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8718

主题

沈阳

北海早春

查看:1519 | 回复:7
发表于 2020-7-8 18:53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位于辽宁盖州北海的海湾依旧是辽阔的冰海雪原,颜色却不再一码洁白,有斑斑驳驳的黑,我想那是一冬飘落的尘土和开始融化的冰雪交互作用形成的。坑坑洼洼、高低不平的冰面尽头,已见一片蔚蓝色的海。风从冰海雪原吹来,像一个刚烈女子,下手有些重,但不失温柔,不戴手套也不冻手了。

         我没有走景区石板路,而是踏上海边近看黄远看绿的草地上,软乎乎地像踏棉花团儿似的,过一个山弯儿,海滩上湿漉漉的,鞋底下泥布嵌球的,粘抓抓的。我赶紧走上山坡,走上木栈道,在地板上“砰砰砰”地跺达脚,再在板缝狠劲儿蹭鞋底,脚步才轻快了。

         蓝汪汪的天扯开一条条云絮儿,太阳从西南方露出一张大大的笑脸儿。海湾呈半弧形,西山上兀立着北海禅寺,黑屋顶、红窗棂、朱红墙都被阳光抹上了金色氤氲。西山下扎堆儿的渔船飘扬着数不清的红旗,渔民们春节的喜庆劲儿还没过,就等着海湾冰雪消融出海了。

          爬上寺旁西山,穿过褐黄蒙蒙的林中木栈道,依栏望海:尽管山崖下还被冰雪围困着,但那不过是二三百米宽的事儿,二三百米外是蔚蓝色的海。西北面宽阔的黑黢黢的滩涂上,人影单只,零零落落,依稀可见其提桶挎蓝,有的弯腰,有的蹲着,有的在走,那是赶海人。一周前我来这里,山崖下是茫茫的冰海雪原,远处散落着一汪汪蔚蓝色的海水,像贴在冰海雪原上的蔚蓝色膏药似的,不见黑黢黢的滩涂,更不见赶海人了。我急着去看个究竟,“噔噔噔”跑下木栈桥,下到山崖下惨白刺眼的冰面,冰面上布满乱纷纷的脚印,我原以为会滑跤的,双脚试探落地,麻麻拉拉的冰面发出“嘎吱嘎吱”被压碎冰碴的呻吟声,我稳当当地站定了。

         冰面七楞八翘的,有的地方龇牙咧嘴,咧开一道道深深的缝隙,冰沿儿滴答着水;冰面并不全是冰,有的地儿塌落出一块块或大或小的条状窟窿,显出礁岩或滩涂,有的礁岩沾满麻麻咧咧的贝壳,有的滩涂哩哩啦啦地堆起一小撮贝壳。我发现礁岩上毛茸茸、鼓撑撑的小毛蚶,用指甲刀轻轻一撬,毛蚶离开了礁岩,再撬开贝壳,我舌头一舔金黄带红血丝儿的肉,连汤带肉出溜嘴里,嚼吧嚼吧,有点凉,但真鲜,倒没觉出海腥味儿。听到身后“偏激偏激”的声音,我一转头,看到一位脸部紧裹头巾的女人提拉一个塑料桶走来,穿白色高腰水靴,是一个亭亭玉立的样子。

          “老妹赶海啊?”我经验地问。

          “就是哩”。她笑着点头儿。

         我扫一眼塑料桶,惊讶地说:“毛蚶、海螺、骚夹子不少啊。”

         “这旮溜吧,嘎啦鼓纠的东西有么是。”她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一口浓重的海蛎黄味儿。

