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492

主题

德国

青春寄来一封信(贰):我回德国参加一场婚礼

查看:1885 | 回复:48
发表于 2020-5-15 12:00 显示全部帖子
【午夜飞来的婚礼邀请函】
某个开完工作电话会议的深夜,窗外的天色黑得像一块遮住了人间的幕布。我站在窗帘前,像一只想把自己藏起来的猫。目光看得很远,想看到一些闪亮的星星。可一如既往, 上海 的黑夜很难找寻星空,哪怕一丝微光,伴随着我们的永远是朦胧的月色与无边无际的黑。


关机前,私人邮箱跳出来一份新邮件提醒:“Wedding Invitation”! 一封来自 德国 的邮件,发件人是我 德国 最好的女性朋友——Kat。

“亲爱的Yoki,我希望你一切都好。自从我换了新手机后,很难在 德国 登录微信,也没能像以前那样和你即时聊天了。我可爱的女儿Kara五个月了,我每天需要花很久照顾这个小家伙。去年十月我登记结婚后,这一年来都在照顾新生儿与筹备正式婚礼。我真诚的邀请你来参加我与Carl的婚礼,在同一天,我们也会为女儿进行命名仪式。

我知道现在通知你是有些仓促了,何况你离开我们那么得远。抱歉我们才决定好婚礼的时间与地点。我会非常开心——在那个重要的时刻你能在。若你无法在短时间内安排来 德国 的行程,我也能理解。”


这份邮件像深夜暖暖的浓汤,让我高兴的发抖。新郎与新娘都是我的多年挚友。十几年前我们结下 友谊 ,八年前我看着他们恋爱。

回忆回到两年前的盛夏,Kat与她的男友Carl是一对关系稳定的恋人,女生小小的烦恼是男方迟迟不肯走入婚姻殿堂。这在 德国 很常见,越来越多的 德国 人将婚姻看待得神圣且遥远,不愿轻易触碰。那年我与先生回 德国 度假,坐着好友们的车,畅游 巴伐利亚巴登 符登两个大洲。我们四人坐在Immenstaad的湖边看对岸的雪山,在Hagnau小镇与一群当地骑行车挤在长凳上吃 德国 最红的冰淇淋。在博登湖中的鲜花岛与彩蝶共舞,日子美的像梦一般不愿醒来。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 心之兰
发表于 2020-5-15 12:00 显示全部帖子


德国 新天鹅堡山下的花 田中 ,刺眼的阳光化为一丝一缕的银线从树叶中渗向人们, 我一直有个小秘密,就是此行要带给 德国 好友一个惊喜。当年他们是看了一张明星婚纱照才对新天鹅堡感兴趣。我想去找寻那个角度,为他们拍摄情侣照。

没想到,为了给朋友一个惊喜的心情被老天感应到了。它奖励了我一场小教堂婚礼的观礼。我们的车子刚刚抵达施万教堂,就遇到了一场新人的婚礼。最让我惊喜的是我亲眼看到了 巴伐利亚 传统号角的吹奏方式。我拉着好友来到教堂边的花田,也不管光线是否适合拍照,两人穿着简单的旅行便服。他们眼中的期待与幸福神色是享受的态度。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5-15 12:01 显示全部帖子
“两人面对面坐下,靠近点!”
“亲一下亲一下!不用看我,看对方!”

我介有其事的像个婚纱摄影师一般的指挥他们,气氛温馨美好,此刻我庆幸能带给他们这样的一份回忆。忽然,我看到两人窃窃私语,接着Kat哭了。我赶紧跑过去,询问她为何哭泣。Carl温柔的帮她擦眼泪,两人只是脸红却不言语。

