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6231

主题

西北

元旦太白南南,一个菜鸟的有惊无险之旅

查看:14686 | 回复:40
发表于 2020-4-3 13:32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糖梨 于 2020-4-3 18:29 编辑

  首先,恭喜自己,平安出山!
  其次,感谢老鲁、小盖和蜜瓜,谢谢你们对我的对照顾、包容和指导,谢谢你们!
  游记时间:2019-12-27至2020-01-01。
  徒步时间:2019-12-28至2019-12-31。
 
  轨迹链接:http://www.2bulu.com/track/t-IofXOPEtYIvp%25252FR2KBg5Tzw%25253D%25253D.htm。
  本来徒步归来就补上游记的,但,在8264这个大神云集的论坛里面,一直不敢出声!所以,一直拖到现在才发出来。
  所以,帖子首发平台非8264,又时间关系就直接copy过来了。所以导致部分图片带有logo,在此对8264平台表示道歉,也请各位大神见谅。


游记目录
  啥是太白南南。
  脑抽的决定。
  四人帮小团队。
  巨细的装备清单。
  佛系的行程计划。
  腐败的餐饮食谱。

  D1-1火车上的展览会。
  D1-2肉店老板的眼神。
  D1-3山,我们来了。
  D1-4适用性徒步至太白庙。
  D1-5打着饱嗝星空下入睡。

  D2-1不眠之夜。
  D2-2隆冬的代价。
  D2-3群兽出没。
  D2-4翻越石海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
  D2-5雪海林原。
  D2-6最爽不过雪地里吃火锅。
  D2-7湿鞋高反。

  D3-1路在何方。
  D3-2山脊雪漠。
  D3-3鳌太足迹。
  D3-4飞奔的汉子。
  D3-5夜走跑马梁。
  D3-6营地到底有多远。
  D3-7突发恶吐。

  D4-1特殊早餐。
  D4-2传说中的白毛风。
  D4-3几位大爷。
  D4-4看见希望 。
  D4-5逃出生天。

  西安后事。
  行程总结。
  账单明细 。
  后遗症。

  写在最后谈谈个人感想。

啥是太白南南   
  白山,横卧在宝鸡眉县、太白和西安周至3县境内。它是秦岭主峰,海拔3767米。因山顶终年积雪,银光四射,故称太白。
  这里海拔落差大,登顶线路多,如景区原返、小南北、大北南、西北线、东北线、东南线等等,难度强度各异,成为经典徒步线路之一。

  而这次,我们选择的,就是顺时针的南南穿越,即:都督门-太白庙-老庙子-万仙阵-跑马梁-大爷海-玉皇池-南天门-铁甲树。


脑抽的决定   
  出发前的一个周四也就是19日,老鲁在圈里发了个征驴友的消息,有"元旦""太白"字眼,刚好元旦正不知干啥,又早就听说"南武功北太白"名号,于是当时没多想就表示先了解一下。
  晚上回家后一搜,原来了解的太白,完全就止于字面,坐标、线路、强度,和详细中的完全不一样,而且竟然和传说中的鳌太线路有重合!厉害了。
  不过,最终还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加入这个小团队,并开始逐步解开太白南南的面纱~


四人帮小团队   
  听老鲁说,原计划是2-8人小范围精选团队,而我有幸入选,也是看我上次十连坑的表现。好吧,也是,这里面就我资历最浅,经验最弱,装备最乱搭,能够参加此次活动真的是意外中的意外。
   
  盖队,这次出行的领队。多次带队,经验丰富,而且他17年元旦走过这条线,这也给此次行程一颗定心丸,线路及小交通,都由他规划和筹备。
   
  老鲁,轻装七尖时他重装组的带头大哥,上次十连坑依然第一梯队!这次雪地基本他开路,超级大神毋容置疑!后面都叫鲁指导了,因为从行程装备物品等,都给了非常详细的指导,还担任大厨等。
   
  蜜瓜,上次十连坑认识,风趣幽默的很,冷不丁一个段子。这次,我跟他混,共帐。额,其实蜜瓜挺白的,木有找到单人照,没想到上图。。。
   
  最后,是初出茅庐的我,这是第四次重装吧,前面分别是武功山、七尖、十连坑。仗着小时候的底子,带着渣渣装备莽冲莽撞。


巨细的装备清单   
  冬季且雪线,自然防水防风雪防滑保暖必不可少,包括但不限于:羽绒衣裤帽袜手套、保温杯冰爪登山杖等等,升级,买他!
  出行前,盖队列出了的一个清单,超级详细,我从中获益超多,为此次行程做了很好的参考和准备。然而,还是落了等下,比如头灯,手台、暖宝宝等。幸好,蜜瓜带了备用头灯,行程中都比较保守,拉得不远,路口互相等候。
   
  考虑到行程难度,咱们两两混帐,介于我装备不适此次行程,露营则和蜜瓜一起,气垫则老鲁额外拿出他的蛋槽供我使用,在此,要特别感谢两位同伴,谢谢你们!
  另外,他们还带了很多腐败的东西,比如凳子、月亮椅、茶咖啡牛奶豆浆等等。


