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9112

主题

乔戈里峰(K2)

攀登在天堂与地狱的边缘— K2、布洛阿特峰攀登记

查看:43469 | 回复:207
发表于 2020-8-27 10:15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坚持心中的梦想,通过不懈的努力,于是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何昌娟

人生处处有美景,风险处处常相伴......旅途如此,人生如此......

——何昌娟

我喜欢这样一句话:“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何昌娟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






导 语





山在那里:一句简单的话语,让多少人为之动容,心系巅峰朝思暮想;让多少人常常徒步大山,不断刷新自己的攀登高度;让多少人常年坚持冰河游弋、酷暑奔跑、健身房挥汗如雨;也让多少人努力工作,却终因筹不到经费而望峰兴叹;更让一些人为了践行自己勇气、坚毅而最终身伴雪山、长眠不醒…




摄影|何昌娟



撰写|刘   勇



编辑|管   宁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8-27 10:15 显示全部帖子
无边无际的宇宙,浩瀚无垠,密密麻麻闪着光芒的星宿,按着自己的轨迹,在黑色夜空中缓慢地漂移着。而在那众多的星宿中,唯独有那么一颗,却与众不同。随着行星的运动,其他星宿渐渐淡去,而一个星球却逐渐放大,穿过大气层,蔚蓝浩瀚的大海,绿色大地、蓝色的海洋映入眼帘。

这就是人类赖以生存的行星——地球。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 pzhatht
发表于 2020-8-27 10:15 显示全部帖子

        在我们赖以生存的这个蓝色星球上,有一条庞大而绵长的山系,它被地球上的亚欧大陆和印度次大陆板块缓慢地碰撞、挤压,经过亘古漫长的运动变化,形成了一条由东向西,再渐渐向西北延伸的喜马拉雅和喀喇昆仑山脉,而这绵长山脉,平均海拔都在5500米以上,它雄峰万座,耸立着这个星球上最高海拔的雪山冰峰。群山莽莽、白雪皑皑,那众多千尺万仞的雄峰,峥嵘万象,仅八千米以上的雪山,就伫立着十四座。


受印度洋暖湿气流的影响,在喜马拉雅南坡,植被茂密郁郁葱葱。而随着山脉向西北偏移,远离海洋,到喀喇昆仑,渐渐失去了那让人赏心悦目的葱茏。喜马拉雅、喀喇昆仑和兴都库什三大山脉在中国新疆、巴基斯坦、阿富汗和印度交汇处,就像几条粗大的麻绳在此紧紧缠绕一团,挤干水分后各分东西。因此,在喀喇昆仑干燥无比,鲜见降雨。那真是山上群峰白头、山脚戈壁遍野,大地一片荒芜。没有了翠绿的点缀,群山峡谷里也失去了生命的希望。


在两座雪山的褶皱里,一条冰雪融水河哗哗流淌,羊肠小道顺河延伸。一行20多人的队伍,顶着烈日,冒着酷暑,艰难行进在这荒芜的戈壁滩。这就是“中国丝绸之路K2登山队”的人们。


都说有水的地方就充满灵性。可走在河边的戈壁,却寸草不生,也没有任何能让人激动惊呼大美的地方。只有你仰望雪山时,才恍然知道自己是行走在去攀登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的路上。


地貌和植被的差距真是让人不可思议,同样是去攀登世界数一数二的高峰,一个在东边的喜马拉雅,一个在西北的喀喇昆仑;一个让你满眼翠绿、飞瀑垂悬,一个让你满眼戈壁、飞沙走石;一个小道串着灿烂的异国风情,一个却鲜见人烟。


我走在这样的群山小道,顶着烈日冒着酷暑,真感觉乏味无比。我不由得回想着珠峰回来的往事……


发表于 2020-8-27 10:15 显示全部帖子
  


诱惑面前难选择


珠穆朗玛峰和洛子峰攀登回来,我还处于醉氧嗜睡的状态,就听电”话响个不停,懵懂中的我,困倦地接通了电话,就听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奔奔妹,正式跟你说桩事儿,我们“丝绸之路K2登山队”,将在7月去攀登乔戈里峰,你考虑一下去还是不去,然后把决定告诉我。”


原来是李建宏李哥的电话。


真没有想到,在洛子巅峰,李哥说的支持我登8000千米以上峰的话,竟然那么快就要兑现了。


说真的,李哥当时在海拔8516米的世界第四巅峰,说那样的话,我真的没有往心里放,毕竟那么严肃的话题,可真不是在那种没有保护,连站立都危险的地方能说能讨论的。


可眼下李哥专门来电话,真的反映出成功人士的言必行、行必果的守信。李哥郑重地问我的意见,让我毫无思想准备。


我只能告诉李哥:容我思考三天,三天后给您最终决定。


乔戈里峰,海拔8611米,世界第二高峰,在国外称为K2。电影《垂直极限》就是叙述它的故事。它地处中国新疆、巴基斯坦控制的克什米尔地区,主峰在巴基斯坦一侧。由于它的相对高度非常大,垂直高差达4700米,并且平均坡度大45度以上,冰裂缝纵横交错、岩壁陡峭,冰崩、雪崩频繁,气候多变,因此攀登难度也就不言而喻,成为世界登山最为艰难的山峰之一,攀登死亡率也就高达27%。面对这样高风险高难度的攀登,我即切切向往,也非常忐忑不安。



发表于 2020-8-27 10:15 显示全部帖子
  


我渴望攀登,也更珍爱生命!


