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364

主题

日本

告别镰仓

查看:305 | 回复:6
发表于 2020-3-25 13:58 显示全部帖子
告别镰仓

她停下手里的工作,向一旁的坂本大叔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去看大佛像。
“那你去看了什么啊?”大叔表情夸张地将头歪向一边,问道。
“唔, 紫阳 花……吧?”她若有所思的将头歪向一边,答道。



“先去明月院,再去长谷寺,最后去 镰仓 高校车站。”
“等一下。”将胳膊完全打直后还是略显吃力地抓着吊环的奈莉抬起头问道,“前两个寺庙是为了看 紫阳 花,最后那个什么车站是怎么回事?”
“车站附近有一个与大海相连的斜坡,是一部漫画的取景地,非常有名,去 镰仓 怎么能不去那里拍照留念?”陈 紫阳 俯身回看奈莉,理直气壮道。
“什么漫画啊?”
“很早以前的作品了,与篮球有关。”陈 紫阳 转了转眼珠后看向在身后摆弄相机的夏星道:“《灌篮高手》用日语怎么说?”
夏星摇摇头道:“我甚至没看过《灌篮高手》。”
“我也不看漫画。”奈莉冲陈 紫阳 挑了挑眉毛。
“嗯,平时不怎么看漫画。”同行的其他人也附和道。
“其实吧。”陈 紫阳 并无不好意思地大笑起来“我也没看过这部漫画。”
“扑哧”一声跟着笑出来的梅川斜眼看向陈 紫阳 道:“什么嘛,你自己也没看过啊。”
“对啊。”陈 紫阳 仰起脸,一副“那又怎样”的神情道,“都没看过,所以去不……”
后半句话淹没在“北 镰仓 到了,请乘客们……”的提示音中。
“哇,在这一站下车的人好多。”梅川第一个迈出电车车门,虹子紧了紧背包也跟着小跳上站台。
“天气真好!”陈 紫阳 一个大跨步迈出车门后感慨道。
“嚯呦,嚯呦,嚯呦……”奈莉用双手将单肩包紧紧箍在胸前,随着越来越密集的人潮一小步一小步地向前挪动。
夏星将手轻轻搭在奈莉瘦小的肩膀上,边向前挪动边回头对走在最后的浅瀬说:“小心一点哦。”
她们走下狭长的月台,走出古旧的检票口,六月末还留守着一丝温柔的阳光,带着朝气融化进她们的笑容里,“要不要去车站”的问题像是被遗忘在了踩着铁轨驶向远方的电车上般,再没有人提及。
“真是一群随性的人。”对着走在前面的五个身影按下快门的浅瀬,微笑着自言自语道。



她已然忘记自己第一次看到 紫阳 花时的情形,她只知道自己对这种盛开在初夏的花朵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情感,柔软而绵长的梅雨季,也让这种如绣球般可爱的植物在她心中蒙上一层阴郁色调的纱。
紫阳 花不同,“ 镰仓 ”这个名字却在很早以前便住进她的脑海。
但那并不是一次多么浪漫的邂逅。
是在大学二年级的日语课上吧,课文里的 镰仓 是历史名城,是佛教圣地,还记得那篇课文被老师划为期末考试的重点段落。当时的她并没有机会用双脚带着眼睛和内心去感受 镰仓 的大街小巷,却也不得不为了考试记忆那些生涩难懂的外语词汇。
“那该是一座古旧又刻板的城市吧。”
明明是自己在繁重的学业面前选择了逃避,她却没有任何根据的给这座还素未谋面的城市贴上了标签。


