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2673

主题

奔跑吧~安加尔的少年们!

查看:1113 | 回复:7
发表于 2020-7-24 11:22 显示全部帖子

                                                                                                   

--

从前习惯一人

喜欢看天色蓝蓝风在渗

爱与疾风竞赛,笑著去孤独行

极平凡无忧的我,随缘能遇你

令我这冷冻的心,开始震憾

--

--

发表于 2020-7-24 11:22 显示全部帖子

--

我叫墨行陌远

如果你没有试过在草原奔跑,你始终都不知道究竟会有多狂野。

就如同你没被狗追着咬过你不会知道居然能跑得过刘翔一样。

在呼伦贝尔大草原,这个喜羊羊与灰太狼的拍摄地这里。

巨大的风车,连绵的草原,温暖的日光,弯弯的河流,蓝蓝的天空,微风吹拂着你我的脸庞上,如同被最亲密的人轻轻的拂去所有的过去。

当然,还有灰太狼那个古堡。

-

-

我是一名随着风向行走着的背包旅人,一个从南方在丛林里游荡过来的野蛮人。(头发凌乱,穿着兽皮拿着巨大木头挥舞着的那种。)

八年了,我曾看过大山大海,也~穿过繁华世界的人潮人海。

(特别喜欢看穿得跟滑板鞋一样时尚又时尚的美媚。)

很多人碰到我的时候都会很好奇的问,嘿!背着包的那个小子,

你要去哪里?

什么鬼?我去你心里你信不信?晚上跟你谈一宿的道理让你怀疑人生你信不信?

-

发表于 2020-7-24 11:22 显示全部帖子

-

我刚到满洲里的时候站在巨大周总理塑像下仰望着他,我内心深深的震惊了一把。久久不能平息。

他~是如此的高大,起码三层楼那么高。比我还高,这不科学。

一路蹦蹦跳跳的走在去安加尔的路上(我自己都不信),挥别了洒泪的司机大哥,(十块钱,我走过去才9分钟而已。什么?八块钱?不坐不坐,五块钱行不行,哎,别走啊。我靠,你怎么做生意的,买卖不行仁义在好吧,怎么走了。)

-

-

安加尔?什么鬼?

当时搜索去哪儿的时候就第一个看到了它的名字。

我想,也许是老板的名字吧。很有草原的味道。嗯,是的。味道。

如果今天我没拿着三哥烤的安加尔特色俄罗斯大串的话。

我还是坚信这是三哥的名字。而不是毛子和乌兰巴托的蒙古人喊他的沙沙。

-

发表于 2020-7-24 11:22 显示全部帖子

我跟你说,我绝对不是因为三哥的烤肉留下来的,我发誓。

(拿着俄罗斯大串对你们发誓。保证不是鸡肉味。)

不信你问一下佳丽那个川妹子,在走的时候因为吃不到俄罗斯大串,哭得那叫内牛满面,搞得我脑壳上好几个问号,那是什么鬼?有那么好吃?

后来我还是想对你说,活了个该,叫你为了小哥哥就跑路了。

咧咧咧咧~

-

-

说起这个烤肉啊,啊,别打我,让我说完这个烤肉~

(%¥%……¥@,三哥,我错了,我不扯了。)

你这个两百斤的胖子要瘦揍我这96斤的南方人是不人道的知道不?

好歹我也是个南蛮子,能不能不让我给蛮字丢脸。哎~

每次和你说话我都觉得心脏病要突发,每次快不行的时候拿起电话拨打119的时候我觉得我还是可以抢救一下。医生,救我~

(每次和三哥聊天都能把我笑抽了去~每次和他说话我都要捂着心脏。为了不让自己那么开心的死去。我还想多活五百年。啊~)

死胖子~

略略略~

-

-
发表于 2020-7-24 11:22 显示全部帖子

我发誓,我只在电影里看过六指琴魔。

但是安加尔里有个怪兽,他就是传说中,总在夜黑风高,落叶飘落,月升正中间时候,坐在安加尔二楼,看不清他的脸庞,十个手指疯狂的拨弄着少女的~而~不是,是魔琴,干将莫邪~

那种震碎玻璃眼角膜杯子门窗毁灭所有一切的琴声。让你不得不........

蹲在地上撅着屁股看他在那搔首弄姿。

哎,少女们啊,你们实在是太低俗,太不理智了。

就弹个古筝就把你们收买了。

没看到这里有一位长发飘飘人赛潘长江的帅哥玉树临风的站在你们后面跟着拿手机拍的嘛?

你们还是太年轻了点。

鸣~我也想有妹子围观啊~哭~

-


-

我绝对否认,我没有被小4亲过。

那小伙子每天跑得跟匹马一样,走路都不正经。

除了水汪汪的大眼睛以外,我不觉得他有什么吸引人的。

除了叫抱抱的时候就坐地上挪着屁股往你这边来。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丢了泰迪界的狗脸?

好歹你也挂着一个赵日天的名号,怎么那么让我觉得特别想揍你。

我不认识你,泥奏凯,别以为舔我我就能高看你或者抱你。

我斩钉截铁的一句话,不可能,邹凯。

哎哟,我的小祖宗,别舔了,老子怕痒。

你个MMP,你邹凯啊。

好吧好吧,老子怕你了,来,抱抱。你这个狗娘生的。

能不能跟丽莎一样成熟稳重点做条有素质,有理想有三观的狗啊。

-

发表于 2020-7-24 11:22 显示全部帖子

-

美女,对了,美女。

每次我都喜欢站在安加尔大门口看着街上的俄罗斯妹子。

擦着口水用我传说中的有色眼睛一个个扫描过去。

任何一个都难逃我法眼。

那大长腿,那脸蛋,那小蛮腰,a ~小4,别舔。你这牲口。

不要每次都要舔我脚啊。

俄罗斯大妞多啊~好多啊~好想上去搭讪啊~满大街都是啊~

(已经自动忽略了哪些俄罗斯大汉和肥胖的中年俄罗斯大妞。)

可是,不懂俄语啊~郁闷,总不能上去说,嗨,小妞,我们认识一下?

看着她们那比我还要孔武有力的胳膊,还是算了吧。

这一脚我觉得我能到西伯利亚唱情歌去了。

失望~

看,妹子对我笑,太阳当空照,啦啦啦啦。抽完了回去睡觉。

-

-

每天接触好多人,有蒙古国的,俄罗斯的,台湾的,很多很多的地方的。

大家都住在安加尔。

每一个奔跑到别处的人,都带走了一份对这里的思念。

我不知道,当你们离开了,也许回去继续上学,也许回到家乡。

在办公室或者别的工作中是怎么个情景。

但是在我们相遇的每一天里。

都很开心,和大家一起逛街,一起讨论俄罗斯,一起出去草原浪的时候。

我们都是如此的年轻,如此的清脆,如同蜜蜂附在花瓣上一样。

太多人,太多故事,我写不完。

哥的事迹需要你们去传播,哥的传说需要你们去演唱。

去吧,奔跑吧~安加尔的少年们。

无论你们多大年纪多少岁,你们还是太年轻了。哈哈哈哈。

-


-

我叫墨行陌远

一个背包的旅人~

你是否能感受到此刻的所见~

远方的朋友。

-

发表于 2020-7-24 15:03 显示全部帖子
感谢精彩分享
发表于 2020-7-24 15:30 显示全部帖子
感谢精彩分享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