佛系的行程计划   
  此次行程全由盖队规划,如下:
  Day0上海至西安,各自购票,Z216。
  Day1西安-厚畛子-都督门,此段包车,然后开始徒步至太白庙扎营。
  Day2太白庙至老庙子,或将军庙扎营。
  Day3将军庙-跑马梁-大爷海或玉皇池。
  Day4拔仙台或玉皇池-南天门-铁甲树,中间时间不够再可对一天,然后包车回西安。

   
  太白南南,本是三天的行程。但介于来回交通问题,及特殊环境的考虑,则多安排了一天。当然,我是希望在西安多呆一个晚上的。
  嗯,最后还是如愿,虽然有点晚。


腐败的餐饮食谱   
  出发前周日也就是30日,团队确定,于是四人帮进行了一次面基,老鲁设宴张罗接待。这里,确定了行程、交通、装备和饮食的规划和准备。
  行程和交通又盖队负责,且其他队员下载轨迹并熟悉线路。饮食则由老鲁统一安排。装备则各自准备。
  这里,我觉得饮食才是我们共同最关注的,老鲁不愧为吃货煮夫、户外老江湖,第二天就弄出了一个充满食欲和诗意的食谱!
  
  看看他打包整理的食材!选材、清洗、分切、密封、打包、冰冻,全是他一个人干的!
  
  哈哈,是不是很腐败?!米饭面条炒菜火锅,样样俱全!这些于出发前晚全部都准备妥当,清洗并打包,只等下锅。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4-3 16:19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糖梨 于 2020-4-3 16:23 编辑

D1-1火车上的展览会   
  一周前盖队和老鲁就已出票,我也一周前出票,蜜瓜则三天前候补成功。这就导致咱们不在一节车厢,换票后,我赶去汇合。
  老远就听到一节车厢各种嘈杂,走近,他们三个已经和邻铺的两个妹子聊上了。如何聊上不可知,当时老鲁正给妹子勾勒甘青河西走廊的行程线路,超详细,弄得我都想再去一次。
  当然,这不是高朝。当开包验货,看到各种腐败美食,讲解每顿每餐分量,每样蔬菜营养,每份打包重量精确到克时,气氛达到最热烈。
   

  妹子们惊呼呼不可思议,表示也要加入我们!而一开始在走廊淡定的听歌的小伙子,后面也凑过来了,还偶尔搭话提建议,原来他也走过太白~
  总之,原以为枯燥的车程,来这么一段小插曲,给即将苦必的我们,注入了一剂期待。

D1-2肉店老板的眼神   
  早上09:45下火车,熟悉的车站和街头。阳光明媚,大伙也精神抖擞,谢谢老天给我们好天气。
  司机小哥先载我们至周至县午餐,老刘家浆水面,小份,比上海的大碗还多,酱也足。
  餐后,我们来到这里最大的菜市场,补充肉类。当老板听说我们只买三两,且需要帮我们切好时,竟然说不会!好吧,老鲁亲自动手。然后,老板那复杂的眼神~

   

  一切准备妥当,出发。


  D1-3山,我们来了   
  车里放着抖音神曲,本是轻松愉快的车程,但是还是改不了晕车的事实,那就闭目养神吧。一阵摇摆,原来进入山区了,抬眼窗外,一大片羊呢绒浮于山巅。
  刚进秋茅子沟入口,有积雪,车子打滑。趁上链期间,出来透透气,哇啊,真冷,才意识到,"冬天"来了。

   

  装上冰链刚走一刻钟,遇小塌方,只得捡石头继续上路。在秦岭梁下刚拐两个拐,我去,链子断了!好在后面积雪不多,得以爬上背阴面。
  翻过去,艳阳肆照。梁上停留,回头遥望冰雪皑皑的跑马梁,蔚为壮观。山,就在那里。
   

  下梁,车子掉头老县城,拍照打卡,并纷纷为历史感慨。没多远就是都督门,在断开网络前,我们分了公共物资,然后上车,然后下车,合影,开干。
  对没有热身,因为强度可忽略。

D1-4适用性徒步至太白庙   
  由于此次基调就是先吃好再完工,所以我们走的也是清闲。16:57进山,18:04就至计划营地扎营了。第一天,适用性徒步嘛。
   

  此段路原是好走,但是天冷缘故,看似干燥的路面,冷不丁就一个冰块,还有杖尖,一插一个准,经常憋杠,生怕弄断。所以这段路程藏了多少机关,充满想象。

   

  一直溪谷前进,雪地经常看到动物脚印,有几处还是大型动物,不知是啥,看来晚上有伴了。
   

  庙宇早已坍塌,盖队说,两年前还有一角,可现在,物是人非。旁边扎营,本以为松土,没想到全是冻土,V字钉圆钉全不顶用。幸好,盖队带了钉锤,老鲁带了棒钉,得以圆满解决。


D1-5打着饱嗝星空下入睡   

  扎完营地,开始了第一顿腐败晚宴。盖队烧水煮饭,老鲁切菜炒菜,蜜瓜剥橙子削苹果,我呢打水,当然,吃的最多。
   

  玉米胡萝卜豆子白米饭、牛肉、木耳香菇、番茄虾仁蛋汤。饭饱汤足后,水果品茶,聊户外餐饮趣事。
  准备入睡,走出帐外,漫天繁星!话说星光不问赶路人,对的,星光只招呼那些悠闲的人。说,来吧来吧,看我看我,我最亮。好,那就来一张吧。
   

