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6236

主题

西南

羌塘日记(我在无人区的三十六天)

查看:48306 | 回复:112
发表于 2020-5-17 14:01 显示全部帖子
D5 4月11日 融入荒野
生存主要就是解决吃和喝的问题,在无人区,水源只能现行现取,主要来自流动着的河水,如果运气不佳,也可能只是一洼雨水,或许一块残冰陈雪。早上去河边取水,昨日的薄冰已被彻夜的严寒冻得结结实实,我只好作罢。幸亏出发时准备了大约15升的水,支撑我度过了前四日缺水的荒凉河谷。过了玉素普阿勒克河,我开始一路往南,翻山涉水,沿途将会遇到更多的河流,一般情况下只需携带5升水以供备用。
640.webp.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40.webp (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因为附近矿山的存在,路上偶尔会看到一些被人丢弃的物件,这些人类制造品在荒野中往往格外显眼。今天捡到两样东西,一瓶八宝粥和一根木棍。如果在以往任何地方,对于路边的一瓶八宝粥,我们都会不屑一顾,但身在无人区我,不会吝啬任何一次弯腰的机会,这次中了大奖,瓶子尚未开封而且还在保质期内。这里昼夜温差极大,八宝粥经历不知多少次的反复冻融,米粥已变成糊糊,夹杂着尚未消融的碎冰,我毫不客气一饮而尽。至于那根极其普通的木棍,可能来自一把铁锹,我猜想,它曾经来修整路面,数次帮助主人脱离陷车的困境,终于有一次因过度使用意外折断,然后被无情的扔在路边。我将它作为一个有价值的物件拾了起来,因为我那沉重的车子急需第三支腿,只有这样才能平稳的立于荒野之上。
640.webp (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40.webp (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离开大的河谷,翻过山,进入另一条小的河谷。道路沿着一条小河蜿蜒前进,在弯曲的河道两侧来回穿梭,河床泥泞,轮胎上始终附着着一层厚厚的泥巴,这样大大延缓了行进的速度。
640.webp (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因着河流的滋润,沿途景致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大地上的动植物明显多了起来。心随景变,我告别了开始的思乡与彷徨,敞开心扉,正式拥抱荒野。以一个自然人的身份,享受一个人的孤独,吃喝住行,皆由自己掌控,那时的我只是和身边万物一样的存在。在我看来,孤独是一个人的狂欢,但狂欢并非常态。我们毕竟来自社会,有着各样的心思意念。所以,这个世界不存在纯粹的孤独,我们所谓的“孤独”往往带有各种附加条件,人人都有欲望,这无可厚非。扪心自问:没有稀有的野生动物和罕见的自然景观,我还能否忍受这样的孤独?虽然孤独中夹杂着欲望,但依然是人生难得的体验。
640.webp (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40.webp (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20-5-17 14:16 显示全部帖子
D6 4月12日 油炉危机