发表于 2020-3-25 13:59 显示全部帖子
“陈 紫阳 呢?”夏星拍拍梅川的肩膀问道。
“过了检票口后就不知去向了。”梅川笑了起来,片刻后又突然开口道:“夏星你看这朵花的颜色,好漂亮!”
等不到夏星回应的梅川回头才发现,夏星不知何时已从自己身边离开,汇入人海不见踪影了。
不远处,举着相机到处张望的浅瀬将目光锁定在表情微妙的梅川身上,确认努力挥着手的自己并没有被发现后,撇了撇嘴向梅川身边走去。
“你看到夏星了吗?”见浅瀬冲着自己摇摇头后,梅川“扑哧“一声笑出来道,“刚才夏星和我说要找陈 紫阳 ,现在又变成我要找夏星,我都要误以为自己并非和朋友一起组团旅游,而是参加了那种‘一起出发,在目的地解散’互相不认识的自由旅行企划了呢。”
“对啊,结果下午的行程也还没有敲定,太随性了。”
“有什么不好!”不知何时出现在梅川身后的虹子用清亮高昂的嗓音说道,“第一次这样旅行,感觉很新鲜有趣。”
“啊!看到陈 紫阳 了。”
话音刚落,三人同时看向浅瀬手指的方向。
“真的欸,人群中最突出的那一抹绿色。”梅川狡黠地笑着说道,“还有旁边夏星的淡粉色长裙,这两个人一定是商量好这么穿的。”
“小阳阳~”没等梅川说完,虹子已经朝着专心致志摆弄相机的陈 紫阳 跑去了。
浅瀬和梅川相视一笑后,也向着花丛中那一抹鲜明的绿色走去。


明月院

让她对 镰仓 的印象有所改观的,是一位与 紫阳 花结缘颇深的姑娘。相识后的每一个春末,她都会听对方说想要赶在 紫阳 花花期结束前去 镰仓 走走,也都会在那一年的初夏,听到她没能到达 镰仓 的遗憾。
原来,让脚步无法轻易到达心之所向的,不止是空间上的距离,更是来自自身或它之外的种种桎梏。
相识更久一点后的某个冬末,从洗衣机里捞出一件紫色外衣的她,在看到沿着衣服缝隙滑向地面的透 明水 珠时,脑海中忽地冒出一个念头。
今年,也许能陪她赶在 紫阳 花花期结束前,到达 镰仓




“今天是晴天,你的赏花运气终于好了一次。”夏星笑着说道。
“对啊,而且这是我第一次来到 镰仓 。啊!终于到达 镰仓 了。”陈 紫阳 伸手托起一团深紫色花朵,似是在回应夏星,更像在对自己说。
“会天晴也许是因为和大家一起结伴旅行。”夏星说完,不期待会得到回应般仰起头看向天空,却在低头准备转身时,听见身侧传来小声而短促的,“嗯。”
“小阳阳!”夏星回头看向陈 紫阳 的目光被一抹活泼而略显圆润的身影遮挡。
“你来的刚好,站在这里不要动。”陈 紫阳 将胳膊从虹子手中抽出,举着相机指挥道。
“这里吗?”你的相机看起来太专业了,我好紧张。“虹子瞪圆双眼,有意控制着嘴巴的开合度,表情略显僵硬地问道,“我该怎么笑?”
“再往左一点。过了走过了,再往右一点点,别动!”陈 紫阳 似乎没有听到虹子的疑问,自顾自地继续指挥着。
夏星忍不住举起相机将这一幕定格,她并不知道,自己连带着屏幕里的二人早已被圈入浅瀬的相机中。
“太有趣了,你们。”终于再次现身的奈莉笑着说道。



发表于 2020-3-25 13:59 显示全部帖子
镰仓 ,终于一起到达的这座城市,是 镰仓 啊。
站在花丛中,她悄声感慨道。
被绿叶簇拥着的 紫阳 花花瓣上,还载着前夜的雨水,初夏清晨的 日光 不均匀地洒在它们身上,让浓郁的紫染上几点突兀的白,又给浅嫩的粉涂上几抹温暖的黄。哪怕是那些她觉得色彩厚重略显沉闷的深蓝色花朵,也带着一些明快的活力冲她眨眼微笑。
变得明快了,对,比起记忆中的 紫阳 花,眼前的花丛确实显得更加明快了。
不是放晴或落雨这种天气上的差别,也无关 镰仓 的古寺或家附近的公园这种距离上的改变,无论年份地点, 紫阳 花大抵都是相似的,她这样想到。
那又是为什么变得明快了?她笑着摇摇头。