  照完,帐内传来声音:"卧槽,零下一度啊"!是的,真冷,赶紧钻进帐篷裹上睡袋。
  帐外溪水潺潺,不一会儿,蜜瓜敲响了梦的钟声~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4-3 16:2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糖梨 于 2020-4-3 16:29 编辑

D2-1不眠之夜   
  在路上时候,盖队说喜欢户外,喜欢露营,享受那种一觉到天明的感觉。其实,我经常周末徒步部分原因,也是为了调节睡眠。可是这次,来了个例外。
  一个晚上,对,一个晚上,脚都没有暖和过!这些时间点全部冻醒:00:08、00:48、01:35、02:47、04:30、05:41,2-4点还噩梦醒了一次,早上07:25起床。
   

  想过冷,没想到这么冷。早上营帐内温度零下10°,我那破睡袋,按道理说完全hold住,蜜瓜还教我把冲锋衣包脚上,下半夜甚至教我把睡袋伸进背包,可还是冷!
  为了解决寒冷,后面两天,我把备用衣裤全部穿上了,盖队和蜜瓜则送上暖宝宝,这下暖和了,在此要谢谢两位小伙伴~
  以为即将度过艰难的一天,没想,特色早餐给了及时的安慰和补偿:小米煎饼和皮蛋瘦肉粥。
   

  煎饼是老鲁的老爸从山东带过来的,正宗山东口味。而煎饼酱,是他老爸亲自调制的,几十年的功力可想而知!


D2-2隆冬的代价   
  早上10:30,慢慢悠悠的出发,还是沿溪而上,直至11:40,才开始爬坡上山。
   

  一路上,依然是各种枯木枯枝躺地,或截肢,或腰斩,甚至连锅端。然而,山坡上又出现了另一番景象。
   

  大片大片光秃秃的树木,树干泛着金色光芒,仔细一看,原来是树皮,一半还在枝干,另一半则在寒风的作用下摇曳。
   

  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还有后半句:"树怕剥皮"。看到这些特殊景象,五味成杂,这像不像我们生活?为了活下去,常常献出自己最珍贵的东西。


D2-3群兽出没   
  继续爬升,第一个小坡爬完,小坪休整。然后12:47经药王坪继续爬坡。
   

  果不然自然保护区,这里开始频繁出现中动物脚印。有一处甚至新鲜热乎、刚刚几分钟之前的,看脚印,是下山偶遇我们,左拐进入密林了,在此抱歉,不好意思有扰了。
   

  此外,还有各种动物排泄物,新旧不一。比较多的是类似羊便大颗粒,回程听司机小哥说,这是羚牛,脚印似牛,幼时排便似羊,成年排便似牛,还具有攻击性,前年还发送一起事故。我们都毛骨悚然,回忆起多处碗口大的脚印,为我们悻悻相视。


D2-4翻越石海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   
  踏过几堆羚牛排泄物后,14:09迎来了传说中的石海,第四世纪冰川遗作。
  远观时就看到上山一片灰色颗粒物,从临顶至临底部铺将开来,走近了才发现,还有这么多这么大的石球石块,感觉各个长宽高都比人长,就像用筛子筛选过的。
   

  不过幸好,阳坡,又干燥,关键要地不滑,但想要通过,手脚杆并用,是必须的。石海中,忍不住好奇,都开始凹起了造型。
   

  石海后继续爬升,马上要到顶了,盖队喊前面就是灵宫台,有信号!于是老鲁飞起来了,当然,我也暗自提速。
   

  一卸下包裹,15:13,先报平安,再打开网络及微信,一直弹窗。当然,各种群@我,一看多数是@all,吓一跳,以为又被点名。再看个人消息,一根指头都数的过来,好吧,又多虑了。


D2-5雪海林原   
  下一站目的地就是我们的计划营地-老庙子,这段路程平缓上坡。
   

  这里景致却和山下完全不一样,白雪铺满地面,极少杂草灌木,基本高山松树。好词都用上吧,我不会,就晓得:啊舒服、啊好看、啊快拍照!
   

  然而,好看的东西不一定好用,在这里特别适用!雪白也厚,更蓬松,踩下去基本小腿。所以原先的清晰的小路没了,林中石头更是藏起来了。
   

  所以,多次迷路,经常性的踩坑、踩雷、磕碰,于是,这段路,感觉轻轻松松且飞奔的我们,竟我们花了一个多小时,16:50左右抵达营地。

  本计划着再下一城,艰苦点,在将军庙扎营,看来不行。


D2-6最爽不过雪地里吃火锅   
  老庙子虽已荒废,但也还可以有庇护,塔帐太大,选择扎在雪地,我们则选择在庙里扎营。
  事后发觉,我们失算了,一是他们说雪地不仅不冷反而更平整舒服,二是归来蜜瓜洗帐篷时一缸黑水,都是地上的尘土和香灰~
   

