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623

主题

菲律宾

Human Planet~ 狂热的异教徒&贫民窟下的活死人

查看:4051 | 回复:52
发表于 2020-4-3 10:51 显示全部帖子






上面的均是他们真实的生存环境,在走访介绍的过程中我们亦曾经随机进入了两个家庭的房屋进行观察及采访。状况是一个母亲带着几个孩子在苦苦撑着家庭的日常,当然母亲也是很勤劳在工作,一个家庭在洗衣服,一个家庭在剥大蒜,他们的丈夫则选择去做苦力工作木工煤炭等。因为 菲律宾 的国教室天主教,亦由于天主教是不允许对堕胎的情况,所以人口一直在增加,即使是贫民窟里面亦一样,造访的家庭就是有着5-6个孩子的。
走访的时候Reyes也介绍了,现今人类生活离不开的水和电,在这里到底是如此的昂贵。先说说电费吧,这里的电费已经比全球绝大多的电费更贵,评论每个家庭每月近乎10美元。而水方面,要不就是花钱去买去接政府给的净水,如果前的话只能用井水、甚至灰色海滩的水了。也由于饮用了如此肮脏的水,以致产生很多疾病,亦缺乏医疗条件,导致Baseco很多人在中年时期就去逝,当然抵抗力较差的小孩子也是病危的高发对象。另外贫民窟里面是没有厕所的,基本所有的Baseco人民都是将大便直接拉在胶袋、 布袋 里面,然后丢去垃圾堆或者海滩里面,至于小便的话,当然就是找个角落解决了。


发表于 2020-4-3 10:51 显示全部帖子
曾经很多在贫民窟的孩子们本以为随着国家的发展,时间的流逝,国家会帮住他们解决贫穷上的问题。但愿望只是美好的、一厢情愿罢了。随着年月消逝将近20年,贫穷的情况仍没法得到一丝丝的转变,换来的仍是无限的轮换,一代又一代的 菲律宾 人民陷入了这个无底之洞。

根据Reyes在游览的时候介绍,Smokey Tour在贫民窟里面建设了图书馆、医疗中心、职业中心、基础培训中心如电脑等。更幸运的是经过了很多机构对社区的帮助加上贫民窟中人口并不存在惰性的缘故,就算大多数人没受过教育或者没学习过很多技能,但绝大部分都仍在努力的工作。贫民窟中的就业工种如,木工、洗衣服、煤炭等,而最常见的职业是煲大蒜,煲一桶一天1美元的收入,其他工作每天的收入也不过1-2美元的样子另外好一点的人开了类似国内的士多店,甚至做了Jeepney和三轮车司机,但收入依旧非常不可观。另外其实政府有跟贫民窟的孩子提供了救助,提供的则是全球脱贫的手段给予免费的学习,在公立学校上学。但文具书包,伙食费,还有交通费是不提供的,另外所有在贫民窟长大的孩子其实压根没接受过正规的学前教育,就是意味他们除了上学后跟不上知识外,甚至有部分人员仍是连字也不会的,加以他们的长相和穿衣行为打扮,以致被很多同学嘲笑、欺负、排斥。


在穿越贫民窟的时候,仍可见到简陋的教堂,更体现出 菲律宾 人的虔诚的信仰,无论贫穷与否都无阻他们建设建堂,对主进行祷告的热诚,他们是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会进行做礼拜的。


在如此昂贵的电费下,还是有全球真独特的网吧——“比索”网吧,1比索5分钟。亦有类似曾经我们年幼时期玩乐的小霸王游戏机,那个价格就是投币算时间的。
但仍有不小的孩子在里面玩耍,因为贫民窟里面的人真的没想太多未来的事情,他们关注的只有现在,只想生存下去,当然也是想更好的生存下去,在这里玩耍的重大原因亦是因为只有通过网上的照片,视频才能获取一丝丝的窥探外面世界的机会,至于用双脚走出去,用双眼亲身去感悟几乎这辈子都不可能实现了。



另外的娱乐方式就有有家庭唱K和打篮球,唱K这个也只有小数家庭有这种如此幸福的活动,靠近海边那部分社区才出现的,入门及很多巷子的那片区是不曾的见过。



发表于 2020-4-3 10:52 显示全部帖子
另外在造访Baseco的时候,发现了最美的一面,从远处响起了生日歌,听到很家人为她们女主人的庆生。纵然贫穷,但他们对仪式感的追求还是蛮大的,但至于房屋里面的食物和环境我亦没有取材,但他们乐观的天性,仍非常热情的欢迎着我们进入,甚至多次给予我们食物,但真的看着为数不多的食物我们亦不想获取,甚至将此前购买的糖果赠送了至她们,作为生日的礼物。最后临走的时候他们也更愿意为我们留下他们如此淳朴笑容的家庭和夫妻合照。那一刻,我明白到即使身体在地狱,眼睛也在天堂。



