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9156

主题

其它山峰

田海子攀登笔记Part2 冲顶日、下撤

查看:12864 | 回复:7
发表于 2020-10-21 23:35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Day6、漫长的冲顶日 6070m


mmexport160188436330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航拍C2


田海子的攀登路线第一天爬升600米,第二天爬升500米,强度都不算很大。冲顶日要爬升770米,全程1400米路绳到顶,队伍早晨5点出发,关门时间视天气情况在12点或1点。1400米居然要走7-8小时,平均一小时200米,没有亲身体验是很难想像的。


冲顶日早餐是一个鸡蛋和一碗麦片。我想要一点出发的仪式感,于是捧着盛满麦片的饭盒,把它想象成酒,心里默默地唱了一首《酒神曲》,然后一饮而尽:


喝了咱的酒

一人敢走青杀口

喝了咱的酒

见了皇帝不磕头


干就完了!奥力给!


mmexport160188436023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沿雪槽向上


冲顶日的路线从雪沟开始,接着是一段长约500米的冰岩混攀路线,最后是一个1000米左右漫长的雪坡,最陡的地方大概60度。这段路冰岩混攀是关键,据说大部分冲顶失败的都在这个位置,需要一定攀岩攀冰的技巧才能上去。路虽然不算太陡但是有些难点也近乎垂直,在穿着羽绒服高山靴、戴着防风防水厚手套的情况下爬上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好在有上升器可拉,能省下不少力气。冰岩混攀还有一个麻烦的点,就是穿冰爪在岩石上站不稳,不穿冰爪在雪上会打滑,如何取舍要自己做出判断,当然向导也会给出他们的建议。我的向导东作已经5次登顶田海子了,除了带客人也修过路,运送过物资,我相信他的判断。


mmexport160188438539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雪槽的尽头,向上就是冰岩混合路线了


冲顶日的第一个难点出现在雪槽的尽头,这里也是冰岩混攀路路段的起点,非常陡峭,大概2米高,近乎垂直,暴露感非常强烈,扭头就能看到下方的营地。岩石路段在大石头上面还有一层碎石,脚下稍不利索碎石就噼里啪啦的往下掉,而下面正是来时的路,落石一定会击中下面的队员。当人穿着笨重的高山靴,还处在一个睡眠缺乏并且体力透支的状态下时,踢落石头真的很难避免,因此队伍在通过这个点时必须紧凑,如果队伍过长,即便有安全头盔的保护,落石打在人身上也会发生危险。


mmexport160188903887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继续向上!


最后一天体能和技术的考验才真正开始,差距开始显现了,在通过这个点前由于队伍拉的过长仁青队长让我们等了大约半小时,等大家都聚集起来后才开始向上攀登。由于队尾的兄弟动作太慢,在冰岩混合路段选择下撤。我不能说为他感到遗憾,既然没有准备好,下撤未必不是最佳的选择。当山告诉你准备的还不够时,应该听听山的意见,这也是攀登的一部分。


在康定的行前会上川藏队技术总监高度跟我们说,田海子爬过了冰岩混攀路线基本上就算成功了,因为它最后的雪坡比雀儿山要缓,并不算太难,再努力一下坚持一下就能登顶。攀登就像小马过河,要自己试过才知道。对我来说冰岩混攀路线没有太多麻烦,放平心态踏踏实实的就爬上去了,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难点,但是雪坡对我来说却真是要命了。


R002042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岩石路段结束,高兴,开始穿冰爪,角度不是很明显


当我到达雪坡时已经是早晨了,天已大亮,此时我还在第一梯队,从容的换上冰爪开始往上走。天气还是很不错的,风不算大,雪很软,不用踢冰就能踩实,老天爷给我们的攀登提供了不少便利。但随着海拔的升高空气也越来越稀薄,呼吸也越来越困难,走几步就要喘一喘,我明白又到了每次攀登都有的漫长的拉锯战环节。此时山顶的方向看上去是一个大雪包,我问东作那是顶峰吗,东作说想什么呢,还早呢,还要四个小时。我当时内心全无波澜,因为已经没有多余的脑力和体力能让我波澜了。


mmexport160188904645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要命的雪坡开始了


继续一步一步的走,左腿,右腿,上升器;左腿,右腿,上升器,喘……开始了痛苦的无限循环。看不到顶峰但还是能看到前方的锚点的,慢慢走吧。一百米一个锚点,我和自己说到了就坐下歇歇,开始心里还数着,可是走着走着就走成了一具僵尸,数数也数不动了,就是往前走。雪坡太陡了,大概有40度,想坐下都没有地方能安放我的屁股,只有锚点埋雪锥的坑才能让我坐下喘口气。


mmexport160189217290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无穷无尽的雪坡,距离渐渐拉开了


