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2387

主题

四川

一个人的骑行,带你看不一样的川西环线。

查看:19126 | 回复:47
发表于 2020-6-24 00:26 显示全部帖子
骑行川西—雨骑赶至新都桥




我原本的计划,从雅拉雪山推自行车翻山,直接穿越到塔公草原,随后去到新都桥。于是,我用了一天时间,从八美镇翻垭口,骑行到雅拉雪山,可是雅拉雪山修建景区,封闭施工不让进。随后爬坡又回到了八美镇。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自己就这样度过了非常戏剧性的一天。不过庆幸,毕竟感受过疙瘩梁子蜿蜒盘旋的上坡了。



第二天,不做他想,仍是从八美镇出发,沿着公路骑行赶往新都桥。从八美镇到新都桥的路,一直都是轻松的缓上坡,骑行感受非常愉快。几十公里后到达橡皮山垭口,这个垭口的海拔居然是3848,有点骂人的意味。

翻过垭口就是高原草原,从这里下坡会路过塔公草原,而后一路下坡到新都桥。想想几十公里的下坡,自己的心里就乐开了花,即使乌云密布的天空,我也没有当一回事。

休息好了,我就踏上这条自以为康庄大道的公路。然而,墨菲定律如期而至,下坡不到三公里,倾盆大雨忽然落了下来。猝不及防的我,顾不上形象,直接在公路上穿上雨裤。



海拔近四千高原的一场大雨,即使在六月,寒意仍然从衣服上渗入人心。就是这场大雨,让我原本美丽的心情有些沮丧,可是如同生活,就算在怎样糟糕,还是要继续前行。

下坡到塔公草原,大雨和大风都停了。天色此时已然不早,于是在塔公草原的小摊位上,匆匆吃了碗泡面,便继续赶路到新都桥。依旧是一路下坡,这让我沮丧的心情,又变得美丽了起来。

老天仿佛变着花样玩弄人,下坡不一会又开始下雨。于是再次穿上雨裤,罩上防雨罩,继续前往新都桥。冒雨骑行一直到晚上,才终于赶到新都桥,导航前往曾经的禾苗果实客栈。



只是,物是人非的不止是新都桥。房地产商的入住,新都桥已然有了观景楼盘的广告,就连曾经的禾苗果实客栈,也是改名换姓变了模样。

莫名的伤感,不知因何而起,又不知道该如何掐灭。



1人点评 收起
  • 圣文 此时,我看到一个推车徒步的大神,从远处赶来。只见他身穿一身当年红军的军装,小车上醒目书到:重走长征路的几个大字。我顿时觉得索然无味,剩下半碗凉面都没有了吃的欲望。 只见二十几岁的他,眉清目秀,却穿着破 ... 2020-6-28 11:48
发表于 2020-6-24 00:26 显示全部帖子
骑行川西-绕行沙德进贡嘎




时光已逝,故人不在。这座早已经更改了模样的小镇,从晚上的霓虹灯闪烁,到白日的热闹喧嚣,只是短短的一夜,仿佛又经历了一场重生。形单影只也好,孤身一人也罢,我匆匆而过的身影,丝毫没有了对这片土地的一点留恋。


简单的洗漱,吃完一碗热腾腾的鸡蛋面,自己怀着迫切的心情收拾行囊,赶往那片让自己心驰神往的荒野。于一些人,或者一些事,从陌生到熟悉,而后从熟悉到陌生,我们的人生总是重复着这样的一个过程。


从新都桥到甲根坝的路,绕到山谷的另外一边,而后开始了几十公里的顺水而下。只见蓝天白云之下,蜿蜒的河流穿梭其中,一座座小屋零星的散布在绿树成荫的道路旁,田野间的大片大片的青稞,将这一切钩织一副如诗般的美丽。




如若,你身在繁华的镇中心,视线所及之处,尽是车水马龙,耳畔响起的声音,皆是人声鼎沸。你又怎么能够跟随风的指引,去发现这片山谷,历经沧桑孕育出来的美丽。


中午时分,骑行到了甲根坝镇,虽然从这里左转,可以从雅哈垭口直接进入贡嘎山系。然而,
因为封闭修路不让人车通行,所以我只能继续前行,绕行一百余公里外的沙德镇,从那里进入贡嘎山系。


