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8599

主题

遵义

施秉县妖孽峡谷略记

查看:3201 | 回复:12
发表于 2020-8-4 01:03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小辉9181 于 2020-08-04 01:20 编辑

时间过去了好些天,現在回想起穿越妖孽峡谷的每个片段,仍然像是昨天,历历在目。

时间过去了好些天,現在回想起穿越妖孽峡谷的每个片段,仍然像是昨天,历历在目。

下载积分: 驴币 -1

时间过去了好些天,現在回想起穿越妖孽峡谷的每个片段,仍然像是昨天,历历在目。

当站在沟底,看到普普通通,跟贵州別的許多地方的山沟一样的景象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由得心底有個疑问:“这,是大名鼎鼎的妖孽峡谷?”,这是一条干沟,因为人迹罕至,植被繁茂,显得清净幽深,除此之外,多少让人有些失望。

当站在沟底,看到普普通通,跟贵州別的許多地方的山沟一样的景象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由得心底有個疑问:“这,是大名鼎鼎的妖孽峡谷?”,这是一条干沟,因为人迹罕至,植被繁茂,显得清净幽深,除此之外,多少让人有些失望。

下载积分: 驴币 -1

当站在沟底,看到普普通通,跟贵州別的許多地方的山沟一样的景象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由得心底有個疑问:“这,是大名鼎鼎的妖孽峡谷?”,这是一条干沟,因为人迹罕至,植被繁茂,显得清净幽深,除此之外,多少让人有些失望。


长沙过來的秋桐和浔梦,年轻体力好,走在队伍的前面,一会儿就甩开后面人一大截,离得远了,才停下來等等后面的大队。

长沙过來的秋桐和浔梦,年轻体力好,走在队伍的前面,一会儿就甩开后面人一大截,离得远了,才停下來等等后面的大队。

下载积分: 驴币 -1

长沙过來的秋桐和浔梦,年轻体力好,走在队伍的前面,一会儿就甩开后面人一大截,离得远了,才停下來等等后面的大队。

年轻人的心情可以理解,比他们年长的雪山,也差不多。向来嘻嘻哈哈的他,依然和同伴们说说笑笑,但仍掩不住些许失望。我问他:“这(风景)怎么样?比如跟蚂蝗沟(相比)”,他看着我,回答:“比不上蚂蝗沟”。

年轻人的心情可以理解,比他们年长的雪山,也差不多。向来嘻嘻哈哈的他,依然和同伴们说说笑笑,但仍掩不住些许失望。我问他:“这(风景)怎么样?比如跟蚂蝗沟(相比)”,他看着我,回答:“比不上蚂蝗沟”。

下载积分: 驴币 -1

年轻人的心情可以理解,比他们年长的雪山,也差不多。向来嘻嘻哈哈的他,依然和同伴们说说笑笑,但仍掩不住些许失望。我问他:“这(风景)怎么样?比如跟蚂蝗沟(相比)”,他看着我,回答:“比不上蚂蝗沟”。

我不可置否,虽然也是初次来,从別人以往拍的照片看,妖孽峡谷绝不止于此。更不用說,“小十二背后”,怎么会有那么高的一个评价?

我不可置否,虽然也是初次来,从別人以往拍的照片看,妖孽峡谷绝不止于此。更不用說,“小十二背后”,怎么会有那么高的一个评价?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不可置否,虽然也是初次来,从別人以往拍的照片看,妖孽峡谷绝不止于此。更不用說,“小十二背后”,怎么会有那么高的一个评价?

头顶,峡谷顶上是窄窄的一线天,天色灰白,看不出阴晴。我们正处在两座山之间的夹缝里,没有手机通讯信号,流量栏也是黑的,完全跟外界隔绝。沟外面是什么样,无从知道,外面也不会有人想到,会有一队人在这山沟里穿行。

头顶,峡谷顶上是窄窄的一线天,天色灰白,看不出阴晴。我们正处在两座山之间的夹缝里,没有手机通讯信号,流量栏也是黑的,完全跟外界隔绝。沟外面是什么样,无从知道,外面也不会有人想到,会有一队人在这山沟里穿行。

下载积分: 驴币 -1

头顶,峡谷顶上是窄窄的一线天,天色灰白,看不出阴晴。我们正处在两座山之间的夹缝里,没有手机通讯信号,流量栏也是黑的,完全跟外界隔绝。沟外面是什么样,无从知道,外面也不会有人想到,会有一队人在这山沟里穿行。

天长地久还是习惯性走在队伍后面,不停地摄像和拍照,收集素材。每次出外回家,他都要自己剪辑制作视频,发出来大家欣赏,也是一个纪念。

天长地久还是习惯性走在队伍后面,不停地摄像和拍照,收集素材。每次出外回家,他都要自己剪辑制作视频,发出来大家欣赏,也是一个纪念。

下载积分: 驴币 -1

天长地久还是习惯性走在队伍后面,不停地摄像和拍照,收集素材。每次出外回家,他都要自己剪辑制作视频,发出来大家欣赏,也是一个纪念。

几个女生走在队伍中间,笑笑无烦恼是第一次背帐篷,又是走水路,有点紧张;行走和冰点,有过走漏仓沟和四合头的经历,仍然小心翼翼,生怕自己拖了全队的后腿。见她们这样,在风景不错的地方,我特意叫住她们拍照,那一会儿,才看到她们轻松的笑容。

几个女生走在队伍中间,笑笑无烦恼是第一次背帐篷,又是走水路,有点紧张;行走和冰点,有过走漏仓沟和四合头的经历,仍然小心翼翼,生怕自己拖了全队的后腿。见她们这样,在风景不错的地方,我特意叫住她们拍照,那一会儿,才看到她们轻松的笑容。

下载积分: 驴币 -1

几个女生走在队伍中间,笑笑无烦恼是第一次背帐篷,又是走水路,有点紧张;行走和冰点,有过走漏仓沟和四合头的经历,仍然小心翼翼,生怕自己拖了全队的后腿。见她们这样,在风景不错的地方,我特意叫住她们拍照,那一会儿,才看到她们轻松的笑容。

笑笑无烦恼,爱笑的人当然不该有烦恼。

笑笑无烦恼,爱笑的人当然不该有烦恼。

下载积分: 驴币 -1

笑笑无烦恼,爱笑的人当然不该有烦恼。

行走,无论骑行,步行,都很要强。

行走,无论骑行,步行,都很要强。

下载积分: 驴币 -1

行走,无论骑行,步行,都很要强。

冰点,这样子,冰么?