  从计划中,及这一天的行程就知道,明天,将是一场苦战,所以必须饱餐一顿,又冬天,火锅,这时候,则不可避免。
  上肉:猪肉、牛肉、羊肉。再上丸子:墨鱼丸、牛肉丸。再蔬菜:豆皮、白菜、金针菇。蘸着老鲁带的酱,听着过去朋友们的户外往事,热火朝天。
   

  于是,帐内温度,从零下10°一下飚到了零上1°。


D2-7湿鞋高反   
  大喜总从着大悲,远离都市的这里,也无例外。
  从松林开始,蜜瓜就开始发晕头痛,由于特殊原因,不能吃药,那就先休息,没啥问题不是一个觉不能解决的嘛!可后面两天,症状虽有所缓解,但也一直伴随。这里三千多海拔,又其有高反经历,所以应是高反无疑了。
   

  我鞋子呢,刚开始不觉得,直到准备休息时,发现润答答的,我说脚一直不热,是这回事。本不打算烤,但在鲁和盖队的利弊分析下,终于烤干了。在接下来的两天行程,雪套和塑料袋齐上,也湿,但好了很多。
  所以户外,没有一双真正意义上的防水鞋,那就别玩了。好吧,这下又要吃土了。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4-3 16:4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糖梨 于 2020-4-3 16:51 编辑

D3-1路在何方   
  由于昨天营地低洼原因,看不到日出,在这里,吃完煎饼早餐,就可以享受啦。
   

  生活需要仪式感,于是盖队和老鲁拿出他们的神器:月亮椅!摆足了架势,修得小太阳只得一点点滴露出真颜。
   

  看完日出,9点开始了这一天的行程。还是爬升,依然是松林,然后过度到矮胖松,雪也更厚了。
   

  于是,原本极其顺利明显的上坡路,完全消失了,布条也忽隐忽现,感觉哪里都是路。真的是条条大路通罗马,道道都有收费站。
   

  于是,多次横切迷路,掉坑、扑街、挂枝,盖队说这里本是极为轻松顺利的,他们几口气就上来了,可我们,花了近两个小时!


D3-2山脊雪漠   
  山梁上就是不一样,光秃秃的多了,当然,风也大了,雪地吹出各种沙丘状,但表层异常坚硬,走上去嘎吱嘎吱响,不用点力,雪圈是不可能没入雪中的。
   

  将军庙11:53抵达,房子早已吹歪,倾斜近10度,要不是几根树干抵住,早就坍塌。
  盖队说,有人在这里扎过营,风绳硬是被磨断,可见,这里是极为招风。

   

  绕过山头前往莲花石,遇到了为止最厚的雪,基本齐腰,好吧,腿短表示很受伤。
  又是一条石海,可这里完全被雪覆盖,遇到坑登山杖是触不到抵的,连滚带爬,终于翻过。
   

  没想到后面地面的雪大,登山杖下去就到手柄了,又地面倾斜,一脚下去,经常性的滑移那么一小段,就像陷入了沙丘。
   

  横切。
  切过山头,一马平川。此时13:30,前面就是莲花石,歇下休整,20分钟后继续出发。


D3-3鳌太足迹  
  从莲花石开始,就是高山草甸了。地面偶现的非白色,只有草黄、灰石和干黑的杜鹃的枯枝枯叶枯花。     
  冷不丁就是齐膝的雪,所以有遇到这些,是非常幸运的事。
   

  爬完第一个大长坡,抵达万仙阵边缘已是15点左右。
  标志性的玛尼堆,堆满山顶大坪,天高云野阔。听说这里很多人迷路,非常邪乎啊!于是赶紧跑路。
   

  跌跌撞撞的前进,看到右前方一个超大玛尼堆,挂满彩条,走近,原来这里就是Y字分叉路口,鳌太线路的汇合点,看来还好,没迷路,只是走偏了。
   

  鳌太,户外中的传说,特别是像我这种,入门,又未进入大神基本级别的。
  在上午将要爬上山脊的时候,就老远见到了鳌山太白连线的雄伟。
  现在,我就站在了鳌太线路上,而且,也将要走一段鳌太线路!
   

  心情无比激动,眼睛瞭向无法企及的方向。咦,有脚印!绝对不是老鲁的,因为脚印已经积雪,且至少3+人脚印,而且是前往鳌山方向的,是反穿鳌太的足迹!咯噔一下!
   

  这两天来,一路上我们没看到一只人类脚印!还在疑惑,响当当的北太白,冬季竟然没人活动!北方人不喜爱徒步?还是线路不火?然而,这里没有了疑惑,只有敬畏!
   