清晨醒来第一件事不是紧迫的烧水做饭,太阳刚刚升起时外面依然天寒地冻,我躺在睡袋静静发呆,直到渐升的太阳将红色的帐篷照的透亮,我才不紧不慢穿上衣服,开始烧水做饭。吃饱喝足后,气温开始转暖,终于可以走出帐篷,收拾行李准备出发。
640.webp (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今天第三次烧水,炉子就出了故障,汽油从输油管连接炉头的螺丝处不停往外遗漏,一直流到帐篷上,突然炉火顺着漏油蔓延开来,幸亏我眼疾手快及时将火扑灭,但帐篷底部还是被烧出了两个小洞。这下不得不给炉子另寻它地,片刻寻思后,我看中了内外账之间的狭小空地,一来漏掉的汽油不会殃及帐篷,二来我足不出帐依然可以一边做饭一边享受帐篷和睡袋的温暖。不过每次炉子预热时突窜的火苗会触及帐篷,我时刻留意,但没几天红色帐篷上烤出两片灰色的印记。
640.webp (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无人区里视野开阔,一片枯黄。突然前方出现一个黑色物体,远远望去格外显眼。起初以为是一头离群的牦牛,走近后才发现是一辆废弃的大车,从生锈的表面不难推测它已荒废多年。在这里汽车一旦遇到大的故障,基本上没有开出去的希望,没人愿意冒险来到这里修车。在这种情况下,车主往往会把一些重要的部件拆掉,剩下的残骸只好留给荒野。可能当初它的主人担心车子被人拖走,故意将一个轮胎卸掉,想着有机会还要将它拖走,直到它变作一堆废铁。
640.webp (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今天开始进入阿尔金山保护区核心地带,在汽车碾过的沙土上看到两对清晰的狼爪印。说实话,当时我的心情颇为矛盾,既渴望看到它们,但又有些许惧怕。毕竟目前对狼的印象只是停留在故事和传闻当中,狼的形象也只是在动物园和电视中见到过,面对荒野中真实的存在,我却一无所知,也不知所措。
640.webp (1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40.webp (1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路上还看到了一个当年部队测量留下的大地三脚架。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解放军高原测绘队历时二十余年完成了藏北无人区的测绘,从此填补了这片地区在地图上的空白。如今,三脚架依然挺立在荒野之中,其中一些成为过往车辆的路标。
640.webp (1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晚上太阳刚刚落下,寒风骤起,将大地上的余温吹尽,气温随着陡然变冷,所以日落前一小时我就停下脚步开始搭建设帐篷。躺进帐篷不久,突然传来一阵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荒野的宁静瞬间被它打破。随后有人走来,跟我打招呼。当时我已睡下,无奈拉开帐篷伸出头去跟他回话。朦胧的夜色中我打量着来人,披着一件厚厚的棉大衣,吃惊地看着我。交谈后才知道他是附近矿上的,雇的司机拉矿时翻了车就跑路了,今晚打算把车开到花土沟去。我说明来意后,他说往前就没路了,而且山上大雪还有狼,劝我跟他一起回去。为了证实狼的存在,他凑过来给我看当天手机里拍到的狼。我最终谢绝了他的好意,没多久他的同伴开车跟了上来,只好匆匆告别继续赶路去了。很快荒野又恢复了宁静,我一个人躺在帐篷陷入沉思。
640.webp (1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40.webp (1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可能有些人会有疑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怎么还允许开矿?其实11年来这里勘察找矿的我就有过同样的疑惑。不管是被设立为保护区,还是允许开矿,这些都由政策决定,决策者是人而非动物,无非都是利益的抉择。人类一向自私贪婪,甚至成为自命不凡的“造物主”,地球上所有宜居之地早已被我们占有,无人区正因为恶劣的自然环境成为了当地野生动物的保留地和避难所。但是随着汽车的普及和道路的修建,人们还是把贪婪的眼光伸向了无人区。无人区的矿产资源和草地资源,吸引了开矿的老板和羌塘边缘的牧民。当然其独特的旅游资源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客,其中的利害关系一言难尽。不过我们也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一旦没了人类,城市很快又会被大自然重新占领,就像现在的切尔诺贝利。
640.webp (1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20-5-17 14:35 显示全部帖子
邮寄写得很好
发表于 2020-5-17 14:35 显示全部帖子
期待新的帖子
发表于 2020-5-17 15:29 显示全部帖子
[p=34, null, center]D7 4月13日 风尘口达坂

[p=34, null, center]

“达坂”一词由蒙语汉译而来,是山口的意思。这一称呼在新疆、青海和西藏阿里的地区较为普遍,其它地方则一般称作垭口。


翻越一个达坂意味着翻越一座高山。今天一整天我都在上山的路上,山口吹来的狂风卷起尘沙迎面袭来,无情的打在脸上。很多年前,这样的风沙也打某一位先行者的脸上,给他留下刻骨铭心的印象,于是他给这座无名达坂起了个名副其实称呼:风尘口达坂。


640.webp.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连续陡坡在逆风的推波助澜下,我的步伐变得沉重而又缓慢。微薄的人力在地球强大引力面前,显得卑微渺小,我不得不使出全身力气,同时血管加速的流动,心脏进入超负荷的运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快速跳动着,从胸口一直跳到嗓子眼,甚至连太阳穴处的微小脉动也被无限放大,这生命的快节奏随着脉搏的跳动在全身各处形成共鸣,似乎整个世界也跟着跳动起来。毕竟人力有限,当感觉临近极限时,我及时停下脚步,休息片刻,待心跳稍微缓和后继续往前推车。就这样,我的世界时而紧促,时而缓慢,反复变换着节奏,直到日落西山的到来。


640.webp (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已经如此艰难,我却还节外生枝:午吃路餐时不小心将手机落在原地,当我发现时已经过去两个小时。此行虽然带了两个手机,但是只有丢了的那个手机才能连接我的卫星通讯设备,失去就意味着和外界彻底失去联系。我只能放下车子,沿着来时的脚印一路搜寻,好在有惊无险找回了手机。在返回的路上,肆虐的狂风却使我举步维艰,我只能低头弯腰,因为强大的风力呛得我连呼吸都变得困难。停下休息时必须侧着身子以减轻阻力,我也怀疑如果失去了重心,可能就会随风而去,成为风沙中的一员。但我更好奇,刚才自己是怎么将沉重的车子推上去的。