我们结束了拍摄。花丛中的秘密,成了我们心照不宣的事情。


原来,我参与了一场浪漫的求婚。我拉着她的手说,有什么好消息一定要和我说,我 会安 排时间飞过来。

2019年的秋天,我改签了机票,更改了国庆的行程,我会飞行8700公里回 德国 去实现我要参加婚礼的诺言。稳固的友情与见证爱情,是人到中年的我,生活中的童话。





回德国参加我最好朋友的婚礼Vlog



发表于 2020-5-15 12:01 显示全部帖子
【台风天赶赴婚礼的疯狂】
2019年10月1号 大雨台风

今天是我启程的日子。中午接到电话,由于 上海 台风影响, 上海成都 的航班取消。这意味着 成都德国 的下一班航班我没法赶上,航空公司改签的最早日期是10月5号。这又意味着我将要失约 德国 最好朋友的婚礼。我好说歹说终于得到从 南京 起飞的机会。赶到火车站时被告知所有去 南京 方向的火车连站票都全部售罄。我近乎绝望地看着火车站川流不息的人群,不死心地最后博了一把——包车从 上海南京 。去 南京 的高速公路上,晚霞浓烈得耀眼,就像我骨子里一定要做成某件事情的疯狂,当拿到 成都德国 的登机牌时,心中的大石终于落地,脸上也有了轻松的颜色。


提着重重的行李走下城市大巴, 德国 十月里微凉又干净的空气那么熟悉。酸菜肉肠的香气,许久没说的生活德语像珍藏在发灰盒子里的旧物。盒子的匣门一下子被开启了。忽然更改的计划外行程与克服天气带来的困难耗费了我们近三十个小时去赶路。这让家人惊呼:“原来你这么疯!”


我想,我愿意这么去做,珍视多年友情与守诺只是一部分因素。还有个原因是:时光里还20岁的我,坐在这里等我。那些在 德国 读书的日子里,她是那么稚嫩。她有迷茫,有眼泪,却也有无尽的梦想与对生活用不光的热情。在时光的迷雾中,她的脸渐渐得看不清了,但我知道,她让多年后的我去追她一次。哪怕一次。



发表于 2020-5-15 12:01 显示全部帖子
【秋日的德国乡村 温馨的家宴】
婚礼前一天,小雨

纽伦堡 启程,经过两次转车我终于抵达了位于 德国 海德海姆附近的小镇Herbrechtingen。两位好友两年前在此买了房,登记结婚并生了娃。濛濛细雨中,小镇被红枫与银杏包围,浓烈的色彩让低气温下的丝丝凉意变得温暖与热烈。我看到不远处有一栋白色的三层楼洋房,远远便能看到将绿篱修剪得如迷宫般的花园,从大大的窗户内垂下的蕾丝窗帘半遮半掩。





Kat作为女主人,穿着深色毛衣,搓着手在门口张望等我,一见到我便是一个个大大的拥抱,深邃迷人的蓝眼睛还是那么的纯净,她不停地说着:“Yoki,我想死你了,你能来我太高兴了!” 我笑里带泪地看着她,眼泪凝聚在眼眶打转。犹记得两年前我结束 德国 旅行回 上海 时和Kat,Carl在 慕尼黑 火车站拥抱了一回又一回,依依不舍地道别。那时,我不知道从 德国 离开,要多久才能再见到他们。时间和距离就是这样残酷,让我接受一次次的分离。临走前,Carl递上他秘密为我准备的陶瓷天鹅----那是我在圣诞集市上没舍得买的纪念品。Kat写了些字在卡片上,第一句话是:“Yoki,真正的 友谊 和感情从不畏惧时间和距离。”


发表于 2020-5-15 12:01 显示全部帖子
是啊,那时候不知何时相见的忐忑心情,此刻汇成了甜蜜的重逢。两年来,他们的人生发生了那么多美好且重大的改变,幸好我能有机会回来参与庆祝仪式。Carl从客厅急忙出来帮我们搬运行李,Kat挽着我的手:“快,Yoki,饿了吧,我刚刚在家给你们准备了午餐,我记得你最喜欢我做的菜了”



我与先生在餐厅入座,由于婚礼的缘故,新人的双方父母从各自的常住地驱车来到他们家过来帮忙。这是一种有趣的缘分,过去的十几年,我们都是三人或两对人相聚,今日却能与他们的父母与刚出门的女儿坐在一起,吃一顿热呼呼的家饭。


