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506

主题

德国

青春寄来一封信(贰):我回德国参加一场婚礼

查看:2060 | 回复:48
发表于 2020-5-15 12:02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Yoki酱 于 2020-5-15 12:03 编辑


我走进礼堂,几排安放着孔雀蓝靠垫的木制座椅呈现D字铺开,来观礼的宾客们会在明天依次入座。花舍老板娘早已在礼堂等我们,看到新人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用洪亮的声音不断恭喜两位。对了,她也是小镇的居民,有个大大的院子种植一年四季开花结果的各种植物。小镇有人需要用花就会第一时间找她。

“来,你们看看我给你们配的几束花还满意吗?”她指了指放在地上的花盆,继续说道:“秋天,我的花园里金槌花,金盞菊、小麗菊、墨菊都开得正好。充满垂顺感的柔丽丝与夏末的绣球花也还没有凋谢。浆果、红豆也是当季果实,最后配上藤蔓、玛丽叶、尤加利做装饰完成花束。我建议用红色系搭配紫色系,明艳又不会显得过分抢眼,还有一种秋天复古温暖的感觉。”





我们看着她配的样花,美丽得已经不需要再做任何改动。准新娘Kat高兴地连连点头。我也能想象明日婚礼上,蔓延的花枝肆意缠绕在蜡烛上,从礼堂外射进来的阳光,被彩色的玻璃窗晕染成天然又斑驳的光点。夏末的遗憾被浓郁的秋季治愈,那想必回事一场别开生面的典礼。



小镇上的钢琴师也应约而来,与新人们谈论明天演奏的曲目。我拿着一叠粉色,双开面的纸张,看到上面印着一段段小诗般的段落。我问新人这是做什么用的,Carl故作神秘地和我说:“明天你就知道了,现在你去把它们放在宾客观礼的椅子上,人手一本。”


发表于 2020-5-15 12:03 显示全部帖子
【夜里的小饭馆,一诉乡愁】
从教堂回到家中,我刚进门厅就听到清脆又快乐的女声:“Yoki!你跑去哪里呢!这才回来!” 原来是我的另一位好友Jade得知我来 德国 ,专程与她的新婚丈夫开车来找我。我与Jade许久不见,她扎着长马尾,穿着宽松的毛衣,作为嫁给 德国 人的 中国 媳妇,她去年正式移居 德国

“Kat,Yoki的晚上被我们承包了,我和MIKE与她好久不见,今天我们去找家饭店叙旧!”与我记忆中一样,Jade还是那么的亲切俏皮,它乡遇故知的兴奋劲让我明显感受到了。

“你们去吧,正好我兄嫂从 加拿大 赶过来,今晚到,我得去接他们,所以你们看,电视小说中的婚前单身派对都太理想化了,真的办起婚礼来,哪里有时间搞派对,每一秒钟都被安排满了。” Kat一边回答,一 边和 我深深的拥抱作别。在我耳边轻声说:“Yoki,明天我特别需要你,早点来我家!” 离开前,我与Kat与Carl分别留影,尽管在过去的十年中我们有许多合影,但总觉得今天的意义特别不同。因为明天开始,崭新的人生将揭开篇章。



我和先生随着Jade夫妻出门觅食,不料在小镇开了一圈,探访了好几家熟悉的饭馆,饭馆门口都挂着“今日不营业的招牌”。 Mike一脸无奈,耸耸肩说:“虽然说昨天是 德国 的国庆节,可今天不是休息日啊!“ 我四年没见到他,他曾经发亮的金发被岁月染上了一丝银白色,人倒是精神奕奕。

“这里是 德国 中部的乡村小镇,不能用 大城 市的节奏来衡量,但凡有个节假日,小镇居民肯定是举家出游度假去了!” 我们再次上车,开往20公里外的城市海德海姆。



10月的 德国 ,白昼不再像夏天那么长,黑夜如约而至,我们来到了城中的一家 德国 小饭馆。Mike绅士风度十足地为我们开门:“我最爱来这里,这里的服务员能记住每个常客的名字,无论你多久没去!”我真是太想念 德国 小饭馆里的传统家常菜了!香气浓郁,芝士长的能拉丝的蘑菇芝士面、炸的喷香的猪排配土豆,再来一份入口滑爽的鲜啤酒,这些味道在别的地方真的吃不到!