640.webp (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意外往往接踵而至,紧接着后刹车出了问题:一捏轻松到底,没有一点制动效果。出发前特意到车店换了新的刹车片,查看后轮刹车,上面一层油腻。对于修车,我只知道补胎打气(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至今也不知其缘由,或许和油刹中的“油”有关。没了后刹,还有前刹,只是有些不便,比如以后下坡就不能爽快冲坡,而且推车上坡我总是习惯后刹制动,往后只能慢慢适应。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5-17 15:33 显示全部帖子
[p=34, null, center]D8 4月14日 偶遇越野车队

[p=34, null, center]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看到前天司机所说的大雪,但我知道,这不过是一时侥幸,大雪迟早都会降临。每天夜里趁着我熟睡的时候,黑色的天空中总会悄然落下一层薄雪,不过一旦白天降临,大部分积雪很快随风消逝,仍有一些残雪藏在山坡上水流冲刷而出的道道褶皱里,躲避着暖阳和疾风。远远望去,光秃荒凉的山体上黑白相间,呈现出别样的美感。


640.webp (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一夜睡眠醒来,呼吸产生的水汽一部分附在帐篷上凝结成一层薄薄的冰霜,另一部分则穿透厚厚的羽绒在睡袋外侧形成一层湿冷的水汽。每天吃过早饭,我都要将帐篷和睡袋展开,放在干燥的草地或者自行车上,然后将它们托付给阳光。而我则就近找个地方去方便一下,等回来后帐篷和睡袋已经被暖阳晒干。于是开始整理打包,将散乱一地的行李塞进大大小小的包里。荒野生活简单而又纯粹,每天早上都会重复一样的动作,不知疲倦,前前后后差不多要花费四十分钟的时间,奇怪的是,一个月后这打包的时间却没有因为动作的熟练而有丝毫的缩短。


640.webp (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今天终于翻过风尘口达坂,达坂处于阿牙克库木湖和阿其克库勒湖之间,从卫星地图上查看,达坂位于山脉地质断裂处,源自山巅的冰雪融水,在重力的作用下沿着断裂破碎处一直往下流,在百万年的时光里,终于冲出一条深深的河谷。无人区的道路就藏在一条条河谷当中,而达坂就是山路的制高点,在其它地方大多高山垭口已被更为便捷的隧道所取代,但是无人区里的道路,不过是越野车走过后留下的车辙,像荒野一样原始而又粗犷。


640.webp (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40.webp (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无人区气候干燥,很容易出现上火的症状。从昨天开始喉咙处开始莫名肿痛,咽口唾沫都甚是难受。出发前我准备了感冒药,肠胃药,消炎药,还有治疗跌打损伤的药。为了防止嗓子发炎,饭后顺便吃了两片牛黄解毒片和两粒阿莫西林。细心的人可能会发现唯独缺少了高原必备的高反药,但对我来说确实没有必要,如果有前世的话,我或许就是高原上一只活蹦乱跳的精灵。


640.webp (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知道,无人区里偶尔也会有私人组织的越野穿越,没想到会在路上和他们相遇。当时我正在达坂休息,一辆辆越野车接踵而至。可想而知,当时的我更像一个野人,被游客团团围住,并纷纷和我拍照留念。对于一个孤独的穿越者,他们释放出极大的热情,当然我也从他们那获得一些意外的补给。十多分钟后他们就继续上路了,剩下我一人独守荒野,仿佛刚刚那场短暂的邂逅只是一场梦幻。


640.webp (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翻过达坂就是一路下坡,我很快体验了失去后刹给我带来的不便。每逢遇到陡坡时,我就推着车子朝下快速奔跑,上演高原版的凌波微步。好在路上被汽车压出一层厚厚的浮土,成为我临时的减速带。面对一些缓坡我骑上车子往下冲,快速滑行的轮胎在浮中左右漂移,我本能的伸出一只腿来控制平衡,在车子即将失控时我迅速选择跳车,残忍的将车子摔倒在浮土之上。


640.webp (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20-5-17 16:10 显示全部帖子
牛逼的楼主。
发表于 2020-5-17 16:12 显示全部帖子
准备充分且有野外工作经历,楼主需要克服的是孤独,荒野求生冷静是万良之策,顶你·
发表于 2020-5-17 16:22 显示全部帖子
[p=34, null, center]D9 4月15日 平凡的世界

[p=34, null, center]

《平凡的世界》,是我学生时代最喜欢的一部小说。还在家里的时候,偶然 看了两集根据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才发现曾经痴迷的故事在岁月河流的冲刷下变得模糊不清,于是我将整部剧下载下来,藉以填补荒野中的孤寂夜晚。现在看,此剧使命,承载了我初入荒野期间大部分的情感寄托。


