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0562

主题

哈尔滨

四顾南猴石

查看:773 | 回复:4
发表于 2020-6-4 22:36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xingzhe007 于 2020-6-4 22:46 编辑

                    四顾南猴石            文/杨柳青

       南猴石是偶然在网上看到一篇没有署名的文章才知晓的。后来通过网络查询得知,原是博雅旅游网记载的。原文中记述:猴石山冰湖旅游区距县城北部40公里的凤山镇,这里山势陡峭,巍峨壮观,最高海拔900多米。其冰湖为自然形成,景色壮丽,是哈尔滨周边市县森林旅游的一绝,这里青山连着绿水,绿水连着白冰,是夏季难寻的自然景观,是登山、观冰、戏水难得的旅游胜地。因山顶有一怪石,形状像猴而得名...

       身为家乡人,竟然不知道身边还有这么美丽的自然景观,自然觉得些许惭愧,这篇文章描述的场景,深深吸引了我这位登山爱好者。因此,便开启了探求她、了解她、相识她的历程。

经过调查、了解,得知南猴石山坐落在兴隆林业局辖区六道河子林场东南方向,通河所属福山村东北方向,东经128°48'45",北纬46°13'7"南猴石山形远远望去形似宝剑锋尖,山顶有一块方形巨,在巨石上俯卧着一块石头,石头的上部型如猴子的脑袋,由于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雕琢,石头上部细节与猕猴的脸庞极为相似,此山得名南猴石。与南猴石山比邻(西北侧有一海拔约为800米左右的姊妹山,这里暂命名为小猴石山。

       为了弄清南猴石山的地理、路线等情况,尽快地走近她、亲近她,一睹她的芳容,领略它的风采,我首先想到了一位也是偶然认识(在凤山镇街边买花时偶识)的师姓大爷。他长期在森工林区工作,对通河境内的小兴安岭山脉比较熟悉,虽然今年已经八十余岁了,仍精神矍铄,身体硬朗。可他虽然知道此山,但并没有登过,于是便给我引荐了白杨木林场的岳厂长。岳厂长从小在山里长大,对当地的山脉自然是了解的多。他说他年轻时在山里劳动时曾路过此山,时至今日已经有一二十年了,只是依稀记得大概地理位置,为了把握起见他又给我推荐了更加熟悉此山的现任六道河子林场的王副场长。

       在一个周末的下午,通过电话、微信与王场长建立了联系,2019年9月28日见了第一次面。王场长中等身材,身体结实,声如洪钟,待人热情,并且是一位受过高等教育林学专业毕业的林业专家,当天由他带领我们登了南猴石附近地区的名为银头砬子的山峰,因故未能登顶。

                                                      一顾南猴石

       从知晓南猴石山的那天起,攀登南猴石山的那个愿望就一直萦绕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朝思暮想。

201912月8日,在王副场长的带领下,我们第一次开启了攀登南猴石山之旅。由王场长亲自担任向导,沿着他指定的路线,一行八人踏着洁白的积雪向南猴石进发,由于线路选择或者是记忆偏差,这次只登上了南猴石右前方的两座无名小山。

                                                      二顾南猴石

       一场疫情波及了整个世界,这个世界仿佛都被翻转和搅动了一番,每个人也都被这场天大的意外震撼到了,整个春节都隔离在水泥钢筋搭建的盒子里,经过几个月的努力疫情有了较大的缓解和遏制,那种登山的冲动也油然而生。

2020年4月6日,约了两位好友晓安、海强一起去登南猴石。虽然提前做了些功课,上网也查了地图,确认了山的方位等,因为没有向导,还是没有很大的把握能够实现登顶的目标。

       三人沿着山的大致方向默默前行,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跋涉,就看到了山的身影。登顶后才知晓我们登上的是南猴石比邻(右后侧)的一座稍矮的无名山峰,这里暂命名为小南猴石,由于体力、返程时间等原因,这一次也只能带两个兄弟到此为止了,壮志未酬,只待再来。