         “能卖多少钱呀?‘

        她没有停下脚步,边走边回答我:“不卖,自家吃。“

        望着她的背影,我遗憾地摊摊手,一没铲子,二没塑料桶,无法赶海了。

        于是绕过塌落的冰面,我小心地踏上晃动的冰排,蹦到一溜礁岩上走一会儿,一会儿“偏激偏激”地在滩涂上走,一会儿两三百米宽的冰面就被我甩在脑后了,眼前隔着一道黑灰色的礁岩就是茫茫大海了。脚下的礁岩上好似趴着一排硕大的老鼠,颜色灰不拉几的,鼠头鼠身齐朝西北,随时准备蹿入大海。饿了一冬了,开海了,咋也得弄点海鲜吃吃呗。我踏上鼠头鼠身似的礁岩,对面隔着一汪海水,海水拍击着礁岩,水花溅到岩上一米多厚的冰块上,散开来白亮亮的碎银般泡沫。西南向的礁石,在海水里浮上浮下的,好像一群脊背光滑的海豚在戏水,逆光中它们光滑的脊背镀上了金色的光环;东北向的礁岩上趴着长长的大冰排,流淌着亮晶晶的小水串儿,从冰排之间的豁口远望黑屋顶、红窗棂、朱红墙的北海禅寺,像漂浮于蓝天之下冰海之上跃跃欲飞的海市辰楼似的,更显其迷幻而圣洁;正东面白花花冰面上是或金黄或灰黑的山崖,崖上金黄色的木栈道蜿蜒延伸南北,木栈道上是褐黄蒙蒙的林子,褐黄蒙蒙的林子上蓝天白云,如果这时候我在船上隔着蔚蓝色的海水再看呢......

        也不知在海边转悠多长时间了,也不知太阳那张笑脸藏到哪里去了,一切都不再那么鲜亮了,海涛声却越来越大了,浪头不断捻地拍到礁岩上的冰块了,那海豚一般的礁岩忽而显现忽而沉没。二月潮说来就来呀!我不得不离开海边,走过冰排横卧的小山岗般礁岩,一个莲花状的礁岩跳入眼帘:有十几米高,六七米宽,朵朵莲花石齐脖一圈儿冰雪儿,乍一看,有种山半腰飘起云朵的错觉。海浪把冰雪推上去的?还是海浪把莲花顶上的冰雪拖下来的?恰巧冰雪被莲花顶下的一裙摆似的石台托住了。海水如此神奇,而且还蛮有劲儿,看一米多厚的冰层底下被掏出了暗河,怪不得冰面上一道道深深的裂隙儿。

         我越往岸边走,越发感到山崖与冰面依依不舍,更加相信它们携手和海浪抗衡。五六十米高的山崖屏障一样挡住了东来风,拐把子一样的山崖投在冰面巨大的阴影,遮风挡光,呵护冰面不化。我似乎明白了山崖与冰依依不舍的缘由。山崖前排列的有:张开翅膀的秃鹰石、臀部向海的河马石、因呐喊而肌肉扭曲的海豹石、一脸杀气的藏獒石……它们是强悍的卫士吗?可是光滑、坚硬的花岗岩崖壁还是留下了一个个海蚀洞,洞里流出的黄沙不正是山崖骨骼碎屑吗?山崖有远古文字似的岩面,难道是记载声讨海蚀的天书?我是无论如何也看不懂的。

        风大起来,不再是刚柔相济的女人手了,倒是一个横扫一切的勇士,灌进襟袖,似乎要从我的衣袖衣怀掏出什么东西。我不服气地顶住西南风,一口气跑到笔直地伸向大海的栈桥上,直到海水前才住脚,“轰——轰”的涛声振聋发聩,一米多高的浪头拍过来,我不得不后退,裤腿上还是水迹斑斑。等我抬起头来,夕阳从云隙里钻出半个红彤彤的脸来,蔚蓝色的海面上金光闪闪。阳光助风逐浪汹涌澎湃的力量,那些石鹰、石马、石豹、石狗、崖壁是抵挡不了的,那些残破的冰海雪原迟早会被蔚蓝色的海吞噬干净。

         北海,春天来了。

          沈阳2016.03.11黎明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7-8 21:41 显示全部帖子

感谢楼主的精彩分享
发表于 2020-7-9 13:14 显示全部帖子
海边很多海货吧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7-9 13:14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一下啦
发表于 2020-7-9 17:21 显示全部帖子
精彩好贴前来支持
发表于 2020-7-10 11:29 显示全部帖子
自由奔跑的兔子 发表于 2020-7-9 13:14 海边很多海货吧

是的。海货丰富多彩,笑迎远方来客。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7-10 13:37 显示全部帖子
感谢精彩分享
发表于 2020-7-24 17:16 显示全部帖子
海亮人生1 发表于 2020-7-10 11:29 是的。海货丰富多彩,笑迎远方来客。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

有机会也想去去海边了哈哈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