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其它

苹果眼中的世界——以色列(一)

查看:563 | 回复:19
发表于 2020-3-25 14:57 显示全部帖子

                                                                                                                    

大使馆的严与松,曲折签证的惊与喜


两年多前,以色列对中国护照开放了十年签证,与此同时在国内办理以色列签证也变得简单容易,以国对国人也算是一个说走就走的旅行地。然而,大部分人却不知道如果要在海外办理以色列签证并不容易,因为大使馆要求我们提供邀请函,哪怕只是去旅游。这个额外的条件一度让我很头痛,为了拿邀请函找了好多旅行社发了不知道多少邮件,用了Facebook,也联系了多年未有联络的驴友,而最终却靠沙发客网站(couchsurfing)找到好心人帮忙才取得。前往以色列驻新加坡大使馆的时候多少有些紧张,据说大使馆戒备森严,会进行全身搜查和各种盘问。而当还没靠近大使馆的时候,就有一位特别面善的新加坡大叔过来询问有什么可以帮忙,和蔼可亲又热情的接待大叔一下子就让人放松多了。得知我们要办签证,第一个问题就是是否有邀请函,如前辈们所说如果没有就可以打道回府了。大叔问我们拿了证件后就让我们在门外的一个小房间等候,小房间不是一般的小,连一个屋子的厕所都不如,放了两个椅子一张小圆桌,坐下来再站两三个人就觉得喘不过气了,而后面和旁边的黑色单向透视隐私玻璃更给人一种不是很舒服的压抑感,好在来办签证的人并不多,只能耐心等待。


在接待处小房间的后面,就是一个类似机场的大型安检机器和一个小安检门,后面则是一排储存柜。迎宾大叔会轮流喊办理业务的人进去(一次只能进一个人),里面有一位以色列官员会要求把所有东西都拿出来(感觉比机场过安检还要严格),拿出来后会进行简单搜身,一边搜身一边检查拿出来的私人物品,还要一边询问一些私人问题(比如去以色列做什么,会去哪些地方,和谁一起去,你是怎么来大使馆的,有没有人在等你,有没有人让你带东西进来等等),问完问题检查完私人物品后只剩皮囊和衣裤的我们还要再安检门来回走一遭才算完事。而除了付签证费的信用卡和资料外,其他东西都要留在这个检查室的储藏柜里。过了极其严格的安检后我们才可以走去对面大使馆办事处的大门。在交资料的房间里只有一位以色列女官员在负责办理手续,传说交资料时又会有各种盘问。像面试工作一样的准备了很多问题的答案,却没想到使馆大姐还算友好,只是简单的几个问题,其中最重要的是问怎么与发邀请函的朋友认识的(这应该是重点吧),剩下的都是些闲聊,并不像网上传说的严查细问,也算是对这个一丝不苟的国家有了一点好感,可以理解他们的严格只是对自己国家和公民安全的保障,心想签证应该问题不大。


交完资料后签证官告诉我们两周后邮件通知我们去拿护照。而我们却足足等了三个多礼拜都没有收到任何邮件,着急的只能电话打去大使馆询问,可神奇的是无论是上午还是下午打,两个使馆的号码都不会有人接听,就好像是一部遗失的电话。无奈的我们只能亲自又跑去大使馆问,而就在那个小小的等候室里竟遇到另外几个中国人和马来西亚人在等签证,他们说都等了一个多月了也没消息,打电话也是没人听,而且他们下周就要飞了只能亲自跑来问。心急如焚的我们和坦然自若的签证官形成鲜明的对比。庆幸的是我们的签证都下来而且已经贴好了,只是大使馆并没有像他们所说的邮件通知,突然让人觉得这个发达国家的政府部门办事也那么不靠谱吗?