发表于 2020-5-15 13:23 显示全部帖子



饮料上来后,我们两对夫妻举杯,为今夜难得的相聚碰杯。戏剧性的是四个杯子中,有三杯是装满啤酒的玻璃杯,Jade手中捧着的是 中国 人最爱用的保温杯。也许是看到我们诧异的眼神,她羞涩的自嘲:“我不是 德国 媳妇,我还是最爱用保温杯的 中国 姑娘。” 小饭馆嘈杂热闹,捧着啤酒杯的服务生来回穿梭。Jade打开了话匣子,和我们诉说来到 德国 后的各种不适应:“这里的天气好冷啊,10月就只有10度了,我怀念 上海 11月底才黄了的银杏,这里没有枸杞、木耳、干香菇,日常饮食的种类太简单,我不得不自己学会了蒸馒头、调配火锅底料和做牛轧糖!”


我先生听后表示诧异,在他来 德国 的两次旅行中, 德国 什么都令他称心如意。我特别能理解,在国外旅行和在国外生活是截然不同的概念。很多人问过我,Yoki,你是不是永远在旅行?我总是不置可否地笑一笑并不多加解释。旅行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占用了我整体时间不算多一部分。它的影响力被放大是因为我把它的过程整理,归结和分享了出来。

然而我每天做的那么多的不被记录也不被分享出来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流逝也就翻篇过去了。通过社交媒体和朋友圈,大家看不到的部分,恰恰才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正如这次这几天在 德国 就是纯粹的探亲访友,我不会手持重重的全画幅单反每日往返于景点,也不会带着上镜好看的贝雷帽,穿与环境相融的复古服饰。人能把平淡的生活过开心了,是好大的一种能力。

旅行不能解决生活中的问题,它只能提供几天的喘息机会,再幸运点,给我一点私人空间去回顾和思考我之前做了什么,今后该怎么更好的生活。迟早,我能出走也要回来。在我看来,几段细水长流的友情,伴侣的支持与陪伴,父母无私的关怀,这些朴实的情感让我觉得人生天地一点也不孤单。我相信Jade作为嫁到 德国 的新媳妇,也会慢慢适应异乡的生活,克服乡愁,将普通的日子过出荣光。


发表于 2020-5-15 13:24 显示全部帖子
【婚礼当天上午,探访山谷中的木屋】
10月5号 婚礼当天

今日是此行最重要也是最忙碌的一天。清晨六点半,我赶紧起床。天气预报显示今日气温是零上五度到十二度。清晨,关掉暖气片,一打开窗我便冻得打了个机灵。为了保持仪式感,我打开行李翻出了一条毛呢长裙,编好头发,在耳边别上一对珍珠耳夹后出门。

抵达新人家中,客厅已经聚集了一些亲朋好友,昨晚从 德国 北部驱车赶来的新郎哥哥,从 加拿大 飞行10个小时到了的新娘兄嫂,还有几位多年挚友正聚集在客厅吃简单的早餐。我们互相介绍寒暄后,便出发。早上最重要的任务是将晚宴的场地布置妥当。


我们开车离开小镇,往山区驶去,二十分钟后抵达了藏在山谷中的木制饭店。我下车,看到周围秋色宜人,山峦叠嶂。怀里抱着一堆鲜花,迎着微雨走向木屋。金色的树叶伴着雨滴一片片落下,我踩在布满黄色枫叶的地面,每走一步都能听到咔擦声。一位大胡子中年人从房子中跑出来替我们打开木栅门。我们一行人说说笑笑的开始布置场地。





发表于 2020-5-15 13:24 显示全部帖子


饭店老板早已提前铺上白色桌面,按照提前预定的人数,安放了五排长桌,放妥银色刀叉。靠山谷的那排木墙布满明亮的玻璃窗,向后望去能看到远处在山中的红色屋顶群。就连木椅子都充满爱意与巧思,它们的椅背有一只镂空的爱心装饰。昨天在礼堂见到的花舍老板娘也在,她调运了许多适合布置餐桌的花材。我们几位女生在老板娘的指导下,将洋牡丹、酱果、墨菊、勿忘我等插入一些透明花瓶中,搭配香氛蜡烛,按照一定空间间隔放在长桌中央。再铺上绿叶,花瓣做点缀。长桌中部便出现了一条花龙。男性朋友们此刻正在比赛谁吹的气球最大,在气球尾部扎彩色丝带的速度最快。在齐心协力下,不到一小时我们便完成了气氛布置。



新郎打开电脑,和我们展示他与Kat商量了许久的宾客座位表。在西方礼仪中,排座位绝对是高情商的体现。主人必须确保同桌的友人会相谈甚欢有共同语言。我们按照座位表,将对应的客人餐牌放在每套餐具侧上方这才安心离开。


发表于 2020-5-15 13:24 显示全部帖子




我们兵分两路,大部分人随着新郎去教堂布置,我则陪着新娘离开山谷去小镇的美容沙龙去做妆发。上车后,她一边开车一边撅着嘴和我小声抱怨:“我们领结婚证书的时候也是10月5号,那天可暖和了,是个大晴天。今天又冷又下雨,待会穿婚纱会很冷,拍照也不好看!” 也许今天真的是她的幸运日,也许是老天听到了她的心声。不多久,雾沉沉的雨云周边开始有了一丝 金边 ——那是太阳在云后的象征!几分钟后,从挡风玻璃上花落的雨滴越来越少,街道旁的枫树上有了光的滋润,雨过天晴了!我们两个在车内兴奋的大叫,开心得像个孩子!



