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北京综合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踏雪擦石口,古道鲜有至--雪中穿越摩崖石刻至鹰飞

查看:1994 | 回复:40
发表于 2020-6-24 13:31 显示全部帖子

可以仰见对面的耷拉边长城及“盲肠”或者叫独眼楼。


 

独眼楼的脸,券孔、箭孔与水嘴,正构成一张可爱的娃娃脸。


 

征询大家意见,都有坚定的信心愿意原路返回,顺山谷继续上切。于是退回。

返回途中,途经一处狭窄湿滑的石壁处,amin直接从雪坡上滑了下去,好在雪深土软,并无大碍。

 

经历这两波折腾,时间已经差不多在中午12:00左右,探路耽误的时间,应该有一个多小时。这也造成了后续体力的消耗。进度的缓慢。

 
发表于 2020-6-24 13:31 显示全部帖子

正途

往上切的路,开始显现出它的艰难。山谷中时而会出现一人多高的陡坡,上行费力。有时候坡度陡到有六七十度,有时候需要类似攀岩一样上行。amin体力已经出现跟不上的情况,需要有人协助。好在一路都有树木可以借助,在耗费了大量体力后,离垭口越来越近。


 

于是尝试脱离山谷,能够更近一些,更容易一些。

 

接近垭口的时候,发现脚下是一条硬实的路,从我所在脚下,一直延伸到章卿脚下,那么这应该是一条相通的路,而章卿脚下的位置更高,更接近垭口,更接近山脊。于是决定向章卿的位置靠近,终于登上了山脊。

原来,这就是我与老夏从景区外登上城墙后,循这一条路绕过上方绝壁的那条路。

 
发表于 2020-6-24 13:31 显示全部帖子

登上古擦石口长城

脚下已经是古长城了,在山的垭口处,规则的石砌墙体沿着山脊,两端分别向擦石口关口和箭扣长城鹰飞倒仰方向延伸。


 

眺望对面的耷拉边长城。


 

(距离起点4.73km 当前海拔491m)

发表于 2020-6-24 13:31 显示全部帖子

向山梁与长城内侧俯视,群山连绵,蜿蜒起伏,如潜龙蛰虎;四野茫茫,白雪皑皑,万籁俱寂;山川巍峨,咫尺天近,好不险峻;一幅壮阔的美景顿入眼帘。


 

从这个垭口开始,我们走一段与上次不同的线路。上次从景区外登上垭口,然后沿山路绕过前方的悬崖峭壁边的山脊前行;这次我们从景区内的陡峭的山谷直切上垭口,然后沿山脊上行。山脊上的城墙,分布在北侧陡峭的悬崖之侧。


 
发表于 2020-6-24 13:31 显示全部帖子

前方就是那座圆形敌台,北京地区罕见的圆形敌台。见过圆形敌台的,纷纷说是北京的唯一,其实不是。至少据我们的了解,现在至少是唯四了。或许有更多的疑似圆形敌楼需要证实。

通往圆形敌台的路,分布在尖如利刃的山脊之上,两侧皆是深不可测的悬崖,看起来已经令人胆颤,行走时需十分小心。

(距离起点4.99km 当前海拔583m)


山脊上的雪地里,不时可以看到野生动物的蹄印。


 
发表于 2020-6-24 13:31 显示全部帖子

携手相助,通过险要的关口,翻越利刃之上的巨石。


 

眺望对面的耷拉边长城。

(距离起点5.13km 当前海拔613m)

发表于 2020-6-24 13:31 显示全部帖子


 

在这个位置,正好可以看到耷拉边长城与擦石口东段城墙形成一条防线,扼守人马俱要擦石而过的擦石口关,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这道防线,其实比庄户段长城更为险要,庄户段长城北侧为山体缓坡,很容易被攻上长城(当然,由于北倚南山路边垣及更远处的东路边垣,实际选择从此处进攻中原王朝的战例并未听说);而此处长城外侧皆是天然的幽谷深壑,几无攻破的可能。

(图片中为章卿)

(距离起点5.13km 当前海拔620m)


 
发表于 2020-6-24 13:31 显示全部帖子

苍天无语,日光冷峻,默默记载着烽火连天的岁月,冷漠地俯视众生的疾苦。一个民族,在苦难历史中,一再坚守着疆域与百姓的平安,一步步走向强盛,盛大。我们需要感恩于以生命与鲜血捍卫这无言的边墙的那些戍守的先辈。也许有一天,我们也会是这长城的捍卫者。


 

通往圆形敌台的路,是在刀刃上行走。


发表于 2020-6-24 13:31 显示全部帖子

 

圆形敌台的南侧,塌了一个缺口。墙体由较为规整的石块垒砌,石块间有三合土的灰浆,因而坚固而保存较好。这些灰浆灌缝的墙体,明显具有明长城的特征,但又不同于蓟镇昌镇长城在隆庆万历以后所修建的砖石长城规格那么高,不同于对面耷拉边、北侧庄户长城、东侧箭扣长城那么坚固。所以说,这应当是明长城,明早中期长城,因后期在庄户修建了新的坚固的砖石长城而被遗忘,或者废弃,以至没有发现史料的记载。

(距离起点5.19km 当前海拔639m)


登上敌台,在此抓紧午餐补充体力。


发表于 2020-6-24 13:31 显示全部帖子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