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6235

主题

西北

从天堂到狼塔

查看:12790 | 回复:23
发表于 2020-5-21 10:43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我从没想过自己会走狼C,我的心理和身体都没有做好准备。



很多年前,不离不弃跟我说,他的第一次长线就是狼C,当时他花400块在商贸城买了一身廉价行头就毅然决然的出发了,那年山里下了两场大雪,他过了80次河,经历可以用惨烈形容;后来,双鱼穿着拖鞋牛仔裤,敞着背包带全程领跑狼C,他在群狼守护的山谷中闲庭信步,一骑绝尘,潇洒得不行;再后来,牡丹姐突然开始每天奔跑,风雨无阻,我们都不知道她这个年纪还在拼什么,然后,她进了狼C……。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狼塔,无所谓谁的旅程更精彩,毕竟徒步早已不再是一场苦肉计,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35岁以后,我开始不太愿意置身于一个自己无法完全掌握的环境里,我希望自己遇事总能清浊不扰,波澜不惊。所以得知原定十一的乌孙古道取消后,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也没什么不好,在家陪陪家人,路就在那里,只要我想去,它躲不开我。



可是,变故总让人猝不及防,中秋前我姑突然去世了,毫无征兆。



我赶回喀什的时候,看到她静静躺在殡仪馆的水晶棺里,时间仿佛静止在她身边,那些过往的回忆却像洪水一样。我小时候瘦,三根筋支着颗头,我姑怕我吃不饱,不停给我添饭,碗里的饭总是堆得像金字塔……;过年她给完压岁钱,把我拉进厨房,悄悄又塞给我一个红包,她说:那个交给我爸,这个你留着自己花……;临终前十分钟她发短信给我说:冀冀,局势不稳定,过节外出注意安全。之后她突然肺部大出血,一个人倒在家里……。守灵的夜里,我望着天上的圆月亮,我想再听她说:吃饱了没?可是,人逝如灯灭,四下无声,只有戈壁滩上的风吹得无边无际。我咧开嘴,眼泪却掉不下来……。



处理完大姑的后事,我有点颓,生命的流星一划而过,脆弱得超乎想象,让人难以适从。当我把大姑的遗像抛入火堆的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她再也回不来了,而我居然都没有好好的哭一场,那些内疚、悲伤、压抑、恐惧的情绪在心里乱愁如织,堵在胸口。


回家的路上,飞机过天山,机身剧烈的抖动,我从窗口俯瞰茫茫雪山,猜想如果在山谷里仰望天空,飞机大概就像一颗划过天际的流星,我突然有种难以阻止的纵身其中的欲望。



着陆,打开手机,接到零红蝶的信息,他说:来狼塔吧……。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3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5-21 10:49 显示全部帖子
[color=rgba(0, 0, 0, 0.3)]2015-10-31




一到家就开始匆匆装包,决定实在太仓促,我没有选择跟人搭伙。算了算行程大概需要准备的餐数,拿出夏天送我的几包山之厨,精简再精简,最后把背包控制在18公斤。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不是走高强度的长线的最佳状态,可是我就像困在黑暗里的飞蛾,见到一点光亮不管是不是出口都必须扑过去。



整装完毕,没有心情看攻略,甚至连活动帖也没有看一眼,一头倒在床上。儿子在身边睡得正熟,呼吸如小兽,他刚满一岁,还不会走路。他不会明白爸爸为什么要去走那么远的路,因为连我自己也不清楚……


第二天出发太早,没有往常的送行大军,三十几人的队伍里也大多是陌生面孔。零红蝶在张罗装包,夏特之后我有小半年没有见过他,他一袭黑衣,远远就指着我身上的红软壳说幸亏没有和我撞衫……。刚徒步那会我穿一身黑,他穿一身红,后来我学他穿一身红,他又恢复黑衣,这个半狮子半处女座的家伙不管做什么都跟徒步一样,永远不让你追上他。没有太多寒暄,今年的徒步季已近尾声,我看得出零红蝶似乎也有些疲惫。


