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9164

主题

四姑娘山二峰

攀登人生的第一座雪山:四姑娘山二峰

查看:51314 | 回复:97
发表于 2020-10-9 09:47 显示全部帖子
  


春哥得知我这一路来没有进食,便塞给了我一些干粮和能量胶,对于吃不下任何东西的我来说,为了补充些体力,只好逼迫自己吃下了一支能量胶和一块饼干。穿过密集的灌木丛后,坡度变得平缓许多,在草甸上开垦出的一条蜿蜒小道延绵至远处的群山。因高度的攀升,山顶覆盖的皑皑白雪变得清晰可见,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的让人睁不开眼。眼前庞然大物的山峰越发衬托出人的渺小,在这条看不见尽头的小道上犹如虫蚁般缓慢地行进着。



美景的出现并没有吸引我的注意力,相反,聚焦的疼痛感不时地折磨着我,试图摧毁我的故作坚持。这般景色或许对其他游人来说,仿佛置身于天堂,而对于我来说,简直是一个可怕的炼狱场,我急迫地想要逃离这里。可是事已至此,已经是骑虎难下了,对于能否连登两座雪山,无疑是否定的。而对于明日能否登顶二峰,也是一个未知数。我没有了从前的坚定,也没有了笃定的信念。临走前父亲对我登顶的质疑以及劝说,也让我时刻徘徊在放弃的边缘。我不断的质问自己,对于不合时宜的生理期,是否是我此行的考验之一?是经受住考验还是选择逃避?

发表于 2020-10-9 09:47 显示全部帖子
  


在这片空旷的高地上,周围肆虐的大风吹干了汗水浸湿的衣裳,身体开始出现了盗汗的症状,发冷且无力。走在前面的春哥,察觉到了我的不对劲,从包里取出了冲锋衣,让我穿上,缓解了一些不适。

发表于 2020-10-9 09:47 显示全部帖子
  


下午五点,站在山脚下的我们距离大本营还有一公里,可这仅仅是直线距离。眼前横亘在山间陡峭曲折的小路,陡峭的程度和爬升的高度让我望而却步。终点就在眼前了,难道要放弃不成。无奈的我拖着病怏怏的身子,走走停停,不知不觉竟花了一个小时才到达。这一路来,拖累了春哥的行进速度,让我感到十分的抱歉,在此很感谢他的关照。

发表于 2020-10-9 09:47 显示全部帖子
  


到达大本营的虚弱程度,让向导们也为我捏了把汗。他们及时地送来一碗热汤,让我驱散了这高处的寒意。在得知我身体不舒服的原因后,他们开始劝说我放弃明日的登顶计划。



“雪山一直在那里,不会消失的,你的生命只有一次,要是落下了病根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了。”向导好心地说道。



神情凝重的我,陷入了沉思。“真的要放弃了吗?你甘心吗?雪山就在眼前了,既然已经受了一天的罪了,还怕再多受一天吗?可是前方路途险峻,攀升难度之大,你如今的身体承受得了吗?雪山一直在那里,大不了下回再来......”坚持与放弃的念头就这样萦绕在脑海里,响彻不停。我试着说服自己,看明天的状态如何再做决定。



原本和小伙伴拼帐篷作为最后的打算,但我还是试着问了问向导,石头房有没有多余的床位。意外的是,有一个游客因高反下撤了,得以空出了一个床位,这让我的住处有了着落。



大本营坐落在一片高山腹地里,高耸的雪山将这里层层包围,寒意也不断袭来。已是傍晚时分,夕阳的余晖洒落在山顶上,这别致的景色让人忘却了一路的艰辛。这里的海拔是4306米,这个高度对于常年生活在内地的人来说,会因缺氧而产生一些高反的症状,例如:四肢无力、头痛、胸闷、气短、厌食、恶心、呕吐......队长May在营地里搭建好帐篷后,就一直呕吐;而我除了没有食欲之外,并无其他的症状;对于体能较好的春哥和阿川则没有什么反应。

