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西南

最美的季节,只为遇见最美的你-----金秋时节四故娘山,峨眉山徒步记实

查看:16405 | 回复:53
发表于 2020-11-10 11:02 显示全部帖子

   


前言
       2018年10月痛并快乐的14天滇进川出,2019年10月甘南川北10天自由行,让我深深得迷上了藏区,那雪山草地喇嘛庙,让我时时刻刻心生惦念,那里有高山峡谷,森林草原,湖泊草甸,河流湿地。那里美在圣洁壮美的雪山,美在广袤无际的草原,美在澄碧如泪的海子,美在梵音声声的寺庙峨眉山徒步-----。于是每年总想在秋高气爽、天高云淡的10月来一场狂野、酣畅淋漓的徒步之旅,你会发现,这世上真有如此美妙的乌托邦。徒步中遇见的美景,是其他方式永远不能感受的。虽然在徒步向上爬行的过程中,你可能会时不时痛骂自己脑残千里迢迢花钱找罪受,你会无比怀念家中松软的沙发和冰镇的可乐。但是当你站在开阔的垭口之上,寒风吹来,在你眼前,积雪的峰峦叠嶂起伏,皑皑白雪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那也许是几千年的积雪在静静地注视着你,并不因为你的到来而为之所动,此情此景只会让你气血上涌,咽喉哽噎,甚至痛哭流涕,纳头膜拜。当你走在雪山环绕的砂石路上,你会为自己而感动和骄傲,甚至自豪。也许只是眼前高高的玛尼石堆,也许只是远处升起的袅袅炊烟,你就能领会到来自全身心的,为你所不知的某种东西莫名地感动,直至心无旁骛地享受行走的痛苦与快乐。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11-10 11:02 显示全部帖子
2018年10月的滇进川出,特意前往四姑娘山,长坪沟到木骡子一日往返,就已被深深吸引, 从此心里就有了念头,有机会我会再来的。2020年10月,由于疫情原因,假期不能太长,只能放弃计划中的西藏阿里环线,于是就有了今年的四故娘山深度行。
四姑娘山位于四川省阿坝州小金县与汶川县交界处,距成都市235千米,由四座边连绵不断的山峰组成,它们从北到南,在3.5千米范围内一字排开,从幺姑娘、三姑娘、二姑娘到大姑娘,其高度分别为6250米,5355米、5276米,5035米,其中幺姑娘山峰是四川省阿坝州第一高峰。这四座山峰长年冰雪覆盖,如同姿容俏丽的四位少女亭亭玉立于长坪沟和海子沟两道银河上。四姑娘山中以幺妹身材最为苗条,姿容最为俊秀,与“蜀山之王”贡嘎山(7556米)遥遥相对,素有“蜀山之后”、“东方阿尔卑斯山”之称。

发表于 2020-11-10 11:02 显示全部帖子
原计划有五六个小伙伴一起出行,临近时间都因有事或身体原因纷纷退出,坚持成行的只有老姜头和我。9月份,通过了解打听后,联系了向导九月,并建立了临时微信群,并陆续联系上了另外3位驴友(深圳的也望、江苏的独行天涯、成都的zeng)。与群里的小伙伴们一商量,老姜头、也望(首次高原徒步,为适应高反,提前抵达四姑娘山双桥沟景区休闲调整)、独行天涯(5天贡嘎环线徒步后再赶往四姑娘山会合)和我先走海子沟,登顶二峰。然后独行天涯先行返程。老姜头和我在双桥沟景区休闲调整一天,也望则继续在四姑娘山客栈休息,zeng从成都赶来会合一起走长穿毕。最后老姜头和我赶往成都坐高铁前往峨眉山徒步两天后返程。于是制定计划、订好机票、整理装备、各自请假不表。并与向导九月联系,商定了协作事宜。
参考装备:
    1、露营:单人帐、蛋巣地垫、羽绒睡袋(极限温度-15度)
    2、背包:大背包(60升)、可折叠防水包、随身小挎包
    3、穿着:冲锋衣、冲锋裤、抓绒衣、抓绒裤、防寒羽绒服、速干内衣裤、中帮防水登山鞋、运动薄棉袜1双+厚棉袜3双、护膝、雪套、防寒手套、魔术头巾、户外帽等。
    4、食物:士力架、葡萄糖、糖果、咖啡、西洋参等,也可到镇上购买
    5、药品:感冒药、肠胃药、维生素c、碘氟、云南白药喷雾等
    6、其他:身份证、登山杖、头灯、保暖水壶(约1升)、普通水壶(约2升)唇膏、洗漱用品、卫生纸、垃圾袋、手机、充电宝、
    7、摄影装备:数码相机