坐在大巴上,我掏出手机翻看狼C的线路介绍,心里掂量着这条130公里纵贯南北疆,号称最艰苦的徒步线路到底会把我捶打到什么程度,出于理科男的本能,我习惯性的记录了一下每天里程和爬升下降的数字,那五座近4000米达坂突然高出的海拔数字,如脉搏曲线上跳动的峰值,一下,一下,直击我心。


好多年前,零红蝶对我说,有些路线风景很美,可是很少有人走过了之后再走第二遍,但是狼塔不同,值得你走了再走,如果第一次证明你可以,那么第二次就是证明你无畏……。他说这些话的那些年也许我真的无畏,可是现在我更愿意相信“于自所证,未得无畏”。我可能错过了最好的时机,可还是阴差阳错的来了。


按照惯例,活动前零红蝶会做路线介绍,以我对他的了解,这是夸大线路难度的时间,这有助于队员启程前做好心理准备,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对艰苦的长线至关重要。但这对我可能适得其反,我需要的是什么都不想,这几年我总是想得太多,是时候顺其自然了。所以我闭目戴上耳机,李宗盛在耳边唱:越过山丘,虽然已无人等候……越过山丘,虽然已白了头……




[attach]46024664[/attach]



白杨沟,下午7点30分。


我已经忘了第一天的行程是怎么开始的,只记得从起点开始我已经沿着白杨沟走了7个小时。脑袋木了,天色开始发暗,荒野上的风像躲在暗处的野兽,趁着夜色步步逼近。实际上,从白杨沟煤矿飘大箱的那近20公里的路程开始,我就不止一次的对自己说:小子,你没有准备好,你压根就不该来……


我记得在出发点,同行的约翰问我是不是协作,当时我愣住了。这几年的每次长线我都刻意把自己当作半个协作,我不拒绝分担背负,乐于在队伍脱节时等人,热衷于指导过河人战战兢兢的下一步,好为人师的教新驴使用手杖和调节呼吸……。可我知道,做这些其实更像是在鼓励自己,就像黑夜里独行时大声唱歌一样,我想让自己在荒野里也能显得游刃有余。但是,现在,我只希望自己能不要被协作。


距离最后一次休息又过去了快一个小时,当时零红蝶说:还有五公里扎营。我数着数字:5000,4999,4998……,一个数字迈一步,这笨办法只在爬天格尔峰最后200时dao一样的寒风里我才用过。半年疏于锻炼的蝴蝶效应开始不断放大,不知道是天变暗了还是眼前发暗,我有点迈不动步子,大腿开始隐隐出现要拉伤的迹象,脚底似乎也起了水泡……。第一天的路程15公里,实际爬升也许只有500,可是狼塔还是狠狠给了我一个下马威。


8点半,天边还有最后一丝余晖,我终于远远看到了营地的灯光。拖着步子,找了块相对平坦的空地,我逼着自己先把帐篷扎起来,烧水给自己冲了杯奶粉,热好山之厨,三口两口吃完我这一整天的第一顿正经饭,失掉的魂魄回来了一半。我坐在帐篷里看着远处黛色的群山,夜色渐浓,月亮还没升起来,头顶星空璀璨,银河横贯长空,美得难以形容。可是,我看着满天的繁星居然隐隐开始后悔,一个亲人离开去了天堂,这时候也许我更应该陪在家人身边。


我太累了,钻进睡袋,我甚至已经回想不起来一天路上的景色,闭上眼睛,脑子里只有无穷无尽的荒草和山梁……。



640.webp (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40.webp (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40.webp (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3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5-21 10:55 显示全部帖子




一夜无梦,早上醒来天光如麻。我坐起来,发现大腿疼痛减轻了,脚底原以为打泡的地方居然也没有异样,一切不利因素似乎都在向好。一个人扎帐需要更长的时间拔营,我快速吃完早餐,顺便扔掉了一些计划餐数外的零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背包上身居然感觉轻松了很多。