当日西落,我总会迫不及待搭好帐篷钻进睡袋,打开手机开始追剧。外面的世界,或狂风暴雨,或寂籁无声,仿佛与我无关。我忘掉了一天的疲劳,也忽略了明天的赶路,经常熬至凌晨两点,恍惚间,将剧情悄悄带入梦境。早晨起来发现眼睛已经变得红肿,好在56集的电视剧已经接近尾声。


640.webp.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在一天的孤独前行中,精神时而错乱,想象终于模糊了现实,我误入路遥笔下那个平凡的世界,一时成为剧中人,感受着“少平”“少安”不平凡的人生。直到剧终,我才断开人世间的所有情丝,彻底融入荒野,就像身边奔跑的羚羊,成为和山一样的存在。(如今回到人间,还是那首歌、那部剧,于深夜聆听,时空再次置换,恍惚间我却梦回荒野。)


平凡的世界里,有着不平凡的人生,在我看来,人生在于体验。我喜欢自然,所以常年旅行,体验世界的广度;我也热爱历史,时常在阅读中缅怀旧事,体验时间的长度。在这个星球为数不多的荒野里,我深深陷祖辈过去的故事里,如此之体验,恐怕连最神秘的文字也无法将它描述。神经上的愉悦或许可以量化,但是一些体验唯有孤独才配,正如叔本华所说“要么孤独,要么庸俗”。



640.webp (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过了风尘口达坂便是阿其克库勒湖湖盆,道路从湖泊东侧绕过,远远望去,冻结的湖面一片洁白。客观来说,无人区核心地带的景色并不算多么壮丽,和羌塘南缘的多湖地带相比要逊色许多。当我打算沿着一条车辙去往湖边时,才发现湖泊上空升起的一团黑云在狂风的催促下迅速演变成一场暴风雨,凶神恶煞向我袭来。在我立刻掉头的同时,和身后的暴风雨开始了一场时间上的较量,最后因为风向的原因,暴风雨从我身旁擦肩而过,我才侥幸赢得了比赛。


640.webp (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40.webp (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20-5-17 16:27 显示全部帖子
[p=34, null, center]D10 4月16日 清澈泉水

[p=34, null, center]

早上天寒地冻,根本不想爬出帐篷,一旦过了十二点就转为暴晒模式,在没有风的时候,甚至会感到夏日才有的炎热。“早起早出发”已经成为我每日的座右铭,但是今天磨磨蹭蹭又到了十一点钟。


640.webp (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40.webp (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地图标注着前方存在着一处泉眼,泉水汇集在地势低洼处形成一片沼泽湿地,湿地被一层冰雪覆盖,远远望去格外显眼。在高原强烈阳光的照射下,冰雪逐渐消融,蒸腾的水汽在空气中舞动上升,模糊了视线。我将目光投向更远处,在地平线尽头是一座怪异的雪山,它将大部分身躯藏在地平线之下,只有山顶洁白的雪帽微微露出,我知道这不过是海市蜃楼的幻景,真正的雪山还在目力不及的远方。


640.webp (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40.webp (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走至泉眼跟前,一股清澈泉水从泉眼囧囧流出,温暖的泉水滋生着许多绿色藻类,造就了荒野中唯一的一片绿色。这里自然成为了附近动物难得的饮水之处,不难想象入夜后的泉水边上肯定热闹非凡,遍布草地的各种脚印和粪便就是明证。


640.webp (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昨天从一处水坑取的水微咸,于是我将大瓶小瓶全都换成泉水。此行带了半包茉莉花茶,每次在茶水中添放两粒奶贝,就作成简易的奶茶,如今换这成清澈泉水是最好不过了。


640.webp (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在泉眼旁拍照的时候,发现单反快门出了问题,每次拍照必须多按几次快门才有反应,我想应该是下达坂冲坡时摔出的毛病,不过调成延时拍照模式还可以使用,此行没有携带备用相机,以后只得加倍小心。


640.webp (1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过了泉眼是一片松软沙地,推车其间异常艰难,走出沙地时天色已晚,路边躺着一辆惨遭丢弃的汽车,可怜的车子无数次的暴力拆卸下,只剩下一副空空的铁皮和散落一地的零件。为了证明人类也存在温柔的一面,我将帐篷搭在旁边,陪它度过荒凉的一夜。睡前终于将《平凡的世界》看完,从此摆脱了熬夜,但另一方面我却少了精神上的陪伴,心中真是喜忧参半。


640.webp (1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40.webp (1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