Kat戴着厚厚的厨房手套,将一锅红烩牛肉端上桌,Carl母亲在厨房用面包刀将刚出炉的烤面包切块。主菜由番茄,青椒,红椒,土豆,牛肉,猪肉碎与芝士为原材料,加入些许咖喱提味炖熟。还没入口就闻到了令人垂涎欲滴的香气。用勺子取用送入口中,完美的调味与新鲜的食材让味蕾的满足感油然而生。我拿了一块外皮焦脆,内部松软的面包,像餐桌上每个人一样沾取汤汁后再咀嚼,一家人一边聊些家常,一边赞叹食物的美味。


主菜与面包很快被大家分完,正在意犹未尽时,Kat又端上了刚刚烤好的苹果派蛋糕,端上咖啡,热情地问我需要肉桂放入咖啡增加香味还是在苹果派上放一勺冰淇淋。许久没在她家用餐,我胃口大开的都要了一份。Carl母亲慈祥地笑着,打趣说:“Yoki得多吃点,待会她得干活帮忙,有的她忙了!”


我连忙点头:“我提前过来就是来帮你们忙的,我太能理解婚礼前有多少事情要准备,要做什么尽管和我说!” Kat拿来一份事务清单,说道:“待会你陪我一起做婚礼蛋糕,和我们一起去布置教堂的花卉,我们还有一些 来宾 迎接牌没有完工,再去酒窖检查一下明天需要的用酒……” Carl抱着六个月的女儿,打断她:“在我们开始下午的工作前,先让我带yoki看看我们自己装修的新房和打理的花园吧!”

“什么?我没听错吧?”我先生惊讶地说:“这房子是你们自己装修的?这在 上海 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Carl骄傲地点头:“只有水电是找专业装修队来帮忙的,其它从敲墙到泥瓦,粉刷都是我们自己来的!”一边说还给我们看照片,在房子完工的每个阶段,他们都留下了一张纪念。


发表于 2020-5-15 12:02 显示全部帖子
由于 德国 人从小培养孩子动手能力的教育、本国高昂的人工费用以及许多事情必须亲力亲为的观念等因素,使得我们虽为同龄人,动手能力却大相径庭。 中国 有越来越多的小康家庭有保姆带孩子和打理家务。装修,打造庭院等更是必须请专业队伍来完成,但在 德国 ,外包劳务的现象并不普遍,于是乎这里的男人都特别能吃苦与能干。这一次的婚礼,外包的部分非常少,大多数准备工作都由新郎新娘亲力亲为或与亲朋好友合力完成。



我和先生参观了这栋明亮温馨的新房后,最爱的是他们家的落地窗。从窗边望出去,既能一览远处小镇的美景,又能看到妥善修剪的花园。矮矮的女贞绿篱、盛放的蔷薇、藤本月季、凌霄花让人看得心旷神怡,Carl和我说:”Yoki,你下次在夏天来的话,我们在院子里听音乐,烤肉吃!” 他优雅的抿了一口咖啡。



发表于 2020-5-15 12:02 显示全部帖子
【准备一场乡村婚礼】
回到厨房,Kat围着粉色猫咪图案的围兜,招呼我来岛台。婚礼蛋糕分为两个部分,一些小型的杯子蛋糕是教堂婚礼过后,给宾客做下午茶用的。另一个三层的大型蛋糕,需要分次烘焙成大,中,下的三个尺寸,然后叠加,撒金粉,配花。它用于晚宴切蛋糕仪式。我被分配的工作是先为巧克力杯子蛋糕撒上糖分,装饰上翻糖蝴蝶或花卉。再做一匣子玫瑰苹果肉桂杯子蛋糕。