发表于 2020-3-25 14:57 显示全部帖子

传说中最严格的安检口岸,原来是这样的


以色列的南部口岸人并不多,和我们一起过关进入埃拉特的只有几个欧美人,之前就有在网上查过说可能会被盘问很久,特别是护照上有印尼大马这些穆斯林国家签证的,据说有人就因为个印尼签证被盘查了两个钟。我们就早早到了关卡,甚至做好了进小黑屋,被各种盘问的准备和应对措施。虽然知道以色列全民皆兵不分男女,可也完全没有想到,这天在关卡值班的工作人员竟然是清一色的女兵,穿着军装扛着枪特别的帅气。而我和朋友Z竟然毫无阻碍地过了安检,只有小玲和朋友S的包被打开检查了下,还有两个欧美妹子的大包也被打开了,此时此刻不得不感叹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哪。过了安检到了移民局的官员前,同样准备了一大堆的答案竟然无处安放,可爱的女官员只是简单地问我们去哪里呆几天,提醒我们这个签证只是单次入境就放我们过了,顺利到难以置信。

从约旦关卡走向以色列的南部关卡

顺利出了南部关卡,进入以色列地界。

发表于 2020-3-25 14:57 显示全部帖子

而在北部口岸从以色列回约旦的时候就不那么愉快了,虽然出境也没有太多的检查和盘问。可是同样走路只要十分钟的路程,在这边我们被强制付费坐他们的大巴从以色列口岸前往约旦口岸。而刚好遇到了几个欧洲的旅行团,由于只有一辆大巴,人数太多,正常操作其实是可以先送一批再送第二批的,可以色列这边偏偏选择要把所有人都一次性送过去,搞得我们早早上车的人在车上等了足足一个小时,而这还不止,坐不下的人全都挤上来站在座位中间,甚至带了很多的行李箱,那种恐怖有种早高峰挤地铁的错觉,可这只是一辆普通的大巴啊。大巴上的人都怨言不止,超座不说最重要的是耽误了大家很多时间,而且就这样的服务还要收费真的不得不让人深恶痛绝啊,也让人对这个国家略有些失望。



死海真的可以躺尸吗


在进入埃拉特开始那种感觉就跟约旦完全不一样了,这分明是一个极其文明的发达国家。交通井然有序,街道干净整洁,最重要的当然是消费水平大幅度提高了,吃顿快餐随随便便就是20多谢克尔,吃到有点心疼。走在埃拉特街头,阳光火辣辣地打在身上的每一寸皮肤,灼烧着每一根毛发。心想完了,以色列比想象中要热的多,让刚从沙漠里出来的我们都有点承受不了。

埃拉特街头的雕塑


埃拉特超市的水果,面对希伯来文表示一脸的迷茫

发表于 2020-3-25 14:57 显示全部帖子

从埃特拉出发第一站就是死海。这一路上的风景仿佛是继承了约旦那边的地形,全是荒漠孤山,在这荒野的高速上开久了让人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发表于 2020-3-25 14:57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0-3-25 14:57 显示全部帖子

一直到那抹熟悉的蓝色出现的车窗外,死海,我们又见面了。与约旦的死海沿岸一样,豪华酒店林立,只是价格却要贵上一倍都不止,除了奢华酒店,这边还有几个大型商场和免费的沙滩,沙滩上还有可以换衣服的公共厕所和淋浴池,遮阳棚,设施非常齐全。

发表于 2020-3-25 14:57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0-3-25 14:57 显示全部帖子

从小学课本上就知道人可以在死海里自由漂浮,可这是真的吗?二十多年了,终于有机会来实践一下,证明自己并没有那么肥,还是可以在海里浮起来的,虽然在普通的大海和泳池里我照样能浮起来,不过不一样的是那是靠技术,而在死海里,啥都不需要,只要躺下去想沉也沉不下去。身上多处被晒伤的我躺在30%盐浓度的死海里那叫一个酸爽,如果你的身上有伤口,相信我,绝对值得一试,以毒攻毒嘛。但是不管怎么玩,要是把海水弄到眼睛里,哪怕只有一滴,那就真的不好玩了,那种难受会让人终生难忘,得马上用清水冲洗,大意的我就体验了会短暂失明的滋味。


不过在死海里漂浮完,俺就可以大胆而又自信地跟世界宣布两个事实:

1. 死海是真的可以让人不费吹灰之力就浮在海面上的。

2. 其实咱也没有那么肥,看这不还自由自在地浮在海上吗?