最后再说说Baseco最著名的灰色海滩(Baseco Beach),它比起 瓦拉纳西恒河加德满都 的巴格玛蒂河都更脏、更臭、更难闻。其实灰色海滩的真实名字是:拉贝斯柯海滩;但垃圾、细菌、污水、灰尘、粪土是这 里永 不消失的烙印,可这都不影响孩子们在这里畅泳,游玩。因为除了上述免费的篮球活动外在Baseco Beach游泳也是他们免费的娱乐之一。
拥有绝对乐观的心态和意志,是在这里生存的唯一法则,曾经如此辉煌的 马尼拉 ,今天竟演变成这般模样,是如此的真实,直叫人悲哀叹息。









这就是Baseco的标志牌坊,但这个是走出社区后才看到的,Smokey Tours这样子的路线设计,真的是为了防止大家可以自己重新回来寻找此地,做出一些伤害他们的行为。




发表于 2020-4-3 10:53 显示全部帖子
其实贫民窟里的人真的会跟你微笑,会跟你互动,他们仍在坚韧、坚强的生存着,甚至他们还能纯真的跟你说声”This is only in Manira“,他们是精神富有的,是满足的。在现今的地球上仍有如此丰厚精神美的人类,实属不易,而他们脑袋里只是想着如何生存下去,对于他们来说或者就是一切。整躺旅途里面并没有看到任何的人群哭泣、怨恨,自问换了我自己在如此的环境我想我是熬不过去的了,加油吧 马尼拉 人、努力吧所有Baseco的人们,用那打不死的意志活下去,改变往后的余生。我相信一定终有一天,你们的梦想会成为现实,生活不仅仅是为了活着,而能获得更美好的事物。

离开了贫民窟,进入了Local Market。整体的情况稍稍比起Baseco好很多,也跟很多 东南亚 小城市的在地老市场一样,没太大的区别,意外之喜是发现了类似PAGAPG的食物,但几经询问其实不是,因为PAGAPG已经在Baseco里面消失了,此前说过由于很多组织对这里进行救助,亦让人们抛弃进食PAGAPG的习惯,所以现今在造访Baseco已没法再寻找到PAGPAG的踪迹了。就这样子上午的时间亦差不多了,乘坐三轮车返回 马尼拉 大教堂结束了这次贫民窟探访之旅。






马尼拉 ,素有东方的Vatican City之称,镇的是山里有教堂、海里有教堂、连小型的村庄、贫民窟里面都有教堂。在 菲律宾 超过85%的人口信奉基督教、天主教。
马尼拉 大教堂,就外墙建筑风格而言,个人很喜欢的,这里的氛围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可能是因为教堂的设计,让我有一种置身天堂的感觉。很享受在这参观的过程,在这座史诗般的古老建筑下,可以感受到大多数的 菲律宾 信徒是如何认真对待当地宗教信仰的,可以称得上是虔诚且狂。

马尼拉大教堂

发表于 2020-4-3 10:53 显示全部帖子
由于没吃早餐和午餐的原因,中午只能先到7-11便利店买了个炸面包和牛奶充充饥。

Quiapo Market
由于在结束Baseco贫民窟探访后,仍无法找到传说中的PAGAPG,在离开Baseco之前与众多的本地居民沟通后,得知Happy Land仍存在贩卖PAGAPG,于是在大教堂周边请求了一些本地人的帮助,终于找到了另外一台三轮车前往Happy Land,但我仍不确定那里是否网上大家都前往探索的happy land,因为本地人与司机沟通了很久,说那里比较远,经过砍价后最终需要200比索才能抵到,而且当时很多司机都不知道如何前往,只能选择这位司机碰碰运气。

【Happy Land】
与Baseco一样,这里属于一个贫民窟社区,不过亦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Happy Land位于城郊,附近拥有一个大型的垃圾场,而且入口正对马路,旁边停着数辆垃圾车在频繁运输垃圾。Happy Land整体房屋及周边环境看着比Baseco相对好一些,不过单纯卫生状况这一点来说个人觉得Happy Land更差,大街小巷都充斥着恶臭,越深入味道越浓厚。因为贫民窟内的具体情况其实比起Baseco要好,所以这里就不在介绍了。
另外一个要注意的点就是,这里的生活者并不像Baseco那么的开明,在寻找PAGAPG的过程中并不友善, 回答较为冷漠而且在取景时候很多居住者都用手遮挡面部甚至在凝望我,最后我放弃一齐的取材直奔PAGAPG去。

