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8938

主题

珠穆朗玛峰

绿靴子,珠峰北坡的「人体路标」

查看:17817 | 回复:2
发表于 2020-5-15 09:26 显示全部帖子

在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的攀登路线上,有这样一个奇特的路标:

一个登山者侧躺在一块岩石之下,好像在打盹。他红色的抓绒衣领被拽起,蒙着脸。他的双手交叉在胸前,紧抱着自己的躯干。他的双腿从这块石头下自然地伸出来,每一个路过他的人都要抬腿迈过那一双荧光绿色的登山靴


他的名字叫做增旺·巴尔多(Tsewang Paljor),但是登山者们只知道他的「昵称」:绿靴子。20余年来,他的**就这样躺在距离珠峰逢顶不远处,每一个北坡登山者的必经之路上,成为了珠峰上最容易识别的「人造路标」之一。


在攀登珠峰之路上,许多人都丢失了自己的性命,像巴尔多一样,很多人的生命都留在了这座山上。但「绿靴子」,无疑是最出名的一个。

80%的珠峰北坡攀登者会在绿靴子所在的石洞内休息。

巴尔多丧命于那场著名的1996山难,那一次山难也被户外作者Jon Krakauer记录在案,成为纽约时报的畅销书「走进空气稀薄地带」


1968年4月10日,巴尔多出生于印度北部边境的拉达克市的萨克提小镇。这一座城市生于喜马拉雅山脉之下,海拔高达3800米。这座城市拥有者得天独厚的登山环境,然而它却根本不像一些世界登山热点一样孕育众多登山家。与阿尔卑斯山脉和尼泊尔珠穆朗玛峰区域比起来,这里的村民们更忙于生存,而不是遥远的攀登。

前往萨克提小镇

在1996年,印度决定挑选一队精英运动员,想要组建首只从珠穆朗玛峰北坡(西藏一侧)登顶的印度团队时,巴尔多这个年仅28岁的普通的印度边境警察被选中了。

虽然巴尔多的登山经验十分丰富,但当他的母亲得知自己的孩子将前去挑战世界最高峰的时候,巴尔多并没有听从。攀登珠峰,意味着荣誉,意味着为家庭带来收入。

中国登山协会颁发给巴尔多母亲的登顶证明书

年轻的巴尔多经验充分,身体强壮,他对于自己的西藏之行信心满满。然而珠穆朗玛这座「圣母」峰有无数可以让最有准备的人丧命的方式:跌落悬崖,雪崩来袭,寒冷侵体,等等。人体里的各种机能也常常因高海拔而受到损伤—心律不齐,心脏病,中风,哮喘,等疾病的患病率提高。高原反应所带来的肺积水以及脑积水也可以是致命的


不同人所面对的风险也是不同的。根据统计1921年到2006间珠峰上的212个丧命事故中,夏尔巴人大部分在相对低海拔区域遇难--这是逐年变化且难以预测的昆布冰川所带来的危险。夏尔巴人每年作为先行者要在房子一样大的冰块和隐藏的冰裂缝中穿行,探路。它的危险是不言而喻的。一旦过了昆布冰川,更高海拔的事故中,遇难者常常是商业队付费队员和西方高山领队。在8000米海拔以上的「死亡区域」,50%以上的事故发生在登顶后下撤阶段。

对于南坡登山者,尤其是夏尔巴来说

距离大本营不远的昆布冰川才是最危险的地方

在2012年的一次登山事故中,一天内有5人遇难,这些人几乎全部是拒绝放弃的「客人」。夏尔巴向导通常会分析状况,并和客人说「你爬的太慢了,如果我们不下撤,你不会活着下来。」但是许多人把成功登顶看得太重要,并因此丢了性命。