天亮的时候4名队员决定退出,估计对他们来说那是一个纠结又艰难的夜晚,前一晚他们快10点才到营地,我在帐篷里看着他们摇晃的头灯从星空下走过来,疲惫至极。我从不认为长线中途退出是件令人难堪的事,实际上,队伍刚进山在呼图壁林管所被拦住的时候,我心里甚至偷偷希望那个固执的护林员不要网开一面。前一天走得近乎崩溃的时候,我也在想:明天一早就找个牧民骑马回去算球!可是每每这个时候,内心更深的地方总有个声音固执的说: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就好了……,人这一生该后悔的不是做过什么,而是没做什么。可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路,我只能看着落尘带着他们远离的背影,转身走向群山……



640.webp (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白杨沟达坂,海拔3875


从营地出发我就一直在心里念叨这个数字。因为我知道以白杨沟达坂为界,呼图壁河谷前后山分明,翻过达坂就是后山的河源峰地区,而在哈萨克语中,河源峰即是“狼塔”。从这个意义上说,白杨沟达坂就像狼C的门槛,只是,这道门槛似乎有点太高了……。从营地起步的缓慢爬升开始,每半个小时我都会下意识看一下登山表上海拔的变化,与其说是关注爬升高度,不如说这更像是种心里暗示。好在前一晚良好的睡眠和我永远霸道的胃口,让身体的疲劳程度有所缓解,肌肉疼痛也远没有第一天那么强烈,这让我一下如释重负,失掉的社交能力也回来了。


休息的时候,我和三秒聊起之前一起走夏特古道的种种经历,那次夏特出发前零问我是希望收一个新驴混帐,还是希望背一捆绳子,我毅然决然的说:绳子!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新驴就是三秒……。我还记得当时这个瘦弱的广西女孩,一直默默走在最后,第一次过河就被冲倒在冰冷的河水里……,不管如何惊心动魄的经历最终都会变成故事。三秒原定的计划也是乌孙,两改机票还是来了狼C,她笑说走完狼塔,再也不会有人觉得她不如绳子……



640.webp (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午餐过后,紧接着就是急剧的陡坡爬升,路况开始变差。之前化雪烧水耽误了太长时间,起步我就落在了最后,狭窄的马道上又难以超越前面的队友,我很难按照自己的节奏调整步幅和速度,强烈的疲劳感又回来了。我深呼吸,每次呼吸走六步,然后是四步,像登山一样奋力爬上第一个平台,远处的山峰和乌云已经连成一片,风雪要来了。我套上冲锋衣,细碎的雪粒已经打在脸上。



640.webp (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天空阴沉得发暗,雪越来越密,能见度开始变差,马道渐渐被掩埋,我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步要踩在哪。湿滑的石头让我脚下一滑,狠狠摔坐在地上,懊恼、沮丧转而变成愤怒,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自虐一样在这个乱石如刀的山坡上不停攀爬,如果只是为了逃避,那大姑也会伤心罢,临终前她还惦记着我,而我却选择了忘记。看着远处的一块石头,我心里赌气一样对自己说:不要停走到那里,她就会原谅你的自私冷漠……;然后是下一块,走到那里,她会原谅你的没心没肺……;下一块,她会原谅你的寡恩薄义……。下一块再下一块,每块石头就像心里的一道坎,我埋着头,一步不停,直到眼前再也没有可以作为筹码的下一块石头。


我走进一片光里,抬头发现天居然开始放晴了。我站在白杨沟达坂顶,天边积云如铁,但是南面的河源峰却宽容的从乌云中露出真容,这座海拔5290的雪山在一线蓝天映衬下显得异常壮观,眼前的整个山谷无比开阔,我坐在马鞍型的垭口上突然没了方向。那些过往的回忆在我眼前闪过,快乐的、温暖的、伤感的、心碎的我都不会忘,它们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我心里对自己说:她会原谅我的,她是我的亲人……



640.webp (1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40.webp (1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40.webp (1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40.webp (1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5-21 10:58 显示全部帖子





台普希马河谷,晚上1030分。


从白杨沟达坂下来,我们在台普希马河谷已经走了5个小时。傍晚时分步入的空中栈道,实际是一条在山崖岩壁上凿出的狭窄马道,马道并不平整,整体呈一个斜面,我只能一脚高一脚低贴着崖壁艰难前行。天渐渐黑透了,三秒忘了准备头灯,我跟在她身后,把光打在她脚下,我看不到自己脚下的路,也看不到身侧的悬崖到底有多高,只能听到身下隆隆流淌的台河水。