午饭完毕,仍旧一人沿着山谷的水流,一路车轮滚滚的缓坡,继续向下。山总是连着另一处的山,流水不停歇的朝着远方奔走,我除了重复的踩踏,也只有一路后退的景物,提醒着自己还在前行的路途之上。




沙德镇是一个坐落在山谷旁的小镇,距离新都桥七十余公里。当我骑行到这里放眼望去,只不过是只有一条街道的小镇,稀少的游人和车辆,让这里显得有些冷冷清清。与这里格格不入的我,没有做过多的停留,稍作休息就继续前往贡嘎了。


出了沙德镇几公里,经过一个长长的隧道,刚出隧道口就遇到了交叉路口,继续直行的道路,预示着我又要开始沿着水流缓上坡了。不知道是因为疫情游客减少的原因,或者许多人不知道这条路的缘故,路上几乎难得看到外地牌照的车辆。一条宽阔的大马路上,几乎就我一个人,一辆车孤独的前行。


有时望着延伸的公路,心里也不知作何感想。这样一条未知的旅途,也许自己只有这么一次的机会,在这片山谷间辗转骑行。是的,即使带不走它任何的美丽,但是,这样一份记忆足够让老去的自己,慢慢回忆了。




本以为会轻松愉快的就到贡嘎乡,然而最终几天没有检查的自行车,终于在过减速带的时候出现了问题。下车一番检查,发现货架的螺丝有一颗都不见了,还有一颗螺丝居然断在了里面。


一瞬间,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于是一边责怪自己疏忽大意,一边忧伤的推着车,一边想着各种解决的办法。庆幸的是自己身处村庄附近,还没沦落到荒郊野外,也没有到一筹莫展的地步。


找个空地,卸下背包和托包,找了一个人家借了把老虎钳。由于螺丝的断裂处仅剩一点暴露在外,非常难以将其取出来。就这样,我开始了长达一个小时的修车之旅。最后取出锻炼螺丝之后,我立即把所有货架的螺丝都全部换了一遍。


继续上路,沙德镇到贡嘎乡,一直都是沿着山谷间骑行,五十公里左右的路程,我匆忙赶路的心态下,也就两个半小时就到了。经过绕行的一百多公里后,从贡嘎乡开始,我正式踏入了贡嘎山系的范围。当晚上八点钟的夜幕降临,我便在公路旁边的草地上搭建了营地。


一边啃着干粮,一边盘算着明天如何上冷噶措。





发表于 2020-6-24 00:27 显示全部帖子
骑行川西—孤身夜行冷噶措




第二天早上收拾好帐篷,我骑上车就出发了。出门在外的旅行时间长了,跟人的交流逐渐变少了,一天里大部分的时间,一个人骑车,休息,啃着干粮,喝着水。目的地和风景,仿佛变得越来越无足轻重,真正重要的,或许就是一个人在路上这些虚度的时间。


只要不是原地踏步,朝着哪个方向前进,真的有那么重要吗?骑着的这辆自行车,背负上全套的装备,从最初的吃力踩踏,到如今的悠闲自得。人最可怕的终究不过是习惯而已,比如习惯一件事,一种生活,或者一个人。


穿过山谷的风,将我从贡嘎乡带到了上木居村。一路上的藏民或点头致意,或喊一句加油,他们已然对我这类游人见怪不怪了。当我最终将自行车停在冷噶措的山脚下,只见一顶白色的帐篷,旁边停了几辆游客的车,几匹搭乘游客上山的马,正在一边悠闲咀嚼着青草。



两个藏民看到我的到来,像极了等待客人上门的小贩,赶忙迎了上来。坐马上山二百元,徒步上山二十元垃圾费。什么?你要推着自行车上山,那要交二百元费用,以及二十元垃圾费。


一番让我有些厌恶的对话,仿佛此刻在他们眼中,我就成了待宰的羔羊。


你看,即使再偏僻的山野,纵然再淳朴的民风,随着外界的影响,以及时间的流逝,人心终究是会改变的。世界都这样了,我们又怎么能够怨恨,那些城市中没有兑现的承诺,以及那些善变的人心。


我对他们说,外面的牌子只说摩托车不能过,没有说自行车不可以上去。我只是徒步上山,如果你们要多收我二百元,请拿出你们村委会的通知,或者我找村支书确定一下收费明细。如果是这么多,我马上一分不少的缴纳。