翻过一个雪包,又看到了一个新的雪包,但那也还早。我越走越慢了,慢慢的从第一梯队掉队,后面的队员也越来越近了。我并不担心是先上去还是后上去,重要的是按照自己的节奏走,慢慢的思维又活跃起来了,我想这并不是我的脑仁突然有了力气,是它开始害怕了,开始理智的想这么拼下去还能不能安全下山。我决定喝口水,吃点巧克力,用甜食安抚一下我的大脑。巧克力塞在羽绒服里,早就化掉了又冻硬了,我把它硬塞进嘴里,既没有唾液,舌头也不听使唤,只能机械的咀嚼然后艰难的咽下去。


mmexport160188367410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给你们个角度体会一下


再往后问东作的力气也没有了。就是走吧,该登顶一定会登顶的。随着高度升高,远方的贡嘎看起来越来越壮观,东作给我拍照我也只能勉强笑笑,后来连笑也懒得笑了。我开始逐渐被超越,一个又一个,但我并不着急,时间还早。仁青队长在这个位置给大家拍了一个短视频,看起来全队好像在站着休息,半天没走一步,但是我们知道,其实所有人都是在努力向前的,只是我们真的、真的、真的走不动了。


mmexport160188905683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就是一个字儿,走


终于又翻过了一个雪包,来到一个洼地,这里没有很陡峭但是暴露感极强,我见到过这个地方的照片,知道快登顶了。我小心翼翼的拉住路绳向下张望,顿时头晕目眩,这要是滑坠估计就直接回C1了。脑仁在目睹了这样的景象后发出尖叫,我觉得它要崩溃了,如果它有手和腿估计此刻会从我的脑袋里爬出来冲下山去。我下意识的按了一下头盔,不管我的脑仁如何尖叫,我是绝对不会让它当逃兵的,它跑了我怎么办?我要把它按回脑袋里。脑仁越狱未遂,但对于控制四肢这件事不太上心了。


R002044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顶峰的雪沿,看着挺帅,但其实已经不行了


再往前就看到了顶峰的雪沿了,我知道我登顶了,还有10米,但是这10米我已经不想走了。东作催了我两次,我觉得我要是再不走的话他就要打我了,我强迫大脑计算了一下,在这个海拔和这个身体状况下我绝对打不过他,即使有冰镐也打不过,况且打起来消耗体力更大,所以我决定咬咬牙努力登顶。


R002045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得歇歇,登顶不忘工作的探金


山顶的风挺大,我站在那不知所措,整个人是懵逼的状态。东作塞给我一个登顶的拉旗,我机械的展开,就这么在懵逼的状态下留下了登顶照,回来一看嘴角还留着硬塞进去的巧克力,如此惨状实在不忍到处群发。脑仁虽然筋疲力尽,但是还是能不情愿的转一转,它居然还记得部分登顶后的to do list。我把冰镐插在雪地上,抓紧坐下歇歇,摘下手套录了个视频,但是风实在是太大了,只录进去了一段风声,配上我晒伤又懵逼的脸实在不雅。队友探金在我后面登顶,他气色比我强多了,还拿出公司的旗摆拍了一下,佩服他的精力。


R002045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顶峰的风景


在东作的帮助下我喝了点水,把剩下的巧克力吃完开始下撤,一切终于遂了脑仁的心愿,它不再尖叫,重新开始努力的控制四肢。我是在1120登顶的,时间尚早,再次内心毫无波澜的向下走。雪坡的下撤同样艰难,为了提高速度东作一个人用了抓结,然后用绳子挂在我的主锁上结组下撤。我们俩体重加一起300多斤了,这要是都滑坠了还是有点危险的。脑仁说我让你减肥你不听,我说你丫闭嘴吧,现在说这个还有啥用了!下撤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慢慢走,通过长跑我的耐心比以前提高了不少,但这并没有什么用,没有耐心还不是一样要走?走到李老天荒昏天黑地。


R0020450.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应该是东作错按了快门,但是我还挺喜欢这张的


下到冰岩混攀路段时我带的一升水已经喝没了,建议带两升。巧克力倒是还有,但是没有水已经咽不下去了,东作把他的萨其马分给我,问我还好么?我说如果不行了能坐这儿不走了吗?于是我俩相视一笑,继续下撤。和上来时候一样,整个冲顶日的路线没有一个绝对安全能长时间休息的地方,都要努力快速下撤。“还好吗?”在山上是一句类似英国人“How do you do?”的废话,因为如果真的不好了,不用说人人都看得出来,那麻烦可就大了。虽然这是个玩笑,结果没想到第二天真有人在这个位置不行了。