冰点,这样子,冰么?

下载积分: 驴币 -1

冰点,这样子,冰么?

百丈江来自杭州,和印象里江浙的人一样,说话不多,细声细语,温和有礼,让人很生好感。

百丈江来自杭州,和印象里江浙的人一样,说话不多,细声细语,温和有礼,让人很生好感。

下载积分: 驴币 -1

百丈江来自杭州,和印象里江浙的人一样,说话不多,细声细语,温和有礼,让人很生好感。

最后说说我一一整支队伍里,其实最不值得浪费言语介绍的就是我,走户外的时间短,资历浅,也就是胆子大点儿,加上自己喜欢出来爬山玩水,又有这么多队友信任,愿意一起走。认真的说,还是一起走的那些朋友,才该着重介绍。

最后说说我一一整支队伍里,其实最不值得浪费言语介绍的就是我,走户外的时间短,资历浅,也就是胆子大点儿,加上自己喜欢出来爬山玩水,又有这么多队友信任,愿意一起走。认真的说,还是一起走的那些朋友,才该着重介绍。

下载积分: 驴币 -1

最后说说我一一整支队伍里,其实最不值得浪费言语介绍的就是我,走户外的时间短,资历浅,也就是胆子大点儿,加上自己喜欢出来爬山玩水,又有这么多队友信任,愿意一起走。认真的说,还是一起走的那些朋友,才该着重介绍。

这次我们这支队伍,来自三个地方,能会聚一起,也应了那句话:“世界真奇妙”。五月份我們走漏仓沟,兴奋之余,免不了在朋友圈晒一晒。随后看到一个评论:“还是你们好,下次我来你们队玩。”,这就是秋桐,8264微信群认识的朋友,当即回他:“要得”,话是这样,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6月25日的晚上,秋桐微信里问:“7月份还有漏仓的行程没?想过来玩水”,我告诉他,7月份的时候,雨季差不多过去了,可以来,但是漏仓不适合走水路,最好走妖孽峡谷。

这次我们这支队伍,来自三个地方,能会聚一起,也应了那句话:“世界真奇妙”。五月份我們走漏仓沟,兴奋之余,免不了在朋友圈晒一晒。随后看到一个评论:“还是你们好,下次我来你们队玩。”,这就是秋桐,8264微信群认识的朋友,当即回他:“要得”,话是这样,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6月25日的晚上,秋桐微信里问:“7月份还有漏仓的行程没?想过来玩水”,我告诉他,7月份的时候,雨季差不多过去了,可以来,但是漏仓不适合走水路,最好走妖孽峡谷。

下载积分: 驴币 -1

这次我们这支队伍,来自三个地方,能会聚一起,也应了那句话:“世界真奇妙”。
五月份我們走漏仓沟,兴奋之余,免不了在朋友圈晒一晒。随后看到一个评论:“还是你们好,下次我来你们队玩。”,这就是秋桐,8264微信群认识的朋友,当即回他:“要得”,话是这样,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6月25日的晚上,秋桐微信里问:“7月份还有漏仓的行程没?想过来玩水”,我告诉他,7月份的时候,雨季差不多过去了,可以来,但是漏仓不适合走水路,最好走妖孽峡谷。

隔天,秋桐在朋友圈晒出一組照片,都是转发給他的妖孽峡谷的照片,配了一段話:“7月准备走一波水线,又想法玩水的约”,这家伙,真够性急。接下来就是商量时间,在哪儿集合,动员人参加人等等。

隔天,秋桐在朋友圈晒出一組照片,都是转发給他的妖孽峡谷的照片,配了一段話:“7月准备走一波水线,又想法玩水的约”,这家伙,真够性急。接下来就是商量时间,在哪儿集合,动员人参加人等等。

下载积分: 驴币 -1

隔天,秋桐在朋友圈晒出一組照片,都是转发給他的妖孽峡谷的照片,配了一段話:“7月准备走一波水线,又想法玩水的约”,这家伙,真够性急。
接下来就是商量时间,在哪儿集合,动员人参加人等等。

2020年是多事的一年,年初國內的疫情,然后……,然后也不用多说,大家都知道了。五月底六月初,雨季到来,而且一下似乎就没个完,一个多月,就没见过完整的一个晴天,山洪爆发,道路塌方,高速路被淹没而中断…….,百丈江转发一个视频,安徽某地,一座500年历史的老桥,扛不住洪水冲击,轰然垮掉。雨季看不到完的时候,准备加的人因为这些消息,心里也有些担心,到底走不走得成?

2020年是多事的一年,年初國內的疫情,然后……,然后也不用多说,大家都知道了。五月底六月初,雨季到来,而且一下似乎就没个完,一个多月,就没见过完整的一个晴天,山洪爆发,道路塌方,高速路被淹没而中断…….,百丈江转发一个视频,安徽某地,一座500年历史的老桥,扛不住洪水冲击,轰然垮掉。雨季看不到完的时候,准备加的人因为这些消息,心里也有些担心,到底走不走得成?

下载积分: 驴币 -1

2020年是多事的一年,年初國內的疫情,然后……,然后也不用多说,大家都知道了。五月底六月初,雨季到来,而且一下似乎就没个完,一个多月,就没见过完整的一个晴天,山洪爆发,道路塌方,高速路被淹没而中断…….,百丈江转发一个视频,安徽某地,一座500年历史的老桥,扛不住洪水冲击,轰然垮掉。雨季看不到完的时候,准备加的人因为这些消息,心里也有些担心,到底走不走得成?

