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7048

主题

成都

曾是少年|重庆四十小时

查看:915 | 回复:20
发表于 2020-6-10 15:06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0-6-10 15:07 显示全部帖子
【缘起】

  我们这个年纪,就像是梦结束以后,天亮以前的那段时光。

  在梦里可以无拘无束地极尽自由,哪怕做尽坏事,又或者流光所有的眼泪,那不过都是一场梦,梦就该肆无忌惮。

  天亮以后,晨光带着现实照亮眼睛,我们要开始学会收起狂狼的心,在阳光里接受世俗的检阅,循规蹈矩去成就理所当然。

少年就像梦,而成年则是光亮中无法遁形的现实。









重庆

解放碑

刚看过《少年的你》不久,记得一段成人的对话,大意是,一个人问:一个人怎么会去豁出全部去成就另一个人。另一个人答:我们不会,但他们是少年,他们会。

忽然有一天,我们便开始计较得失,把爱看作是情感利益交换,并从此学会在心里开始保留,那便是我们告别少年时光的印记。

人,总是会成长,变得更理智,变得更成熟且世俗,就像河水与时光,从不逆流;但我们总是又会每每想起少年时的那些冲动,那些不理智,那些不成熟,那些以为情感大过天的想法而流泪满面。

我们是失去了,还是获得了?

我不知道。



发表于 2020-6-10 15:07 显示全部帖子











现在,梦已经开始消逝,天却尚未亮得透彻;我们曾是少年,但也还未成为一个合格的成人。

莹子说计划前往重庆的时候,我犹豫了,然后她说:必须得去。

不过是一个周末的时光,我在顾虑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在计较什么得失我也不清楚,然后我像那个曾经的自己一般说:去就去呗。

周五结束工作,在拥挤的地铁里沉默前行,抵达成都东站,见到莹子、枫枫、熙熙和梦姐的时候,我像个少年一样地笑了。




发表于 2020-6-10 15:07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0-6-10 15:40 显示全部帖子

【火锅英雄】深夜洞子火锅物语



这个社会总是藏满恶意却又满是机遇,少年的我们就像一尾尾脱水的鱼,总觉得举步维艰未来迷茫,直到有一天去回顾曾经,发现那些年少的辛酸竟成了如今安逸闲适生活所最怀念的往事。其实,那些辛酸艰难之所以如下喉的酒一样能让人回味,是因为那些我们交织在一起无法复刻的青春,就像梦一样随性自由,说爱就爱,却再也回不来。

抵达重庆,并打车赶往市区已经是晚间10时许。

重庆和成都,就像两个性格迥异的双生子,一个温吞却讲究,一个粗犷但直率。虽然重庆的朋友不少,但是上一次前来却已经是一年半前,那时还带着听见“如今花无语飞过秋千去”便想落泪的情绪。

公寓定在渝中区,小车在老旧街道的灯火阑珊里穿行,于是在想,为什么那么多电影在这座城里取景,明明这里不够整洁,不够明亮,破旧中起伏不定;但重庆人的血性,还有这座山城的高低起伏却成就了这里立体的城市个性。

当我们在城市里迷失的时候,站在重庆街头,却总能很快反应过来,这里是重庆。




公寓可以住十个人,我们五个人填充了一半的卧室,但是人均房费不过八十多块,是划算的;临江的一侧是大大的落地窗,张望出去的时候,仿佛自己置身于重庆的夜空,在俯瞰这座城的人间烟火。











发表于 2020-6-10 15:41 显示全部帖子
没有过多流连,我们便即刻出发抵达了洞子火锅店,只是因为莹子说她来了重庆那么多次,却还没有吃过一次洞子火锅。

曾经作为陪都的历史,留下了光荣,也留下了无数预防轰炸的防空洞。和平年代里这些曾经保命的防空洞里驻扎进了不少火锅店,成为独具重庆味道的洞子火锅。







发表于 2020-6-10 15:41 显示全部帖子
11时左右,入座以后发现,食客并不多,想起此时成都的街头的大小食店才开始人头攒动,想来还是略微有些许的寂寞。

关于火锅,说不上成都的好还是重庆的好,但是身边吃遍两地的吃货们大抵认知是成都的火锅噱头更多,花样繁琐,不管是菜品还是店面装潢,都更为精致;重庆的火锅则朴实得多,就像它的前世是江边船夫用牛下脚料简单烹制只为果腹一样,没有那么阳春白雪,但口味上更为醇厚。

曾经一位外省的朋友问我:在川渝吃火锅,点鸳鸯锅是不是会被鄙视?我告诉他其实成都人也有很多不吃辣的,比如我。所以,冒着被鄙视的风险,我们点了鸳鸯锅,好在小哥没有心思鄙视我们,只等我们快点结束用餐好关门下班。








发表于 2020-6-10 15:42 显示全部帖子
黄喉、毛肚、牙帮子、鸭肠、腰片、鹌鹑蛋、嫩牛肉……火锅的灵魂是纯粹的,也是杂烩的,少了这些菜品的中任何一样,火锅的灵魂便显得不那么完整。

一样一样的菜品被次第放入滚热的油锅里翻滚,于是火锅便变得鲜活起来,灵魂得到一层层的加持,变得越来越生动,就像这座山城一样的立体。

最后的各色素菜下锅后,火锅的灵魂便得到了洗礼升华,而我们的洞子火锅也在酣畅淋漓中变得圆满。













发表于 2020-6-10 15:45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0-6-10 15:48 显示全部帖子

【重庆森林】长江索道转身繁华



  索道像锋利的弦,静静划破江岸的城,男男女女如一只只落单的兽,享受寂寞却又恐惧孤单,带着厚重面具却又想捕获最为真挚诚恳的心。重庆森林其实和重庆无关,就像,故事再怎么样继续下去,都不再和你有关。

看《恶童》的时候,总觉得那座城便是重庆,纷杂繁琐的高楼就像被拧在一起一样让这个世界看起来那样的拥挤,小黑在如悬挂街头的怪蟒一般的电缆线上和楼宇间攀爬飞奔的时候,那些快速切换的视角,就像我坐在索道里,观望江岸两侧的这座城。

那一刻,有一种飞翔于空中的感觉,而重庆破败的老街小巷都被潜藏进了树荫与江雾之中,只剩下程亮雄壮的高楼,比肩林立,转身之间,市井眨眼繁华。




桃子是认识多年的重庆好友,他说,我比他这个重庆人坐索道的次数都还要多。

曾经的索道,不过是市民过江的交通工具而已,彼时票价不过一两块,自从《疯狂的石头》、《日照重庆》等电影面世,横跨长江的索道便摇身变成了重庆的标志之一,票价水涨船高涨到了单程20元往返30元,购票后还得排上几小时的队才能顺利上缆车。

曾经的索道,现如今早已失去了跨江交通工具的意义。






上一次排队是在一年半前的夜间,从门口到上车花去两个半小时,然后10分钟结束跨江的动作;原本买的往返票,却实在没有勇气继续排队等待返程。


这一次临近中午,队伍短了不少,却也等候了一个小时。


等候时,来到了售票厅旁的餐厅,凭栏眺望,面前是水雾弥漫的长江,而头顶便是缆车站台。立体的重庆,让眼前的世界起伏剧烈。


枫枫和熙熙是第一次来重庆,第一次坐索道过江,带着对未知事物的期待情绪;一边的莹子缓缓吐出烟圈,说出和我一样的想法:在这里好好看,登上了缆车你会发现视野还没有这里好,而且拥挤的人群里,等你拿出相机摆好姿势于是也就到江对岸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