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8718

主题

沈阳

赤膊抓海蜇

查看:829 | 回复:3
发表于 2020-7-31 17:12 显示全部帖子
一艘小渔船“突突”叫着驶入沙山湾浴场[注1],荡漾起层层碧浪,我上下起伏地冲浪时,隐约听到不远处传来白姐的喊声:“快来人啊!”

        白姐是和我一起来的驴友,六十多岁,身材瘦削,不会水。不会是呛水了吧?我“劈里啪啦”地手脚并用,急切地奔过来,驴友老山蔘、海之梦、虎嫂、懒人、木鸽也分别从水里、岸边跑过来。

        白姐神情紧张地说:“啥东西?呼扇呼扇的。”她两手嚯啦水,掀起的水流阻止了它游回深海。

        我在海边长大,一眼就认出来了它,绷紧的心一下子松弛下来,大笑着说:“海蜇!晚餐添了一道海鲜!”

        大伙儿眼睛一下子亮起来,不错眼球儿地盯住了它,也许同时想起午餐时老板加的那道凉拌海蜇条吧?海蜇条透明哇亮,口感滑不溜的、水灵灵的,味道鲜不吱的、甜滋滋的,犹在嘴边。海蜇伤人的警告早忘到九霄云外了。

        “看住它,别叫它跑了。”只穿游泳裤的老山蔘一边嚯啦水,一边说。

        这只海蜇有大洗衣盆口那么大。圆圆的、软颤颤的、白色透明的蛰盘在碧绿清澈的海水里上上下下,呼扇呼扇的;蛰盘下拖着棕褐色的长长的脚须,随着嚯啦的水流忽左忽右地漂移,象嫦娥奔月的舞蹈一样娥娜多姿;蛰盘中心像有无数个打苞的花蕊,也像有无数个细茎小脑袋的蘑菇,更像婴儿摆动着嫩嫩的小手儿。它一副悠闲自在、无拘无束的样子煞是可爱,全然不知它会成为我们晚上的美餐。

       我们围住了它,像哄小孩睡觉一样,轻轻地嚯啦水撵它上沙滩去,生怕来一个海浪把它卷进深海去。离沙滩越来越近,海蜇棕褐色的长长的脚须几乎快拖拉到地上了。六十多岁、瘦个拉吉的老山蔘急中生智地说:“我去找根棍子抬走它。”

        我心里轻轻念叨:小兄弟听话别乱跑呀!一会儿我和老山蔘抬你回农家院去。

        不一会儿,老山蔘回来了,递给我一根粘满海蛎蝗壳的棍子。这时海蜇漂到了岸边上,我操起棍子,不管三七二十一从它身下直插入其心脏,黄不拉几蟹黄一样的东西翻花一样涌出来,还翻出来一些棕褐色的粘骨爪的长长脚须。黄不拉几蟹黄一样的东西溅到老山蔘肚皮和腿上,他来不及扑拉掉,弯腰和我抬起海蜇。没走出两步,厚厚的、透明的、白色的蛰盘裂开了几个大口子,“偏激”一声响,海蜇重重地摔在沙滩上,摔成了几大碎瓣儿,碎瓣儿上纵横交错地拉上了白色、透明的长丝儿,我用棍子怎么也挑不起来蛰盘了。

        “懒人姐、木鸽赶紧拍下来啊。”有人喊。

        看呆了的懒人姐、木鸽立马回过神来,端起相机,跑前跑后,“咔咔”拍起来。

        聪明伶俐的虎嫂拿来了塑料袋,白姐、虎嫂撑袋口,我两手抓起厚厚的、透明的、白色的蛰盘儿往袋里塞。

        一些游泳的人围观上来,七言八语地说:“危险啊,海蜇能蛰死人哩!”

        我也头也不抬地说:“海蜇被我捅死了,没事的。”

        蛰盘可以吃,黄不拉几蟹黄一样的内脏得扔掉,可它们连在一起分不开。海之梦、老山蔘拿棍子按住内脏,我就趁势拽掉蛰盘儿。塑料袋装不下,虎嫂干脆捡来一个大塑料布铺地上,我两手往塑料布上推蛰盘,海之梦、老山蔘用棍子往塑料布上扒拉蛰盘,虎嫂、白姐两头兜住塑料布。虎嫂惊愕地瞪大了眼睛,紧张地说:“山蔘大哥八成被海蜇蜇了?”

        老山蔘肚皮上、大腿上起了一片红点,还有一道道红檩子。他却笑笑说:“没啥感觉呀!”

        “疼不疼啊?”虎嫂脸色有点苍白,害怕地说:“快回吧!”

        我站在漂着海蜇内脏和尾须的海水里,脚踝有点火辣辣的感觉,手也莫明其妙地刺挠起来。

        老山蔘说:“海亮,到干净海水涮涮去。”

        我到清澈的海水里涮涮也不见强,就赶紧跑到沙滩上。

        海之梦、老山蔘、白姐、虎嫂一人提起塑料布一个角儿,把水里咣叽、二十几斤重的海蜇兜起来,快步往农家院赶。懒人姐、木鸽抱起衣服,我提拉起一塑料袋蛰盘,跟在后面。海滩上还留下了几大块海蜇,也顾不得了。

       十几分钟,我们回到农家院。渔民出身的老板看到我们的样子惊呆了,半晌才说出话来:“我就忘嘱咐你们了,咳咳咳!”随后,老板拿来一袋白矾粉放到桌子上说:“赶紧抹点白矾,慢慢揉搓。”

        老山蔘、海之梦和我按老板说的办法,开始往红肿处抹白矾,然后轻轻地揉搓起来。不一会儿,我就感觉不刺挠了,再过半小时红肿处消失了。老板告诉我们,一般海蜇不会到岸边来的,准是那条小渔船带上来的。海蜇的毒素都在那四条棕褐色的脚上,抓它先要打掉四个脚,才能安全地提起蛰盘。如果今天你们谁被蜇了胸口,再加上过敏皮肤,可能会窒息而死。哪有你们赤膊上阵蛰盘、腿脚一起捞的?吓死人了。他板个脸说,我们浑身起鸡皮疙瘩地听。老山蔘第二天才消除红肿,第三天海之梦回家了胳膊肘上还残留着血檩子,但无大碍了。

        晚餐时,懒人、木鸽打开相机展示一连串的抓海蜇镜头,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评论起来。

        “来啦——”老板一手一碗凉拌海蜇条端到桌上。老山蔘望着海之梦胳膊肘上的血檩子,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声音粗哑地说:“你多吃点,看它还敢蜇你不?”

        海之梦半红个脸,捞起海蜇条,出溜一声进嘴,吧唧吧唧嘴说:“鲜,鲜呀!”

        “哈哈哈——”饭桌上响起来一片笑声。

        注1:沙山湾浴场位于瓦房店市西中岛。

          字数2239

           2013-8-27于沈阳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8-1 09:00 显示全部帖子
海亮人生1 发表于 2020-7-31 17:12 一艘小渔船“突突”叫着驶入沙山湾浴场[注1],荡漾起层层碧浪,我上下起伏地冲浪时,隐约听到不远处传来白姐的喊声:“快来 ...

这个比较厉害了这个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精彩好贴必须顶一下
发表于 3 天前 显示全部帖子
围观下  抓海蜇?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