这座山不会杀人,人自己才是罪魁祸首。


出众的能力与无二的热情让巴尔多在团队中脱颖而出。他被选为先遣队的一员,与其他三名队员最先发起对珠峰北坡的「总攻」。

然而这一次攀登却被一个又一个细微的错误所侵蚀着。


5月10日早,登山队员们本应在凌晨3:30出发,然而飓风来袭,所有队员都在帐篷里睡过了头。几人8:00才从4号营地出发。知道自己没法按时下撤的队员们随后决定在山上铺设绳索,以准备在暮色下下撤。


14:30,队员们距离峰顶越来越近,然而大风又一次来袭。副队长西格的原定14:30-15:00之间为折返下撤时刻,然而队内的其余三人却遥遥领先于他。当副队长告知他们已经到下撤时间是,没有人看到他所发出的信号(也许其他人都忽略了他的建议)。此时已被冻伤的西格决定独自返回4号营地---他也是这次探险的唯一幸存者。

西格副队长

15:00,西格的对讲机里终于传来队员的消息:「我们还有不到一小时就可以登顶了。」西格随即警告他们「天气非常差,不要过度自信,快点下撤!太阳快要落山了。」

巴尔多的声音从对讲机另一侧传来「队长,请允许我们继续!」


17:35,对讲机再次响起,巴尔多三人向副队长宣布,他们成功登顶了珠穆朗玛峰。


太阳即将落到地平线的另一侧。


大本营的庆祝没有持续多久,三名队员的声音再次从对讲机另一侧响起--坏天气如同爆炸的高压锅一般瞬间散开,1996年那场臭名昭著的暴风雪,终于来到珠峰峰顶。整座山被四处撞击的风与雪笼罩,山上的能见度不足一米。

1996年的珠峰山难被多人记载,也多次被翻拍为电影

20:00,西格找到了同在4号营地的日本登山队,来自日本的两名队员原计划当晚开始冲顶。日本登山队长认真的承诺西格,假如他们在路上碰见印度队员,一定会帮助他们下撤。

第二天上午,日本的两名队员与三名夏尔巴在路上发现了全部三名印度队员,但他们并没有对巴尔多等人实施帮助。


西格是绝望的。


日本队员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中抨击了西格的说法。他们声称自己在路上遇到许多登山者,但是没有任何人需要额外的帮助「在8000米以上,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能依靠别人,这是常识。」


然而国际登山协会所宣扬的信条,则是「帮助他人,永远比攀登更重要,山永远在那里,然而生命一去则不复返。」

珠穆朗玛峰4号营地以上,是海拔8000米的「死亡区域」

在这里,平常的道德准则难以被强加于登山者身上

然而珠穆朗玛不一样。


8000米以上的道德准则同平地上大有不同。在「死亡地带」人的大脑运转与平常不同,判断与意识都是模糊的,有人形容那时的感觉是「好像喝酒喝得很醉,然而并没那么有趣。」许多到达这个海拔的人,所面对的也是一生一次的难得成就,再加上救助他人所为自己带来的风险,登山者的决定难免会变得更自私


在这里,每个人都神志不清,头痛脑胀,疲惫脱水,每个人都只能为自己负责

能带回家的,只有这样一枚奖章

就这样,「绿靴子」的**被永远留在珠峰之上—在如此危险的地方搬运如此沉重的「货物」,对任何人来说都是致命的危险。


当珠峰夺走一个人的生命,它不会归还你的躯干。巴尔多成了「绿靴子」,成为了每年春季登山者追求属于自己的荣耀的必经路标,他成为了珠穆朗玛峰的一部分。


-END-

发表于 2020-5-16 00:06 显示全部帖子
不知怎么说好。就算不能搬运下山,每个经过的人放一块小石子把他掩埋也好吧。
1人点评 收起
  • 币多疯 8K之上,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需要付出全身的力气和毅力。不象在空调房敲击键盘这么轻松。 2020-5-18 08:35
发表于 2020-5-18 08:35 显示全部帖子
lhaifu 发表于 2020-5-16 00:06 不知怎么说好。就算不能搬运下山,每个经过的人放一块小石子把他掩埋也好吧。 ...

8K之上,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需要付出全身的力气和毅力。不象在空调房敲击键盘这么轻松。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