马尼拉
马尼拉
马尼拉
几番折腾,终于让我找到传说中的Pag Pag,但亦因为是正午的原因,没法睇到他们是如何加工PAGPAG的了,因为通常他们都是大老早就加工好所有的PAGPAG赶在午餐前进行贩卖。售价亦不贵,大袋仅需30比索,小袋20比索。
最终略带失望是我没法亲身观望一次Pag Pag的制作过程,无法带给大家最真实的一面。当然最后我亦没有购买这些炸鸡,仅送了一条糖果给店家作为回赠。


发表于 2020-4-3 10:56 显示全部帖子
这里谈谈为什么我想去Happy Land 寻找 Pag Pag,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呢。
【Pag Pag】
Pag Pag是贫民窟居民的常见主食,是穷人们的恩赐食物,也是贫民窟里面唯一可以改善伙食的料理。
它主要是快餐连锁店和其他餐馆的残剩鸡骨头,被吃了一半的 汉堡 肉饼等肉类食物组成。这些残渣被社区中的长者分类和清理过(因此命名为“ Pag Pag”,在 菲律宾 语中意思是“ 清除”污垢或食物),以再次烹饪。

Pag Pag产生和制作的方式:“ 清道 夫”每天在垃圾堆或者快餐店门口静候收集,在收集的过程中他们会通过闻味道或者直接用舌头尝一下,把收集到的肉中的变质的肉去除。剩下的打包这就是Pag Pag的原料了。再把这些原料用水洗过后,在锅中加入一些洋葱煮沸,加入调味料胡椒粉、盐、糖入锅煮沸或者采用油炸的方式,这样新鲜的Pag Pag就诞生了。

Pag Pag通常以塑料袋包装后进行出售,价格在P20-P30,在我造访Happy Land的时候就找到了传说的Pag Pag,大袋30比索小袋20比索。而据了解Pag Pag几乎都能卖光,在贫民窟里面需求还是蛮大的。

实际上,Pag Pag已成为解决 菲律宾 饥饿危机的徒劳解决方案,也是贫民窟众多家庭唯一买得起的食物,吃Pag Pag存在极其巨大的危险,存在各种细菌严重危害人的健康,食用者可能感染各种传染疾病如A型肝炎、痢疾等,甚至出现呕吐腹痛后死亡,但这里的人民仍继续在食用,甚至连当地的小孩们虽然知道自己吃的是垃圾,但是家长也没有办法,因为他们太穷了,而且他们坚信通过正确的方式进行清洗后进食是很好补充能量的选择。

对于生活在贫民窟的人来说,活着并不是希望,活着只是活着罢了,吃上Pag Pag方可让自己活着,所以他们从来没有怨言。经过贴地亲身游走过这个把剩肉当成宝的人间炼狱之后,我再也不会以以前的方式看待剩菜,日后真的不能浪费食物了。
最后送上一段关于Pag Pag记录短片,我也是因为这段短片后去到 马尼拉 贫民窟追踪Pag Pag的原因。



【顺风摩托】
在游览完Happy Land后,刚好发现贫民窟对面有一间摩托维修店,由于方圆十里均没有像样的店铺,所以厚住脸皮去询问店家如何前往巴士总站前往圣费尔南多市,因为那一刻去到Happy Land之后根本不知道自己在那里,宽阔的马路上纵然很多车辆往来,但不曾见到Jeepney和Taxi的踪影。

独行旅途可能就会经常遇到很多未知的惊喜,与店家闲聊了一阵子后,一个帅气的小伙子(Karl)载着他女朋友出现在我眼前。同样简单闲聊后告诉他们我此趟旅行追寻的意义,导出来这区域的贫民窟为了找Pag Pag,Karl的女朋友竟然震惊以为我要吃Pag Pag吓了她一跳,解析后亦告知这趟旅行另一个重大的目标是去看“真”耶稣。谁料话音未落Karl的女朋友就兴奋大叫,Karl就是圣费尔南多出生的他等下还要赶回去过节日呢。结果当然就是臭不要脸的请求这个才刚毕业的小伙子用他的摩托载我一程啦,因为他女朋友不跟他回去,谁料他们说挺喜欢我这种旅行方式,真的欣然答应顺路载我前往,得知我未吃午餐后还答应先载我去吃一顿本地美食“Jolibee”再上路,因为从 马尼拉 开车前往圣费尔南多市区需要2个多小时。