带着无限的焦虑和惶恐,我征求了许多朋友的看法,但都没能帮助我下最后的决心。最后实在忍不住,专程跑去找金飞豹老师。当时金飞豹老师已经进行了十多场“秘境百马”的全程马拉松,看着疲惫的金飞豹老师,我太不忍心再给他增加任何负担,可事关重大,我得听听他给我的建议。


从金飞豹老师跑马拉松的地方回来后,我又专程去医院看望张金川老师。张京川老师也是今年去尼泊尔登峰的,但突发高山病,紧急回国治疗,好在现在虽然还在病榻上治疗,但已经好多了。看望张金川老师同时也希望他这个成功登顶乔戈里峰的民间登山家,能给他我最后下定去还是不去的决心。


原计划准备在攀登完珠峰洛子峰回来休整后,去参加极具挑战的八百流沙极限耐力赛,现在被李哥的攀登乔戈里峰给绕乱了。说真的,几次参加高海拔的亚丁、阿尼玛青越野跑,以及梅里雪山100公里极限耐力跑,我还是非常热爱的,那穿梭在高山原始森林,奔跑在雪山冰川旁,与清溪相伴,与江河并驾齐驱,在神山的默默注视下,挥汗如雨,抒发我的青春激情,那份因奔跑带给自己的愉快,我真的非常享受。而在沙漠长途奔跑,又会给我什么感受,我还真不知道,因为我压根就没见过沙漠是什么样子。那种“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那黄昏夕照下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一直让我非常向往,去身临其境地感受一下那无垠沙漠的苍凉之美。


发表于 2020-8-27 10:15 显示全部帖子
  


攀登珠峰的费用如此之高,令人咂舌。作为一个没有强大经济支撑,没有任何名望的平民女孩,靠自己的积蓄,靠小伙伴们友情资助那是远远不够的。为了筹措登峰经费,我得费尽心力找那些同样热爱登山探险的企业家们赞助,如果没有金飞豹老师的鼎力相助,以及那些慷慨解囊相助的企业家,我真的很难实现我登上世界第一高峰的梦想。现在回想起来,这一过程的艰难程度,也不亚于攀登珠峰啊。


由于我双登珠峰、洛子峰的出色表现,受到同时登顶洛子峰的李建宏李哥的青睐,于是他诚邀我参加他们的“新丝绸之路K2登山队”,代表新疆丝绸之路国际滑雪场攀登乔戈里峰,因此,那远比攀登珠峰还要高昂的费用,也就不在我的考虑范畴。



发表于 2020-8-27 10:15 显示全部帖子
  


人的一生,面对艰难问题的决策,真不是那么容易决断。


其实,这样的问题,对于李建宏李哥来说,不也同样如此吗?!


终于,我还是最后下定决心,李哥信赖我,相信我有这样的勇气和毅力,邀请我一同前往K2 ,那我也一定坚信,我能!我不会辜负他的希望,不会给他增加无谓的风险!而李哥他是一个渴望攀登的人,也一定更珍惜珍爱生命!他一定是充分详细评估过我们的方方面面,并会为了这次攀登做最周密的计划,确保成功登顶、安全回家。


按照我们的约定,我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李哥。这时的李哥,还在为了工作,奔波于国外。他让我迅速把护照寄给公司,以赶上登山公司登最后的报名时间。




发表于 2020-8-27 10:31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0-8-27 10:31 显示全部帖子


传说中的巴铁

2018年6月26日,由于时间紧迫,我还没有来得及好好休整,回味成功登顶、实现珠峰梦想的喜悦,就匆忙收拾好装备,在家里的书桌上留下了一个永远不希望被别人拆封的的书信,飞向乌鲁木齐,去“新疆丝绸之路国际滑雪场”与李哥汇合。


紧张采买各种登山食品,真是大包小包不停选购,那阵势,就像传说中天朝人们在欧洲卖场狂撸一般。而最让人着急的,还是为李哥重新添置登山装备。因为大方的李哥,在连登完珠峰洛子峰后,把他的登山装备基本都送给了尼泊尔夏尔巴协作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8-27 10:31 显示全部帖子



虽然凯乐石户外列出了赞助我们的装备清单,但有些东西还是得自己添置,而乌鲁木齐还没有卖,我们也只能去到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再选购。


想着离开乌鲁木齐以后,我们进到雪山也就没有通讯信号,李哥甚至准备一口大锅,可不是煮饭炒菜的大黑锅哦,而是接收卫星信号的天线。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