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6876

主题

西南

再次相逢 2020年7月鳌太穿越

查看:30323 | 回复:95
发表于 2020-8-12 12:00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鳌太归来已经过了一个多星期,算上第一次穿越下撤,已经是第三次走鳌太了,除去江浙周边线路,鳌太便成了走过次数最多的地方。


从2010年的黄山露营开始,断断续续走户外以有十一个年头。那些曾走过的地方,很多人与物皆以随时间渐渐模糊。


以往每次远行归来,也总有朋友让写写旅行见闻。但总是不知道,如何去拾掇起一路的零碎,就匆匆回归朝九晚五的俗世洪荒。只是隐约记得,有那么些短暂而不一样时光,尘封在日复一日的平庸岁月里。


记忆确实是不可靠的东西,也是该给走过路做点记录,那就把第一个游记写给鳌太吧。


关于鳌太


鳌太,指的是鳌山和太白山的简称,秦岭中部相对高的山峰。秦岭山脉是横亘于我国中部的一座巨大山脉,是我国南北自然地理及气候的分界线。鳌太穿越是指纵贯鳌山--太白山(拔仙台)这一秦岭主脉的穿越线路。


在任一电子地图上,只要切换成卫星地图模式,都可清晰看到这条有几分像龙型的脉络,这便是鳌太穿越的线路。



整个穿越中,海拔高度也由起点太白县的塘口村(约1700米),上升至鳌山导航架3475米,经太白梁3523米最终到太白山主峰拔仙台3767米,后有不同的下山路线,一般用时5~6天左右(户外大神,狼人们可无视)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8-12 12:01 显示全部帖子

出行前


此次出行极为仓促,本想随便找个地方爬个山,活动下以有大半年没挪动的躯壳。然后开始漫不经心的约伴和查看天气,却发现经过连续降雨的鳌太在7月26-28号左右有三四天左右的好天气。


在经历过两次大风大雨的鳌太后,一直想有个好天气再走一次。于是7月24号早上,看完最后一次天气预报和卫星云图后决定前往,虽然临时已经没有合适的航班,但吾意以决,于是下午打包,当晚火车卧铺出发,说走就走。


说走就走的旅行着实是洒脱,但来不及准备伙食,只能翻出家中存货,山之厨和压缩饼干当主粮,临时超市补充了点麦片、榨菜、一点小零食和一小包大白兔奶糖,细致检点完装备后,匆忙装包。



在我匆忙准备的同时,前一天才在网上勾搭上的嘉兴的元兄,也决定和我同一天前往。于是当晚同一班火车,奔赴西安。大秦岭又要再一次与你相见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8-12 12:01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宁静的苍茫 于 2020-8-13 11:34 编辑

到达山下:7月25


7月25我与元兄几经辗转,终于在下午四点多,到达太白县塘口村的陈秀才家。


发现以有不少提前到的朋友,其中有上海的Caesor和潇2人;浙江大叔四人组及他们聘请的两名向导兼背夫,同时携带有大量腐败物资及六瓶白酒,只带了压缩干粮和四个大饼的我,默默拎包和元选择了和上海二人组同一个房间。


随后而来的是福建三人组,一哥们带两妹纸,以及最后姗姗来迟广西赖老师,形单影只。


随后开饭,秀才家小小饭厅刚好两桌,刚夸赞伙食比上次有所改善,秀才在门口说:多吃点,明早不做早饭了……。


大叔四人组及两名向导一桌,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啤酒接白酒,勇闯天涯。我们几波人凑一桌,上海两哥们也整了一杯小酒,哥俩好。于是我也掏出了唯一的腐败物资,一小瓶装的红酒,张裕醉诗仙,和元致以萍水相逢。



饭后,在秀才家补充了气罐,各回房收捨装备,聊天、吹牛、睡觉。预计明早四点出发。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早进山,不是为早起有虫吃,是因为鳌太禁止户外穿越,白天会设卡拦截,只能在凌晨工作人员上班前走夜路通过登山口。