原來约的是7月19号和20号,秋桐、浔梦和百丈江分別坐动车和飞机到凯里,遵义的的2号自驾过去跟他们会合,仔细看地图,发觉镇远离妖孽谷更近,商量一下,把会合的地方改在镇远,他们几个也顺便在镇远玩玩儿。然而天气总是变幻不定,商量好的行程也敲定不下來,每个人心里都是悬起的。

原來约的是7月19号和20号,秋桐、浔梦和百丈江分別坐动车和飞机到凯里,遵义的的2号自驾过去跟他们会合,仔细看地图,发觉镇远离妖孽谷更近,商量一下,把会合的地方改在镇远,他们几个也顺便在镇远玩玩儿。然而天气总是变幻不定,商量好的行程也敲定不下來,每个人心里都是悬起的。

下载积分: 驴币 -1


原來约的是7月19号和20号,秋桐、浔梦和百丈江分別坐动车和飞机到凯里,遵义的的2号自驾过去跟他们会合,仔细看地图,发觉镇远离妖孽谷更近,商量一下,把会合的地方改在镇远,他们几个也顺便在镇远玩玩儿。
然而天气总是变幻不定,商量好的行程也敲定不下來,每个人心里都是悬起的。

只有活泼的“小仙女”浔梦,天天在群里聊即将到来的行程,提出自己的看法和建议,她的情绪感染着所有人,的确,担忧发愁解决不了什么,情況再糟糕也有好转的时候。对将要开始的行程,浔梦提出一个时尚还很有煽动性的主题:"将腐败进行到底!"

只有活泼的“小仙女”浔梦,天天在群里聊即将到来的行程,提出自己的看法和建议,她的情绪感染着所有人,的确,担忧发愁解决不了什么,情況再糟糕也有好转的时候。对将要开始的行程,浔梦提出一个时尚还很有煽动性的主题:\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只有活泼的“小仙女”浔梦,天天在群里聊即将到来的行程,提出自己的看法和建议,她的情绪感染着所有人,的确,担忧发愁解决不了什么,情況再糟糕也有好转的时候。对将要开始的行程,浔梦提出一个时尚还很有煽动性的主题:"将腐败进行到底!"

接下來收拾背包和装备,准备食材燃料一切都简单多了。抽空还可以再看轨迹,完善穿越的细节。7月20号中午,遵义的两车六人出发,一路天气不错,大家在微信里聊天,气氛轻松。车到石阡地界的时候,突然看到秋桐发消息,说镇远下雨了,让人心里一紧。都到这了,没法再改变路线,只能继续。车走着走着,路上也飘起了牛毛細雨,绵绵密密。冒雨到镇远,雨没了,到处还是湿漉漉的,是刚下过的样子。在镇远接了秋桐他们,便直奔目的地。

接下來收拾背包和装备,准备食材燃料一切都简单多了。抽空还可以再看轨迹,完善穿越的细节。7月20号中午,遵义的两车六人出发,一路天气不错,大家在微信里聊天,气氛轻松。车到石阡地界的时候,突然看到秋桐发消息,说镇远下雨了,让人心里一紧。都到这了,没法再改变路线,只能继续。车走着走着,路上也飘起了牛毛細雨,绵绵密密。冒雨到镇远,雨没了,到处还是湿漉漉的,是刚下过的样子。在镇远接了秋桐他们,便直奔目的地。

下载积分: 驴币 -1

接下來收拾背包和装备,准备食材燃料一切都简单多了。抽空还可以再看轨迹,完善穿越的细节。
7月20号中午,遵义的两车六人出发,一路天气不错,大家在微信里聊天,气氛轻松。
车到石阡地界的时候,突然看到秋桐发消息,说镇远下雨了,让人心里一紧。都到这了,没法再改变路线,只能继续。车走着走着,路上也飘起了牛毛細雨,绵绵密密。
冒雨到镇远,雨没了,到处还是湿漉漉的,是刚下过的样子。
在镇远接了秋桐他们,便直奔目的地。

落脚点是当地一个自然村,老寨场,听说有四十多户人家,一条乡道穿村而过。乡道两边稀稀拉拉的分布着一层二层的居民房,街上人不多,有点冷清。宿营的地方是马路边一户人家的小院,院子不小,停放两辆车还绰绰有余,再搭几顶帐篷完全没问题。摆好车,打扫干净院坝,各自取出东西。搭帐篷的,打水煮饭做菜的,分别行动。小院里一下进来八九个人,顿时热闹起来。秋桐主厨的鸡爪是家里煮熟的,加上火锅底料和桂皮等,稍煮入味儿就可以动筷子;我们更简单,炒好的辣子鸡,下锅加热,马上香气四溢,放进三线肉,青菜,那味儿,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闻到都会食指大动。好饭好菜,外加一杯小酒,这生活别提多滋润。

落脚点是当地一个自然村,老寨场,听说有四十多户人家,一条乡道穿村而过。乡道两边稀稀拉拉的分布着一层二层的居民房,街上人不多,有点冷清。宿营的地方是马路边一户人家的小院,院子不小,停放两辆车还绰绰有余,再搭几顶帐篷完全没问题。摆好车,打扫干净院坝,各自取出东西。搭帐篷的,打水煮饭做菜的,分别行动。小院里一下进来八九个人,顿时热闹起来。秋桐主厨的鸡爪是家里煮熟的,加上火锅底料和桂皮等,稍煮入味儿就可以动筷子;我们更简单,炒好的辣子鸡,下锅加热,马上香气四溢,放进三线肉,青菜,那味儿,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闻到都会食指大动。好饭好菜,外加一杯小酒,这生活别提多滋润。

下载积分: 驴币 -1

落脚点是当地一个自然村,老寨场,听说有四十多户人家,一条乡道穿村而过。乡道两边稀稀拉拉的分布着一层二层的居民房,街上人不多,有点冷清。
宿营的地方是马路边一户人家的小院,院子不小,停放两辆车还绰绰有余,再搭几顶帐篷完全没问题。

摆好车,打扫干净院坝,各自取出东西。搭帐篷的,打水煮饭做菜的,分别行动。小院里一下进来八九个人,顿时热闹起来。秋桐主厨的鸡爪是家里煮熟的,加上火锅底料和桂皮等,稍煮入味儿就可以动筷子;我们更简单,炒好的辣子鸡,下锅加热,马上香气四溢,放进三线肉,青菜,那味儿,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闻到都会食指大动。
好饭好菜,外加一杯小酒,这生活别提多滋润。