几个小时里,我在上山和下河的模式之间来回切换,10月的狼C河水并不深也算不上湍急,因为有之前夏特强渡木扎尔特冰河的心理准备,我甚至没觉得河水有多冰冷。只是频繁的涉水,让我来不及换回徒步鞋,只能全程穿着洞洞鞋跋涉。下山的时候,脚趾在宽松的洞洞鞋里一次次的前冲,从疼痛程度判断,这四个指甲怕是保不住了。



640.webp (1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40.webp (1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晚上11点,零说还有800扎营,我的经验告诉我实际距离可能在两公里左右,因为我知道有一种距离叫“零距离”,不是代表你离目标有多近,而是代表零红蝶告诉你还有多远到达营地,一般你要把他说的距离乘2.5倍……


我们到达林间营地的时候已近零点,约翰把帐篷扎在我旁边,今天一路上,我们两个的速度和节奏都最接近,始终走在一起。约翰是个细腻的杂志编辑,爱拍照也爱聊天,他把一只小玩具黄鸭带在身边,他说他怕水,这只鸭子就算是他的吉祥物,他把它摆在狼塔的高山大河里拍照,照片里那只小鸭子总是笑笑的,不管路有多艰难……


我突然想我儿子了,我躺在睡袋里翻看手机里他的视频,他小小的,扶着围栏学走路,每一步都摇晃着,但是义无反顾,摔倒了,爬起来继续……。儿子啊,不知道爸爸能不能像你一样勇敢又坚定……


今天是漫长的一天,从出发到扎营,全程11个小时,22公里我不知道徒步究竟会不会让人变得更强大?我只知道不管你身边有多少队友,徒步终究还是自己一个人的旅程。当你置身于荒凉、艰苦环境的时候,会变得无比孤独,正是在这种孤独中,内心会产生强大的自我安抚能力,你会想起很多也许已经遗忘了多年的人和事,你会自己给自己讲故事说笑话,长时间孤独的行走让你拥有一个平时无法构建的自我空间,在那个空间里,杂花生树、山高水长……,在那个空间里亲人还在,一切都还有希望……。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5-21 11:02 显示全部帖子




小时候,我常常看着家门口流过的吐曼河想,一条河究竟会流去哪里?消失在沙漠?汇入湖泊?还是流进大海?那时候没有网络,更没有度娘,我只能站在河边往远处望,河水七扭八扭,消失在视线的尽头……。这也许注定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生存尚且不易,没人有时间关心一条河的命运。


这是狼C的第三天。今天不用翻越达坂,甚至从山中绕行的马道也被融雪积冰覆盖了,我们只能选择无数次的横穿台河。在我早晨第一步踏进冰冷刺骨的台河水里时,那个已经遗忘了多年的小时候的问题居然又莫名其妙的跳出来,我不知道这条发源于河源峰,地图上都不容易找到的河流归宿到底在哪里,我只知道,狼C百分之八十遇难者的归宿就在这里。我看过那些遇难者的照片,她们笑容灿烂如花,只是,台河带走她们的时候丝毫也没有留情。10月的台河清澈平缓,除了冰冷,我甚至想象不出它在春夏季节的暴虐模样,它就像是蛰伏在狼塔的汉尼拔,沉静内敛得像个艺术家,可是内心藏不住吃人的欲望。


640.webp (1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中午路过香港山友小猪唛的衣冠冢,墓碑很新,她今年7月在这里被河水冲走。零让198点根烟放在墓碑前祭奠。我看着这个在河边林地上如玛尼堆般的坟冢,突然觉得,这里对驴友也许并不是个最坏的归宿,每天听着河水流淌的声音,看日升日落,星河流转,春天长成树,夏天开满花,秋天叶子落在河里,想走多远就走多远……。


今天是休整日,3点半队伍到达营地,趁阳光正好,我赶紧晒晒潮湿的帐篷和睡袋。两天的高强度行走,突然放松下来,时间仿佛都变慢了。我在营地周围闲逛,这里的河道开阔,四处散落着北山羊的骸骨,驴友戏称这里是狼餐厅,今天餐厅里换了菜品,不知道对不对狼的胃口。