发表于 2020-3-25 14:57 显示全部帖子



马萨达为何永不再陷落


在距离死海不到三十公里的地方有一座天然堡垒——马萨达。


马萨达是犹太人的圣地之一,也是联合国世界遗产之一。她位于犹地亚沙漠与死海谷底交界处的一座岩石山顶,其东侧悬崖高约450米,从山顶直下死海之滨;西侧悬崖高约100米。山顶平整,呈便菱形,南北长约600米,东西宽约300米,周围城墙长约1400米。通向马萨达的自然道路都极为险峻,最主要的是东侧的“蛇行路”。


在公元前40年,希律王为躲避帕提亚人扶植的国王Mattathias Antigonus,曾从耶路撒冷逃到马萨达避难。之后,从公元前37年到公元前31年,希律王在马萨达进行了大规模的建设,并把它作为紧急情况下的避难所。而这马萨达古堡建筑技术颇为困难,三层防卫堡垒,既隐匿安全、又可监视堡下动静。旷野干旱地形、供水系统工程更是艰巨。希律王时代,于西面山脚下河谷建造水库,以疏导泛滥洪水,再引水导至挖凿在峭壁上的12个洞穴,然后以吊桶和牲口运水至山顶巨大贮水槽内,堡中罗马蒸气室和浴池水源得以不绝,工程之浩大难以想象。也正因为如此,才为后来抵御罗马军团围攻三年打下了基础。

发表于 2020-3-25 14:57 显示全部帖子

公元66年,以色列爆发了大规模反抗罗马人的起义,开始了犹太战争。结果在公元70年的时候,强大的罗马帝国率军围攻耶路撒冷,攻城后的罗马人大量屠杀犹太人,而马萨达就成为了犹太人最后的据点。不久以后,罗马统帅提多就率领罗马第十字军队马萨达进行包围,并在马萨达的西侧筑台攻城,据统计当时有超过一万罗马士兵围攻马萨达。但是由于马萨达天然易守难攻的地势,罗马人始终没有攻破要塞,于是他们将古堡围了整整三年之久。三年之后,罗马人终于醒悟过来,重兵切断水源,才使坚守三年的要塞被攻陷。在城将破的前夕,马萨达全城的男女老少967人,为避免落入敌手,全体自杀了。他们推出十名勇士作为自杀的执行者,所有人紧抱妻儿,躺在地上,自愿接受亲密战友的一剑刺喉,也不愿做罗马人的奴隶。留一名勇士处死其他杀手,最后自尽。罗马人经过三年殚精竭虑而拓道攻下的,不过是一座死城和960具死骸(有2名妇女和5名儿童因躲在一个蓄水池中得以存活下来,也正是从他们的口中,才得知这段悲壮的犹太反抗史)。从此,犹太人的足迹从迦南之地上消失,他们以这样的惨烈上演了自己的最后一幕。


今天的马萨达已经成为了以色列重要的爱国教育基地,游客可以乘坐缆车直达山顶,而以色列军人必须爬上山。精神和意志,都在此经历着最庄重的考验。以色列的青年参军后,都必须前往马萨达,并在那残害废墟前宣誓入伍:“马萨达,永不再陷落”。这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马萨达精神也成为了人类的瑰宝, 2001年马萨达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


由于在前一天我们没有住在看日出最方便的hi masada旅馆和西门营地,而是住在了距离马萨达不远的Arad小镇,只能凌晨四点起床,驱车二十分钟到公园外,再徒步上山。从小镇前往公园入口的路九转十八弯盘旋而上,非常有趣又刺激,好在一路上基本上没什么车,开习惯了还是比较舒服。


到达公园入口处时,天已经开始灰蒙蒙亮了,看到停车场里已经有几辆小车,看来有人来得比我们还早。远眺上山的路,一条白白的细线直指山顶,远方路上可以看到零星的几个人在慢慢往上爬。由于我们走的这边不是蛇道,相对来说没有那么多的之字形盘山路就轻松一点,差不多二十多分钟就成功到达山顶,据说走缆车那边的蛇道上山需要花费30-50分钟时间。到达山顶的时候,太阳刚好开始向天空散发出淡黄色的晨光,照亮了山顶的堡垒。而在山顶的几个制高点,都早已挤满了来看日出的游客。在缆车站外,找到一个不错的位置,静静地等待太阳从死海里渐渐地升上来,点亮这个圣地。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