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6240

主题

其他

山在云上 云在天上-乌孙古道穿越记

查看:20204 | 回复:44
发表于 2020-5-18 11:52 显示全部帖子
1585821062513066687.pn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山在云上 云在天上

作者:祭小司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3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5-18 11:52 显示全部帖子

先来张天堂湖的夜色镇楼【作者:走8户外胡狼】


历史的地理图卷峰峦叠嶂,有些地方高山仰止,比如长安,只这两个字,就能读出万千辉煌。而有些地方微若萤火,只有走近了,囊萤夜读,往往会有一声惊叹,原来如此,比如乌孙。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5-18 11:52 显示全部帖子

地理划重点:乌孙古道是什么?


乌孙古道是指古乌孙国到龟兹国穿越天山南北的古道,广义的乌孙古道被分为东、西、中线三条。其中东线已经被修建217国道(独库公路),西线就是我们之前解锁的夏特古道,从伊犁昭苏到阿克苏温宿,中线也就是狭义的乌孙古道,北起特克斯县的琼库什台牧业村,南出拜城县黑英山,全长120多公里。它北衔准噶尔盆地,南控塔里木绿洲,是贯通天山南北的咽喉,历史上被西域各游牧民族反复争夺,中原政权经营西域也都是通过这条孔道来打通天山南北。


1585821063464028182.pn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20-5-18 11:53 显示全部帖子

语文划重点:乌孙有没有诗歌?


“公主至其国,自治宫室居,岁时一再与昆莫会,置酒饮食,以币、帛赐王左右贵人。昆莫年老,言语不通,公主悲愁,自为作歌曰: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穹庐为室兮旃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汉书▪西域传》


"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手绘图来源网络

发表于 2020-5-18 11:54 显示全部帖子
这应该是中国最早的边塞诗,作者是第一位和亲乌孙的汉朝公主刘细君,被班超记录在了煌煌《汉书》中。据说刘细君出发前还指导乐师参照琴、筝、筑、箜篌等创制了一种便于马上弹奏的乐器,时称秦琵琶,后来竹林七贤的阮咸最擅长这一乐器,因此又被称为阮。


发表于 2020-5-18 12:00 显示全部帖子

历史划重点:乌孙国在哪里 ?


刘细君是汉武帝的侄孙女,爷爷和汉武帝是亲兄弟。当时乌孙和匈奴是西域最强大的两个政权,而乌孙在匈奴的更西边,为了解决匈奴问题,汉武帝采取了远交近攻的策略,和亲乌孙,进击匈奴。所以刘细君远嫁乌孙的道路,应该就是这条沿着丝绸之路西行后绕开匈奴势力范围从天山进入的乌孙古道。细君公主嫁到乌孙五年就去世了,先后侍奉了祖孙两任乌孙王,后来汉武帝又嫁解忧公主到乌孙,两位公主为汉朝解决匈奴问题做出了重大贡献。解忧公主在乌孙生活了近五十年,最终在年近七十时请求“归骸骨、葬汉地”回到长安,汉宣帝亲自出城迎接。


后世对于乌孙的感情应该也是很复杂的,唐朝李颀有“乌孙部落家乡远,逻娑沙尘哀怨生”,顾况有“当时若值霍骠姚,灭尽乌孙夺公主”。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5-18 12:01 显示全部帖子

【以下为正文】



自从2017年国庆节解锁夏特古道,我们就对乌孙古道心心念念。在徒步圈儿,新疆有三大顶级线路:乌孙、夏特、狼塔。狼塔C线因为每天要翻一座达坂,除了顶级的虐没有什么更多的诱惑,所以我们敬而远之。而乌孙古道的历史和传说中的美色,总在时时诱惑着我们。于是,2019年国妈七十大寿,我们打着祝寿的名义,决定解锁乌孙。



从长沙飞乌鲁木齐,乌鲁木齐飞伊宁,然后再经过五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在10月1日下午两点半左右到达了乌孙古道的起点——琼库什台村。





发表于 2020-5-18 12:02 显示全部帖子

【DAY1:琼库什台村——小木屋营地(海拔2550)】



行程:10公里

海拔爬升:500米




各种整理装备,检查站报备后,下午4点,终于正式踏上了乌孙古道。



琼库什台在哈萨克语中意为大平台,沿着小河逆流而上一路南行,典型的伊犁河谷风光扑面而来,温润的大西洋暖湿气流横穿亚欧大陆,在中部的干旱区留下这块宝贵的湿岛。一路上仿若行于水彩画中,绿色的青松、黄色的牧场、白色的雪山、蓝色的天空,由近及远,层次鲜明。



发表于 2020-5-18 12:02 显示全部帖子
和夏特古道相比,乌孙古道的路况相对比较清晰,里面有大片的牧场,可以通行马队。所以我们选择了轻装,所有的行李装备由马队驮运,每个人只背当天的衣物和路粮、饮水等。





第一天的行程基本上没有什么难度,沿着马道,坡度平缓,河谷宽窄相济,山林高低错落,路边点缀着牧场的小木屋,我们一路蹦蹦跳跳、打打闹闹、说说笑笑,在一棵红色的树下面,还欢快的拍了合影……然后,悲剧就开始了:先是广东队友老林拉伤了大腿,六点多的时候开始下雨,等我们七点半到达营地的时候,雨还没停,天气越来越冷,赶快搭好帐篷后,雪又落了下来。




团长曾经说过:要真正理解历史的片段,必须走进当时的时空情境中。所以他曾经专门走过一次瞿秋白就义前刑场上的那段路,去揣摩瞿秋白的心理。而这次走过乌孙古道后,至少我理解了细君公主走在和亲路上的那种心情,真的是风刀雪剑就没闲着,我们这一路,可以说没有一天好天气,不是风就是雨,不是雨就是雪。



发表于 2020-5-18 12:03 显示全部帖子
【DAY2:小木屋——库诺萨依营地(海拔3540)】



行程:16公里

海拔爬升:1200米

徒步定律第一条:崩溃总在第二天。





今天的主要挑战是翻越海拔3700多米的琼达坂,晚上睡前做好了心理建设,没想到各种挑战从半夜就开始了。



凌晨开始听到各种噼噼啪啪的响声,生怕风把帐篷刮走。马队在隔河的林子里休息,由于小时候跟老太太听京剧《四郎探母》“某三哥被马踏尸如泥块”留下阴影,所以一晚上都在担心马受惊冲过来踏了帐篷。早上起来还没拉开帐篷就先打了个哆嗦,厚厚的积雪要不是因为戴老师风绳扯得紧,能把帐篷压垮。



2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