DAY1.7月26 塘口—药王庙


一夜睡眠极差,凌晨一点多醒后就一直睡不着,再加上前一晚火车上也没怎么睡,开始隐隐有些头痛。不过好像大家都睡得不怎么样,3点左右有人陆续起床,洗漱,收拾背包。


忽忙吃点干粮,4点左右 ,同屋的上海哥俩好及广西赖老师三人意气风发,大步流星奔鳌山进发,呼吸打着节拍。


而我磨磨蹭蹭,过了20多分钟才收拾好,跟着最后出发的浙江大叔队离开秀才家。


从秀才家到登山口大约有三公里的水泥路和土路。长时间没有负重和爬山的我,刚走不过十分钟,臀部肌肉开始出现酸疼,隐隐有点担心这次的状态。但抬头残月当空,繁星点点。预示今天会是一个期盼中的好天气。


出发后我慢慢追上先我一步出门的元和福建三人队,此时夜风微凉,虫呜和着蛙声传来。就在我刚沉浸于夜色之中时,后面一排车队呼啸而来,当场吓我一跳,以为抓我们来了,但他们并没有搭理我的意思,随即扬长而去。等我们走到前方公路尽头,再次遇上他们才知道,这是西安当地的一个队伍,轻装鳌山一日穿越,好几十人浩浩荡荡。


通过登山口后,我们几个夹杂在他们大队伍中,在狭小的山道一时头灯闪耀。刚走没多久就遇到第一个过河路段,河水有点大,我用双杖支撑,小心翼翼一跃而过。随后听到身后扑通一声,惊回首,发现跟在我身后的元以摔入河中,我刚跳过来的石头直接被他踩翻,所幸他反应极快,本着可以湿足,不可失身的原则迅速翻身跃起。刚到山脚就挨了一记下马威,不过元极为坚强,就这样穿着湿鞋走完第一天的路。



前方的山路新铺设一根输水管道,使得原本就很陡峭的山路变得更加难行,再加上之前的降雨,更是泥泞不堪。

经过一阵痛苦攀爬后,渐渐回到原到熟悉的山道,所谓的山道原来就是雨水冲刷出来的河道,由于今年七月一直降雨不断,很多路面与溪流混合在了一起。



发表于 2020-8-12 12:01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宁静的苍茫 于 2020-8-13 11:28 编辑

近期上山的人不多,很多石头上覆盖着苔藓,硬底的登山鞋在这种路况变得极易打滑,我只得依靠登山杖保持好重心,缓慢的拾级而上,切莫重蹈元的覆辙。

64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带着六瓶白酒上山的浙江大叔队,出发后就落在后面,此行就再没能遇上了,想想每晚他们在营地对酒当歌时,笑谈人参时,而我应该在啃大饼,不免有些悲从中来。好在此时太阳已经升起,阳光透过树稍,大山开始展示独特魅力,抚慰每一个疲惫和不安的灵魂。


开始阶段爬升比较大,我走得略有些吃力,一路都在调整步频和吸呼,想尽快适应海拔,寻找适合的进行节奏,不时和

福建三人队偶尔交替前进。



八点左右到达警示牌




发表于 2020-8-12 12:01 显示全部帖子

九点我和元二人到达火烧坡,而此前一直若即若离的福建三人队也落在后面,此行也再没相遇。这个季节火烧坡没有上次的景色好,花开得不是很多。但视线终于开阔了,前方山峦起伏,丛林茂盛,大秦岭开始逐渐展示出它的雄浑和俊美。


稍作休息后开始赶往2900营地,火烧坡之后的道路比较平缓,没有大强度的爬升,一路溪水潺潺,但道路泥泞。

在即将到达2900营地时,遇上了赖老师和潇他们三人在路边休息,原本还以为出发后再也追不上他们了,他们同样也惊讶我们能赶上来。


十点一刻终于晃到2900营地,赖老师他们三人继续往前走,而我和元则决定在此休息。第二次穿越鳌太时,我曾在此地露营,2900是个不错的营地,避风且安静,有大树可以遮阳。


随后我去林中取水,轻车熟路,埋锅烧水在此午餐。元由于落水,穿着湿鞋走了一上午,此刻已经铺开地席休息,正好晒晒潮湿的鞋袜。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8-12 12:01 显示全部帖子

虽然对2900营地有些恋恋不舍,但时间尚早,休息一个多小时后,今天还得继续赶路。

2900通往盆景园营地的虽然有不少爬升,但一路各色小花点缀着草地和松林,景色优美。



  一个半小时不到,穿出这片松林,眼前便是极其开阔的盆景园,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8-12 12:01 显示全部帖子
盆景园一般做为鳌太穿越的第一个营地,因中间有几株像盆栽的松树而得名。第一次鳌太穿越便是在此扎营,此处平整,营地条件不错,缺点不避风。那次的午夜惊魂现在想来还心有余悸。