发表于 2020-11-10 11:02 显示全部帖子
第一部分:出发+海子沟登二峰
     D1:温州——成都
       10月15日上午,老姜头和我搭拼车,坐高铁到温州。乘飞机至成都双流机场,再打的到茶店子客运站附近预定的宾馆,晚饭后入眠。



     D2:成都——四姑娘山镇


       16日一早收拾完毕,吃过早饭后到茶店子客运站坐头班车到小金,和司机说好在四姑娘山 镇下车。经都汶高速后左转,驶入熊猫大道。穿行于峡谷之中,山河水色缥缈,两侧危崖竦峙,山道蜿蜒。一路上行,山间层林尽染,沿途自驾游客纷纷下车拍照。中午到达 四姑娘山 镇。
       入住林平藏家客栈,中饭后在房间休息一阵,老姜头说要洗澡。老板娘和我都善意提醒,刚到高原还是悠着点,最好是过几天再洗,可老姜头自认为已经有多次高原徒步经历,从没有高反,故还是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这时早到几天的也望(96年的小年轻,住在长坪村民宿)及向导九月过来碰头了。商议了明后天海子沟登二峰的具体注意事项及安排了协作小刘和小蔡,并填写了相关表格、登记了户外保险单号、签订了户外运动生死状。天已擦黑,开朗、健谈,笑声爽朗,心态非常年轻的林平大姐(其实和我是同岁的)也已经烧好了热腾腾的松茸炖鸡。过了一会儿, 独行天涯也风尘仆仆的赶到了,赶紧趁热开饭,我还咪了口林平大姐家的沙棘酒(不让多喝,意思大家都懂的) 。 晚饭时大家聊起户外话题,格外投机。饭后我们一行四人一起到街上逛逛,买了些干粮和药品, 独行天涯嘴唇严重开裂(贡嘎徒步时被热水烫伤)想买相关药品但没有,幸亏我带了支金霉素眼药膏(此后2天缓解了独行天涯不少痛苦) 。再逛了一会老姜头和我、独行天涯就回到了林平藏家客栈, 也望也回了长坪村的民宿。各自整理好明天的装备,分装进大、小两个背包,将电子设备充电,玩了会手机,洗漱完毕,早早上床就寝



    D3:四姑娘山镇——二峰大本营
      17日早上7点多起床,洗漱、吃早饭后,请林平大姐给老姜头和我的房间留着,热心的林大姐听说我冰爪忘带了还免费借我一副。协作小刘和小蔡也到了,他们打包装备装上马背。而我们三人则慢慢走往户外中心和也望会合后测体温、近日轨迹报备、购买户外门票、登记身份证,向着海子沟进发。金秋时节,海子沟秋风萧瑟,一片金黄,有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新鲜感。今日天气还算可以,蓝天白云,阳光只是偶尔躲进云层。我问协作小刘晚上会不会下雪?他也说拿不准,这令我们的心里浮起一丝隐忧。好在前一阵天气晴好,蜿蜒在草甸林间的马道早已晒干,大家沿着山脊一路向上,按着自己的节奏(今天是高原适应期)前进,没有强求步调一致。经过斋戒坪、锅庄坪、朝山坪、石板热,强驴独行天涯早已不见踪影,估计早已到了打尖包,我和也望边走边等老姜头(状态有点不对),到了打尖包。这里是去大峰和二峰的必经之地,也是途中重要的补给点,在这里你只要愿意花钱就可以吃到热饭热菜。强驴独行天涯带了炉头烧方便面,但水要5元每人(不太合理)。到了这里去大峰和二峰大本营的路程就已经完成了一半,上下山驴友都会选择在这里休息补给,大家在此吃中饭、加热水,暂时修整。




