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0562

主题

哈尔滨

再向南猴石

查看:560 | 回复:8
发表于 2020-6-26 22:43 显示全部帖子

                         /行者

南猴石仿佛真是一座有灵圣的神山,一次、二次、三四次,却仍然有一种未了之情结。纵使埋骨成灰烬,难遣人间未了情!不知当初为这座山命名的人是否也有一种这样的情结?时光冉冉,岁月蹉跎,他们可曾再次登临那座山峰

时光进入到六月,绿树葱葱,山清水秀。冥冥之中仿佛还有一种想念、一种渴求、一种探究,那种心心念念未尽之情,希望在这个多雨的夏季再豋一次南猴石。

2020年6月13日早4时30分从睡梦中醒来,北方的天早早的亮了,太阳冉冉从东方升起,透过窗外的天,仿佛被昨夜的雨洗刷的蔚蓝,内心掩饰不住的兴奋与激动,迅即起床,为今天的登山活动做好必要准备。

早6时40分,开车接上二位好友向南猴石进发,由省道207一路向北行驶,约十多华里后进入乡村公路。路两边绿油油的稻苗已经基本覆盖住了水面,远处山边云雾缭绕、好一番人间美景,大家特意下车拍了几张照片。不知不觉中车已经行进在山间砂石路中,降央卓玛的音乐仿佛把人带入那绿色的草原…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就来到了森林里的山野人家。汽车尚未停稳,三个人几乎同时惊叹了起来,静静的湖水中,水雾缭绕旋转升腾,远处的山峰、渠边的野百合、黄花、周围的树木都倒映在水中,大家都仿佛被这人间仙境般的奇景震惊了。大家都急着走下车来,拿出手机、相机,咔嚓咔嚓,瞬间凝固这如画般的美景,唯恐这奇景稍纵即逝了,真的感谢昨晚的雨,今天带给大家一个惊奇。

欣赏完了美景,猴石山上更美的风景正等着我们,带着余兴和欣喜出发了。早上的露水很大,不一会从鞋到裤子就都被这露水打湿了,没有任何办法,就只能任凭这露水沾襟。野草、藤蔓铺满了山间,由于没有人行走,几乎无法辨认哪里是路,几日的雨水虽然没有使路很泥泞,但也有些湿滑,走起来九分阻碍,十分的不便,刚才的兴奋,现已变成了几分无奈。沿着记忆里的登山路线并参照Gps手表、“六只脚”手机软件不断搜寻、修正、确认南猴石的方向和位置。天气虽然晴朗,但山里的大树几乎遮住了所有阳光,偶尔从树木稀少的缝隙里透进来一束光亮,整个森林就像一个大空调房一样,空气非常凉爽。三个人默默的在茫茫森林中穿行,偶尔几句相互鼓励和提醒。随着行进距离的拉长,山势也随即提升,走起路来也感觉些许吃力,好在大家都是历经磨砺,无论是毅力还是耐力都比较强。夏季爬山最大的难处就是不好认路,山间的绿色植物都把路给覆盖了,再一个就是树叶把视线几乎完全遮挡,根本看不见远处的山峰。此时,恨不得一下子长出一双翅膀,飞身一跃钻出这茂密的森林,看清远处的方向。不经意间默然抬头,终于还是掠过树梢看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南猴石和小猴石就在右前方,心里方觉一阵敞亮,毕竟看到了初步希望。停下来稍事休息,每人吃了一根黄瓜补充点水分,又调整一下前进方向,向着心中的目标迈出坚定的步伐。山势不断抬升,坡度也越来越陡,山也越来越高,每迈出一步都要付出一定的体力和辛苦,汗水也开始顺流而下,嗓子也像冒了烟一样,队友的脚步也有所减缓,行进速度比刚开始慢了很多。登山是一项很辛苦的运动和爱好,除了自身体力和技能之外,完全要靠自己的毅力和耐力,夏季登山格外消耗人的体力和身体水分的散失,这就更加需要有坚定的意志品格。功夫不负有心人,只有不懈的坚持和勇敢的攀登才能站的更高、望的更远。终于看见耸立的石砬子了,经验告诉自己南猴石主峰离我们不远了,再咬咬牙坚持一下,就能看见胜利的曙光。这次的路线因夏季树木和野草的遮蔽,和以往比还是有所偏离,此时已经到了南猴石主峰右侧一处石砬子。此处的石砬子仿佛被利斧劈过一样,一半已经坠落,一半还仍然屹立不倒,拍了几张照片,便领着两位队友沿着山脚下向左前方搜索前进。透过树木的间隙,已经隐约可见南猴石右侧山腿上高低错落的石头,山势也越发陡峭起来,有的地方要手拉手地相互协助才能前进一步,更有甚的地方需要一名爬山能力强一点的队员先上去把绳索固定好,其他队员拽着绳索脚蹬石壁,方可攀上一块仅能放下一双脚的地方。沿途还非常幸运的看见了自己上次下山时做的标记,翠绿的树木之间,清晰的看见树梢上系着一条红绸飘带,在翠绿的树叶映衬下,一抹鲜红显得格外耀眼,心里也不免泛起了一丝涟漪,因为我们今天要豋的主峰已经近在眼前了,感叹真的没有白白付出辛苦。要知道在茂密的森林中去寻找一座山该有多难,不亚于在茫茫的大海中找寻亚伯拉罕的一枚戒指。