饭后的娱乐时间,有"娱乐总监"之称的雪山是当仁不让的主角。音乐响起,他率先又唱又跳,带动几个女队友也载歌载舞;印象中不善言辞的天长地久也受了影响,拿个盆当道具嗨起来。主人家门口的路灯不太亮,我拿个随身带的灯,权充"灯光";秋桐和百丈江也没闲着,忙给大家拍视频。百丈江看到主人家的老太太和着音乐打拍子,便跟老人说,能不能唱唱她们这儿的山歌?老人乐呵呵的答应,没有现成的伴奏,就清唱:“……喝茶就喝茶,哪来愣多话……”,嗓音不算优美,却把在场的气氛带向高潮。小院儿的喧闹,让附近的几个大嫂也过来看热闹,看着看着也忍不住一起唱啊跳的。不知不觉已经很晚,村里人回家休息,我们也各自洗漱完毕,钻进帐篷,会周公去。

饭后的娱乐时间,有\

下载积分: 驴币 -1


饭后的娱乐时间,有"娱乐总监"之称的雪山是当仁不让的主角。音乐响起,他率先又唱又跳,带动几个女队友也载歌载舞;印象中不善言辞的天长地久也受了影响,拿个盆当道具嗨起来。主人家门口的路灯不太亮,我拿个随身带的灯,权充"灯光";秋桐和百丈江也没闲着,忙给大家拍视频。百丈江看到主人家的老太太和着音乐打拍子,便跟老人说,能不能唱唱她们这儿的山歌?老人乐呵呵的答应,没有现成的伴奏,就清唱:“……喝茶就喝茶,哪来愣多话……”,嗓音不算优美,却把在场的气氛带向高潮。
小院儿的喧闹,让附近的几个大嫂也过来看热闹,看着看着也忍不住一起唱啊跳的。
不知不觉已经很晚,村里人回家休息,我们也各自洗漱完毕,钻进帐篷,会周公去。

第二天清晨,天麻麻见亮,队友们起來,收帐篷、弄早餐,整装出发。秋桐和浔梦走在最前面,俩人特意换上军胶,看得出是有备而來。

第二天清晨,天麻麻见亮,队友们起來,收帐篷、弄早餐,整装出发。秋桐和浔梦走在最前面,俩人特意换上军胶,看得出是有备而來。

下载积分: 驴币 -1

第二天清晨,天麻麻见亮,队友们起來,收帐篷、弄早餐,整装出发。秋桐和浔梦走在最前面,俩人特意换上军胶,看得出是有备而來。

住的地方离妖孽峡谷入口大约四公里,也许将要见到说了这么多天的妖孽谷,大家都有些亢奋,有说有笑,步履轻快。时间才8点过,天色灰蒙蒙的,不像会出太阳的样子,云层也不厚,应该也不会下雨。走过水泥打的乡道,转弯走上一条机耕道。路两边有苞谷地,水稻田,种的最多的,还是烟草。一人多高的烟叶,绿油油的,大片大片都是。道路尽头,已经看不出明显的路径,只在烟叶地中间,似乎有条小路。

住的地方离妖孽峡谷入口大约四公里,也许将要见到说了这么多天的妖孽谷,大家都有些亢奋,有说有笑,步履轻快。时间才8点过,天色灰蒙蒙的,不像会出太阳的样子,云层也不厚,应该也不会下雨。走过水泥打的乡道,转弯走上一条机耕道。路两边有苞谷地,水稻田,种的最多的,还是烟草。一人多高的烟叶,绿油油的,大片大片都是。道路尽头,已经看不出明显的路径,只在烟叶地中间,似乎有条小路。

下载积分: 驴币 -1

住的地方离妖孽峡谷入口大约四公里,也许将要见到说了这么多天的妖孽谷,大家都有些亢奋,有说有笑,步履轻快。
时间才8点过,天色灰蒙蒙的,不像会出太阳的样子,云层也不厚,应该也不会下雨。
走过水泥打的乡道,转弯走上一条机耕道。路两边有苞谷地,水稻田,种的最多的,还是烟草。一人多高的烟叶,绿油油的,大片大片都是。
道路尽头,已经看不出明显的路径,只在烟叶地中间,似乎有条小路。

沿小路过去,穿过烟叶地,路延伸进杂木树林,若有若无。试试往前走,心里总不踏实,就怕走错路。直到路边树枝上看见一条红布路标,署名是“8264贵州户外”,这才确定没有走岔路。

沿小路过去,穿过烟叶地,路延伸进杂木树林,若有若无。试试往前走,心里总不踏实,就怕走错路。直到路边树枝上看见一条红布路标,署名是“8264贵州户外”,这才确定没有走岔路。

下载积分: 驴币 -1

沿小路过去,穿过烟叶地,路延伸进杂木树林,若有若无。试试往前走,心里总不踏实,就怕走错路。直到路边树枝上看见一条红布路标,署名是“8264贵州户外”,这才确定没有走岔路。

林中的小路不是很好走,坑坑洼洼,起起伏伏,稍不注意还会滑一跤,还有带刺的藤蔓,冷不防挂你一下,有点烦人。

林中的小路不是很好走,坑坑洼洼,起起伏伏,稍不注意还会滑一跤,还有带刺的藤蔓,冷不防挂你一下,有点烦人。

下载积分: 驴币 -1

林中的小路不是很好走,坑坑洼洼,起起伏伏,稍不注意还会滑一跤,还有带刺的藤蔓,冷不防挂你一下,有点烦人。

下沟的路口,就是一个岩壁壁的豁口,有人从这儿上下,略做过修整,勉強可以供人下脚和搭手。这种地方下去,得全神贯注,稍有闪失,都不堪设想。

下沟的路口,就是一个岩壁壁的豁口,有人从这儿上下,略做过修整,勉強可以供人下脚和搭手。这种地方下去,得全神贯注,稍有闪失,都不堪设想。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沟的路口,就是一个岩壁壁的豁口,有人从这儿上下,略做过修整,勉強可以供人下脚和搭手。这种地方下去,得全神贯注,稍有闪失,都不堪设想。