  想起这两天来的雪地经历,又看看绵延不绝的雪际线,每年必出事故鳌太线,还要怎样?后面想着想着,发现我也竟然也要走一段鳌太线路,不觉又飘飘然来~
   

  然而,这一切,只是脑补。相比接下来的经历,这两天的行程,只不过是开胃菜。


D3-4飞奔的汉子  
  从踏雪开始,90+%的雪路都是老鲁在开。通过了莲花石,由于阳光明媚无遮挡,老鲁就开始放飞自我了,背影从清晰直到忽隐忽现的红点点。
   

  其步子又非常大,而我又经常拍照,所以跟上他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终于,在雷公庙和监控塔一半位置,一阵犯晕,只得休息,坐看云卷云舒。再见到他时,正在监控塔下等我们。

   

  走了一段下坡,横在眼前的是看不到顶的东跑马梁,用一望无际来形容好不夸张。大伙都在窝槽窝槽,要走夜路了,然而老鲁淡淡的说:来吧,干呗!说完又飞了。
   

  这真的是望山跑死马。一开始以为干就干,没想到爬完一个坪又是一个坪,想到鳌太九层石塔,不觉更生胆寒。
   

  由于老鲁一心征服山头,埋头偏离了轨迹。来到一会山窝窝处,大风不知道往哪里填了都少积雪,越走越深,正当在齐腰升的雪地里翻滚时,听到手台呼叫。然而刚回头两步又陷进去了,看着雪中翻滚的老鲁,好笑又好担心。
   

  等老鲁折返和后队跟上之际,出宫一趟。这两天来怕冷不敢外露,又跟着老鲁已经精疲力尽,趁机休息一下!哎,那滋味,只能用冰爽来形容了。


D3-5夜走跑马梁   
  站起来已经17:40了,远处落日已靠近山脊,晚霞洒满大地,交际处金黄一片。很久没有这么静下心来看一场自然之美了,这也是近几年见到最完整最壮阔的日落了。
   

  继续爬升,老远看着老鲁的红雨罩,我对盖队说:"他们在前面等我们呢,我们赶上"。那想到怎么也赶不上,以为太远,原来他们也在前进。
   

  眼看天黑,于是盖队拿起了手台:"喂喂,老鲁老鲁,天快黑了,咱们不要拉的太远了..."跟上他们,已在山顶,时间18:20。
   

  又走了一段,18点半,正式上灯。也许是老天开眼,盖队一直担心的,下午必起的白毛风,没有来,给了我们夜走西跑马梁勇气。幸运也一直跟着我们,晚上,也没有来。


D3-6营地到底有多远   
  到底是走夜路,雪地给了迷失方向更多的机会。经常性走错,左切右切,耗费了太多体力,还有两公里,我们都这样说。
   

  然而,事实给我们开启了玩笑,18:50开始翻越石山,后面大雪极深,又夜间,道路标识完全不清,轨迹方向抖动,完全迷失了方向,走几十米就看下轨迹,再调整方向。
  好吧,后面1公里,到底有点远,轨迹可不可靠,为什么还不到,方向对不对,都在嘀咕。
   

  好在20:00左右看到了路标,再五分钟后,看到了远处微弱的闪光,大家都欢呼起来,那里那里!精神也一下振奋起来,一鼓作气,20分钟后抵达大爷海客栈。
   

  客栈无人住宿,一闪一闪的灯光,原来是太阳能呼吸灯。真的要超级感谢这亮灯,给了我们方向,给了我们信心,给了我们勇气,给了我们动力!所以,看到街头迷茫的人,也主动给他们一点帮助吧,你的毫末之举也许就是别人的救命之稻草。
   

  以为外面扎营,发现一间客栈门未锁,不用说,是被人撬开的。里面铺满架子床,还有潮湿的被子,地上新鲜的痕迹和一盆的雪,肯定,是昨天鳌太那帮人化雪做饭留下的。


D3-7突发恶吐   
  晚上这两公里夜路,耗时费力太多。老鲁开路太久已经低血糖,蜜瓜一直高反头痛,盖队恶心胸闷,而我在排便后虽恢复了体力,但也有点乏力。
  所以,卸包后第一件事就是拿出反应堆,烤火,然后烧开水。老鲁带了姜茶,赶紧泡上。
  看着大家有心无力,又想着昨晚日记还没有完成,于是自告奋勇准备晚餐。
  然而,在喝了姜茶,吃过蜜瓜削的半个苹果的几分钟后,我说:我也不舒服了,就是胸闷想吐。越来越不舒服,大伙见我不对头,纷纷让我休息,他们上。
  可一会儿后,症状更加严重了。突然一阵恶心,赶紧往外跑,吐了,老鲁赶紧出来慰问。还好,我说。然而大家还是劝我休息,各种问询,好吧,由于恶心状态还没平静下来,也就先休息了。

   

  然而,躺下一会儿后,又开始了,感觉不对,再次跑出去,这下刚刚喝的吃的全吐了,连白天补的路餐也。。。
  这下大家都慌了。呃,好吧,由于平时这种事经历多了,在我看来完全没事儿,就是姜茶苹果的问题,现在吐完舒服多了,感觉没事了,该干嘛干嘛。
  可是大家还是特别担心,说是高反,非常严重,喝热水、喂药、羽绒服、热水瓶等,全部递过来。
  由于佛系态度,又一直以来给人"太客气""麻烦大家了"的感觉,弄得老鲁和盖队有点生气了,好吧,只得一一接受。
  当然,他们不是真的生气,是真的关心,我们是一个团队,要敞开谈放心讲。事后想想,我确实太放不开了,对待问题的态度也不端正,在此,要说声抱歉,也要说声谢谢:谢谢你们,谢谢你们的的照顾!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4-3 16:5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糖梨 于 2020-4-3 17:02 编辑

