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789

主题

俄罗斯

圣彼得堡| 一切真假都悬而未决

查看:2975 | 回复:25
发表于 2020-9-29 10:06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Yoli 于 2020-9-29 10:06 编辑

一分为二
圣彼得堡 的界限感十分令人着迷。

有时候,界限是一堵墙,有时候它是一件脱下的外套,更多时候,它只是一扇门,一扇又一扇的门。

门外是干燥阴冷的天气,门后是欢快暖意的氛围









那些棱角分明的脸,本被风吹得僵硬而阴冷,穿过门廊,也终于缓和下来。

门后是华丽的,堂皇的,炫目的,可爱的。门前是沉重的,雾色的,沉甸甸的。
仅仅是一个风尘仆仆的转身,就把一切的沉郁关在了身后。

一切的着迷就在于此,两极之间并无太多过度,仅仅像变戏法似的,就从一极就去了另一极。




发表于 2020-9-29 10:0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Yoli 于 2020-9-29 10:08 编辑

我在空荡荡的街道上行走,在沉闷的人群中游离,而推开一扇门,扑面而来的却是另一个季节的色彩,





里面悉数有堂皇夸张的设计
















发表于 2020-9-29 10:0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Yoli 于 2020-9-29 10:11 编辑

里面悉数有精巧的物件







有沁人心脾的气息,和甜腻鲜艳的味道。









而你感到满足,转身离去,关上门,突然,一切可爱也就没了声响。

可能因此,这座城市显得不真切,全然像个倒影。



发表于 2020-9-29 10:12 显示全部帖子
一半真假
走在街上也是如此,总有色彩的叛徒悄悄隐于冰冷的街道。

时常在街上,在不知名空旷的灰青色道路上,会自由生长出一支鲜明的色彩。









人在真真假假中穿梭,
一切事实也都在转瞬即逝。

发表于 2020-9-29 10:1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Yoli 于 2020-9-29 10:14 编辑

涅瓦河横穿过这座城市,
刚到时是温吞的蓝色水波,似乎是用自己的温度不遗余力地渲染这座城市,楼宇在 水里 摇晃。











一夜之间,却完全冰封起来,水凝固, 水里 的影子完全冰封起来, 水里 的生命力也突然被抽干了,留下一句枯槁的身体。

发生之快,令人措手不及。








又或者在黑压压的人群里,兀自走着一抹红色。
它自然地躺在街道上,呆滞地凝望前方,带着喀秋莎炙热的红。




发表于 2020-9-29 10:1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Yoli 于 2020-9-29 10:18 编辑











再不然,干脆走入这些冰冷的建筑,走到里面来,准会看到设计师毫不吝啬泼洒的鲜活。
圣彼得堡 像童话故事里的第二空间,可能是糖果屋,可能是城堡。












发表于 2020-9-29 10:19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Yoli 于 2020-9-29 10:19 编辑


它们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不动声响,不留声色。
穿梭于此,就像在半梦半醒间交错。









特殊时期的生活也是不真实的。

手机那头的消息和艳眼前静谧的景象交叉:
一会是宣布在家隔离的 北京 ,一会是并不别致的眼前光景
一边是每天增加的疫情数字,一边是再普通不过的日子。




当时没有太强烈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在 圣彼得堡 平稳的七天,仿佛是我多被给予的正常的生活。一切都太快了,像一个失控的弹簧,发了疯似地在两级摇摆。



发表于 2020-9-29 10:2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Yoli 于 2020-9-29 10:20 编辑






圣彼得堡 的城市是如此,天气是如此,氛围是如此,远处家乡的疫情也是如此。
好像一切真假都悬而未决。
眼前的,远方的,兀自的。






我无法真正想象一个封了城的 北京 是怎样的状态,因为我周遭是一片和谐的宁静;我无法真正享受这份真实,因为我知道它的短暂,也知道那份对我来说遥远的现实,距离我亲昵熟悉的生活近在咫尺。




但我偏要去想象,又时刻在经历。


发表于 2020-9-29 10:21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Yoli 于 2020-9-29 10:22 编辑

一分之四
圣彼得堡 的第一天,我迫不及待去了冬宫。

冬宫占据了我选择 圣彼得堡 的大部分原因。我喜欢博物馆,很小的时候,得到一本讲解博物馆的书,很是珍视,从此幼稚地立志走遍世界四大博物馆。

而冬宫是我的最后一站。



但与其说是前去参观藏品,不如说是一览它皇宫的绚丽。

冬宫全然不像博物馆,博物馆反倒只是幌子。它像是一个家道中落的富家子弟,随便拿出些自家的物什,任意摆在家门口换几个铜板。








它的外观全部被刷成明亮的青蓝色,颇有韦斯·安德森的电影色彩风格。

进到里面金碧辉煌,丝毫不掩饰 东欧 大陆18世纪的富有。镀金的墙壁和水晶的吊灯与许多 欧洲 城堡都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东宫更为夸张,更不加吝啬的炫耀自己的富有。






发表于 2020-9-29 10:22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Yoli 于 2020-9-29 10:23 编辑






博物馆也有些典型的展馆房间,被刷成红红绿绿的墙壁,似乎全 欧洲 博物馆的内壁只有这么几种颜色选择似的。

每个房间门口都有两个谈笑的管理员。我偷偷艳羡起他们来,能在这样的博物馆里工作,就像侵染在糖水里 一样,随处游走都甜蜜不已。

但他们似乎只能看到眼前谈笑的面孔和呆呆的空白。后来转念一想,谁的生活又不是只有眼前谈笑的面孔和呆呆的空白呢。于是又释然了些。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