四姑娘山户外管理中心


可爱的老姜头


打尖包
发表于 2020-11-10 11:02 显示全部帖子
下午2点,我问老姜头感觉如何,他说还是骑马好了,于是谈好费用,继续出发。左转上坡向大、二峰大本营,坡度变陡,前进的速度也减慢了。强驴独行天涯还是和协作小刘和小蔡及骑马的老姜头走在前面,行至大、二峰大本营交叉路口再右转往二峰大本营方向,我和也望小年轻边走边聊:人的一生很短,一晃就老了,等腿脚走不动了,再好的地方也去不成了,最后只能停留在原地。所以别再委屈自己,别总是想着凑合,人活着就是要折腾,趁手脚还灵活,拿出足够的勇气,迈出这一步,你将拥有一片新的天地。不然,谁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下辈子给你折腾的机会。

大,二峰路口
发表于 2020-11-10 11:02 显示全部帖子
翻过山脊就看见了大海子、花海子,这完全就是另一个世界:绿绿的草甸、蓝天白云、洁净无染的空气,漂亮、纯洁的海子,好一片世外乐园;山间成群的牦牛,悠然自得地漫步在这快乐的伊甸园中;还有一群群背包客闯入这如诗的画面中,打破这难得的宁静。行走在这如诗的画卷中,所有的不快都随风而去,洁净无染空气,足以洗去你尘世的疲惫,哪怕你曾披着厚厚的伪装,应对世间的尔虞我诈、身心俱惫,在这里也足以让你卸下所有的防备,悄然忘记过去,你会发现,你又是另一个自己。

也望在大海子、花海子边陶醉了
发表于 2020-11-10 11:02 显示全部帖子
下午四点三十分,我和也望终于抵达二峰大本营(海拔4307米)九月他们的营地帐,从管理中心出发到这里用时六个多小时。放好行装稍作休息,大家已沉醉在这美得一塌糊涂的高原风景里,如痴如醉;江山如此多娇,这边风景独好;山在这里等你,等你相遇;只需你拿出勇气,哪还怕路上艰辛的经历!!!