马尼拉
马尼拉

最后我是先让Karl载他女朋友回家后,再回来一并出发,因为确实不好意思让一个今年才准备毕业的小鲜肉为我这个30岁的“老男人”送上如此的厚礼啦,吃饭加油钱不到250比索就当作回报他的礼物了,最后抵达圣费尔南多后还推荐了酒店给我,甚至去了汽车站询问了一些摩托车司机明早大概什么时候从这里出发前往Cacutud较为合适,同时亦询问了价格等,这趟旅行真的何其幸运,遇到了如此善良的人。

发表于 2020-4-3 10:56 显示全部帖子
旅途小百科_邦板牙【血腥受难日】
工业城市圣费尔南多市 邦板牙 的省会,但千万别把它跟 西班牙 的那个同名城市搞混乱呢。
来到 邦板牙 的目的通常只有一个,就是每年复活节前的礼拜五,俗称“圣周五”,来这里感受基督教徒举行的“耶稣受难日”。

【圣周五】
God Friday,是 菲律宾 每年的公众假期,是复活节前的一个周五,后接Black Saturday及Good Sunday,God Friiday是耶稣走完拜苦路后被钉上十字架的节日,在虔诚的菲国,每年都会有志愿者重演该场面,以此进行赎罪及求天主免垂怜他们的疾病痛处。
悔者被钉十字架的习俗起源于1955年在班巴哈省圣费尔南多的curud村首次演出的宗教戏剧。因为被钉十字架的信徒的愿望成真,所以它逐年重复,并随着时间的流逝成为当地的传统。
耶稣在当日中午,会在圣佩德罗 库图 村(San Pedro Cutud),被 罗马 士兵拳打脚踢摧残一路走完苦路抵达Cacutud,举行“Maledo”仪式——将被钉入木制的十字架,在40度高温下暴晒10分钟,完成还原耶稣受难仪式,以此获得主对他的宽恕及庇佑,借用神力重获健康肉体及令到患有重病的家人日渐康复。

邦板牙
【苦鞭仪式】
苦鞭(Penitensya),从中世纪以来存在至今,是苦修会最常用的修行办法。现今仍有不少修会允许这样做。信徒们用各类鞭子抽打身体,体验耶稣受过的痛苦。
早起苦鞭仪式的盛行,是因为中世纪曾经出现黑死病肆虐事件,当时的教强制修行者进行苦鞭,通过如此的苦修行为方可得到上帝的原谅和保佑。而黑死病也被某些教会书籍称为“上帝的苦鞭”,认为这是上帝给人类的惩罚。而在《达 芬奇 密码》中记载的天主事工会是真实的存在,全名叫做“神圣十字与上帝恩功之高等教团”,是受教会承认的苦修教士团。
1595年的书籍,上面画出了苦鞭者的专门服装,而每年圣周五的 邦板牙 ,就有大量的信徒以如此的服饰进行苦鞭仪式,个个皮开肉绽,血流满背,他们以肉身的痛苦换取赎罪,获得心灵的「复活」。


菲律宾 的天主教会默许这种仪式,但表示不赞同这种血腥的表达方式,将其形容为对信仰的误解,连卫生部官员也警告,铁钉不干净的话可能导致破伤风。当然世界的天主教教会都已经不认可这种自残的宗教庆祝仪式,认为此方式纯属过于对宗教狂热甚至发出全球反对举行如此的受难日庆典,但无奈圣费尔南多市仍一直执行这种畸形文化数十年,预计仍会一直延续至每一代的 邦板牙 子民。

发表于 2020-4-3 10:56 显示全部帖子
Day2、狂热异教徒~血腥受难日
抵到了圣费尔南多市,由于圣周的关系周边所有的餐厅、大型超市等都进入关闭状态,剩余只有麦当劳这种连锁餐饮。
虽然用餐过后天色已经入夜,但大街上依旧非常的繁忙,亦有因为圣周的缘故所以大量的人民群众在饭后蜂拥至各地的教堂进行活动,整个 圣菲 尔南多市也出现道路拥堵现场,而对于本地交通Jeepney变得人满为患,已经有 菲律宾 小哥直接站立到车身外面了,依旧是没有任何的管制措施的。

苏比克湾


Apr 19h_D2,San Fernando _God Friday
12小时的钟点房结束后,终于迎来了本次旅行重中之重的目的——血腥受难日仪式。
整理好装备后,便直接打三轮车司机前往会场地方,但无奈司机不懂英语,找了便利店小哥现场协助才顺利谈好价格出发。本以为这身的装备已经是非常严密的了,但其实奉劝各位可以再严密一点,如果想近距离体验该仪式的独特的话,不然后果自负。

