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北京综合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踏雪擦石口,古道鲜有至--雪中穿越摩崖石刻至鹰飞

查看:1732 | 回复:40
发表于 2020-6-24 13:30 显示全部帖子

                                                                                                   


在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荒山野岭,大雪之后,历尽艰辛与体能、心理的考验,穿越没有路迹的山林与悬崖峭壁,踏雪一段鲜为人知的古长城,一段中国长城遗产网地图上没有记载的古长城,一个找不到历史记载却可能揭开很多谜题的古长城。最后又在夜幕中冒着滑下去的风险,从箭扣长城的积雪已经被踩踏结实有点打滑的天梯摸黑下撤,当时的狼狈的惨状,可想而知。

行前我就有很多的担心与顾虑。虽然事前没有说出来,但我一直心里忐忑不安,一直考虑着最终是否会取消这次行程。

行前的头天晚上,我爱我的小红马还发来消息,提示可能上不了长城。


 

其实我此前就已经在别的群里看到了通知,只是不愿意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我在担心的同时,也不想打退堂鼓。重走这段长城的拟议,已经提了数次,一直没有成行,我不想再放弃了。而且,我准备选择从几乎废弃的摩崖石刻景区进入,不会受到阻拦。等到了长城以后,遇到长城保护员的劝阻的时候,我们也可以顺势下山了。

队内的几个强驴都不能参与。老夏,骆驼,信君。开始是有风风筝,amin,加上我三个人。后来风风筝带无问加入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他是一个小伙子,然后是骆驼把花园里的草开花了加入。我自己的体能心理素质都不是太好,身体并不灵活。我有点担心。于是在群里不抱希望地又问了一句,这个周末,还有一起看长城的吗?

章卿参加!

这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有一个男士参与,我就放心了。以前还没与章卿一起出行过,但知道他喜欢独行。喜欢独行的人,都具有良好的体能与心理素质--事实上,加上无问,是三个男性。

对这段行程可能经历的危险与艰难,实际上我并不是全部清楚。事实上,实际走过的艰险路段,一点都不比预料的少,甚至以前已经走过的地段,也出现了新的险点。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6-24 13:30 显示全部帖子

当我们登上长城的时候,残阳下的原野一片肃穆,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原。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天河直下,顿失滔滔。江山如此多娇,银装素裹,分外妖娆。残阳辉映在长城之上,晚霞灿烂,如唇边的微笑,给人无尽的妩媚。

虽然我们没有太多时间欣赏这壮美景象,而归来以后,这美景,这每一个片断,却如此醉人。



 

更难得的,一路走来,每个人表现都非常优秀,每一个人都顽强地坚持了下来,在艰难的行程中,大家协力相助,最好地发挥了团队的无私帮助的精神。

这是一段难忘的经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6-24 13:30 显示全部帖子

为什么要走这段长城

发现这段长城,是1月31日独行旺泉峪-耷拉边长城的一次经历。参见《龙飞蝶舞奔云岭,此地空余秦皇名--旺泉峪耷拉边长城探秘》。

初次尝试探索这段长城,是3月2日与老夏2人初探这段长城,却因没有找到路无果而终,详见当时游记《穿山林觅鹰飞倒仰误入歧途,擦石口闻箭扣人语终登长城》。

终于在3月9日,与老夏等4人约伴成功走通这段长城,有记录为证:《箭扣长城地图须改写,耷拉边长城不孤单--成功穿越"秦皇旧址长城"记》。

通过几次的探索,终于发现,这段长城,竟然是耷拉边长城越过擦石口关向东的延续。因而耷拉边也不是什么错长城!但这段长城,竟然没有查到历史记载,只在《长城踞北》怀柔卷依据并不充分地被认定为北齐长城古擦石口段。但是,根据墙体的形制修筑特点,明显具有明早中期长城的特点。就是说,这段长城,是明早中期的擦石口长城,擦石口长城的名称,应该赋予这段长城,而不是耷拉边至北京结段的庄户长城。至于是否北齐长城基础上所修建,根据毛石墙体的简易状况,部分地段是干插墙体,毛石间没有灰浆的特点来看,则又兼具了北齐长城的特点,因此,很有可能是北齐长城基础上修复、利用的明早中期长城。

同时,这段长城所谓的”秦皇旧址“名称,只是虚衔其名,实则为明代官员李逢时题写的“秦皇旧址”石刻,因古时长城的修筑,工程量最为浩大、影响最大的,在于秦长城,附会而成。至今提到长城,民间咸联想到秦始皇;长城脚下,至今流传着不少与秦始皇有关的历史传说,却实与秦皇无关。

综上所述,这段长城,破解了耷拉边为“错长城”的错误论断,解决了擦石口古长城的走势问题,解决了这段长城无法起到一段纵深防线的问题,也给出了古擦石口长城的真正位置。

但是,那次的“秦皇旧址”长城穿越,还是留下了几点遗憾:一是擦石口关处,向东侧的古长城衔接点在何处,即擦石口东侧的古长城的起点在何处;二是上次行走时,绕过了山脊的一段,山势嵯峨乱石穿空的悬崖峭壁之上的山脊,墙体是否连续,道路是否相通?

