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0590

主题

运城

无题——2020单人混沟速穿纪实

查看:2743 | 回复:32
发表于 2020-5-13 11:00 显示全部帖子

                                                                                                   

      前言:总有一些事情,会时常萦绕在你的心间,并最终指引你的身体毅然前行。之于我,鳌太如是,混沟亦如是,那连绵不断,未曾踏足过的荒野更是。2019年9月,与8569完成混沟绕行之后,心中便萌生直取混沟的想法,并为此查阅了所有混沟攻略,研究了无数次周边卫星地图、等高线地图,做了大量评估之后,决定2019年11月底正式执行,无奈此次行动因为两次意外落水,气温骤降,跟腱拉伤,宣告失败,再次从南天门下转林沟铩羽而归。随后膝盖遭遇伤病,又恰逢疫情影响,只得蛰伏家中反复钻研地图,攻略。终于,2020年5月2日,经过一个多月的体能恢复,混沟之旅再次成行。

      正文:2020年5月2日,垣曲跑团的哥哥姐姐将我送上前往历山的班车,在一众祝福之下,此次穿越正式拉开帷幕。由于早上吃的过多,连续不断的盘山公路,直接把一个不晕车的我摇到腹中翻滚,太阳穴止不住的酸疼,我用力的按住太阳穴,大口的灌着矿泉水,半个小时后,情况终于有所好转。一路走走停停,兜兜转转之后,11:00左右,司机在距离景区直线距离1公里的地方,将我放下,我不得不提前踏入山林,我沿着景区左侧的小山脊,不断的观察前行,尽量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11:50安全抵达马场。

入山伊始

马场风光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 紫云子 总有一些事情,会时常萦绕在你的心间,并最终指引你的身体毅然前行。 2020-5-14 12:00
发表于 2020-5-13 11:00 显示全部帖子
随后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偶遇两位太原驴友,交谈中得知是早上9点,在跟我差不多一样的登山口附近进山,由于不不熟悉地形,不断的绕山,直到现在才到达此处,决定轻装上舜王坪,然后沿游客道路下山,山中遇到人实属不易,我十分希望能够一起前行,并且承诺16:00之前抵达舜王坪,无奈其中的一位长者此时体能略显不足,大腿已经出现抽筋现象,二人当即选择下撤,我嘱咐了他们下山路线之后,再次踏上一个人的路途。

途中小瀑布

      

发表于 2020-5-13 11:00 显示全部帖子
中午12:35,虽然并不是很饿,还是选择在溪水旁略作补给。五月的历山,各种飘絮不断,导致沿途水源均被不同程度覆盖,属实糟心,饭后略作休整,立即出发,虽然已是第三次踏足此条线路,但是历山复杂的地形,以及经历过秋冬大量枯叶再次覆盖之后,使我在路线的选择上依旧困难重重,不得不频繁的查看轨迹,以确保不会偏离既定线路。计划中我应该于14:00左右达到一处相对理想的水源,但是到达之后发现,溪水早已断流,仅剩下一小潭枯叶、飘絮覆盖的死水,根本无法直接补给,无奈之下,我只能取出应急储备(一瓶脉动),根据目前沿途水源情况分析,让我对下午宿营地的选择忧心忡忡,传统营地无法使用,只能进入水源相对稳定的沟内扎营,前提是没有断流,若是没有水源,我只能放弃进入混沟,在三个小时没有任何饮用水的情况下,选择返回舜王坪,或者速穿进入平顶洼,分析之后,阔步向前,15:30抵达观景平台,这里可以直接看到景区的人影攒动,我大声的呼喊试图寻求呼应,但是并没有什么反应。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5-13 11:00 显示全部帖子
短暂休整之后,继续奔向宿营地,18:00终于顺利抵达营地,溪水如预期中般小,好在终是有水,距离太阳落山还有一个半小时,我悠然的搭建起帐篷,打水,洗脚,然后换上羽绒服坐在帐篷边,一边烧水,一边看着夕阳西下,偌大的山野中除了虫鸣鸟叫,便再无其他声音,我就这样静静的发着呆,感受着时间一点点流逝,我喜欢这样的感觉,可以让我忘了所有烦心的事,可以让我真正感受“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宁静。简单的晚餐之后,随手拍一拍夜幕下的山野,便进入账内,对明天线路再次进行绘制,确定,之后便再无任何事情,20:10关灯,开始酝酿周公之约。晚安,大山。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5-13 11:00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0-5-13 11:00 显示全部帖子
5月3日05:20,睁开惺忪的睡眼,拿出手机确定时间,准备起床,昨天夜里睡得倒还可以,除了有只动物在帐篷边徘徊半小时,其他一切正常。迅速的吃完早餐,打包好垃圾,收拾好背囊,07:00左右准时拔营,为了防止出现上次跟腱拉伤的情况,这次出发后走的一直小心翼翼,爬升的过程中多数采用螃蟹式步伐,尽量减小跟腱的拉伸程度,08:00左右,在第二个爬升的过程中,我看到前面的路迹上有新鲜的人类脚印,循着脚印,我终于看到前面50米处有一位药农大叔,大叔也发现了我,并且停下来等我,山野之中能遇到他人着实不易,我兴奋的和大叔闲聊起来,得知他是翼城兜垛村人,早上06:00进山采药,并且对于进入混沟的路线也是相当熟悉,在请教一番之后,我极力邀请大叔同行一段,但是大叔说他就在此处附近采药,不再前行,我想给大叔留下点吃的,但是大叔谢过我的好意之后,还是拒绝了。

