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51455

主题

北京综合

看长城||旺泉峪为何未设关口——再走旺泉峪的感受与新的发现

查看:2261 | 回复:28
发表于 2020-10-14 12:22 显示全部帖子

                                                                                                   

10月7日,早上五点多下了火车,联系已经在京的老同学任海峰,再走一下旺泉段长城。

这段长城,之前已经走过两次。第一次是2019年1月31日的独行,参见《龙飞蝶舞奔云岭,此地空余秦皇名--旺泉峪耷拉边长城探秘》。第一次行走,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于是在2019年3月19日,第二次陪老夏、风风筝重走,参见《这一场缘,注定是永远放不下的牵挂--再走旺泉峪耷拉边长城》。

只所以选择走这一段,2019年3月19日与老夏、风风筝等人行走旺泉峪口往西,在响水湖景区东南的高楼处往交叉的另一条小山脊探访山脊上的2座敌台时,老夏与唐唐攀旺泉峪3段断崖的记录(参见蝴蝶翅尖惊勇者曼舞,荆棘阻路觅北齐长城》其中关于“北齐长城”的推测,或者有误,很可能是砖石长城以前的明长城,参见《看山看水 ║证伪一段“北齐”长城,试解大榛峪段早期明长城走向》),吸引了老同学的关注。


蝴蝶结西侧第1道断崖,拍摄于2019年3月19日


蝴蝶结西侧第2道断崖


蝴蝶结西侧第3道断崖,拍摄于2019年3月19日


蝴蝶结东侧断崖,拍摄于2019年3月19日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10-14 12:22 显示全部帖子
如今老夏已经不在北京,我自己都不敢攀爬那3段断崖,更不敢带老同学行走,只好带他走一走旺泉峪长城,看一看蝴蝶结的风姿。


排水系统之水口

先看一下那处很有特色的水口。


水口不同于一般的水口位于谷底,水门穿透墙体,让墙外的水流入关内;而是外侧封闭,要导流的是墙体上往下排的雨水,防止在暴雨时,急骤而下的水流冲塌倚靠在直立的悬崖边的墙体。或者说,就是一处下水道性质的排水 孔。

作为排水孔,已经算是挺大,瘦小的点的成人可以钻入。


右上方墙体上嵌入的有石碑,由于岁月久远,碑石遭受侵蚀,加之有一定距离,字迹难以分辨。从网上驴友游记中找到的碑文如下:

保定陕西行都司掌印署都指揮僉事李學詩撫院監督委官原任參將署都指揮趙九思昌鎮監督委官原任參將署都指揮僉事萬國監工中軍正千戶王時中監工千總百戶楊洲管工把總官三員李尚質董光先張勳萬曆歲次丁卯孟冬月 吉 立


看过这处水口及石碑,仍然返回至谷底,从东侧寻路登城。


发表于 2020-10-14 12:22 显示全部帖子
沿山路上行不久,从一处有点落差的墙体塌断处攀巨石上墙体。


从上往下看,这段墙在谷口上方,有一个小于30度的转折。


旺泉峪东段的第1座敌台,大榛峪村五队东186号敌台,或者简称怀柔186号敌台,并没有明显的痕迹,可能是墙体坍塌严重,未引起我们的注意。很多验证码的游记,也说旺泉峪段有6座敌台。


向西侧眺望,已经基本可以看得出蝴蝶结的形状,只是相机取景镜头还不能将那段墙体完整地取入一幅照片之中。

西侧第1道断崖上方不远,有187号敌台,只余台基。


发表于 2020-10-14 12:22 显示全部帖子
西侧第2道断崖,是一个锐角的转折,墙体脱离崖壁,再次从直立的悬崖上垂下深谷。


在北侧不远处,墙体再次在崖壁上跳跃,就像翩翩起舞的蝴蝶,上下翻飞,舞姿轻盈而优美。


无法想像,嘉靖三十年所修的那道毛石边墙,如何能在这陡峭壁立的山崖上垒砌成墙?

其实,下方的崖壁,敌虏的骑兵,不可能攻上去。这段墙为何不如下图所示,取直了修建?那会节省很多成本,也有利于墙体的稳固——当然,如果那样,也就没有了这充满美感的蝴蝶结。


如同我以前所认为的那样,这段在悬崖上上下翻飞的墙体,是为了将防线更加贴近幽深的谷底,一旦,一旦敌虏从沟谷中向旺泉峪口进攻,可以就近主动打击敌人,采取更主动的防御措施。

而且,旺泉峪的谷口没有设关口,或许与这段墙体能够有效防御有关?


从上方俯视,这段墙还是相当陡峭的。靠近墙体附近的东侧山崖,同样很陡峭。


发表于 2020-10-14 12:22 显示全部帖子
这段塌断的墙,比去年塌得更严重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轮到这段墙体的维修维护。毕竟,长城上这样的险段太多了。


第1处上兵道:通向哪里?

这是这段墙体上的第1处上兵道(便门),这条上兵道通向哪里?

