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793

主题

美国

东非肯尼亚——追寻自然与狂野,探索生命的意义(四)

查看:4874 | 回复:57
发表于 2020-3-27 11:25 显示全部帖子

灰颈鸨 Kori Bustard:又名灰颈鹭鸨、柯利鸟。世界上能飞行的体重最大的鸟类。分布于非洲东部和安哥拉、南非等地。栖息于草原等环境中,成小群活动,以植物的嫩叶、种子等为食。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ver3.1:2013年鸟类红色名录--近危NT


发表于 2020-3-27 11:25 显示全部帖子

非洲水牛



转角牛羚Topi:又名塔比羚羊、黑面狷羚,是一种生活在苏丹、乍得、坦桑尼亚及南非大草原及氾滥平原的狷羚。群居动物,族群可以是三两成群,但也有十多二十头一起的。族群由一或多头雄性领导,领导权通过追逐和打斗产生。领导的转角牛羚会负责保卫领土,并随时保持警觉性,在危险来到时提出警告。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ver3.1:2008年哺乳纲红色名录--低危LC








汽车在马赛马拉的各种小路里穿梭,卢导时不时的左指指右指指,给我们讲着各种动物习性。没想到在放松身心度假的过程中还能学到这么多动物知识,真心觉得这次肯尼亚猎游简直是物超所值~


这几天的猎游,把常见的几种大型动物都看到了,所以上午的重点是寻找豹子的踪迹。马赛马拉生存着两种豹子:一种是陆地上跑的最快,脸上有”泪痕”的猎豹,另一种则是常在树上的花豹。只可惜今天车里的电台极其安静,不管是公园的巡逻车还是其他的旅游车都没有发现豹子的踪迹,即使亲自来到猎豹三兄弟的领地,也一无所获。我们开玩笑的说,没准儿猎豹三兄弟去坦桑尼亚的谈一场跨过恋爱去了。事实上豹子是不会离开自己的领地的,只不过由于豹子行为隐秘,我们没发现而已。


正当心情一路荡到谷底的时候,远看一棵树下停着好几辆猎游车,远处四面八方的猎游车也都前往那里:一定是有难得一见的动物。来到树下,发现一个狮群正在休息,不远处一只斑马**已经被撕得四分五裂。由于狮群内部的等级划分,在进食顺序上雄狮一定是具有无可非议的优先权,母狮次之。而此时公狮子已经靠着树干睡下了,周围分散着趴着4只母狮,只有一只还在忘我的啃着所剩无几的猎物。一看就是今早猎杀的,但我们发现的不够及时,这会儿已经都快吃完了。遗憾为什么不能在早些出门,没准儿就能看到难得一见的捕猎场景。






发表于 2020-3-27 11:26 显示全部帖子

狮子Lion:作为非洲“五大”之一的狮子,在大多数公园都很容易看到。狮子是唯一一种雌雄两态的猫科动物,野生非洲雄狮平均体重220公斤,体长2-2.5 米,尾长1 米,著名的猫科霸主。狮群的捕食对象范围很广,小个子的瞪羚、狒狒到体型庞大的水牛甚至河马都是它们的美味,但它们更愿意猎食体型中等偏上的有蹄类动物,比如斑马、黑斑羚以及其他种类的羚羊。在狮群中,雌狮们是主要的狩猎者。尽管狮子在奔跑的时速高达每小时六十公里,但是它们的猎物往往比他们跑得还快。而且由于相比于它们庞大身躯的小小心脏,狮子缺乏长途追击的耐力,只冲刺一小段路程后就筋疲力尽了。因此狮群狩猎时总是小心翼翼地贴近目标,尽可能地利用一切可以用作遮掩的屏障隐藏自己,逼近猎物到三十多米的范围内,然后突然地、迅疾地向目标猛扑过去。尽管雄狮很少参与狩猎,但在狮群内部的进食顺序上,雄狮具有无可非议的优先权,母狮次之,而小狮崽们则只能等着捡些碎骨残肉。


发表于 2020-3-27 11:26 显示全部帖子
而这里不光有狮子,鬣狗、黑背胡狼以及秃鹫和鹰早已对这里的猎物虎视眈眈,但又因自己的实力拼不过狮子,只能靠“偷”来解决自己的温饱。


此时树上的一只茶色雕已经偷到了一小块儿肉,正警觉的享用着,生怕被其他的猛禽抢走。旁边的肉垂秃鹫已经跃跃欲试,不停的煽动着自己的大翅膀,左跳跳右蹦蹦,寻找下手的时机。


鬣狗一家围着狮群来回的转着圈,每一只都因看到了食物而坐立不安超级兴奋。其中一只成功的抢到了斑马的内脏。为了防止其他鬣狗们抢夺,边叼着战利品边嘎嘎嘎的叫着,跑到远处自己独享。那叫声犹如在笑,看着它那得意的样子,真的好逗!另一只更贪婪,一口叼着两个斑马腿左顾右盼。


而黑背胡狼作为食肉动物中最弱小的一种,只能从鬣狗的嘴里偷食吃,好在它们的身手敏捷,也成功的分了一杯羹。



茶色雕Tawny Eagle:体型大,喙和爪均强健,上喙边端具弧形垂突,适于撕裂猎物吞食。一夫一妻制,主要分布于非洲热带稀树草原和半沙漠地带。是埃及的国鸟。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ver3.1:2004年鸟类红色名录--低危LC



肉垂秃鹫lappet faced vulture:生活在非洲荒漠草原上的一种大型大陆鹫,因裸露的头部两侧悬垂着粉色肉垂而得名。肉垂秃鹫是唯一能撕开猎物毛皮的秃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ver3.1:2015年鸟类红色名录--濒危EN



发表于 2020-3-27 11:26 显示全部帖子

鬣狗一家抢食





发表于 2020-3-27 11:28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0-3-27 11:28 显示全部帖子
黑背胡狼
发表于 2020-3-27 11:29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0-3-27 11:29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0-3-27 11:29 显示全部帖子
肯尼亚与坦桑尼亚界碑

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这样看到了自然界最最真实的生存法则,让我对自然对生命有了全新的认知,会觉得生命的奇妙其实真的是跟自然连结在一起,这也许就是生命的意义吧。

猎游车在马赛马拉漫无边际的大草原里开来开去,我们早已迷失了方向,直到来到肯坦界碑,才发现已经来到了肯尼亚的最南端。东非大草原本来就属于肯尼亚和坦桑尼亚,在肯尼亚境内叫马赛马拉,在坦桑尼亚境内叫塞伦盖蒂,而且肯尼亚其实只占很小一部分,最著名的动物迁徙其实也是在肯尼亚和坦桑尼亚之间走一个大轮回。一只脚站在肯尼亚,另一只脚站在坦桑尼亚,感觉像是巨人一样,横跨两个国家。



跟卢导和我们的司机






卢导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