下到底花了10多分钟,沟里没水,却有山洪冲刷过的痕迹。踩着碎石沿着沟走五六米,前面右手边汇进来另外一条沟,沟里的水很清亮。

下到底花了10多分钟,沟里没水,却有山洪冲刷过的痕迹。踩着碎石沿着沟走五六米,前面右手边汇进来另外一条沟,沟里的水很清亮。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到底花了10多分钟,沟里没水,却有山洪冲刷过的痕迹。踩着碎石沿着沟走五六米,前面右手边汇进来另外一条沟,沟里的水很清亮。

踩着水走,水温还可以,不僵脚。溪水潺潺,水声一会大一会儿小。到积水成潭的地方,清澈见底的一个水潭,水底的砂石,都清晰可見。百丈江忍不住捧起来,喝了一口。

踩着水走,水温还可以,不僵脚。溪水潺潺,水声一会大一会儿小。到积水成潭的地方,清澈见底的一个水潭,水底的砂石,都清晰可見。百丈江忍不住捧起来,喝了一口。

下载积分: 驴币 -1

踩着水走,水温还可以,不僵脚。
溪水潺潺,水声一会大一会儿小。到积水成潭的地方,清澈见底的一个水潭,水底的砂石,都清晰可見。百丈江忍不住捧起来,喝了一口。

一路走着,沟边不时可以看到垮塌下來的碎石泥土,也有碗口粗的大树橫倒在沟里,挡住去路,只得翻越过去。

一路走着,沟边不时可以看到垮塌下來的碎石泥土,也有碗口粗的大树橫倒在沟里,挡住去路,只得翻越过去。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一路走着,沟边不时可以看到垮塌下來的碎石泥土,也有碗口粗的大树橫倒在沟里,挡住去路,只得翻越过去。

河沟里地形不一,有的地方岩石一层一层,像叠放整齐的书页,溪水顺势流下,有种很别致的律动感;有的地方,大块的石头摞在一起,石头上长满青苔,翠绿翠绿的,望上去很养眼。

河沟里地形不一,有的地方岩石一层一层,像叠放整齐的书页,溪水顺势流下,有种很别致的律动感;有的地方,大块的石头摞在一起,石头上长满青苔,翠绿翠绿的,望上去很养眼。

下载积分: 驴币 -1

河沟里地形不一,有的地方岩石一层一层,像叠放整齐的书页,溪水顺势流下,有种很别致的律动感;有的地方,大块的石头摞在一起,石头上长满青苔,翠绿翠绿的,望上去很养眼。

在一处沟边,大家发现一只“蝴蝶”,翅膀展开差不多有20公分,黄色翅膀,上面有棕色的花纹,像鹰勾嘴一样,以前没见过,很漂亮。后来百度一下,才知道叫帝王娥,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在一处沟边,大家发现一只“蝴蝶”,翅膀展开差不多有20公分,黄色翅膀,上面有棕色的花纹,像鹰勾嘴一样,以前没见过,很漂亮。后来百度一下,才知道叫帝王娥,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下载积分: 驴币 -1

在一处沟边,大家发现一只“蝴蝶”,翅膀展开差不多有20公分,黄色翅膀,上面有棕色的花纹,像鹰勾嘴一样,以前没见过,很漂亮。后来百度一下,才知道叫帝王娥,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百丈江拍到一种植物,纺锤一样的头,长满蓝色的小珠样的果实,很独特,据说叫花蘑芋。

百丈江拍到一种植物,纺锤一样的头,长满蓝色的小珠样的果实,很独特,据说叫花蘑芋。

下载积分: 驴币 -1

百丈江拍到一种植物,纺锤一样的头,长满蓝色的小珠样的果实,很独特,据说叫花蘑芋。

一路总有各样的意外惊喜,让大家惊叹、欢欣。在一处高高的悬崖前,珠帘私的水滴淌下,远看像清晨的雾,细腻精致。大家在这儿拍了不少照片,边拍边笑说,这是"浪费胶卷"。

一路总有各样的意外惊喜,让大家惊叹、欢欣。在一处高高的悬崖前,珠帘私的水滴淌下,远看像清晨的雾,细腻精致。大家在这儿拍了不少照片,边拍边笑说,这是\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一路总有各样的意外惊喜,让大家惊叹、欢欣。在一处高高的悬崖前,珠帘私的水滴淌下,远看像清晨的雾,细腻精致。大家在这儿拍了不少照片,边拍边笑说,这是"浪费胶卷"。


快到中午的时候,就在路边吃了干粮和点心,继续赶路。走了一会儿,居然有阳光从顶上射进来,洒在水面上,斑驳闪亮,看着让人心神一振。

快到中午的时候,就在路边吃了干粮和点心,继续赶路。走了一会儿,居然有阳光从顶上射进来,洒在水面上,斑驳闪亮,看着让人心神一振。

下载积分: 驴币 -1

快到中午的时候,就在路边吃了干粮和点心,继续赶路。
走了一会儿,居然有阳光从顶上射进来,洒在水面上,斑驳闪亮,看着让人心神一振。

约三四百米以后,峡谷突然起了变化,两边的崖壁变得陡峭,树木明显少了。之前的路,还給人的印象亲和、婉转,如同在自家后院儿里闲庭信步院;到这猛地变得冰冷、生硬,再加上光线暗淡,到处湿漉漉的,看着有些怪异,难道,这就是妖孽峡谷名字的由来?转过湾,前面出现一个巨大的厅堂,水流到这,突然左转流下去,水声哗哗,下面是个断崖。这是一个马蹄形的凹槽,周围没有路可以下到下面。由于流水长年累月的冲刷,下面冲出一个水潭,看不出深浅,也不敢贸然跳下去,最好还是用绳子,把人槌下去。

约三四百米以后,峡谷突然起了变化,两边的崖壁变得陡峭,树木明显少了。之前的路,还給人的印象亲和、婉转,如同在自家后院儿里闲庭信步院;到这猛地变得冰冷、生硬,再加上光线暗淡,到处湿漉漉的,看着有些怪异,难道,这就是妖孽峡谷名字的由来?转过湾,前面出现一个巨大的厅堂,水流到这,突然左转流下去,水声哗哗,下面是个断崖。这是一个马蹄形的凹槽,周围没有路可以下到下面。由于流水长年累月的冲刷,下面冲出一个水潭,看不出深浅,也不敢贸然跳下去,最好还是用绳子,把人槌下去。