                               三顾南猴石

       2020年4月11日,天空格外晴朗,蓝天白云,春风习习,带着晓安又一次向南猴石挺进,革命尚未成功,只能再次努力。

       山脚下水库边的二兄弟将我俩送到登山的路口,并叮嘱了几句登山时需要切记的事项就回去了,我和晓安弟带着几分忐忑和胆怯默默向密林深处走去。沿着早上八点钟正对着太阳的方向,指南针100度的指向进发。

       进入森林深处,远处的山峰,已无处可寻,登上旁边的小山后,瞭望和确定南猴石的方向、方位,远远地看见两座几近重叠的山峰,通过判断,一座靠近的是我们已经登过的南猴石右后侧的山峰,即小南猴石,另一座稍远偏左的山峰就是南猴石。

远远望去,南猴石山陡峭挺拔、俊美、雄伟,在茫茫的森林中显得巍峨大气。哥俩儿都仿佛精神一震,热血涌上心头,那种自信、希望之情油然而生,内心的胆怯、恐惧和缺乏自信的情绪荡然无存。两个人相互鼓励、互相协助,经过艰难的跋涉终于来到了南猴石山的脚下。

       山脚下悬崖矗立、乱石叠嶂、积雪足有两尺厚,因积雪尚未融化,石头表面比较湿滑,直接从悬崖下边攀岩而上的话,没有任何登顶的可能。没有办法,我们只好从山的尾部寻找机会,终于在一处缺口处爬上了南猴石的山脊,并到达了距顶峰只有几十米的地方,但一块巨石挡住了去路。巨石和下面的山脊瞬间形成了巨大落差,足有两三米高,没有登山辅助器材,无法通行,此次亦只好止步于此,再次抱憾而归。

                                                     四顾南猴石

       喜欢攀登的人,是不达目的不会罢休的,无论历经多少次的挫折和坎坷都不会选择放弃或回头,直到达到目标,心才可以安放。

2020年4月26日,约上两位热爱登山的驴友再一次出征了。早上6:45从县城出发,开车不到一个小时左右就到达山中水库了。和水库的女主人及其儿子打过招呼、寒暄过后,便向目的地进发了。

       此次两位新组团的驴友都是第一次登这个山,其中一位男驴友还是第一次相识,年长我两岁。在山边稍作调整,喷洒了防草爬子(蜱虫)的药剂,又截了两根爆马子木棍,当做一副又便捷、又结实、又经济的登山杖

       刚刚来到入山口,远远就被一只黄白色的小动物(獾子)所吸引。獾子在路旁的草地上,把整个头都几乎埋在它拱起的乱草中,所以当我距他只有一米多的时候,它仍然毫无知觉地沉浸在它觅食的幸福世界里,我对着它说了句:“你这么执着吗?”当它听到了较大的说话声音时,才仿佛感觉到了威胁,它先静静地在那里原地不动,然后将整个背对我的身子灵活地转了过来,并警觉地或许是震惊地看向了我,我当时也是下意识地一哆嗦,害怕它攻击我,当它看清了陌生的我的那一刹,便突然转身逃离到了密林深处。

       这个小插曲,致使我对选择登山的路线有所怀疑和不确定。偏离了原来的行走过的小路向左侧前移行进,行了一段路,拿出手机指南针校准了一下方向,前进方向已经指向90度,偏移了10度,继续沿此方向行进将会距离目标越来越远且很大可能无法找到目标,于是及时进行了方向调整,但代价就是要付出更远的距离和体力。其中一位女驴友渡渡已经是脸色苍白,体力难支了,她为了不影响我们今天胜利登顶,提出了下撤的请求,经过确认她可以按原路返回并找到山下水库小房子那里,便同意了她的请求,我又电话通知山下二弟对她进行接应,这才放心前行,剩下我二人还是很坚定地向目标挺进。

       越往山的深处前进,越辨不清路的印记,几乎就是寻找尽可能的可以通行的树与树之间的空隙,山的坡度也是越来越陡,渐渐可以看见尚未融化的残雪,道路湿滑泥泞,乱石星罗棋布,树藤千丝万缕,行进十分艰难。为了这次能够成功登顶,还特意带了登山绳和钢爪。