D4-1特殊早餐   
  睡梦中醒来,是清香的菜籽油,老鲁带的。看了下手机,真早呀,6点多。
   

  看到我冒头,立马传来老鲁和盖队的声音:"糖梨,咋样"。"好啦没事啦",确实没事了,跟平日没啥区别。听到我回答后,他们对话:"咦,声音有劲了","确实好很多了"。又听到他们说:"快起来吃饭"。肚子咕咚了一下,起床!
  拿起鞋子,咦,怎么干啦?一问才得知,原来是昨晚老鲁和蜜瓜,为了帮我烤鞋子,直到12点多!难怪深夜有人问我身体怎么样了。老鲁开玩笑地说,"你要还我双手"!说完伸出十指,几乎每个指头都是黑乎乎的。好吧,是我的锅,是我涂了劣质鞋油的缘故。。。
   

  户外,真的需要一个好的队友,而我,很幸运,他们全是可靠、值得交往、有爱心的小伙伴。


D4-2传说中的白毛风   
  早餐期间,外面一会儿狂风大作,一会又风平浪静。盖队说,大爷海经常挂回旋风,就是在那里打转转,非常可怕。
   

  于是外面转一圈,冷的哆嗦,海子上空,白雾以米每秒的速度移动。我暗自侥幸,一开始责备那些随便敲人房锁的小心思,不见了踪影。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既得利益者的上帝视角吧。
   

  信心满满09:10合影出发,目标5点赶到铁甲树。然而,没走百米远,现实就给了我们当头一棒。
  白毛风!对,传说中的白毛风来啦!由于客栈的特殊位置,不是特别敏感,没想到刚到垭口下,墨镜已经模糊,眼镜结了白霜,赶紧扒下。

   

  继续前进!上垭口坡上昨晚的脚印早已没有踪迹,一脚下去雪滑动一大块。插稳手杖!踩稳!都在吼,风太大,只有吼了。二十多斤的背包,感觉已经在飘了,好几次,差点被带走。
   

  登上垭口,第一次,感受到这么大的风。墨镜开着爬坡就摘了,现在腿上、身上、头上、包上,连睫毛都是白毛、雪粒、冰晶。
  前队停下来了,这时老鲁赶紧说,快围过来!还不到10秒,我就感觉到腿部温度的流动,越来越冷,腰部,有冰渣子在钻。于是赶紧说,咱们不要站在风口!吼了几声。然而,呼啦啦的风,哗哗的防风罩,早已淹没了我的声音。
   

  盖队往回走了,是下撤,走了一截,说我们等风停吧,太危险。然而,我当时想到的是,不能撤,我只请了两天假,回不去咋办?所以坚持要走。现在想想,真是傻叉,命才重要啊!
  最后,还是决定继续前进。折返,回到垭口,我说我开路吧!一是怕腿迅速失温,二是怕回撤,好吧,又犯二了,使劲往上冲。
  白毛风还是使劲的刮,终于,爬山了分叉口的山顶,下面就是二爷海。这里,竟然风平浪静,貌似经历一场劫乱的我们,站立休整。
   

  老鲁的夹片墨镜,被风吹丢了,眼镜早已泛白,于是拿下来用手擦了又擦,可还是模糊。没办法,他要用舌头舔,我赶紧制止,会站舌头的!哈哈,都哈哈笑了。
  我伸向口袋拿出手机,怎么也不亮,一看,冻关机了!我嘞个去!这可咋办,拍照狂的我,非常郁闷,赶紧拿出顶包里的备用手机,也关机!差点就骂出来了,盖队拿出手机,说给我拍照,心情才平复。
   

  然而,当我说,我侧过身要排到我骚红的雨罩时,才发现早已不见了踪迹,好吧,都瑟瑟的笑了。拍完照,我兴奋的说,这下可以在朋友圈装逼了,这照,了得!蜜瓜冷不丁的说了一句,先回去了再说。弄得大家又哈哈滴笑了,真冷。
   

  盖队擦了擦霜白的温度计,只有零下12°了,刚刚下面一会儿,是零下15°!这是我们知道的最低温度!
  这段路,也就500m吧,然而我们花了近50分钟。前两天,天高云阔,暖阳刺眼,昨晚还在遗憾一直没有遇到白毛风,并觉得跑马梁也就这样soeasy的时候,今天给我们上了生动的一课,敬畏自然呐!
   

  此役,见识了白毛风的可怕,而绵延不绝的鳌太山脊,我早已没有任何跃跃欲试的心愿了。人活着,就是最好的挑战。


D4-3几位大爷   
  吹过了最猛烈的风,以为南面山坡将是畅通坦途,没想到雪雾未减,可能还连北坡的雪都吹翻过来了,这边更厚更软,全部齐腰。
   

  二爷海100不到的下坡,连滚带爬花了20多分钟。前往三爷海路段亦是轮着掉入雪坑,脚印时有时无,还多次迷失方向。
  三爷海往下,竟然出现了一段土路,没高兴几步,路面已经成了乱石和冰面的天下。走完这段,前面一片茫然白雾,以为走到了悬崖,正准备往后喊话,盖队说,前面应该是玉皇池了。
   