 

于是决定,这次景区内开始,从上次看到的一段台阶路进行探索,或许是通往那段长城的起点;山脊上的一段,也拟全程走完。

 
发表于 2020-6-24 13:30 显示全部帖子

出发

照旧,也不公开发活动信息,只在群内征求意见。

  1、出发:7:30在望京西乘866快车至怀柔,与怀柔出发的队员会合,打车至摩崖石刻景区门口

  2、返回:下午大约15:00下山至田仙峪九神庙,打车返回,经怀柔换乘回北京

  3、备选返程方案:如果时间足够,可考虑穿过小布达拉-正北楼,从北沟或慕田峪下山(视雪后路况及时间情况而定)

大约9:30,出租车到达摩崖石刻景区门口。售票守门的人员搬到了景区深处,留个字条让直接进去买票。没有了主人守在身边,凶恶的大狼狗也失去了嚣张的气焰,只低调地吼了几声作罢,果然是狗仗人势。

(图片中自左至右分别是:amin、风风筝、花园的草开花了、无问、本人)

(本文部分图片由本次同行伙伴提供,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几处石刻,“观澜”、“龙抱石”守在路边,比较显眼。观澜对面应有“一泄千里”石刻,没有见到。


 
发表于 2020-6-24 13:30 显示全部帖子

“秦皇旧址”的横刻字迹模糊,不到一年的时间,已经有些认为出来了。

(图片中人:风风筝)


 

对比上次所拍的“秦皇旧址”石刻,刻痕清晰。 

 

途经龙泉。正是这口泉水,形成了这条山谷四季不绝的汩汩的流水。


 
发表于 2020-6-24 13:30 显示全部帖子

再往上,“天限华夷”所在的大石块被积雪掩盖,抹去积雪,也无法识别出来。

穿过狭窄的山口,此处山谷,道路狭窄,“人行、马过、水流都需擦石而过,故名”。踏雪而行,山中寂寥无人。

(风风筝、amin、无问、花园的草开花了)


 

本次最佳创意奖图片:正合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意境。拍摄者:风风筝。


 
发表于 2020-6-24 13:31 显示全部帖子

探路

仰见天日,可见“独眼楼”,当地老百姓叫”火车头“。根据我们登临时的观察,这是墙体最后的一段,三面各开一个瞭望孔,与敌楼宽出墙体的结构明显不同(对比长城遗产网地图,也没有把其标识为敌楼)。因此我命名其为“盲肠”。


 

行至擦石口关口,竟然没有注意登山的台阶。见到山谷东侧的一条石阶路,才知道已经到了我跟老夏第一次探路未果的断头路,这在早期的景区地图上也有标识,此路不通。

(距离起点2.10km 当前海拔404m) 

 

仰视上方,可见一座早期烽火台,或为北齐遗存。


 
发表于 2020-6-24 13:31 显示全部帖子

这座烽火台,在“盲肠”处俯视也可以见到:

 

于是退回寻找拟登山的台阶,在接近山谷最低的山口处,才找到了雪中不起眼的几级台阶。上去看了看,没有路径痕迹,林木茂密,上有峭壁,估计走不多远,就会迷失方向。不得已,放弃从此处登山的想法。

 

章卿风风筝他们从另一处老夏曾经探路的山坡往上走,也是类似情形。于是,不再坚持原有方案。

决定顺墙体所在的山梁北侧的沟谷,看起来很陡峭的沟谷,直接上切。这条沟谷中应当是有路的,但雪后掩盖了一切原有的人活动的痕迹,不可能找到路了。

(距离起点3.65km 当前海拔505m)

 
发表于 2020-6-24 13:31 显示全部帖子

从此处拐下山谷。


 

山谷的右侧,即南侧,靠近墙体所在的山梁的山坡上,似乎有小路,但上行的路还是较为陡峭。重要的是,前面竟然有雪后人行的足迹,还是有意外的欣喜。估计也是与我们一样探索这段行程的,于是沿足迹前行。


 

足迹在山谷中走了一段,向山谷北侧的山坡上行。或许是要绕一段路吧。虽然有一点疑虑,还是沿足迹上行。

 
发表于 2020-6-24 13:31 显示全部帖子

足迹延伸至一处平缓台地,有一处废弃的人家的地窖。过此地窖,足迹继续向北侧,往山下的方向去了。那明显不是我们要去的长城。不过,我也曾有过思想准备,如果走错路,我们就到旺泉峪长城去。


 

平台向上,是茂密的树木,基本无法行走。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