明月院
明月院
明月院

发表于 2020-3-25 14:00 显示全部帖子
“啊,太满足了!”陈 紫阳 喝了一大口冰咖啡后笑着说道。
“即使没找到明月寺官网登出的那条有名的石阶路?”夏星斜着眼笑道。
“即使看到长谷寺赏花要排一个小时队后,选择放弃那个景点?“梅川也跟着笑道。
紫阳 用一只胳膊撑着脑袋,不置可否的弯了弯嘴角。
“所以,我们接下来是要去那个因为漫画而变得有名的车站吗?”上一秒还在摆弄着相机的奈莉突然开口道。
“赞成!”虹子将左手高高举过头顶,用一如既往的尖锐嗓音大声回应道。
奈莉用有些不可置信地神情看向虹子,问道:“虹子居然看过那个漫画?”
虹子眯起圆鼓鼓的双眼摇摇头。
“你们果然太随意——”
“了”字还未出口,浅瀬已经被陈 紫阳 从座椅上拉了起来。
“帮我在这里拍几张。”迅速摆好姿势的陈 紫阳 眨眨眼睛道。
“可以是可以。”浅瀬的无奈语气中夹杂着几分宠溺,她挪了挪脚步后微笑着举起相机。
“所以——”开口后的夏星,又将想要问出口的“到底还去不去那个车站”合着柠檬水咽了回去。
怎样都好啦。夏星边这么想着,边挺直腰身,瞪圆眼睛道:“这个柠檬汽水,真好喝!”



像脱去阴郁面纱变得明快起来的 紫阳 花一样, 镰仓 也并没有她在想象中的擅自定义的那份刻板。狭长的电车站台,繁闹的商店街与偏离主街道后在阳光下兀自安静的石板小路,还有眼前翻腾着白色浪花的大海。


这又是一种她从未见过的海的样子。


混入几丝咸味的湿气给空气穿上一件雾一般的半透明纱衣,让眼前的街道,天空,大海像是被兑入了牛奶般,在不甘云层遮挡的太阳洒下的若干光柱中,流淌着温柔而宁静的旋律。


她用双手握住及腰的白色栏杆,望向远方深灰色的海岸线,身后时不时响起电车摩擦铁轨时的轰隆声。


她突然想起了那个不得不在书本中寻找远方的自己,回忆起了那颗热烈却被眼界局限,被急迫和浮躁捆绑住的心脏跳动时的感觉。现在的她也依然望不穿眼前那条平阔朦胧的海岸线,但每一个脚下,都是曾经的远方,这样想,是否能够安心一些?她不知道答案,却清晰的她意识到,若不是遇到了那个与 紫阳 花结缘颇深的姑娘,自己该是没法到达脚下这座城市的,而能够一起站在海边,也要托之后的她们遇到的另一些她们的福。





发表于 2020-3-25 14:00 显示全部帖子
“你看这张照片,他要是躺着而不是站着就好了,海浪会像一床被子。”举着相机的陈 紫阳 眉头微皱地说道。
“照你这么说,应该是尿床以后的被子。”夏星笑完又接着说道,“话说回来,有照到不错的车站照片吗?”
紫阳 摇摇头,不屑的“哼”了一声后道:“全都是人,网上那些空旷的美照估计都是特意赶在清晨来拍的吧。”
夏星耸了耸肩道:“那真是太遗憾了。”
“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也没看过《灌篮高手》,不凑这个热闹。”陈 紫阳 冲夏星眨眨眼,海风忽地吹起她挡在前额的头发,夕阳将她光洁的脸颊染上一层温暖的橘色。半晌,她再次开口道:“你说守在车站旁的那些人,是不是都看过《灌篮高手》?听奈莉他们说,在 日本 人眼中,那里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路口。”
“谁知道呢。“夏星将头歪向一侧道,”不过,真厉害啊,因为心中的故事而远行的人。他们是否也期待着自己生命里的某一天,也能在与故事中相似的地方,发生一些无法轻易忘怀的事呢?”
这次换作陈 紫阳 将头歪向一边轻声嘟囔一句:“谁知道呢。”