紧挨盆景园的就是下一个标志点:白起庙。名字虽然是个庙,但仅仅是一圈石头围成的地基,只算是个遗址吧,也不知是何人在这鳌山之巅立庙,祭奠这位秦国战神。此处没有拍照。


刚过白起庙,又再次遇上前面三人,潇和caesor带着墨镜,顶着烈日就是路边一个葛优躺,彪悍的人生就是这么任性。赖老师正在烧水,并且很热情的招呼我和元补充热水。


我与元稍做休息,先行出发,线路就此开始自西向东转向,正式进入了鳌太大梁。


今天天气极好,雨后的晴天,天空无比的通透。行走在大梁之上,天地辽阔,大秦岭的雄浑大气扑面而来。



发表于 2020-8-12 12:01 显示全部帖子
下午三点爬过一段连续缓上坡,鳌山主峰导航架终于出现在视线中,走我前面的就是元兄。





四十分钟后,我们终于来导航下,此时横亘我们五人面前的就是,鳌太穿越要翻越的第一道石海,


石海是鳌太穿越特有的魅力所在,是第四纪冰川遗迹,距今预计有一两百万年。此刻我们攀爬过的每一块石头,都历经多少岁月,百万年对于它们不过短短一瞬,而对我等几十年便是沧海桑田。


这时已经走在我前面的赖老师和元四人开始从左侧翻越,而我则依上次走过的线路从右边翻越,半个小时后到达导航架,在导航架边顶着大风等了一会,不见他们四人过来,实在冷得受不了,先行一步向左往西跑马梁方向而去。


640 (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20-8-12 12:01 显示全部帖子

过了导航架就是宽阔的西跑马梁,走了一阵,才发他们四人在我后面,原来他们翻越石海后发现离导航架很远,就不想专程再跑过去了。


此时已经下午四点半了,从早上4点多上山,已经过去十二个小时,这里距离我们今天的营地药王庙,还有至少两个小时的路程,我的天啦。


我累得实在走不动了,此时西跑马梁的狂风乍起,只好找个大石头先躲起来休息,然后在石头后面举着登山杖挥了挥,示意我的位置。



前面是今天的营地药王庙和明天上午第一个要横切的路段麦秸岭


640 (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汇合后一行五人,一路顶着大风于七点前到达药王庙营地,药王庙供奉的自然是药王孙思邈。


药王庙只是个过渡营地,不适合大队伍在此所扎营,正常情况一般选择第一天在盆景园,第二天在水窝子,第三天在2800营地扎营。如果想两天到达2800营地,才适合选中间的药王庙做为营地。


此时距离我们上山,已经过了十四个小时,大伙各自找地安营扎寨,生火做饭。


640 (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随后,大家都躲进了帐篷,外面狂风呼啸。风穿过药王庙这片怪石阵后,发出巨大的声响。


快九点我钻出帐篷,刷牙洗脸时,抬头发现繁星崔璨,散落在深蓝色的夜空里,残月如钩,独挂西北角。满目青山和我们几顶小小的帐篷,就这样共同沐浴这星空之下。


今夜狂风怒吼,星汉入梦。未完待续!

发表于 2020-8-12 13:04 显示全部帖子

                                                                                                   

DAY2 7月27日 (药王庙—2800营地)


今日行程:从药王庙出发,先横切麦秸岭到达水窝子垭口,再上飞机梁,然后连续翻梁1/2/3峰到达2800营地。





虽然昨天很累,但凌晨五点多就醒了,每次上高原第一晚都这样。


撩开帐篷发现天以微亮,相比昨夜大风呼啸,清晨的药王庙却是静谧的,我索性钻出了帐篷。


东面的晨光透过薄雾,小心翼翼地浸润着蓝色的天幕。有微风起于南面的山谷,带着淡淡松林的气息,新的一天由远及近而来。



1人点评 收起
  • 不需要退路 每次看到层层叠叠绵延不断的山,基本上已经感觉自己该返程了,哈哈哈哈。真羡慕您们这样的强驴,可以肆意天地间啊! 2020-8-13 08:17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