九月的营地帐
发表于 2020-11-10 11:02 显示全部帖子
营地帐的厨房兼饭厅里,协作们让我们坐下来,休息一会,他们则开始做饭。早到的强驴独行天涯已在营地旁边避风处搭好了帐篷,而老姜头看外面风大,就在另外一个营地帐里面搭了帐篷, 我和也望也赶紧叫强驴独行天涯帮忙一起在营地帐旁边避风处搭帐篷。这时候,风越来越大,我的麻烦也来了, 在独行天涯帮忙一起搭帐篷的同时,感觉气喘吁吁,头昏脑胀,供氧严重不足,典型的高反来了。终于咬牙坚持搭好了帐篷,在协作烧饭的营地帐里休息。热心的独行天涯用血氧仪测了下我的血氧饱和度,只有50左右,心里就蒙上了一层阴影。这时,在外面观景的也望在叫,下雪了,下雪了-------。       我们连忙走到外面,大雪纷飞,而且是风雪交加,刚搭好的帐篷在风雪中瑟瑟颤抖。天渐渐黑了,风雪也一直在持续。我的心里也一直在煎熬:一方面在忍受高反的痛苦;一方面在思考帐篷要不要趁还没完全天黑搬到老姜头所在的营地帐里面。协作们也纷纷劝说,:“这种恶劣天气搭外面不安全,而你的身体又是这种状况” 。终于还是理智战胜了冒险心理,在大家的帮助下把帐篷收了。为了透气,蛋巢地垫直接铺在营地帐地面上、再放上羽绒睡袋。独行天涯也收了帐篷,重新搭在营地帐里面。而也望想挑战下暴风雪,加之营地帐里面也没位置了,故还是搭在外面。这一阵折腾,呼吸更加困难了, 老姜头拿出葡萄糖口服液让我服下后,连忙跑到外面,大口,大口的吸气。
       开始吃晚饭了,用山下用马驮上来的液化气罐,高压锅煮熟的白米饭、一大锅鸡汤、以及一大锅热气腾腾的炖菜:牛肉、火腿肠、土豆、藕片、白菜等。独行天涯和也望又累又饿,大快朵颐,而老姜头,尤其是我根本没什么胃口。在大家劝说下,勉强吃了点菜,喝了一大碗鸡汤,就再也吃不下了。 屋外,伸手不见五指,万籁俱寂。只有漫天雪花仍在纷纷扬扬,地上已经积起一层厚厚的雪毯。这种情况下,我仍颤抖地站在风雪中吸气,呼气,个中滋味唯有自知。这时候特想念温暖的家,还有家中的亲人们,思乡之情油然而上-----------。8点多,终于坚持不住,还是回到营地帐里面,老姜头和独行天涯早早就在帐篷中躺下了。老姜头说感觉状态不对,决定放弃二峰登顶了;而独行天涯说只要协作敢带,就继续;我呢,一直在犹豫中,目前状态肯定不行,但联想到以前的高原徒步经历,也曾经有过高反,但坚持下也就过去了,只能寄希望于一觉后明天能恢复。大家都睡得不太踏实:我呼吸不畅;老姜头和独行天涯也辗转反侧。不知过了多久,才迷迷糊糊地似乎进入了一种半睡半醒的状态,但感觉一直睡不去。据独行天涯第二天所说,我打呼了,吵得他也没睡好。

发表于 2020-11-10 11:02 显示全部帖子
D4:二峰大本营——冲顶——四姑娘山镇

正当我们刚迷迷糊糊的时候,18日凌晨3点,协作们把我们叫醒,收拾冲顶装备。冲顶尽量减轻负重,因此我们都只背了个小包(昨晚已事先收拾好了),只带了热水、巧克力和手机之类。老姜头放弃冲顶,继续在帐篷中睡觉。咬牙坚持的我和也望、独行天涯来到厨房里吃早饭。我吃了点青菜,面条,喝了点鸡汤就放下了,也望也吃得不多,感觉就是强驴独行天涯胃口特好,连下两大碗。3点40分我们背上小包,在两位协作的带领下,跟在其他队伍(我们是那天最晚出发的)后面出发了。协作小蔡走在前面,独行天涯紧跟其后,再后面是也望和我,协作小刘在最后面收尾。雪小了一些,地上的积雪没过了脚面。在漆黑的夜里:只有五盏头灯的光,照亮前方一小片区域,余下的全是黑暗;只有登山鞋和冰爪踏在雪地里的吱嘎声此起彼伏,余下的只有风声。


发表于 2020-11-10 11:02 显示全部帖子
风呼呼地刮着,雪花不断飘落到我们身上,积雪越来越厚,坡也越来越陡。慢慢的我们赶上了前面的队伍,一同行进在山道上,形成一列蜿蜒上升闪光的长龙。第一次穿冰爪在雪地里前进,感觉消耗的体能比平时更多,呼吸也更加急促。幸亏我有多次长线徒步经历,总能坚持按照自己的节奏行走,不断进行自我调整。经过原来废弃的大本营,再经过一个数百米的缓坡后,坡度陡然加大,沿途遇见很多体力不支,下撤的人群。但我仍然咬牙坚持,始终不放弃,终于来到了绝望坡。望着前方四五十度的雪坡,鼓起勇气,凭借登山杖的助力,奋力向上。即便是穿了冰爪,脚下仍不时打滑,连忙用登山杖撑住,好不容易爬上了大小绝望坡。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