IMG_20201003_17310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只为攀登


回到C2后坐在帐篷里陷入深深的自责,也没什么胃口吃晚餐,这是我第一次在山上没胃口。来田海子前一个月我每个周末都上山,月跑量达到了200,也有攀岩攀冰和绳索技术的训练,但准备还是不够的。最后一段是靠意志上去的,作为一个商业队的攀登者如果到了用意志硬拼的地步那就有点过了。我觉得我配不上田海子,是山的宽容接纳了我,如果下次还是这个状态那就不要来了。


没了登顶的压力,这一夜是我在山上睡得最踏实的一夜,我终于可以承认了,在到达大本营后的四天我都没睡好,几乎没怎么睡着。


Day7 回到康定


由于冲顶日的路线实在漫长,还有一些商业上的考虑,我们不可能在冲顶日下撤到BC,所以在C2休息一晚后开始下撤。下撤总是崩溃的,冲顶可以说是自己的选择,但下撤是没得选的,是必须的事,每到这个时候我都没什么精神头。我最崩溃的一次是乞力马扎罗冲顶日漫长的下撤,虽然心肺没什么负担,但永远走不完的路也够让人绝望的。


mmexport160188918379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不知道是上来还是下撤了,凑活看,C2营地下的冰川


下撤路线和上来时候一样,但是心态平和了很多。大概是经过登顶日的考验,C2到C1的大冰壁没有上来时候想的那么困难,很轻松地通过了,雪坡走的也不累,不再连滚带爬了。我这种一年才能远征一次的废柴其实每次远征在冰壁和岩壁上的时间比一年中的训练时间可能都要长,这是没办法的事。到达雪坡底部脱了冰爪和安全带,换上了登山杖,算是彻底告别了白海子的雪崩落石,半截心才算放到了肚子里


在C1和C2间碰到了明天要冲顶的2队,他们每个人都祝贺我,我祝福他们每个人攀登顺利,这是有一点小骄傲的时刻,愿宽容的田海子接纳他们每个人,愿明天是个好天气。


IMG_20200930_13573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没有拍粥,来个川藏队的大锅面意思一下


为了在上午天气冷的时候快速通过冰壁,也为了不在冰壁的危险路段和二队相遇,我们出发的很早,川藏队把早餐安排在了C1营地喝粥。白米粥捧在手里热乎乎的,东作分给我一些榨菜,这是我这辈子吃的最好吃的一碗粥了。


走过了C1和BC间的碎石路,上了小山脊,东作和我说彻底安全了。我们坐下歇歇,回望从山上下来的路充满骄傲。东作指给我看田海子的冰川上有3个攀登的身影,大概是我昨天遇到的三个阿式登山者吧,祝他们一切顺利。


mmexport160188445250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终于回到BC,川藏队准备了牛肉汤,杨初队长给我递来一罐冰可乐,没有比这更好的欢迎了,还是铝罐的呢,汽更足。在BC我终于得以脱下高山靴换上徒步鞋,这才感觉脚趾特别痛,脱下袜子一看,可能是由于下山脚不断的撞前面脚趾已经充血了,东作让我把徒步鞋带到C1下山穿是有道理的。高山靴都是大一号的,方便脚趾活动,否则在高海拔脚趾无法活动容易冻伤,没想到这成了下撤时致命的缺点,尤其是在没有穿厚羊毛袜的情况下。不过这都无所谓了,我终于不需要再走路了。检查了一下高山靴的鞋底,Vibram标志已经被磨得模糊不清了,田海子的碎石还是很厉害的,这趟强度不小


我是队伍中最后一个上车的,尽管我无比渴望热水澡和白床单,但是下次远征就要明年了。还没有离开山就开始想念了,再见!田海子!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10-22 13:05 显示全部帖子
可喜可贺,坚持到最后
发表于 2020-10-22 16:20 显示全部帖子
坚持就是成功
发表于 2020-10-22 16:40 显示全部帖子
Seilschaft 发表于 2020-10-21 23:35 [color

为了在上午天气冷的时候快速通过冰壁, ...


看着好刺激的
发表于 2020-10-22 16:42 显示全部帖子
精彩好贴必须顶一下
发表于 2020-10-22 17:10 显示全部帖子
欣赏好文,期待楼主下一篇游记
发表于 2020-10-22 23:28 显示全部帖子
发表于 2020-10-31 07:30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支持。。。。。。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