经过艰苦的跋涉和百转迂回,终于到达了通往南猴石峰顶唯一隘口。隘口处在半山腰中仅可以容纳几只脚的一快三角形缓坡,连松树都为了节省空间而长在了石头上。自己已经是第二次来到这处既熟悉又刺激的地方了,心里仿佛有一种说不出的征服和挑战的欲望。由于今天行进途中所耗费的时间比以往要长,所以片刻喘息便开始了攀登崖壁的准备。通往峰顶的崖壁接近九十度,崖壁上没有可以用来向上攀爬的任何抓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长着的仅有两课小树距离又太远,伸手又无法够到,没有办法徒手攀岩而上。好在已经有了上一次的攀爬经验,携带比较专业的工具来扶助我们攀登。从登山包里拿出登山绳索,安装好用来可以勾住树木的飞虎爪,向上看了一眼树木长在岩壁上的位置,身体稍稍向后倾斜,将飞虎爪举过头顶,使出全身的力气,向树的方向抛了过去。飞虎爪带着绳索像呼啸而出的导弹,精准的落在了小树的方向,绳索静静的自上而下垂落下来。因为凸起的石头遮挡了视线,不知道飞虎爪具体挂在了哪里,挂牢固了没有?自己用力的连带身体的力量向下拽了拽,确认飞虎爪已经被牢牢挂住,并且完全可以承载人体重量。为了节省穿戴上升设备时间,仅用了一只右手上升器便费力的向上攀去。因没有穿戴整套的攀岩设备,攀登起来的确还是费力不少,其实也更缺乏必要的安全保障,看来以后还是要避免这样的错误,以免酿成无法挽回的损失。虽然多费了些体力,两臂酸痛,最终还是攀上小松树的位置,见到飞虎爪牢牢地卡在小松树的根部,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准备一会儿拿给两位队友看看。这个小松树虽然粗不过五公分,高也仅1米多,但却两次助力我们攀登南猴石,功不可没!小松树长在岩石的缝隙里,长年累月的灰尘、腐败的枯枝烂叶,还有风化的岩石碎屑是它汲取营养的主要来源,想必水分的获得也只能靠天老爷的恩赐了。我将身体绕向小松树靠岩石壁的一侧,以防不慎失手摔下山去,然后将飞虎爪轻轻的摘下。前面还是没可供攀爬的地方,只能是用这种接力的办法取得向上攀升。好在两三米开外的右前方有一棵更粗壮一点的红豆杉,树离地不到一米的地方自然地分开了两个树杈,自己整理好绳索和飞虎爪,再一次向上奋力的抛了出去,这一回再没有那么幸运了,一次、两次、三次,还好仅用了三次投掷就将飞虎爪挂在了树杈上。用力的拽几下拽绳索,心里还是几分隐忧,担心一会儿向上攀爬时,飞虎爪会不会从树杈上滑脱,再次用力的拽了拽,虽然仍不无担心,但的确也是没有别的办法。先试探着向前迈出了第一步,手上的绳索一直拽的紧紧的,不敢有一丝松懈,憋着一口气完成了这仅有几米向上的距离。当伸手可以抓住树干的一刹那,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静静的只听到砰砰的心跳声。来不及太多时间喘息,向上继续搜寻可以攀爬的路径,好在上方不远处有一颗斜着身子生长的达子香树,踩着崖壁突出的石头即可以靠近,然后将绳索的一头牢牢的系在了达子香树的根部。把手式上升器挂在攀登绳索上溜给下面两位队友,呼唤他们穿戴好装备依次攀岩上来。两位队友因没有掌握上升器的安装、使用方法迟迟不能上来,自己只好再下去接应他们。因为下降器在下面的登山包里,所以只能是将绳索在右臂上绕了三圈,用以减缓下降的速度,确保安全落地。降到地面后,发现滑动的绳索将手腕擦出一道浅浅血痕。依次为每位队员穿戴好设备,并告知注意事项,指导二位队友顺利的攀岩到我刚才系绳索的位置。让两位队友在那个位置原地不动,将安全带和上升设备顺绳索溜滑给我,迅速整装完备后,再次攀岩而上,经过一下两上的攀爬,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三人崖壁上再一次汇合,两位队友一位依石而立,一位坐在一块突出的石头上,在交流着什么,各显轻松状态,这个位置视线已经开阔了许多,可以望见远处东北方向的风景。摆在三人面前就只剩下唯一一道障碍了,几块横亘在面前的大石头,经过多年岁月的洗礼,石头表面已经没有了锋利的棱角,上面印刻着时光留下的斑驳痕迹。让两位队友固定好自己的身体,也许一个转身,我的背包就将他们挤掉下去,因为地方实在狭小,转个身都十分困难。好在面前的石头只有我的身体高度,双手紧紧扣住石头的缝隙,用鞋的摩擦力将一只脚紧紧贴在石壁上,双手用力向上一拉,带动整个身体一跃而起,上半身紧紧的压在了石头上,双手瞬间再将身体撑起,双腿迅速收拢跪在石头上,慢慢的直立身体,双脚站定,奋力地挥起双臂,发出一声沙哑的怒吼,那并不嘹亮的声音在山谷里回响,两位队友怔怔的望着自己。来不及尽情的去抒发一下胸中即将喷薄而发的情绪,迅即迈过山脊上的石头,再一次用欣赏而好奇的目光与猴石进行短暂的对视,心里默念道: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将绳索的一头固定在山峰的一棵松树上,协助二位队友依次爬上山脊,站在高高的山脊上,两位队友异常激动与兴奋,刚才的疲惫早已烟消云散,对着远方不约而同地呼喊着:“我们来了”。