640.webp (1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早上零红蝶在树林营地“捡”了几个迷路的驴友,他们已经在山里走了6天,没有领队、GPS失灵、全队没有一部对讲机。他们没能绕开危险的老虎口,在近乎垂直的山崖上攀爬,在达坂顶的绝壁边扎营……。从他们丢失和折断的手杖数量,我大概能想象出他们经历的种种艰险,天津的八厘马和我说这些的时候泪光闪动,他说前一晚在得知零同意他们随队同行之后,他兴奋的一夜没睡,他知道他们有救了。我不知道是该赞叹他们的勇气还是非议他们的鲁莽,每个人注定有只属于自己的狼塔故事。

傍晚,天开始发暗,但是远处河源峰的雪顶却在黑蓝的天空里突然闪亮起来。我们点起一堆篝火,围着火堆聊天,聊着聊着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就像徒步一样,走着走着就剩下你自己。我站在台河边的星空下,这片星空和我小时候看到的一模一样,很多年前的某个晚上,我也许就站在家门口的那条小河边,那时候星光也像现在一样映在河水里,河水闪耀着,流啊流,流啊流,不知道它究竟流去了哪里……


640.webp (1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40.webp (2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20-5-21 11:06 显示全部帖子





我早晨醒来,盯着眼前鱼脊形的帐顶发呆,不知道多少次我从帐篷里醒过来,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这让我想起《地心引力》里的一个情节:乔治·克鲁尼拉着绝望的桑德拉漂浮在浩瀚的太空里,他指着身下蔚蓝的地球问她家在哪里,他的原话是:where do you pitch your tent?(你把帐篷搭在了哪里?)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们的飞船已毁,不知身在何处,太阳从地球边缘缓缓升起,光芒如水一般向四周弥漫……。这是电影中最动人的部分。每次长线徒步从帐篷中醒来,我都会不自觉的想起那句台词,就像在安慰自己:帐篷搭在哪里,哪里就是你的家……。


这是狼塔的第四天,清晨的阳光从帐篷顶掠过,远远照在河谷尽头的雪山顶上,金光闪闪,也如电影中一样动人,只是,我的帐篷虽然搭在狼塔,可我还是忍不住开始想家。


640.webp (2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早晨出发前的例会上零红蝶说,今天的路要慢慢走,不要急……。今年连续的两次狼C对他也不轻松,他说他也和我们一样,每天都在数着日子。这是他的第11次狼C,我不知道是什么动力能支撑他一遍遍的翻过陡立的达坂,踏进刺骨的冰河,如果只是为了生计这很难解释得通,因为以他现在的影响力大可以赚更轻松的钱。也许就像百合姐说的,零红蝶就是天生的领队,他的根在山野,不管他平时多默默无闻,但只要把他扔进户外他就会立刻抽枝散叶迎风招展。


从营地出发左拐进入峡谷,起步就是陡坡爬升,毫无铺垫。今天要翻越库拉阿特腾阿苏坂,这个被戏称哭了疼了才能翻过的达坂,海拔3580米,是狼C五个达坂里海拔最低的一个,但营地起步海拔只有2500米左右,所以实际爬升仍然在1000米以上。出峡谷口,远远望见覆盖着斑驳积雪的山梁,巨大的Z字型马道直通达坂顶端。我深呼吸,尽量不抬头看还有多远路程,只低头看着前面队友的脚,亦步亦趋,随着海拔升高温度也开始下降,阳光很好,可我还是感觉有些冷。走到一半,远远的有牧民牵着马从达坂下来,他们受雇于另一个反穿的队伍,有个女队员走不动了骑在马上,马喘着粗气,身上皮毛尽湿。


640.webp (2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突然有点沮丧,眼前总有走不完的路,那些马道蜿蜒曲折,不知道要把我带去哪里。我累了,停下来抬起头,突然看见山顶有一片五彩云,我看过很多高海拔地区的彩云,可没有一次像我现在看到的,那片云像停在山脊上的蝴蝶,风过翅摇,流光溢彩,我心里对自己说:即使再没有方向,也没有理由拒绝向着一片祥云前进。