下载积分: 驴币 -1

约三四百米以后,峡谷突然起了变化,两边的崖壁变得陡峭,树木明显少了。之前的路,还給人的印象亲和、婉转,如同在自家后院儿里闲庭信步院;到这猛地变得冰冷、生硬,再加上光线暗淡,到处湿漉漉的,看着有些怪异,难道,这就是妖孽峡谷名字的由来?
转过湾,前面出现一个巨大的厅堂,水流到这,突然左转流下去,水声哗哗,下面是个断崖。
这是一个马蹄形的凹槽,周围没有路可以下到下面。由于流水长年累月的冲刷,下面冲出一个水潭,看不出深浅,也不敢贸然跳下去,最好还是用绳子,把人槌下去。

以前有过类似经历,加上自己伸手还算灵活,我自然要第一个下去。现在回想,当时下去的时候,还是有些惊险,到下面跳的时候,手忙脚乱,狼狈不堪,幸好没人拍照或录视频。

以前有过类似经历,加上自己伸手还算灵活,我自然要第一个下去。现在回想,当时下去的时候,还是有些惊险,到下面跳的时候,手忙脚乱,狼狈不堪,幸好没人拍照或录视频。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以前有过类似经历,加上自己伸手还算灵活,我自然要第一个下去。
现在回想,当时下去的时候,还是有些惊险,到下面跳的时候,手忙脚乱,狼狈不堪,幸好没人拍照或录视频。

有人在下面接应,后面下来的就轻松多了,就这样,女生能毫不犹豫的下来,也很了不起。这儿花了半个多小时,不管怎么说,这是有过了一关。下来以后,想回头已经不可能,只有往前走了。

有人在下面接应,后面下来的就轻松多了,就这样,女生能毫不犹豫的下来,也很了不起。这儿花了半个多小时,不管怎么说,这是有过了一关。下来以后,想回头已经不可能,只有往前走了。

下载积分: 驴币 -1

有人在下面接应,后面下来的就轻松多了,就这样,女生能毫不犹豫的下来,也很了不起。
这儿花了半个多小时,不管怎么说,这是有过了一关。下来以后,想回头已经不可能,只有往前走了。

没走多远,又是一个水潭,先是一个小坎,人可以很轻松的跳下去,順水往前,是一段七扭八弯的水沟,又像是一道造型奇特的水槽。湍急的水在石槽里橫冲直撞,肆无忌惮,但人肯定不行,除非你是钢筋铁骨。

没走多远,又是一个水潭,先是一个小坎,人可以很轻松的跳下去,順水往前,是一段七扭八弯的水沟,又像是一道造型奇特的水槽。湍急的水在石槽里橫冲直撞,肆无忌惮,但人肯定不行,除非你是钢筋铁骨。

下载积分: 驴币 -1

没走多远,又是一个水潭,先是一个小坎,人可以很轻松的跳下去,順水往前,是一段七扭八弯的水沟,又像是一道造型奇特的水槽。湍急的水在石槽里橫冲直撞,肆无忌惮,但人肯定不行,除非你是钢筋铁骨。

顺着边上的石头爬上滑下,寻找着路。人还好办,我们的背包成了难点一一预想是在河道里露营,这次遵义过去的都背了帐篷,仅仅做了內防水,让衣服和手机什么的不被弄湿一一这包要是打湿了再背着走,准让人头疼。这会儿才看出,秋桐他们背防水背包的好处来。

顺着边上的石头爬上滑下,寻找着路。人还好办,我们的背包成了难点一一预想是在河道里露营,这次遵义过去的都背了帐篷,仅仅做了內防水,让衣服和手机什么的不被弄湿一一这包要是打湿了再背着走,准让人头疼。这会儿才看出,秋桐他们背防水背包的好处来。

下载积分: 驴币 -1

顺着边上的石头爬上滑下,寻找着路。人还好办,我们的背包成了难点一一预想是在河道里露营,这次遵义过去的都背了帐篷,仅仅做了內防水,让衣服和手机什么的不被弄湿一一这包要是打湿了再背着走,准让人头疼。这会儿才看出,秋桐他们背防水背包的好处来。

探路、接人、接包,体力急速消耗着。最要命的是,走过一关,以为可以喘口气,没想到笑笑无烦恼到前头看了一下,回來,似笑非笑的说:“前面还有……”

探路、接人、接包,体力急速消耗着。最要命的是,走过一关,以为可以喘口气,没想到笑笑无烦恼到前头看了一下,回來,似笑非笑的说:“前面还有……”

下载积分: 驴币 -1

探路、接人、接包,体力急速消耗着。最要命的是,走过一关,以为可以喘口气,没想到笑笑无烦恼到前头看了一下,回來,似笑非笑的说:“前面还有……”

衣服打湿,被体温熨得稍微有点暖意,又得下水,一遍一遍的重复。刚从水里起来,峡谷里的风一吹,冷得人直打颤,笑笑、行走、冰点靠着岩壁,挤在一起,借此暖和一下;浔梦找一处没水的地方,双手抱着,不站水里,也许真的会好些;天长地久冷得受不了,赶紧大吼两声,驱驱寒意。

衣服打湿,被体温熨得稍微有点暖意,又得下水,一遍一遍的重复。刚从水里起来,峡谷里的风一吹,冷得人直打颤,笑笑、行走、冰点靠着岩壁,挤在一起,借此暖和一下;浔梦找一处没水的地方,双手抱着,不站水里,也许真的会好些;天长地久冷得受不了,赶紧大吼两声,驱驱寒意。

下载积分: 驴币 -1

衣服打湿,被体温熨得稍微有点暖意,又得下水,一遍一遍的重复。刚从水里起来,峡谷里的风一吹,冷得人直打颤,笑笑、行走、冰点靠着岩壁,挤在一起,借此暖和一下;浔梦找一处没水的地方,双手抱着,不站水里,也许真的会好些;天长地久冷得受不了,赶紧大吼两声,驱驱寒意。