  谢天谢地,终于要见到最后一位海子了。说是见到,其实毛边都没看到。
  大爷海勉强看到全貌;二爷海冰上踩了几脚,想拍个游客照的,这里勉强遂愿;三爷海雾太大,方位都没搞清楚;玉皇池听说很大,但也只边上走一段,不知真假。
   

  还有拔仙台,原计划携包看日出,可以提前西安逛夜市的,也留下遗憾。总之,其他游记里那些恢弘大气的海子照,一张也没有。
  这段路程,由于没法拍照,未记录当时情景,很多当时细节都全部忘却,只记得这里摔过,那里也滚过,具体位置,具体时间,都不记得了,原本列的两个日记标题,也只剩这一个。
   

  也许,真如我们自己几个说的那样,留些念想,下次再来。


D4-4看见希望   
  当手机再次开机,是12点左右,玉皇庙,盖队的暖宝宝,一会儿后开机成功。
   

  真的神器,身上最里层捂了一个多小时,硬是没捂热。打开轨迹记录,还是被拉直了,郁闷。
  继续下山,一路下坡,药王殿13:34抵达,这里也有语音播放佛法,上一座庙宇是灵官庙。然后稍下坡一段后,一直缓慢上坡至南天门,14:43。
   

  这段路路迹明显,还有鳌太那帮人的上山脚印,不像前两天,上坡路迹全无,甚是好走。
  这段路程树木从单一的杜鹃松树,开始茂密丰富,树上的雪花,也从毛茸茸到裹树枝的状态发生变化。
   

  将到南天门,听说前面有房子了,知道有信号了,马上飞奔。
  客栈无人,也有被撬开的空房子,进去放包休整。然而房间里面没信号,绕到外面,来了,打开网络,报平安,发朋友圈。
   

  盖队则先联系了司机小哥,准备接我们,然后帮我们过滤保温杯里的开水,因为大爷海的雪水有各种杂质!还超级难喝,味道比上海的自来水都大。
   

  从玉皇池到这里,两个多小时,雪天,还是比较快的,又有了网络,都开始欣喜起来,于是我们预估5点半到6点,就可以上车,到西安9点,洗漱完10点,夜市,希望就在眼前!


D4-5逃出生天  
  信心满满14:57出发,飞奔。然而,海拔低了,路况也就不一样了。
   

  路面开始少雪,只要人踩过的地方,必结冰,原积雪少的,或低洼处,也都是冰!这个冰,鞋子是不能碰的,包你滑出不一样的姿势。

   

  还有石海前一段,回心石山凹那一段,由于海拔下降快,坑坑洼洼石头路台阶高,膝盖那个酸爽,后面是越走越慢。

   

  最终老君殿15:57抵达,景区17:27抵达。以为进入景区,出去就分分钟的事了,看到冰封的瀑布、河流,都慢下来,拍照凹造型。
   

  天色真的是说暗就暗,远看路越走越远,就5公里呀,怎么还不到。没办法18:20还是上灯,盖队开路,急行军,一阵猛走。
   

  半小时后,终于抵达终点,铁甲树标识。
   

  而司机小哥,就在100m不远的地方。
发表于 2020-4-3 17:06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糖梨 于 2020-4-3 17:09 编辑

西安后事  
  回西安的路上,周至县老点记吃面。
  也许是刚好9点了将要下班,店员各种不愿意:汤面弄成了干面;让酱料单独放的一起放了;让拿个汤勺给了饭勺;饭勺上还有菜粒;店员说饭我刚擦了的呀;换回的汤勺各种变形。
   

  西安住宿钟楼附近,洗漱后已近零点。回民街摊点陆续打烊。八宝玫瑰镜花糕、新疆红柳牛肉、牛奶鸡蛋醪糟、甑糕。都是美味,只是醪糟一点也不正宗,怀念正宁路的味道。
   

  第二天早上随老鲁打卡《美食中国》美食:小贾麻花油茶、老贾家肉丸糊辣汤、老李家杂肝汤,还有和来时火车上朋友推荐的美食:依兰香牛羊肉水盆。
   

  然后自己没忍住还吃了牛丸和油糕,然后,被叫吃了五顿早餐的人~


行程总结   
  这次太白南南,缘起于12月19日,出发于12于27日,开始于12月28日16:27,结束于12月31日18:50。徒步数据取其他队友综合征:累计39+km,耗时23+h,爬升2.5+km。
   

  第一晚太白庙扎营18:05-10:30,第二晚老庙子扎营16:55-08:53,第三日大爷海客栈未搭帐但还是用睡袋20:20-09:13,和计划行程基本一致。


账单明细   
  大交通自费:去Z216硬卧321.5,回Z94硬卧321.5,其他费用全部AA。
  西安至都督门1000,铁甲树至线西安800。
  基础食材300。
  去周至县午餐70,牛羊肉70,猪肉12,气罐6个120。
  回周至县晚餐70。
  西安打车60,早餐油茶16、糊辣汤12、羊杂汤80,午餐水盆175。
  累计2787人均696。
  西安住宿332人均83。
  个人的话,火车上一早一晚,还有回民街觅食消费。
  全程共计5+天,吃好喝好玩好,性价比还是非常高滴!