出发前落叶姐说,在第四天的达坂顶上一定要跳一下,那里可以摸到天。可真等我筋疲力尽爬上最后100米的乱石陡坡,站在达坂顶上的时候,却怎么也跳不动。我用手杖撑着身子喘粗气,就像那匹负重的马。达坂顶视野开阔,远处云横气逸,暗青色的山脉上荒草和白雪相间,我听过有个说法,说回忆是青黄色的,如果是真的,我希望我的回忆也能像眼前的景色一样美……


640.webp (2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短暂的逗留后就是漫长的下山路,从达坂顶下来的马道太干燥,鞋底在满是碎石和尘土的路面上不停打滑,我只好选择直接纵切下山,脚跟着地,每一步都像太空漫步,只是膝盖又开始隐隐作痛。然而真正的噩梦是下到谷底,进入奥尔塔兰特河谷后是没完没了的鹅卵石路,两天都没再出过问题的脚底又开始疼痛难忍。时间接近傍晚,我有点崩溃。转过一个山丘,看到前面的队伍似乎在河边一块空地停下来要扎营,我用尽最后的力气一路小跑过去,结果零红蝶说这块营地容纳不下整个队伍,还要再走1公里去下一个营地扎营,这下我彻底崩溃了。



我看着天边的余晖渐暗,机械的迈动腿脚,不远处营地的灯光已经亮起来,这一公里走得我肝肠寸断,到营地的时候,我甚至已经没有力气扎帐篷了,三秒递给我一杯姜红糖,我坐在背包上看着夜空发呆,一架飞机飞过头顶,和我当时想的一样,它真的像一颗流星……


今天是漫长的一天,我们一共行走了11个小时,行程22公里。简单吃完晚饭,我躺进鱼脊形的帐篷里,一天似乎又回到了原点。我又想起了《地心引力》,影片接近尾声的时候,桑德拉坐在燃烧的的飞船里进入大气层,生死未卜,她对休斯顿说不管结果如何,她都坦然接受,因为无论怎样,这都是一次非凡的旅程……

640.webp (2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20-5-21 11:08 显示全部帖子


C的第五天,我每天都数着日子,每翻过一个达坂,每跨过一条河,都会离家又近了一些。早上出发的时候零红蝶打开了他背包里的便携音箱,无人山谷里的音乐就像挂在驴子面前的草料,有时候我被他甩的太远,音乐也变得若有若无,我会不自觉的快跑几步,好像要奋力抓住那些气若游丝旋律的尾巴。今天要翻两个达坂,全程缺水,为了避免再出现化雪烧水的情况,我早晨额外多背了800毫升水,背包一下又重起来。


蒙克特开曾达坂,是狼C海拔最高的一个达坂,在冰川前有四个类似平台的缓坡,每爬上一个平台你都会误认为下一个平台就是达坂顶,一次次的失望几乎让人陷入崩溃边缘。从昨天开始,浙江的定格体力就出了问题,她的大腿严重拉伤,情绪低落,走在队伍的最后。零红蝶说她如果保持这个速度,即使她能翻过达坂,也只能让协作陪着她在离营地6公里以外的地方提前扎营。


在冰川下,我和老金、老李坐在避风的大石头后面等落在队伍最后的定格,老金说他们俩决定先爬上达坂顶,放下背包再下来接定格的背包上去。这两个老哥为了狼C提前一个月开始负重20公斤爬坡,进山后从第一天开始就全程领走,他们是真正的强驴,并不是因为他们体力多么惊人,而是在最艰苦,最危险的环境里还愿意向别人伸出援手,有人说在户外人的道德底线会下降,可是总有人会让你肃然起敬。


通向达坂顶的最后一段是积雪覆盖的冰川,这是一段漫长的路程,海拔上升让人开始有些气短,脸也被雪地反射的阳光灼烧得发疼,我抓起一把雪塞进嘴里,踩着前面队友的脚印五十步一停。冰川行走似乎比陡坡爬升更让人筋疲力尽,数字和讲笑话都开始变得收效甚微,为了分散注意力,我想起什么就背什么,可是越累记性越差,最后只能在心里反复默念唯一还能记得住的心经,念一个字迈一步,足足念满了五十遍。我像朝圣一样踏上达坂顶的雪檐,远处群山辽远,云影被投在鱼骨般的积雪上,风过影移,更显苍茫。我坐在达坂顶的背风处,冷得瑟瑟发抖,脑袋里有个声音还在不停念:……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幻,究竟涅槃……。我知道自己永远没法心无挂碍,可是那些牵肠挂肚的,又何尝不是行走的力量?