偶尔,空中飘来些水沫,不知道是水雾还是下的雨,要是下雨就麻烦了。

偶尔,空中飘来些水沫,不知道是水雾还是下的雨,要是下雨就麻烦了。

下载积分: 驴币 -1

偶尔,空中飘来些水沫,不知道是水雾还是下的雨,要是下雨就麻烦了。

包终于还是被打湿。拎着死沉死沉,却也少了一些心理负担一一先前总怕打湿,真打湿了也就不再顾虑什么。

包终于还是被打湿。拎着死沉死沉,却也少了一些心理负担一一先前总怕打湿,真打湿了也就不再顾虑什么。

下载积分: 驴币 -1

包终于还是被打湿。拎着死沉死沉,却也少了一些心理负担一一先前总怕打湿,真打湿了也就不再顾虑什么。

几百米落差很大,地形复杂的路段,耽搁了我们两个多小时,也耗费了大家极大的体力。天長地久说:“如果再有一两个这样的地方,人都会崩溃”,也不算夸张。

几百米落差很大,地形复杂的路段,耽搁了我们两个多小时,也耗费了大家极大的体力。天長地久说:“如果再有一两个这样的地方,人都会崩溃”,也不算夸张。

下载积分: 驴币 -1

几百米落差很大,地形复杂的路段,耽搁了我们两个多小时,也耗费了大家极大的体力。天長地久说:“如果再有一两个这样的地方,人都会崩溃”,也不算夸张。

走出这一段已经是4点过,峡谷亮了很多,两边的山开始变矮,还有阳光照进沟里。大家的心情也轻松起来,下面就是到营地休息。

走出这一段已经是4点过,峡谷亮了很多,两边的山开始变矮,还有阳光照进沟里。大家的心情也轻松起来,下面就是到营地休息。

下载积分: 驴币 -1

走出这一段已经是4点过,峡谷亮了很多,两边的山开始变矮,还有阳光照进沟里。大家的心情也轻松起来,下面就是到营地休息。

原计划穿越妖孽谷后,在两河口宿营,地图上标识在河的右边,大家就边走边看。走了大约一百多米,看到右边有一段河坎,高出河面两米多,兴致勃勃地爬上去一看,是一片撂荒的田土,长得满满当当的荨麻,百丈江没注意被扎了一下,那滋味儿我们早领教过,又麻又痒,于是提醒大家小心。下到河里继续走,又过两三百米,在我们这条河跟另一条河交会的地方,也是一块荒废的土地,还算平整,忙活一番,清理出一片空地,就在这儿扎营。终于可以歇息了,大家放下背包,帐篷都已经湿透,取出来放一边,再看别的东西。我带的急救包确定报废,真空包装的辣子鸡的口袋也有点破,怪不得刚才有谁在说:闻到了辣子鸡的味儿。

原计划穿越妖孽谷后,在两河口宿营,地图上标识在河的右边,大家就边走边看。走了大约一百多米,看到右边有一段河坎,高出河面两米多,兴致勃勃地爬上去一看,是一片撂荒的田土,长得满满当当的荨麻,百丈江没注意被扎了一下,那滋味儿我们早领教过,又麻又痒,于是提醒大家小心。下到河里继续走,又过两三百米,在我们这条河跟另一条河交会的地方,也是一块荒废的土地,还算平整,忙活一番,清理出一片空地,就在这儿扎营。终于可以歇息了,大家放下背包,帐篷都已经湿透,取出来放一边,再看别的东西。我带的急救包确定报废,真空包装的辣子鸡的口袋也有点破,怪不得刚才有谁在说:闻到了辣子鸡的味儿。

下载积分: 驴币 -1

原计划穿越妖孽谷后,在两河口宿营,地图上标识在河的右边,大家就边走边看。走了大约一百多米,看到右边有一段河坎,高出河面两米多,兴致勃勃地爬上去一看,是一片撂荒的田土,长得满满当当的荨麻,百丈江没注意被扎了一下,那滋味儿我们早领教过,又麻又痒,于是提醒大家小心。
下到河里继续走,又过两三百米,在我们这条河跟另一条河交会的地方,也是一块荒废的土地,还算平整,忙活一番,清理出一片空地,就在这儿扎营。
终于可以歇息了,大家放下背包,帐篷都已经湿透,取出来放一边,再看别的东西。我带的急救包确定报废,真空包装的辣子鸡的口袋也有点破,怪不得刚才有谁在说:闻到了辣子鸡的味儿。

天黑得晚,我们有充分的时间收拾整理。搭帐篷的搭帐篷,淘米做饭的,烧水泡茶的,弄菜的,天长地久、秋桐、百丈江还到附近捡枯树枝准备燃篝火。

天黑得晚,我们有充分的时间收拾整理。搭帐篷的搭帐篷,淘米做饭的,烧水泡茶的,弄菜的,天长地久、秋桐、百丈江还到附近捡枯树枝准备燃篝火。

下载积分: 驴币 -1

天黑得晚,我们有充分的时间收拾整理。搭帐篷的搭帐篷,淘米做饭的,烧水泡茶的,弄菜的,天长地久、秋桐、百丈江还到附近捡枯树枝准备燃篝火

对所有人来说,这真是狼狈的一天,经过峡谷里的齐心协力,遵义过来的和秋桐、浔梦、百丈江他们已经不再生分。饭菜做好,,雪山招呼吃饭,这会儿谁也不用客套,拿了碗盛饭舀菜,都饿坏了。饭后,队友们围着篝火,烤衣服、聊天,聊着这一天的感受。都感慨不容易。

对所有人来说,这真是狼狈的一天,经过峡谷里的齐心协力,遵义过来的和秋桐、浔梦、百丈江他们已经不再生分。饭菜做好,,雪山招呼吃饭,这会儿谁也不用客套,拿了碗盛饭舀菜,都饿坏了。饭后,队友们围着篝火,烤衣服、聊天,聊着这一天的感受。都感慨不容易。

下载积分: 驴币 -1

对所有人来说,这真是狼狈的一天,经过峡谷里的齐心协力,遵义过来的和秋桐、浔梦、百丈江他们已经不再生分。
饭菜做好,,雪山招呼吃饭,这会儿谁也不用客套,拿了碗盛饭舀菜,都饿坏了。
饭后,队友们围着篝火,烤衣服、聊天,聊着这一天的感受。都感慨不容易。

