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9164

主题

四姑娘山二峰

攀登人生的第一座雪山:四姑娘山二峰

查看:51312 | 回复:97
发表于 2020-10-9 11:54 显示全部帖子
俩帖子给你合并在一起吧 便于宣传
发表于 2020-10-9 18:30 显示全部帖子
登山确实考验一个人的意志
发表于 2020-10-9 19:07 显示全部帖子
顶贴支持楼主
发表于 2020-10-9 19:18 显示全部帖子
用心记录,点赞
发表于 2020-10-10 09:36 显示全部帖子

                                                                                                   

徒步第二天:大本营——山顶——大本营,10公里


凌晨两点,屋里的人陆续地起床了,我挣扎着起身,由于夜里的几次呕吐,让我的睡眠质量下降,晕沉沉的脑袋让我再次陷入了恍惚的状态。我看了看周围陌生的环境,才发觉自己不是在做梦,原来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我急切地跑到昨晚将我拒之门外的屋子,寻找我的睡袋和装备。进屋一看,顿时愣住了,屋里一样的陈列摆设,可我的东西却不知去向,询问屋里的人,但他们还是给我相同的回答。


此情此景,让我有一种进入了平行世界的错觉。多元宇宙论说,这个世界并不是单一的存在,而是由多个世界并存,虽然拥有共同的空间,但却有不同的时间,在各自的世界里拥有不同的历史,生活着不同版本的自己,像两条平行线,各自演变。


就在我错愕地停在原地时,他们轻声地唤了唤我,让我去附近找找。在手电筒的照射下,隔壁出现了一个完全一样的石头房,但在我的记忆里,这间房子是不存在的。我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轻轻地推开了房门,发现我的东西完好无损地放在原地,睡袋还是我昨晚慌张地钻出来的模样。尽管如此,我并不认为自己精神有些错乱,而是有一种感觉,在自己的身上发生了曼德拉效应。


在大家都去吃早饭的间隙,我陷入了一股深深的挣扎之中,到底是放弃还是坚持登顶呢。我看着天边混沌的黑暗,那高处的凛冽和艰难似乎要我举手投降。可放弃于我而言,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气。


回想起当初决定攀登雪山时,就已做好了面对未知的勇气和所要付出的艰辛。眼下的我不知道坚持下去会怎样,但我知道的是,旅程结束后面对不了放弃后的自己,所以最终还是做出了登顶的决定。向导看出了我的坚持,也没在劝阻,好心地让我去吃早饭。虽然胃里早已空空如也,但依然没有任何食欲,便婉言谢绝了。


凌晨三点,浩浩荡荡的队伍分成了好几拨,在各自向导的带领下,准时出发了。每个人都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戴着头灯,背着冲顶包,手握着登山杖,呈一字型排开,犹如远征的战士般,有条不絮地在布满碎石的山路上行进着。向导为了让大家适应,放慢了自己的速度,也不时地停下休息,这让我的身体有了充分的缓冲时间。


过了半个多小时,崎岖的山路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鞋底踩在微微冻结的雪上,发出的咔嚓咔嚓的响声。令我们始料未及的是,这么快就进入了雪线。为了安全着想,向导让我们停在原地休整,以便穿上冰爪。

在此时,我竟有了一丝饥饿感,拿出口袋里的一片面包大快朵颐起来,也许是恢复的食欲让我振作了,精神状态比昨天好了点。


大本营到山顶的距离,虽然只有短短的五公里,但爬升的高度近一千米,这也意味着我们需要不断地爬坡。这不没走多久,一个坡度较陡的雪坡赫然出现在了面前,一些脚程较快的队员已经在爬坡的阶段了,看着他们走走停停、龟速般地行进着,心中不免打起了退堂鼓。


但放眼望去,一个个头灯发出的光芒在这寂静的夜色里,宛如一盏盏明灯,为我照亮着前方的路。我还有什么理由放弃呢?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10-10 09:36 显示全部帖子


一路爬升时,头灯照射到的地方极其有限,除了眼前的光亮外,四周皆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我不知道前方的路究竟是怎样的,我只知道这条路非常地陡且漫长。


在如此高海拔、低压低氧的环境里,每一步抬起脚与踏下脚都是那么的吃力,内心无比地受着煎熬。在前后人的夹击下,我只能不断地加速,才勉强跟得上,也不至于挡着后面人的路。但这同时让我打乱了自己的节奏,呼吸变得十分困难,也非常的疲惫。

1人点评 收起
  • 杨昆朋 好奇之前西藏徒步,是坐的火车去西藏走在拉萨街头打了个卡吧! 2020-10-17 22:29
发表于 2020-10-10 09:36 显示全部帖子
  