从达坂顶沿着马道横切下来,走在山坡的阳面,身上也渐渐暖起来,这一段路是近乎等高线的平坦马道,因为海拔下降不大,走得格外轻松。不到两个小时时间,转过山丘,右手边一个矮坡就是号称海拔3800米的哈尔噶特开茨达坂,不需要再次翻山对我们来说真是救命稻草一样的好消息。下坡路全是松软的碎石和沙土,我顾不上保护膝盖,直接一路小跑冲到谷底。


眼前就是开阔的哈尔嘎腾郭勒河谷,这是蒙古人的牧场,夕阳西下,光长影短,眼前的一切都被染成金色,这一刻狼C展现出自己最温柔的一面,我走在金色的草场里,身边的一切都闪着光,我突然不想走了,我想躺在这边金黄的牧草里,就像风之谷里娜乌茜卡躺在荷母金色的触手里,如果有天堂,那么这里就是天堂……


天黑之前,我们在河谷里的碎石河滩上扎营,今天的营地海拔3300米,注定是个寒冷的夜晚。我烧好一锅大红袍等待陆陆续续走来的队友,我看着他们的头灯从远处闪烁着慢慢靠近,心里也亮起来……


我突然想起蒙格特开曾达坂下那匹死去的马,它的皮毛完好,内脏已经被掏空了,我路过它**的时候它空洞的眼睛望着达坂下远方的草场,翻越达坂耗尽了它所有的力气,它走到那里,倒下了就再没站起来。这就是狼塔,每天我们从无数骸骨上跨过,然后看见在垂直岩壁上成群结队跳跃的北山羊;从乱石如刀寒风刺骨的冰川达坂上走过,然后看到如梦如幻的金色草原,狼塔就像个生死交替、悲喜交加的舞台,种子终会在骸骨上发芽,花开莫莫,生生不息。


640.webp (2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40.webp (2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40.webp (2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40.webp (2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40.webp (2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40.webp (3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40.webp (3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20-5-21 11:11 显示全部帖子
猪猡冀 发表于 2020-5-21 10:43

[size=16 ...

漂亮,但少了一点兴趣点。
发表于 2020-5-21 11:16 显示全部帖子





这是狼C的第六天,出营地的第一步就踏进冰河。


如果有人问我走狼C最痛苦的经历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告诉他,是一大早阳光还没照进河谷,河边只要不流动的积水上都是覆盖着一层薄冰,你换好涉水鞋,第一步就踏入进接近零度的河水里。刺骨的寒冷会第一时间麻痹你的双脚,紧接着就是钻心的疼痛,我抬高腿迈大步子,尽量减少脚浸在河里的时间,可是很快部分的脚掌还是会失去知觉。零红蝶干脆连涉水鞋都省了,直接穿着徒步鞋过河,前一天早晨他的徒步鞋冻住了,硬得像块石头,他用石块把它砸软,然后硬套在脚上……。.


走出河谷的时候,我们坐在斜坡上的草地里,阿雅说58,我说什么58?,她说这一路每过一次冰河她就咬牙数一次,一共58次……,阿雅曾经说过:上天总会给你一个最好的安排。不知道这对她算不算一次痛彻心扉的好安排。


今天又是个休整日,我们沿着哈尔嘎腾郭勒一路上行,不到四点就走到哈尔哈提达坂下的五星营地,今天的营地海拔也在3300米以上,趁着太阳还没落山,可以最后再晒晒睡袋和帐篷。我整理了一下背包,这次行程我低估了自己的食量,在第二天树林营地我把两包方便面给了迷路的怒火他们,没想到最后自己的食物居然不够了,早上三秒塞给我半个馕,凹凸曼又给了我一包奶粉麦片,解决了早餐,晚餐我几乎吃光了所有的存货。