此刻虽已过正午,艳阳高照,微风习习,空气中仿佛弥散着一丝甜甜的气息,久违的蓝天白云仿佛织就的一幅壮锦,茫茫森林和高低起伏的山脉就是陪衬,山林间小鸟在叽叽喳喳地歌唱,黑蝴蝶在松柏间翩跹起舞,几只雄鹰在高高的蓝天盘旋,想必天上人间也不过如此罢。

晓安君是第二次来到南猴石了,那一次我们两都是隔着百十米的距离远观石猴,今天当晓安君和石猴近在咫尺,伸手即可触摸到它时,不知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Dudu也是第二次来南猴石了,那一次因身体不适,她还没来得及从远处看南猴石一眼便途中折返回去了,今天的亲密接触,可想而知她此时此刻激动的心情。自己奔着南猴石而来这已经是第五次了,前两次都是站在不同的它山去欣赏,远观南猴石雄伟的身姿。从第三次开始,每一次都与它热情相拥,今天就站在南猴石山上,千年石猴俯视我们的视线里,它在石头上,我在石头下,望着它已经略显惊恐的神态,我等也不便再近前惊扰它,彼此对视着,向它招招手,就算是打过招呼吧。毕竟我们今天来到了它的领地,必要的客气和礼节还是必须滴。三个人无论是第几次来到这里,经过艰苦跋涉、奋力攀登,站在石猴的脚下,我想此刻的心情都是激动的、兴奋的、掩饰不住地那种快乐和幸福的。

登顶成功后的喜悦,仿佛冲淡了我们对饥饿的记忆,此刻唯有用海拔八九百米高山之巅的“盛宴”,来庆祝我们豋上顶峰胜利!以水代酒,用饭充饥,这高山上的午餐令难以忘记。时间在我们用餐、聊天之间滴答过去,太阳也仿佛疲倦的西移,不知不觉中时间的指针已经走到下午16时多了,虽然大家都还恋恋不舍,但相聚总会有分离。

收拾好随身行装,和石猴挥手作别,不知此时它可有伤感之意?随着太阳渐渐西去,山里的阳光也暗了下来,蚊虫也不知从哪里出来不断向我们攻击,无论如何,都还是要赶在天黑之前,走出这茫茫大山。来时的路已没有一丝痕迹,只能凭着感觉沿着山谷向山下移动,脚下的路杂草丛生,实在是寸步难行,山上的喜悦之情,此时已经所耗无几,三个人也很少言语,彼此都拖着略显疲惫的身躯,默默的埋头走在路上,恨不得能生就一双翅膀,尽快地逃将出去。

前面哗哗的流水声,仿佛在告知我们就要快到山间的小路了,大家急切地来到山间小河旁,摘下仿佛有千金中的登山包,捧一把清凉的山泉水抹在脸上,让一路奔袭的烦热,瞬间冷却下来,顺手舀了一杯泉水咕咚咕咚喝下,人也仿佛精神了许多。涉过小河,不到十分钟就走出了森林,就仿佛汽车从农田路一下子就上了高速公路一样,身体不由自主地轻松起来,当再次回首远处的南猴石山,在落日余晖的映照下,仿佛披上了一身红色袈裟。

                                                           2020年6月14日夜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3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6-27 08:41 显示全部帖子
xingzhe007 发表于 2020-6-26 22:43


...

雄伟。
发表于 2020-6-27 12:33 显示全部帖子
xingzhe007 发表于 2020-6-26 22:43


...

植被不错
发表于 2020-6-28 09:38 显示全部帖子
楼主这帖子用心了
发表于 2020-6-28 09:38 显示全部帖子
前来欣赏欣赏风景
发表于 2020-6-28 09:38 显示全部帖子
顶帖支持一下楼主
发表于 2020-6-28 15:07 显示全部帖子
xingzhe007 发表于 2020-6-26 22:43


...

很好的景致,茂密的植被。
发表于 2020-6-28 15:38 显示全部帖子

精彩好贴前来支持
发表于 2020-6-28 17:38 显示全部帖子
这是仙境吗?哈哈,带着雾气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