我全神贯注地装饰着巧克力蛋糕,仿佛每一只都是艺术品,我需要很慎重地决定如何搭配翻糖装饰在表面。Kat家的三只猫咪时不时的从门框后探出好奇的眼睛,两年前的它们还是三个月左右的幼猫,一见到我就撒腿跑得无影无踪。如今早已皮毛光滑,身体壮实,岁月将它们变成了成熟的有着漂亮斑点的大猫。Carl抱着女儿笑嘻嘻地坐在客厅看着我们,笑容蔓延到了些许鱼尾纹的眼角,示意我们加油干。我忙于装饰巧克力蛋糕的同时,秋日刚刚成熟的红苹果早已汆水完成,Kat飞速将熟透了的苹果切片,揉搓好的面粉切条。待我完成手头的事后,教我与她一起做一道玫瑰形状的蛋糕。



发表于 2020-5-15 12:02 显示全部帖子


她拿来一堆烘焙工具,扬了扬眉毛,对着手写的烘焙菜谱口述一遍,然后我们一起先将褐色的,充满香气的肉桂粉均匀的洒在长条面饼上。她尝试着完成第一个玫瑰苹果蛋糕。如何安放切片苹果是成败的关键。经过研究,我们发现将有皮的一片片苹果朝外均匀放下,然后小心地将面皮卷起,卷到最后,一朵玫瑰造型的蛋糕坯子完成了!”Toll! (棒极了)” 我俩高兴的击掌庆祝。静谧的午后,Carl将入睡了的女儿放入婴儿室,在客厅播放爵士轻音乐。在轻松的气氛下,我们顺利完成了玫瑰蛋糕的部分。



Kat表示晚宴仪式上新郎新娘一起切的三层蛋糕必须由她亲自完成,恰巧新郎的父母饭后散步归来,我来到客厅的长桌上开展婚礼准备的第二项 “工作” 。Carl的父亲精神矍铄,灰色的头发被发胶打理得服服帖帖,一撮三角胡须让人很容易联想到他年轻时崇尚披头士的时尚态度。他从储藏室搬来几个纸盒子,里面放满了竹签与粉色系的纸片爱心。我与先生坐在他们老夫妻对面,桌上放着胶棒,热熔枪等工具,我们会将纸片爱心黏合在竹签上用于宾客抽奖领取小礼物的提示牌。


窗外开始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 德国 的天色很奇特,就算是雨天也能清晰地看到絮装乌云。太阳不甘心被厚厚的雨云遮盖,所以就算是乌云,也有一层 金边 。午后的阳光在排队,等待雨云飘走后再次露脸撒向大地。由于两对夫妻都在认真的做手工,屋子里一时之间格外安静。率先打破沉默的是Carl的老父亲,他惊叹地表示我居然是使用热熔枪最熟练的那个人——卡点等待胶棒融化,熟练的旋转让胶水均匀分布在竹签上方,趁温度正好的时候压上心型纸片。


发表于 2020-5-15 12:02 显示全部帖子
“Yoki,我以为来自 中国 大都市的孩子不太干家务,没想到你的手工赢了我们几个。”他的 德文 极具南部特色,与我说出来的北部 德文 有方言上的小差异。

“伯父您没想到吧,我动手能力肯定不如你们,但是我常年自己做干花花环,这些工具我都很熟悉的。” 思绪飘向从少时到现在的爱好,我谙晓哪些鲜花能被 成功 晒成干花,不是所有花种在晒干后都能留下色素与花型。时光流转赋予了鲜花转变为干花的第二次生命形态,在都市快节奏的生活压力下,与植物和手工打交道的乐趣就像乌云的那一圈 金边 。微弱的光芒散发出 平和 与希望,它的能量抚平了焦躁,让阴影下的生命变得柔和与闲适。



“Kat, Yoki,花舍老板娘打电话给我,说婚礼用花的花材她选好了,问我们要不要去教堂的礼拜堂先布置好,你们和我一起去吗?” 从地下室传来Carl的问询声,他刚刚在酒窖盘点完明日用酒。


“当然!我陪你们一起去选花和布置!”我穿上外套,和还在做手工的先生与新郎父母打了招呼,出门开车前往社区教堂。走过几棵高大的枫树,一栋小巧的现代建筑出现在我眼前。千万别将它的规模与旅游胜地的那些哥特式教堂做比较。这座建于1994年的社区教堂服务于小镇的百姓们,它的礼堂提供了婚礼与洗礼仪式的场所。



1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