从下方山谷的走势看,山下的通道,沿旺泉峪村所在的狭谷,再往西通磨石口所在的山口,最近的城堡,就是磨石口城堡了(问过家是当地的出租车司机,说是磨石口城堡现在已经没有什么痕迹了)。更近些的旺泉峪村,史料未记载有城堡,现在也没有实物遗存,看来,此处上兵道,只能是通往磨石口城堡了。

另外,上兵道一般配合敌台存在,因此,186号敌台应该在此附近,在上兵道西侧下方。


前方山角上,是这段墙体上能辩认的第1座敌台,185号敌台。这段墙体上有一处落差较大的立面,形同一处小断崖,这处立面应当是当初修建时有意设置的。


很有点担心,这个立面是的毛石是否稳固,是否安全。还好,石块间的凝结还是很结实的,顺利攀上立面上层的墙体。


发表于 2020-10-14 12:22 显示全部帖子
敌台的南墙塌落严重,西南角只剩下一角孤柱,驴友称之为火炬。


这才是正儿八经的夹扁楼,东西两端只有1孔券门,两侧各4孔券窗。


火炬楼东侧不远,是又一处保存完好的立面。这种立面,就像防火墙一样,隔离了两段墙体的甬道,一旦敌虏攻上一段城墙,并不能通过墙体进入另一段墙体,可以通过反攻消灭这股敌人。

距立面不远的西侧,是又一处墙体塌断处。


向东可以远眺“御史”楼附近的古墩台,只是不如秋春季节视野开阔看得清晰。根据《看山看水 ║证伪一段“北齐”长城,试解大榛峪段早期明长城走向》的分析,那座敌台可能是现在砖石长城之前的早期边墙。


发表于 2020-10-14 12:22 显示全部帖子
第2座上兵道

立面西侧,是第2座上兵道。这座上兵道,又是通向哪里?


立面过高,虽有驴友用城砖垒起一道墙,可担心不稳固,考虑平衡能力差,我们仍然从南侧绕行。


绕行处又是一处墙体塌断处。


绕行处也是一处墙体塌断处。看来,之前两段墙体不但墙上无法直接相通,墙下也并无绕行的通道。那么,两段墙体会是不同的防区吗?

此处比去年损毁得更严重了,去年从这儿下行,缺口处遍布碎石与土渣,今年 倒是挺干净,但塌下的土石,已经被雨水冲不见了。


上方的墙体,保存得非常完好,可见其质量与立面西侧的段落,有着天壤之别。这两段墙,不但所属防区不同,而且修筑的质量、修建的驻军也并非同一支。


发表于 2020-10-14 12:22 显示全部帖子
立面东侧的敌台,是184号敌台,因保存状况完好,被驴友称为宾馆楼。

宾馆楼南侧,有文保碑“玉石楼”,草木茂盛,此时无从寻找。

这座楼南侧5窗,东侧1门2窗。



第3处上兵道

宾馆楼东侧,是第3座上兵道。这座上兵道,又是通向哪座兵营城堡?


说是保存完好,券门上方的匾额,也已经丢失不见。大榛 峪段长城敌台券门上的匾额本来较多,但基本没有见到实物。


敌台上方2排悬孔,上层或是火铳孔,下排的作用为何?通风孔?排水孔?

通风就没有必要了吧。至于排水,需要看一下台顶内侧孔的位置。想着这事,上了顶层,由于灌木密集,却又忘了。


有上楼蹬道可以通楼顶。


发表于 2020-10-14 12:22 显示全部帖子
排水系统之明渠(接水嘴)

离开宾馆楼,继续东行。

墙体上有横向水槽砖,导引雨水至墙体内侧的水嘴排出墙体。这是明渠,与旺泉峪谷口外侧那处水口不同,那是暗道。


东侧是被驴友称为第一缩脖楼的183号敌台。


这座敌台虽然肚子短粗,但也还有上楼蹬道。


从楼顶可以看到东侧的一段扭了几次腰的墙体,扭尽妩媚,极尽风情。人称“水蛇腰”。其实,这段墙体完全可以取直且没有任何影响。修长城的那批军士,也不时来一段幽默,尽展艺术气息与美感。


发表于 2020-10-14 12:22 显示全部帖子
再次见到“榫卯结构”特征的劈水砖

第一缩脖楼东侧,见到几块劈水砖(封顶砖),而且,下平面同样的凹槽。这些凹槽是做什么用的?

上次是在官地长城的神堂峪沟口西侧,发现下平面有凹槽的劈水砖,凹槽较深且规则,应当是烧制前预先留出的槽,猜测可能是为加强稳定性而打凿,与其下层的砖嵌套垒砌,类似榫卯结构,参见《边垣备忘 ║重走神堂峪重边西侧及3座敌台(重发)》。

此处所见这种砖,似乎凹槽偏小,不够规则,难道仅仅是无意为之?


后来在第2缩脖楼东侧,也见到了这种砖。


还有2座竟然被当作普通墁砖,被铺在了墙顶。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