在车站前寻找便利店的身影,不知为何多买了一张的邮票,被偷拍的在电车上睡着的照片,和为午饭吃什么而烦恼又忍不住在甜品店前停下的脚步……在一句句琐碎的言语中,一晃神便发觉东升的太阳已然西落。即使没有新增任何东西,晚上的行李也总是比白天的重上一些,那是时间的重量,有人这么告诉她。而向着远方不断前进的她和那些从未预想过的相遇,以及随着时间未被拉远反而愈加缩短的距离,都是岁月的馈赠,加重了她本来空空如也的行囊。
站在 镰仓 街头的她发现,比起一年前两年前或者更早些时候的自己,不同的除了双脚所走过的路,还有那些跟着她们一起住进内心的光芒。
是该变得明快啊,那年年岁岁都相似的花,她笑道,也开始期待下一个 紫阳 花盛开的梅雨季。
眼前的海,眼前的夕阳,是属于 镰仓 的最平凡不过的某一天的海与夕阳,却是属于她的,值得被纪念的海与夕阳。


明月院
“你怎么醒的这么早,昨天明明熬了夜。”陈 紫阳 边说边对着镜子,小心翼翼地刷着睫毛膏。
“你听我说,我做恶梦了……”夏星看着不断冒烟的烧水壶,沮丧的答道。
“什么样的恶梦?”陈 紫阳 看了一眼夏星后,又迅速地将目光集中在拿起口红的手上。
烧水壶的壶盖已经罩不住浮躁的蒸汽,发出嘎达嘎达的响声。夏星像是没听到一样,呆呆地望着眼前的蒸汽道:“都怪前两天看到的那则电车事件的新闻,梦到了凶杀案,特别真实特别可怕,算了还是不给你讲了,省得你害怕。”
化完妆的陈 紫阳 将卧室的门彻底拉开,瞥了一眼夏星后,伸手关掉了天然气阀门道:“害怕就少看点负面新闻。”
“嗯……”夏星抿起嘴不再说话。
她看着陈 紫阳 用干毛巾将烧水壶的把手包住,专注地将热水倒入放了玫瑰花瓣的茶壶中,又看着她从冰箱里拿出两片吐司,抹上披萨酱又撒上起司条切半后放进已被点上火的烤箱,忽然开口道:“你还有时间泡茶做早餐,小心上班迟到哦。”
“你不吃早饭吗?”陈 紫阳 头也不回的说完,走入洗漱间雷厉风行地卷起了头发。
“你喜欢的综艺好像更新了,可以看看。去上班啦。”话音刚落,铁门便在夏星眼前被合紧,还没等她犹豫好是回去继续睡觉,还是做点别的时,接着钥匙孔转动的声音铁门再次被打开,她听到陈 紫阳 洪亮的声音,“白天也记得挂上安全锁。”
“知道啦。”夏星笑起来“路上小心。“
十几分钟前被注入透明茶壶里的热水,因为放入其中的玫瑰花瓣而变成淡淡的橘色,将席卷着热气的橘色小心翼翼送入口中的夏星突然觉得,昨夜的噩梦变得像旧时光一样遥远轻盈,而跟着橘色茶水一起流入身体每个角落的温润,显得无比真实。
⭐角落宇宙🌊

平凡的每一天都被浮夸的时代推入巨型染缸,但遇到的所有温暖都让内心的光芒更亮更清晰,很多情感还没有能力去准确的表达,但也再不断努力着,这就是从零开始的冒险吧。
希望看到这里的你的每一天也温暖也美好也 和平

发表于 2020-3-25 14:14 显示全部帖子
看过一部日本动漫《镰仓物语》,不知道是不是同个地方哈哈
发表于 2020-3-25 14:14 显示全部帖子
感谢楼主精彩分享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