       到了南猴石主峰山脚下我和晓安第一次来的主峰下面那个悬崖缺口处,两个人驻足观察了好半天,计划和盘算着如何攀爬。从登山包里掏出绳索、钢爪,进行了简单的链接安装,将钢爪一次次抛向悬崖边的一棵小树。一次、两次、三次,钢爪一次次快速地滑下山来并向自己的头部方向砸来。这个动作十分危险,钢爪如果砸到脸上,将皮开肉绽,骨断血染。一次次抛投,一次次滑下,信心和耐心也在一次次地消减,好在那种再来一次的坚持终于获得了成功,钢爪成功地抓到了一棵小树的树根。自己用了全身的力气拽了拽,确认可以完全能够承受自己的重量后,使出全身的力气向上攀去,像抓到一棵救命稻草一样攀到一棵小树并牢牢抓住后,又将钢爪投向更高、更粗的小树。通过这种接力,一步步向山的高处上移,来到一块石头墙下,站定了脚跟,稳了稳情绪,把绳索挂在树上,将另一头抛向山下的同伴,经过艰苦努力,我俩终于在石墙下会合了。

       同伴的意见是就到此为止了,猴石已经尽在眼前,虽然伸手不可及也,但也近在咫尺。没有达到近距离的接触与拥抱,总有一万个不甘心,经过稍事休息,我还是坚定了继续向上攀登的信心。观察了一下,沿着两块石头的缝隙,手脚并用艰难的向上爬去。身后的大哥因为担心不时地向我大声地叮嘱“加点儿小心”。

10:30时终于站到了石猴卧下石头旁边。早上出发的时候,天还是晴的,蓝天白云,登顶后,四周黑色的乌云不断聚拢,风也悄然从天而降,远山的云雾就像云雨一样垂直向我们这边的山顶漂移过来,天空中稀稀拉拉地飘洒下高粱米大小的雪粒子。站在猴石之巅,突然之间觉得特别压抑。由于山风乱舞,站在或坐在石头上不敢左右,好在风骚扰了一下就一旁溜走了,我们才得以静下心来,欣赏周围美景和体味登高远望的心情。

       猴石静静地卧在巨石上,脸朝向我们的方向,仿佛好奇或惊恐地注视着两个陌生的异类。猴石面容清晰可辨,五官比例端正,神形酷似真猴,称为猴石,不虚此名。猴石俯卧在一块高大的巨石之上,因为没有必要的攀爬器具,无法亲手抚摸它那美丽的毛发和可爱的脑袋。

       在山顶上进行了拍摄和拍照,11点10分左右开始下撤。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因为没有专业的溜索下降器具,下山还是很困难和危险的,我让同伴先行下撤,我负责收绳,最后下撤。下来时,我把绳索在右臂上缠了三四圈,左右手死死地握着绳子,靠着体重自由落体,缓慢下坠。落地后,收好绳索,发现同伴已不见了踪影,只能相互呼喊确定彼此的大致方位。我沿着山脚下右侧横向移动,来到上次登山的巨石下,沿着山脊向主峰方向(右侧)又前进了一段,眼前是如刀刃一样的巨石斜躺在那里,刀尖的尽头就是我们刚才山顶的衔接处。拍了几张照片,同伴不断地呼唤,就急匆匆地滑向了下山的路。右手“二母娘”的关节在向下滑行时被石头划伤,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用雪冷却了一下,简单地进行了凝血处理。在乱石间沿着同伴的呼唤声寻去,二人终于在一棵倒树旁会合。

       二人相对坐在两棵干枯的倒木上,简单地吃了点餐食,带着余兴踏上了下山的路,沿途还采摘了好多马蹄菌。

       当再次远远地回望那巍峨的南猴石时,内心充满了崇敬与欣慰,情不自禁地感慨到:山就在那里,喜欢,你便可再去。


                                                                                      2020.4.29Jtq书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6-5 13:31 显示全部帖子
感谢楼主的 精彩分享
发表于 2020-6-5 16:44 显示全部帖子

精彩好帖,前来顶起
发表于 2020-6-6 06:52 显示全部帖子
xingzhe007 发表于 2020-6-4 22:36
[

[size=14 ...


对家乡的山山水水有着无限的眷恋……
发表于 2020-6-19 06:04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支持。。。。。。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