两个藏民听我这么说,于是不再说话,过了一会收取了我二十元垃圾费,然后对我推自行车上山行为,冷嘲热讽一番如何不自量力后,便钻进了他们温暖的帐篷。我看了看那条从山脚延伸到一个山头,而后消失在视线可及之处的路,倔强的推着车就上山了。


没有信号,没有人烟。五公里的路,海拔上升约一千米。


这就意味着从山脚下到冷噶措,每一千米的路,就要向上攀爬大约二百米的高度。几次过水路段之后,我就迎来了向上的碎石路段,加上装备近一百斤的自行车,每推行十余米的距离,就需要停下来喘气,并且平复猛烈跳动的心脏。


就这样一步又一步向上推行,只见不远处一人骑着马,跟马夫不一会走到了我的跟前。交谈几句后得知是自驾前来游玩,半路上还看到我骑自行车的身影,他说从这里半山腰到冷噶措的路并不远了,随后加了个微信匆匆别过。马夫大哥则给了我一个建议,让我到第一个山头上扎营,第二天在继续上山赶往冷噶措。





休息片刻继续推车,这样一条被马匹踩踏过的碎石路段,自行车轮胎在稀泥和马粪,以及碎石中反复穿插前行。除了这些,还有越来越陡峭的上坡,让我每一步几乎都用掉了全身的力气。每当精疲力尽的时候,我就看着那顶离自己越来越远的白色帐篷,而后仿佛对着自己苦涩的笑了笑。


时光总是容易把旧人抛,初心总是容易把承诺改变。从相信到不相信的这么一个过程,我们也总是试图把自己的不可能,变成别人的不可能。我想自己并没有其他什么过人之处,只是稍稍倔强了一点而已。


随着夜幕的降临,从晚上七点上山,到如今的晚上九点,我仍然打着手电筒在山上推车。体能一点点的消耗殆尽,遇到稍微陡峭的路段,我不得不用肩膀顶着车把,用力的将自行车推上去。放眼望去,周围一片漆黑,山脚的帐篷已经被大雾遮蔽,这片山野间只有手电筒的一束光亮,照着这条通往冷噶措的路。





吃完一条士力架,喝上几口温热的水,继续孤身推车前行。夜色下的荒野渐渐被流淌的大雾所笼罩,手电筒的光亮穿不过厚厚的雾气,自己在能见度不足二米的情况下,一边慢慢找寻路的踪迹,一边慢慢推车向上挪动。


所谓挪动,就是每向上推车二三步,就必须停下来休息片刻。这个休息过程只能双手按住刹车,原地喘气。不能将车放倒,否则将车从地上扶起来,还会耗费更多的体力。


或许,就是这样,一路上的风景始终会随着记忆老去。等到那些旅途上的照片泛黄发旧,回忆越来越模糊的那一天,我们终究会忘记当初所有的喜悦情绪。我想,某天唯一能够感动自己的,可能就是这一天,这一晚,这样执着的自己了。


这一夜,仿佛这个世界都死去了,只有自己还在继续赶路。



再经历了一场短暂的大雨,一直到过了凌晨的十二点钟。我耗时五个多小时,推行了仅仅五公里,终于还是把车推上了冷噶措。只见山间依稀有两顶露营的帐篷,除此之外别无他物,我并不想打扰别人,便在远远在一旁默默扎营。


搭建好帐篷,躲到帐篷里的自己,马上脱去不知道被汗水,还是雨水打湿的衣物,换上干燥的衣物就钻进了睡袋。体能透支到几乎力竭,还有一点失温的自己,已经没有力气烧水煮面,用热腾腾的食物来恢复体能了。


用还残留一点余温的水,就着高热量的腰果和巧克力,狼吞虎咽一番之后,便沉沉的睡去了。如今的我,除了全身的痛楚,仍然提醒着自己还活着,可以说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明天的事,还是明天再说吧。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6-24 00:27 显示全部帖子
骑行川西—愿我们的热爱,一直滚烫。(完)


冷噶措的两天两夜,除了偶有游客骑马上来拍照后离去。大部分的时间里,我便独自待在这个与外界断了联系的山头,探究着自己的内心。与白云对话,跟雪山互望间,一点点细数着时间的流逝。


没有了纷扰嘈杂的话语,也没有了欲望横生的人心,他们说的诗和远方,不正是当你身处一片寂静的荒野,它恰好又掩盖了世间所有的是和非。只是,你跟自己走的越近,仿佛距离这个世界也更加远了一些。