邦板牙
坐上了三轮车没过多久,就印证了我刚才说准备的那个事情。之前其实都对这个仪式有所了解的,也知道他们其实是怎么操作的,但当我真的亲近现场后,发现原来真的是整个小镇每个角落都充满血液飞溅的景象。
幸好那天选择的三轮车是有一些挡风胶在旁边,不然开车经过的时候我估计这些血液都是飞溅到我身上。当然三轮车不是密封的,图片的右边仍是悬空的状态,所以当血液飞溅出来的时候,我脖子和手臂都沾上,而且瞬间觉得是被一些东西飞溅过来的,幸好有魔术头巾和袖套。


发表于 2020-4-3 10:59 显示全部帖子
临近会场的时候,由于接街上的越来越多自残队伍陆续登场,由于觉得在车上亦无法避免沾上他们的血液,于是我决定下车边躲避边观看。
【自残仪式】
在圣周五的当日,整个 邦板牙 小镇都被血色浓雾的村庄覆盖住,在进入山上前往Cacutud的道路早就被各队自残队伍在左右两旁相继占据。
1、苦鞭仪式:首先会用带针孔的小木板在身上刺穿后背,通常刺个10下差不多的,等献血流出后,便可以用手持的小木棍鞭子进行敲打,全称赤裸上身及不能穿鞋。
2、自残者一般都是用布蒙面,且头部有植物装饰,因为虔诚的宗教忏悔仪式是不允许路面的。
3、部分忏悔者会选择从出发地至Cacutud,亦有部分人只走一段路。
4、部分忏悔者抵到部分群众信徒的家门或者途径教堂、甚至到达Cacutud的圣十字架下,他们都将平摊在地上,展开双手,把婊子给予身边的人让他们狠狠鞭挞他们,洗清他们的罪孽。
5、除了自残者外亦有另外一种忏悔信徒选择背上巨大重量的十字架进行游街,同样从出发地开始步行至Cacutud圣十字架下,抵达后亦是采用跪拜甚至邦自己上十字架上,但不产生流血事件。
6、自残仪式忏悔者不能有女信徒进行参与,因为想想所有女信徒脱光上身后的画面,不知道得多香艳,届时到底是赎罪还是诱人犯罪呢。

其实整个 圣周五的当天活动主题是救赎,自认罪孽深重的信徒会年复一年兑现自我的承诺,裸身游街、鞭笞己背,鲜血四溅,有人将自愿被邦上十字架。通常,每年参加自残仪式的民众大多是家人痛或家庭存有极大的困难。但神奇的是每年他们持续对此进行赎罪后,自身或者家人的病痛及病魔都逐渐远离他们,而且耶稣扮演者被用真钉子钉完后亦好快治愈,同时亦有人认为这是一种苦修的宗教行为甚至可以实现他们的愿意,所以他们为了报答主给予的庇护,每年都会持续进行此项仪式,只是如果你不了解情况抵达此地,真以为这是什么邪教组织在上演恐怖的仪式。

邦板牙
邦板牙
跟在这些自残者后面的均为他们的家属或者好友,会用手机帮他们拍照,但如此靠近的人群到了后面几乎满脸满身都是血,而且是来自不同的人飞溅过来,说句不好听的一旦有什么细菌之类的会出现病毒交叉感染,确实比较容易得病。

邦板牙
邦板牙
邦板牙
越临近会场越看得清晰,自残队伍不小人选择着最传统的白裤子,从后面就可以看出流出来的血量到底有多少了。


发表于 2020-4-3 10:59 显示全部帖子
这里可以看出他们鞭挞身子的程度的到底有多严重,所有小木棍都成被鲜血染红,实在令人不安。

邦板牙
忏悔者除了求情其他群众对其进行鞭挞外,亦会邀请他们用棍子敲打自己,通常业障比较重的人才会这样子做。

邦板牙
当抵到会场附近时,这里建议大家真的用魔术头巾包住自己的面,因为太阳真的太猛了,仪式时间从上午的8点一直延续至下午三点,而最后高潮钉耶稣的部分接近2点才开始,是在最耗热、最晒的时分举行。另外为了纪念以下自残的仪式,当地亦很多小贩在贩卖小木棍鞭子,当然我也买了一个为了纪念。当时还有个警察说既然我都买了,不如帮我刺穿背后然后上去加入仪式感受一下,当然这是开玩笑的。

邦板牙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