐觉得,她会遇到那么一个人,在遇到他后,世间万物依旧以最原本的姿态生长繁茂,不必背负任何人的名字;那些令她不安又憧憬的可能性也全然不会因为与他的相遇,而失掉鲜丽的色彩。
他们一定不会因为这次相遇而改变,任何事都不会为之改变。只是,只是无论通向哪里的路,只要她抬头,就一定能看到被纯白色木春菊花朵点缀的星空,细小的花蕊里闪烁着微弱却延绵不息的光亮,仿佛在对她说:向前走吧,不是要去很远很远的未知世界,而是手牵着手,一起回家。
夕阳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落入海面,石雨看了一眼目光温柔而专注的重里香,轻声地笑起来。
为何要走到这一刻才逐渐变得勇敢起来?
还好走到这一刻,能真正地勇敢起来。
对自己的爱,对他人的爱,对周遭世界的爱。为何要到这一刻才逐渐明朗起来?
还好到这一刻终于逐渐明朗起来。
“请等我。”石雨轻声说道。
“什么?”重里香看向石雨。
“谢谢。我说谢谢。”
“没关系。”
半晌,重里香突然再次开口道:“不是‘谢谢和没关系’的‘没关系’,是‘一切都会更好的’‘没关系’。”
“嗯,我知道。”
夕阳终于完全被海平线淹没。一切都会更好的,虽然一切本来就很美好了。在一片漆黑中,在重里香“手电开关,手电开关”的轻声碎念中,石雨这么想到。

我走过的淡路岛
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自己和这座归宾库县管辖的小岛极其有缘。给大家罗列几个自己去过的、觉得不错的地方。

发表于 2020-3-25 13:48 显示全部帖子
淡路梦舞台

淡路岛梦舞台
两年前,建筑迷舍友带领对建筑一无所知的我,踏入了这座 临海 艺术品。
梦舞台很大,有很多让人拍手称奇的精妙设计。


淡路岛梦舞台
淡路岛梦舞台
淡路岛梦舞台


留住我前进步伐的是那座能眺望到海岸的 高台 ,仍然记得那天并未放晴,却也不曾落雨,天空像是在和谁冷战般,阴沉沉的。却是这样一个对旅者来说不算很幸运的天气,当我走 上高 台最高处向远方眺望时,却被眼前的景色抓住了身心。
海平线完全与浅灰色天空融成一片,在全然分不清大海与天空的远方,一艘狭长的小船平静的向前行驶着,那真的不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游客吗?清爽的秋风将我们包裹在它怀中,大家停下口头手心的玩笑,沉默着享受随着年龄增长愈发稀缺的宁静。


发表于 2020-3-25 13:48 显示全部帖子
当时的照相设备记录不下眼睛能捕捉到的那份来自大自然的灵动,但还是借照片解解馋,也幻想,若是 日光 倾泻山花烂漫的季节,这里又是怎样一番光景?也该抽空再去那里看看了。


发表于 2020-3-25 13:48 显示全部帖子
淡路花の歳時記園
这是一座由当地夫妇经营的可以感受四季不同的山野之美的小园子,相当于国内规模比较大的农家乐吧。园内可以品尝 淡路 牛烧烤,菜单会随着季节不同而变动,所用食材都非常新鲜。

淡路岛
淡路岛
季节不同,能在这里体验的农耕乐趣也不同,我是春季去的,刚好可以去园内的竹林体验挖竹笋。夏天这里有香料教室;秋天可以去捡栗子,采蘑菇;冬天可以做干花花环…….园内也温泉也有一小片观星台,是个很温馨有爱的休闲之所。

淡路岛

发表于 2020-3-25 13:49 显示全部帖子
英格兰之丘

淡路岛
顾名思义,这座小乐园很有 英格兰 风格,抛开为何要在 日本 淡路岛 领略 英格兰 之风的违和感,个人觉得这座占地面积大,游客不多的乐园还是非常有爱的。

淡路岛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