      

发表于 2020-5-13 11:00 显示全部帖子
同行20分钟,我再次沦为孤家寡人,稍微错路一段之后,09:00到达一处平整的山脊,在灌完水之后,储水瓶盖子错丝没有拧好,导致700毫升水洒了个干干净净,当时真的很想抽自己两大大嘴巴子,前途水源未卜,靠着仅剩的500毫升水,我真的很难走远。按照大叔的描述我应当选择向左前进,完成一次下降、爬升后,尽量走山脊,我按照大叔的吩咐前行一段之后,发现偏混沟方向过于严重,不得不改变前进路线,选择难度更大,但是我相对更有把握的沟内线路,事实证明这次选择喜忧参半,喜在于沟中发现优质水源,不再为水源担心,忧在急剧的下降导致在滑落途中登山杖两次断裂,并最终完全丢失,在向1940峰顶爬升的过程中遇到两处宽度一米五的断崖,第一处于旁边借助树根攀爬上去,第二处为最后的登顶,直接手脚并用,艰难完成,登顶的那一刻,看着手中的GPS等高线地图,内心激动不已。

登顶处悬崖

折断的登山杖

救命的小瀑布

发表于 2020-5-13 11:00 显示全部帖子

血洒山川

硬核防蚊虫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5-13 11:00 显示全部帖子
略作休整制后,开始连续500米的海拔下降,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但是现在对于我来说都难,上山费力,下山费膝盖,费脚踝,并且其中有大约200米的碎石路段,脚下基本无法完全抓地,我也正是在此处被巨石砸伤小腿和脚踝,好在没有结构损伤,休息之后并不耽误继续前行,在下降到海拔1800左右的地方,突然发现一处天然冰窖,洞口十分有限,我奋力的想钻进洞内,但是仅仅进去一个脑袋,便再也无法更进一步,细细的享受了一番“空调”之后,篡着冰块探出身来,此刻洞内的零下与洞外的36度高温简直判若阴阳。

天然冰窖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5-13 11:00 显示全部帖子
  冰窖的发现使我精神为之一振,脚下欢快了许多,但是仅仅30分钟后,我的笑容就凝固了,树枝无情的将我的眼镜甩飞,任由我如何寻找终是无果,带着几分沮丧我继续上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此刻形容我可能真的再贴切不过,将近四十分钟后,我遇到了一个将近十米的小瀑布,两侧均为断崖,无法绕行,看着仅剩的一公里进沟路,真是欲哭无泪,现在摆在眼前两条路,要么从左侧山上绕,要么右侧山上绕,查看了两侧山体海拔之后,我选择了海拔稍低的左侧,在登顶绕行的过程中我曾数次想要直接下切,均被眼前的断崖无情驳回,几次之后彻底放弃提前下切,直至登顶,查看地形之后发现一条下山路线,疑似有人以前走过,于是便不假思索的循迹下降至沟底,并成功发现大型水源,在对比过地形图之后,此处距离混沟已经不远,根据我的判断,此处水源最终是要汇入混沟的,只要沿着水流走,我一定能进入混沟,分析过后,索性收起地图,沿着水流全力前进,事实印证了我的判断,16:00看着眼前的防火旗帜,我知道我到达了混沟沟底营地。

沟底的防火旗帜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