在这片空旷的雪野里,除了凛冽的寒风外,能听到的只有粗重的呼吸声和脚踩雪地的咔嚓咔嚓声了。每个人都迈着自己沉重的步伐,也挑战着自己的体能极限。


雪地里的雪为我们增添了不小的阻碍,一会儿深一会儿浅,深的地方到了小腿肚,浅的地方也没过了脚踝。即使跟着前面队伍留下的脚印走,也有踩塌的时候,这时,身体就会失去平衡,栽倒在地或者滚落下去。一手拿着保温杯,一手拄着登山杖的我,好几次失去了平衡,差点滑落下去,令我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你知道力量可以从哪里获得吗?从当下获得。


在几次意外摔倒在地后,我意识到自己并没有百分百的专注于脚下迈出的每一步,而是被头脑里的杂念和噪音所侵扰。


“还有多远?什么时候能到呀?真的好累啊。”


“绝望坡好多,趁现在下撤还来得及。”


“你是女生,而且又是生理期,即使放弃登顶,大家也会理解的。”


一路走,一路这么想,让我走得越发艰难,也动摇我登顶的信念。


如果你处在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境况中,那就意味着你需要做出改变,而不是听从小我的诱导。(小我是虚假的自我,即不真实的自我。)




明白过来后,我随即调整了自己的呼吸节奏,由之前急促紊乱的呼吸改为缓慢的深呼吸,并将意识放入其中观察,渐渐地,我能感觉到空气的流入流出,感觉到体内的生命能量,感觉到四周的宁静,就这样,我深深地进入了当下时刻。


之后,步伐平稳的我,逐渐追赶上了向导,也追赶上了前面的一拨队伍。

发表于 2020-10-10 09:36 显示全部帖子
  


凌晨五点四十分,在黑暗中迎接了黎明前的第一道曙光,天边那一抹嫩红色宛如婴孩般的啼哭,有种重获新生的感动。这让我想起梭罗在《瓦尔登湖》中所说的:“唯有我们觉醒之际,天才会破晓。破晓的,不止是黎明。太阳只不过是一颗晨星。”



发表于 2020-10-10 09:36 显示全部帖子
  


为什么要攀登雪山呢,因为她的纯净与神圣照耀着我们心中最本真的自己。站在群山之上,放眼望去,皆是连绵起伏的雪山,那纯洁的白,那一览无余的辽阔,身处在她的怀抱下,你会不由得思考生命的意义。


随着阳光逐渐挥洒到茫茫白雪上时,周围强烈的光芒刺激了我的眼睛。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忘了拿墨镜!


由于此前没有准备冲顶包,口袋有限的空间里装不了太多的东西,所以一切从简,而忽略了体型偏大的墨镜。但事已至此,没有办法,只有继续前进了。


期间,走在前面的阿川,注意到了我的不适,将自己的墨镜借给了我。缓了两分钟后,我又立马还给了他,他却让我继续戴着。但我拒绝了他的好意,因为这是自己犯下的错误,没有必要让别人承担这个后果。


到达距离顶峰还有三百米的垭口时,这四个小时以来接连不断地爬坡消耗了我许多的体能,不巧的是,生理期强烈的坠痛感又再次来袭,使我的步伐越发地艰难。为了接下来的冲顶做好准备,便在此休息了一会儿并补给了一块饼干。


发表于 2020-10-10 09:36 显示全部帖子
  


之后到顶峰的路便开始陡了,七十多度的坡,全程不得不手脚并用,而两边的万丈悬崖让人胆战心惊。由于积雪较厚,两边原有的护栏也被掩埋了。为了安全起见,此前开路的向导也早已将防护绳绑在了一侧。


因攀登的人数众多,在此遭遇了严重的拥堵,狭窄且陡峭的小道上,只有容纳一人的空间,我们必须要避让下山的人,等他们的人全部下来之后,我们才能上去。


而此时的我恰好在一个弯道上,就卡在这么一个尴尬的地方,不能上也不能下。空间严重不足的我,只好避让到了防护绳的外侧,也就是靠近悬崖的一侧。因为这一侧的雪没有被踩踏过,所以非常的松软,脚很难找准着力点。


我左手拿着保温杯同时又拽着防护绳,右手拄着登山杖,此刻我的小命就这么维系在了左手这一根细细的绳子上。


眼下已然跨出安全区的我让上方的向导大为恼怒,冲我担心地大喊道:“你靠里边点!旁边就是悬崖你没看到吗!滑下去的话连尸体都找不到!快把你的水杯给我,你把绳子抓紧了!”


而恰好在我身后的瑞哥也替我捏了把汗,担心我脚没踩塌实,腾出了一只手来紧紧抓着我的小腿。


与他们反应截然不同的是,自己的淡定。也许是角度的原因,身处其中并未感觉到面临的危险。


这时我并不知道死神在后面找上了门,而恰恰就是这位黄向导救了我一命。

1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