发表于 2020-5-15 13:24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Yoki酱 于 2020-5-15 13:24 编辑


一转弯,小车停在一栋通体大红色的别墅前,这栋屋子的女主人是Kat预约好的美妆师。“笃笃笃”的敲门声引来了几声猫叫,门被打开后,一直雪白的猫咪从屋子里窜到院子后无影无踪。女主人穿着白色毛衣,妆容精致,满脸笑容欢迎我们入内。Kat悄悄地和我说:“她曾经是海德海姆剧院的当红话剧女演员,选择退休后就在这里开美容院,过着闲散的日子。” 怪不得她看上去如此的得体 大方 又自信美丽!





她示意Kat躺下,焚起熏香后又播放了令人放松愉悦的森系轻音乐。在 中国 ,新娘化妆是很耗费时间的项目,没想到在她的巧手下,一刻钟便完成了新娘妆容。Kat起身,拿着镜子不停的说道:“你化得很漂亮,我好满意!” 女子骄傲的挑眉说道:“那当然,以前在剧院,我可是经常在后台帮忙替其它女演员化妆的!” 离开前,女子说了许多祝福的话,出乎我们意料地只收了12欧元的化妆费。


发表于 2020-5-15 13:25 显示全部帖子
【庄重又温馨的婚礼仪式,像小型歌唱会】
回到家中,离开正式婚礼开始的时间只有一个多小时了。全天履行伴娘职责的我尚有时间小憩一下,Kat的情绪越来越紧张,把自己关在房里,开始穿礼服和做最后的装扮。她的母亲招呼我到餐桌前,打开装满香肠的饭盒,拿来一篮子面包、一碗黄油、与一瓶橙子气泡水,让我赶紧吃午餐。

简单的食物是Kat母亲亲手做的,香肠挑选得肥瘦正好,腌制后咸淡适中。面包上也留有小麦的温暖香气。老百姓用心做的食物吃下去的满足感远远超过街边的面包店。Kat母亲见我爱吃,很高兴。她推了推老花眼镜,拿起针线在为一套婴儿礼服补针。她微笑着和我说: “我女儿Kat大学后就离开家独自生活了,今天是她的婚礼也是我外孙女Kara的洗礼,我从几个月前就开始钩了这套礼服裙子,一定要让宝宝漂亮得像个小天使。” 眼角的慈爱藏都藏不住。





发表于 2020-5-15 13:25 显示全部帖子
当时钟指向两点,我陪伴新人坐上礼车,开往镇中央的教堂。下车时,看到所有宾客几乎都已经到了,男士装着西装礼服,女士将这个季节最漂亮的裙子找了出来。孩子们脚上穿着白色丝袜,踩着小皮鞋在草地上跑来跑去。成年人围在礼堂入口周围,见到新人从车里出来齐刷刷的鼓掌欢迎。隆重热烈的气氛让我也不由自主的开始紧张又兴奋起来。






发表于 2020-5-15 13:25 显示全部帖子




我们进入礼堂,找到自己的位置,入座后,钢琴师率先入场。当浑厚的音乐响起,耳边围绕着庄严优美的旋律。所有的宾客全部起身。一位头发花白,面容慈祥的老人进入礼堂。他穿着黑色祭批,像一件大氅。颈上挂着一条长长的白色领带。两端垂直放在胸前。见到他所有的宾客保持着肃静与挺直的姿势站立。新郎新娘跟在他身后,走到我们身边时,所有人脸上开始有轻松的笑容,点头致意。


老人来到站台前,用洪亮的声音说道:“今天是神圣和庄严的日子,感谢你们来见证这一刻。我的孩子们,你们可以坐下了,请将座位上的歌词翻到第一页。” 我坐下后,悄悄环顾四周,原来前一天被我放在礼堂座位上的粉色开页,上面的内容是几段歌词。

管风琴再次响起,所有的宾客开始吟唱“感谢歌”。这首歌用来为婚礼打头阵。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