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751

主题

其它

龙目岛四日骑行

查看:1010 | 回复:14
发表于 2020-9-3 10:06 显示全部帖子

                                                                                                   

其实大多时候,我是不甚于写游记的,这种题材的东西谁又喜欢看呢,就像是每天必要的发生的一些琐事,我又不是什么有很大影响力的人物,但却是坚持了下来,所以有一些读者说过看过我的游记,不仅有风景,还有我每日的心情,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记得很久之前我买过一本茅盾先生的散文集,那似乎已经有20年了,我单单记得那是一本白色的外皮,并不是十分的显眼,里面的情节大地忘却了,只记得一些游记形式的包括新疆的记忆。我想当时的我都觉得这类题材的文章味同嚼蜡,他人又怎么样的体会呢,但是我的确坚持了下来,似乎像是在记录历史,又没有什么大的情节,当事人觉得不过如此,后来人似乎可以从中得到某些东西。


  


发表于 2020-9-3 10:06 显示全部帖子

但是由于现实生活的影响,我的文字更新的很慢,有没有什么生动的照片。外加之没有什么具体的生动的情节,所以有时候也就懒于更新,并且又都是一些陈年往事,大都是去了鲜活性。但又像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种习惯。所以还是在坚持。


发表于 2020-9-3 10:06 显示全部帖子
  

人到了中年,也都是经历愈多,回忆愈多。


发表于 2020-9-3 10:06 显示全部帖子
  

龙目岛的故事,还没有完,似乎像是些连续剧一些在不断演绎着。故事的情节大都通过老照片来回忆了。


发表于 2020-9-3 10:06 显示全部帖子
  

转天,我与Peter在客栈前台租赁了一台摩托车,并约好和我们的新结实的好友Susan一同骑行龙目岛,因为Susan姐姐在此岛呆过许久,所以她做向导主动把我们引路到达一处水清沙白的地方去。我们可以在那个地方晒太阳,游泳,然后喝着椰子水,享受着慢时光带来的舒适。


发表于 2020-9-3 10:06 显示全部帖子
  

那一日,Susan姐姐穿着一袭连衣热带素花裙,她在前面骑着摩托车引路,缓缓地,缓缓地,我们到达离着客栈不远处的一处白沙滩,Peter呢则穿着一条长长的黑色裤子,而我傻傻的穿着沙滩裤就这么出去了,当我们抵达白沙滩的时候,Susan姐姐早已经和她熟识的椰子水店老板打了招呼,我们买了三个冰椰子,然后躺在竹椅子上面晒太阳,不一会有人提议下水去,起初我并没有下水,只是在喝椰子水,因为我觉得我并没有带一些浴巾之类的东西来擦洗,但是因为热带天气的炎热,又忍不住的想下水去玩。悻悻然只好躺在竹椅子上面,看着他们玩耍,不一会,我看到了海上拴着一艘小船,于是乎我心想不顾这么多了,我也要下水去游泳,然后我穿着沙滩裤子就这么下水了,我觉得我上了岸裤子就会被晒干,然后我就在海水中和Peter嬉戏,然后跳上小船去,划船。划累了的时候,我们终于上岸了。


发表于 2020-9-3 10:06 显示全部帖子
  

终于我们躺在竹椅子上把剩余的椰子水喝完,觉得是时候该去其他地方去探险了,这时候我已经和Susan换了摩托车,因为Peter觉得Susan姐姐开车很慢,于是乎Peter载着Susan,我一个人骑一辆机车,于是乎我们在谷歌地方上面找到一处叫做粉红沙滩的地方去。却开了很久,路过一次石子路,还遇到了一处废弃的码头,在附近的码头处看到一处船坞陷落在沙滩上,十分的入画感。终于行驶到了一整段不完整的泥土路差不多骑行就要摔倒,所到之处还要收取我们几块钱的场地费,我们骑行到达沙滩的地方,觉得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因为粉红色并没有那样,该是什么样子却依旧是什么样子的,我们只单单的吃了点炒面后,在草棚子下面躺着睡觉,一边睡觉一边赶苍蝇,还要防着当地的流浪狗,终于他们睡着了。我一个人觉得无趣,所以我就跑去沙滩的一处小山坡处拍照,路过几乎当地人家,他们的草屋子后面扔着遍地的垃圾,我走过那些地方登上小山,就在山上去凝思山海。终于觉得累了口渴了才下的山来。


发表于 2020-9-3 10:06 显示全部帖子
  

此时的Peter和Susan仍旧在熟睡,但是天色要晚了,我叫醒他们,准备离开返程,当骑车上山的时候,我因为心急,摩托车没有扶稳,摔了一个倒,伤了一些皮肤,后面的当地印尼人帮助我把摩托车拉回来,我看自己没有受伤,谢过他,才又上了机车,然后走着走着,却发现我们的机车没有汽油了,当时却在一处碎石子路上,行动不是很好,于是乎Peter载着Susan两个人去不远处几公里外的人家购买汽油。我就一个人在路边等着,等了许久,他们才回来,因为路并不是好走,他们告诉我他们差一点摔倒在地,并且还抱着一大可乐瓶子汽油。终于加上了一大瓶汽油后,我们才有继续行走。


发表于 2020-9-3 10:06 显示全部帖子
  

此时已经天黑了,黑夜里,在一个孤独的岛上,两辆摩托车行驶在窄小的公路上,并没有十分的恐惧感,我们为了早一点回到客栈,索性提高了我们的速度,Peter载着Susan在前面引路,我在后面跟随。到达客栈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多,当Susan要提出要开车去山上他的法国朋友的法国西餐馆的时候我们同意了,晚餐就在西餐馆吃,于是乎我们只有一丁点的汽油再开去山上的西餐馆。


发表于 2020-9-3 10:06 显示全部帖子
  

夜幕下,热带的岛屿山风呼啸,我们穿过集市,因为在一处山崖的拐角处,我觉得路上有一处白色的痕迹,想是遇到了什么突起,然后躲闪不及,摩托车意外的摔倒在了附近的荆棘丛上,我的大腿被重重的摩托车压倒在地,不得动弹,我的脚上的肉被荆棘刺刺穿,于是在漆黑的夜里,我一个人在大喊救命help,而我的朋友们早已开出去了,他们带着头盔并没有听到我的呼救,直到他们到达了目的地的时候,却发现我已经不见了,Peter把Susan放下,一个人骑着机车来找我,却已经发现一堆人围着一处,终于一些好心的当地的印尼青年人他们听到了我的呼叫声,停下来,帮我把压在我的大腿上的摩托车抬开,我才得以脱身而去。而此时我的脚已经被荆棘扎的都是血孔,我感谢过他们后,继续骑着我的摩托车骑行到了法国餐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