感觉太累,跟大家说一声,我就钻进帐篷想早点歇息。帐篷里是湿的很不舒服,像躺在水里,找出毛巾,仔细擦了一遍,稍微好点,还是不放心,又拉开外帐的门,好透透气。什么时候睡着的不知道,醒来已经是两点过,外面漆黑一片,还有些好像风吹过的声音,再就是不知道谁在打呼噜[呲牙]。迷迷糊糊又睡了一阵,被队友起来的声音弄醒,外面已经天亮。這一觉睡得不错,看大家精神都好了很多。

感觉太累,跟大家说一声,我就钻进帐篷想早点歇息。帐篷里是湿的很不舒服,像躺在水里,找出毛巾,仔细擦了一遍,稍微好点,还是不放心,又拉开外帐的门,好透透气。什么时候睡着的不知道,醒来已经是两点过,外面漆黑一片,还有些好像风吹过的声音,再就是不知道谁在打呼噜[呲牙]。迷迷糊糊又睡了一阵,被队友起来的声音弄醒,外面已经天亮。這一觉睡得不错,看大家精神都好了很多。

下载积分: 驴币 -1


感觉太累,跟大家说一声,我就钻进帐篷想早点歇息。帐篷里是湿的很不舒服,像躺在水里,找出毛巾,仔细擦了一遍,稍微好点,还是不放心,又拉开外帐的门,好透透气。
什么时候睡着的不知道,醒来已经是两点过,外面漆黑一片,还有些好像风吹过的声音,再就是不知道谁在打呼噜[呲牙]。
迷迷糊糊又睡了一阵,被队友起来的声音弄醒,外面已经天亮。
這一觉睡得不错,看大家精神都好了很多。

洗脸刷牙,吃饭打包,完了清理垃圾。百丈江还把周围都好好清理了一遍,连河里顺水漂来的塑料袋、饮料瓶都收拢来,一起烧埋掉。经常听说:"除了脚印,什么都不留下。",第一次,在百丈江这里,是真正看到了。

洗脸刷牙,吃饭打包,完了清理垃圾。百丈江还把周围都好好清理了一遍,连河里顺水漂来的塑料袋、饮料瓶都收拢来,一起烧埋掉。经常听说:\

下载积分: 驴币 -1

洗脸刷牙,吃饭打包,完了清理垃圾。百丈江还把周围都好好清理了一遍,连河里顺水漂来的塑料袋、饮料瓶都收拢来,一起烧埋掉。经常听说:"除了脚印,什么都不留下。",第一次,在百丈江这里,是真正看到了。

完了继续赶路,中午以前要到老寨场开车。

完了继续赶路,中午以前要到老寨场开车。

下载积分: 驴币 -1

完了继续赶路,中午以前要到老寨场开车。

顺着河沟趟水,寻河边竹林里的小路走,一路轻轻松松。路上很多牛粪,大家猜想附近应该有人家。走不多远,旁边河坎上看到大大小小的五六头黄牛,这些牛应该是见惯了进来的人,也没什么害怕。后面陆续又遇见好几波牛,都慢悠悠的在河边或河里漫步、饮水。

顺着河沟趟水,寻河边竹林里的小路走,一路轻轻松松。路上很多牛粪,大家猜想附近应该有人家。走不多远,旁边河坎上看到大大小小的五六头黄牛,这些牛应该是见惯了进来的人,也没什么害怕。后面陆续又遇见好几波牛,都慢悠悠的在河边或河里漫步、饮水。

下载积分: 驴币 -1


顺着河沟趟水,寻河边竹林里的小路走,一路轻轻松松。路上很多牛粪,大家猜想附近应该有人家。
走不多远,旁边河坎上看到大大小小的五六头黄牛,这些牛应该是见惯了进来的人,也没什么害怕。后面陆续又遇见好几波牛,都慢悠悠的在河边或河里漫步、饮水。

直到在一处河道比较窄的地方,看到有人用木棒扎起了一道栅栏一一原來,本地养牛的人把这段河道成了天然的牧场。翻过栅栏,走不多久,到另外一个河流的交汇处,从这我们将会折返,沿另一条河道走出去。至此,我们的妖孽谷之行,宣告结束。

直到在一处河道比较窄的地方,看到有人用木棒扎起了一道栅栏一一原來,本地养牛的人把这段河道成了天然的牧场。翻过栅栏,走不多久,到另外一个河流的交汇处,从这我们将会折返,沿另一条河道走出去。至此,我们的妖孽谷之行,宣告结束。

下载积分: 驴币 -1

直到在一处河道比较窄的地方,看到有人用木棒扎起了一道栅栏一一原來,本地养牛的人把这段河道成了天然的牧场。
翻过栅栏,走不多久,到另外一个河流的交汇处,从这我们将会折返,沿另一条河道走出去。
至此,我们的妖孽谷之行,宣告结束。

妖孽峡谷,再见。

妖孽峡谷,再见。

下载积分: 驴币 -1

妖孽峡谷,再见。

3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8-4 09:54 显示全部帖子
风景真好呢 支持一下楼主
发表于 2020-8-4 10:38 显示全部帖子
小辉9181 发表于 2020-8-4 01:03 [时间过去了好些天,現在回想起穿越妖孽峡谷的每个片段,仍然像是昨天,历历在目。当站在沟底,看到普普通通,跟贵州別的許多 ...

冰冰凉凉,爽
发表于 2020-8-4 10:38 显示全部帖子
顶帖支持一下
发表于 2020-8-4 11:21 显示全部帖子
这个名字好有趣“妖孽峡谷”。哈哈。
发表于 2020-8-4 13:56 显示全部帖子

围观顶帖支持
发表于 2020-8-4 17:00 显示全部帖子
精彩好贴必须顶一下
发表于 2020-8-5 22:43 显示全部帖子
小辉9181 发表于 2020-8-4 01:03 [时间过去了好些天,現在回想起穿越妖孽峡谷的每个片段,仍然像是昨天,历历在目。当站在沟底,看到普普通通,跟贵州別的許多 ...

一线天峡谷,爽。
发表于 2020-8-12 12:53 显示全部帖子
看见我留下的路标,故意留了几张。下次把他带回。。。呵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8-14 18:40 显示全部帖子
贵阳老蛇 发表于 2020-08-12 12:53 看见我留下的路标,故意留了几张。下次把他带回。。。呵 ...

路标很管用,给你点个赞
发自8264小程序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