这就是一个人独处的魅力。孤独和忧伤,就像那忽然而至的大雾,即使在视线不可及之处,我仍然安静等待着那不期而遇的风,拨开我眼前重重的迷雾。你看殊路同归的人生啊!是如此的短暂,又如此的漫长,还有着如此多的不确定和多样性。


我始终相信,有这么一类人,与独处荒野相比,他们更害怕探视这世间的人心。



上山五个小时,下山二个小时。从冷噶措下到山底,又一次踏上了自行车,我却没有一点喜悦的情绪。莫名的伤感,在我前往泉华滩的路上,始终萦绕在自己的心头。一个人,一个山头,一段时光,真应了那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我知道,此去的经年,这一切便不复存在。


依稀记得自己上次来这里是二零一五年,而今第二次上泉华滩,仍然是独自一个人。碧水蓝天,水草牦牛,仍然是三个台阶,二个钙化池的泉华滩。除了六年飞逝的时光,除了变了模样的自己,仍旧景色如初的泉华滩,却让我唏嘘不已。


不知道,是那些曾经的人消失不见的缘故,还是,自己这些年太过执着的原因。如今,我看着眼前这片所热爱的山野,依然在岁月中保持着它原本的模样,不知道怎么的,心底徒生出一股浓烈的悲伤。



我将忧伤小心的藏起来,从泉华滩赶到了子梅垭口,将帐篷扎在了一个山顶。子梅垭口的狂风暴雨,让我度过了漫长的一夜。天亮后,只是片刻的晴空,随后就遮天蔽日的浓雾弥漫,我看天气不好,日落金山应该看不到了,于是草草收拾了帐篷,下山前往子梅村。


从子梅村到巴望海,而后到草科乡的路,是一条下坡的山间小路。穿过泥泞的原始森林,骑过鹅卵石的河床,将自行车推上临河的羊肠小道,晚上十点多,我终于跌跌撞撞到了巴望海。扎营,休息一夜。第二天,从巴望海赶到草科乡,彻底结束了这一趟川西之行。



我是大师兄,那个自以为传说中的男子。


我有一个深爱的女子,一个挚爱的儿子,还有一个亲爱的老人。我在成都开了一个小小的青旅,养家糊口,诗和远方,我和你们一样生活之中挣扎着。有人叫我老板,我总是不乐意听,因为作为一个不正经的生意人,偶尔关店出去玩的我们,更愿意别人称呼我为大师兄,还有那个我心爱的女子,她是二师兄。


请不要看到我的旅行,或者我的一些装备,就误以为我们经济条件优越。因为,这个世间所有的东西都需要付出代价的。而决定这一切的,无非是你对于一个人,或者一件事物的热爱多少,也就决定了你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


我相信,你也有自己所热爱的人或事。即使现在你的身边没有,未来必定会有一个人,或者一件事,让你勇敢的犹如飞蛾扑火,奋不顾身。然而,无论结果如何,请你始终持着那一份滚烫,继续前行。


愿,我们的热爱,一直滚烫。









发表于 2020-6-24 09:44 显示全部帖子
传说中的大师兄 发表于 2020-6-24 00:27 骑行川西—孤身夜行冷噶措 ...

这个照片没传上去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6-24 13:54 显示全部帖子
身为一个平凡人,做着平凡的生意,实现着平凡的梦想,旅途也许艰辛,但回忆更珍贵和美好,加油
发表于 2020-6-24 14:10 显示全部帖子
传说中的大师兄 发表于 2020-6-24 00:03 行程:成都-都江堰-映秀-巴朗山-丹巴-党岭村-玉科草原-道孚县-八美镇-新都桥-贡嘎乡-冷噶措-泉华滩-子梅垭口 ...

楼主好文采,线路非常棒。
发表于 2020-6-24 14:16 显示全部帖子
传说中的大师兄 发表于 2020-6-24 00:13 骑行川西—风雪迎客 ...

这一段路有点恼火哦
发表于 2020-6-24 14:22 显示全部帖子
传说中的大师兄 发表于 2020-6-24 00:19 骑行川西—夜骑奔袭到丹巴[font= ...

由猴子转化成人经历了几千年,而由人转化成猴子只是一瞬间
发表于 2020-6-24 14:33 显示全部帖子
zhb001 发表于 2020-6-24 09:44 这个照片没传上去

传了哇。
1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