发表于 2020-10-9 09:47 显示全部帖子
  


欣赏美景的同时,小伙伴们也在营地煮起了火锅,对于这道平时我最爱的食物,现在却一点胃口也没有,一天下来,除了下午吃的那点东西外,没有再进食了。在小伙伴们的劝说下,动了动筷子。没有补充,哪儿来的体力,明天又如何登顶?我这样告诉自己。



向导告诉我们,明天凌晨三点就要出发。关于登顶雪山必须要早起的原因是源于对“关门时间”的遵守,在关门时间之前完成攀登,能够有效地降低攀登风险。



关门时间,指的是攀登一座山峰,从冲顶出发算起,需在一定时间内登顶,若超过该时间,无论上至多高,都必须无条件折返下撤。如果超过关门时间,山峰的天气,环境都会变得恶劣,下撤也会更危险。


发表于 2020-10-9 09:47 显示全部帖子
  


所以为了保证充足的睡眠,大家早早就睡了,营地里一片寂静。这里没有通电,我摸黑地在屋子里铺好了睡袋,钻了进去。八人的大通铺,狭窄的空间让人翻不了身,鼻子里吸入的冷空气也直让人打颤。



躺下的十分钟后,一阵恶心感突然袭来,我试着压下并逼着自己入睡,但过后的猛烈程度,让我不得不立马从睡袋里钻出来,跑出门呕吐。由于担心别人不小心踩到,我便走到了不远处的小溪边,才开始狂吐不止。胃里空了之后,舒服了一些,但凛冽的寒风把我的手脚变得冰凉。



就在我快步进屋时,发现门反锁了,敲了好几声,也没人开。我只好喊门了,但是也没人开。过了好大一会儿,里面的人询问了我的情况后,说了一句“你走错屋了。”但在脑海里反复地回忆自己刚跑出门的情景,确认是这个屋子没错,可里面的人没在答应。



在这漆黑的夜色里,孤身在外的寒冷与恐慌让我变得手足无措。我不是一个喜欢出风头的人,也不喜欢打扰到大家。可此时,都被我占尽了。我哆嗦地敲着门,里面传来一位大哥的声音仿佛让我见到了希望:“给她开一下门确认一下又怎样,外面这么冷,让她这么一个姑娘家在门口站着,你们冷不冷血!”可这声音出现之后便没有下文了,希望也由此变成了绝望。


发表于 2020-10-9 09:47 显示全部帖子
  


我抬头望着夜空中泛着的点点星光,它们微弱的光芒似乎映射出了人心底的那份不堪。我怎么也想不通,一个开门的动作有那么困难吗?即使有些困难,可需要花多长时间?但换个角度看,如果真是对方走错屋了,还会不会起身给对方开门确认一下呢?这个世界上似乎不存在真正的感同身受,正如他们不理解我的偏执,而我也不理解他们的狠心。



也许是此前接触到的好心人偏多,所以我从未想过人的恶劣会有如此程度,在这高寒之地让我感到崩溃。等待的时间之久,惊动了隔壁屋的人,一位男生也加入了敲门的行动,但里面的人始终没有回应。他瞬间火大了,一阵猛踹,里面也丝毫未有动作。无奈之下,把我领进了他的屋子,并安慰地说道:“我们这屋刚好多出一个睡袋,只要你不嫌挤,今晚就在这里睡吧。”准备起身拒绝,再过去敲敲门的我,被他拉了回来。“算了吧,都是些没有良心的家伙,今晚就在这里睡吧,明天我们给你出这口恶气。”他安抚道。


发表于 2020-10-9 09:47 显示全部帖子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已是十点多了,勉强睡下的我,情绪并没有从刚才崩溃的状态里恢复过来,受高反和痛经所折磨,让我置身于一片苦海里。这是否又是一个考验呢。



发表于 2020-10-9 11:31 显示全部帖子
无限期待这样的经历
发表于 2020-10-9 11:34 显示全部帖子
无限期待这样的经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