这是最后一天扎营,零红蝶收集了所有人剩余的可用原料煮了一锅百宝粥,我喊来老山喝粥,他的肠胃一直没有适应狼塔的饮食,走了一路吐了一路,他害怕拖队伍后腿,我们休息的时候他在走,始终没有脱离大部队,他说那碗粥是他这一路吃过唯一一顿可口的饭。我们坐在阳光里聊起这一路的艰辛,可是,有些苦我甚至已经记不清了,我们总是乐于记住那些美好的快乐的事情,对于受过的苦,遭过的罪却往往容易遗忘。就像零红蝶说的,不管什么艰难、伤痛、苦难,都会随着时间被慢慢抚平。


我躺在哈尔哈提达坂下得草地上,阳光和牧草都是金色的,一大群山雀从草丛里飞出来,铺天盖地,银色的羽翼在阳光下闪耀,宛如一团闪光的云雾,鸟群从我头顶上飞过,鸟鸣如撒在地上的一把碎硬币,这个场景就像个梦。



夜晚,气温陡然降到零下十几度,我把羽绒服盖在脸上,还是冷的难以入眠,后来我梦见自己迷失在山谷里,找不到回家的路,然后我平生第一次梦见了大姑,她穿着她最喜欢的那件红毛衣,步履轻快,和我记忆里一模一样,她对我说:不要怕,不要怕……,然后她转身,消失在茫茫雪山里……。我突然醒来,深夜两点,眼泪止不住的流。




我要回家了,从早晨一醒来,我就不止一次的给自己说。从哈尔哈提达坂脚下的第一步开始,我就决定用碾压的方式跨过这个挡在我回家路上的最后一个阻碍。我的每一步都异常坚定,速度也越来越来越快,我一个又一个超过前面的队友,好像生怕他们挡住了我回家的路。快到达坂顶的时候,我甚至等不及前面的人让路,直接从左侧的雪檐横切上去。


站在哈尔哈提达坂顶,我们已经跨越了天山,以此为界,向南就是和静,那里自清以下就是蒙古封地,两百多年前,东归的土尔扈特部也许就曾从这里经过,他们马蹄踏过的牧草青了又黄,黄了又青,唯一不变的只有身后这片群狼守护的山谷。


我坐在回家的大巴车上,冻伤得脚依旧没有完全恢复知觉,身上每一块肌肉的疼痛感都好像在提醒我经历过什么。可我脑子里却又回到了那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徒步?为了证明自己与众不同?拍几张常人难以见到的风景图片?在朋友圈换几十个赞叹的评价?如果仅仅为了这些,那每次长线换来的掌声和付出的艰辛实在难成比例。我们总在试图改变世界,可是我始终坚信,终有一天人要回归荒野,你在荒野中什么也改变不了,能改变的只有你自己。我之前很多年一直希望自己能活得宠辱不惊,生死不惧,每经过一次漫长的徒步旅程,在只属于自己的孤独空间里静静思索一程,把心事一点一点丢在路上,我就会觉得自己多多少少又离那个目标近了一点。

苏轼临终前曾手书一道偈子给他的小儿子苏过,诗曰:庐山烟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到得还来别无事,庐山烟雨浙江潮……。我把这首诗抄在本子的第一页,每次徒步前都会在心里念一遍,不论后一个烟雨潮是说“不过如此”还是“名副其实”,其实都是人生境界,旅程和生活本就是一回事,唯一不同的是旅程终会结束,可是生活就像牧草一样,不论经过马蹄践踏还是野火焚烧,春风吹过还要生长……




我带着从狼C归来的一身疲惫推开家门,惊奇的发现我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学会了走路,他见了我蹒跚着扑过来,紧紧抱住我,我心里说,儿子啊,爸爸也学会了走路……


(完)


640.webp (3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640.webp (3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20-5-21 14:15 显示全部帖子
你的文章非常不错哦,犹如你的狼塔之行。
发自8264小程序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