后遗症  
  坐在车上,除了晕车就是汗臭,当然,几天没洗澡嘛,嘿嘿,其他的都还好,不酸不痛。
  第二天西安赶火车时,背着包竟然肩疼,劳累过重的那种。不一会儿,爬台阶大腿有点僵硬,下台阶膝盖也有点麻酥酥的了,我说嘿,奇了怪了,昨天好好的,一进城就。。。
  回来后,全部ok,只是嗜睡,明显感觉睡得沉睡不足。
  昨天写游记,去群里问了问,大家有什么后遗症。蜜瓜说鼻子脱皮了,额,好吧,都怪他之前保养的太好了吧,大家都只晒黑。老鲁说一切ok没反应,恩,大神就是大神啊!盖队则还没有回复~

发表于 2020-4-3 17:09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糖梨 于 2020-4-3 17:10 编辑

写在最后谈谈个人感想   
  太白南南,真没想到,我也可以经历这么惊险刺激的一段旅程,从轻松腐败,到有惊无险的四天。
  以前听说过南武功北太白的名号,其实真的也就是这几个字而已,也没有仔细去搜、去看。直到看到老鲁的朋友圈。
  当时也只是以为七尖、千八、十连坑级别,也没想到和鳌太挂钩,甚至当晚去搜了下,还问了老鲁这个太白是不是太白山的太白,是不是太白南北穿越,搜太白时候时不时有鳌太的信息,奇怪,不懂,都不懂。
  后面由于网上搜的帖子,基本都是春夏秋三季的,行程35-45km之间,看图片,看文字,感觉路还好走,没问题的,easy,我可以hold住,我在群里信心满满说。

   

  盖队说看看计划文档里面的帖子,我当时也以为和网上看的差不多,没主意,直到去虹桥面聊的地铁上,我一身鸡皮疙瘩。特别是看到行者无疆鳌太穿越,重合路段的部分,更加怀疑自己,是不是可以走下来,我行不行,是有想打退堂鼓的。
  后面老鲁表述了线路的安排,盖队的太白经历,行程的步调,参与人员,还有我的能力等等,才放下心来,那就干吧!于是在他们的指导下,各种升级装备,或是给我提供装备,终于勉强准备妥当。
  然而,还是有很多没做到位,比如保温,睡袋问题致脚冷,鞋子进水,手机关机,忘带东西等,小问题多多。不过幸好,有各位大神庇佑,都得以度过难关。

   

  整个行程,貌似就我做的功劳最少了。我能背,所以背的东西可能多一点点,但是真的感觉不多,也不重。公共物资准备没问询过,做饭只打过水、切过豆干,开路也不多,倒是吃的最多,还在大爷海客栈身体不适,让大家担心。
  行程中,大家都说我太客气、太见外、太老实,好吧,其实我真的不觉得。额,这个问题,其实很多朋友也向我反应过,我有点排斥他人、拒绝他人、放不开,可能真的是这样的,这个我一定会改的,真正的融入关系中。
   

  这条线路,或说此次行程,真的满足了我的想象,我的期待。虚荣心作祟,看到帖子中这么波澜壮阔的景色,我也想去看一看;满身白毛雪的酷照我也想来一张,晒到朋友圈装个B,获赞无数。
  但其实在真正的行进中,完全就不是这一个感觉了。只知道:我去,前面的走这么远了,赶快跟上;我去,好开阔啊!我去,雪好厚啊!我去,好刺眼啊!我去,这个坡怎么这么长啊!我去,风好大啊!啊啊啊,好累,好饿,好冷,时间好长。。。。。
  有趣的是,当你经历这些后,这些所有的苦和累,都忘记了,都好像没有经历过一样。所以,我喜欢拍照,在照片上留下时间留下位置,回来后整理照片,才发觉,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这样,这样。。。。。
   

  关于这条线路,总体下来,其实是不累的,如果三天的话,也是也是ok的,当然,是在做好防雪防冻,且排除白毛风的前提下。
  我们也真的走运,前两天风和日丽、日照千里。雪地行走、一望无际的草甸、白雪皑皑的鳌太山脊、玛尼堆林立的万仙阵、爬不到顶的东跑马梁,还有极寒极速极迷糊的白毛风,我们都看到了、走过了,体验到了,真的幸运。
  这条线路,我还是想夏季再来一次的,冬季?隔一段时间吧。鳌太,冬季拜拜,夏季是有可能的。
  还有,关于"南武功北太白"名号,我觉得武功山还是略逊一筹。现在武功山,太成熟了,真的就像赶集市,只有你有体力,你就可以上。太白景色变化不一,各种路段也都有,只可惜,华东没有这样的线路。
   

  最后,还是要感谢我们一路走过来的小伙伴:盖队,老鲁和蜜瓜,你们对我真的是够好够意思的,提供装备、给予帮助、详细指导等,使我受益匪浅,谢谢你们!下次,咱们还要走!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4-3 17:10 显示全部帖子
必须顶帖支持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4-3 17:10 显示全部帖子
感谢楼主精彩分享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4-3 17:18 显示全部帖子
糖梨 发表于 2020-4-3 13:32 [  首先,恭喜自己,平安出山!  其次,感谢 ...

顶帖支持
1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