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0826

主题

龙岩

惊魂鸡髻山

查看:881 | 回复:4
发表于 2020-11-18 07:38 显示全部帖子

    “三字金”缺席漳平苦笋林尖的徒步我以为是他家里老人身体因素,过了两天再询问才得知原来是他自己周6一整天盘旋在金丰林场的鸡髻山上直到凌晨1点才回到家,来不及跟上旺哥周日的苦笋林尖行程了。这么荡气回肠的户外路线必定刺激的很,当即要求发来他记录的轨迹打开来研究一番,觉得后半程优化一下可以组队上,适当夜路的准备会很精彩。
    队员精挑细选限制15人以内,“冷漠”一句话:那就拱吧,彻底感动了我。专盯着狂野路线的“晓霜”不管了孩子有没有照护全力冲刺而来,卖童装的“木子”兴奋地赶紧下单买了双中帮登山鞋开始了期待。强驴“星期”突然接到创城办的任务纠结的要命直到周日早上5点半才不舍地发来短信告诉我说实在无法前来遗憾的捶胸顿足,前一晚应酬失去举杯控制的“添”无奈何醒不过来,这样11人的小分队在早上7点从农业局门口,启程出征往上下斜村奔去。








    半小时的车程,在上下斜村最里面的上斜自然村,狭窄的水泥路边紧凑地停好车,路边杂草上的露水都还没干透,整理好各人自己的装备、午餐、集体照拍完就出发了,过于激动的“熊贤玉”手机都忘记了带,大伙撒腿了几百米后才想起来赶紧跑回车上去拿。
    体能很强的“医路精诚”从他购买装备的积极态度上我就知道他在户外的道路上从此回不了头,活脱脱地如自己五六年前的激情翻版一般别无他样。上星期刚刚走出这条线的“三字金”今天连接再走,心脏跳动用力过猛,切上山的路口冲过了头被我赶紧唤回来。手里是他做的轨迹也足足惊呆了我的眼,这哪是路啊!沿着小沟谷进去,茅草高耸闭塞,“木子”大声唤我递过劈刀给她开路去,“清风”跟在后边皱紧眉头刹那间我就知道了今天的艰难,同时心里忍不住赞叹“三字金”上星期一个人走到半夜的勇气实在令人敬佩。





    每次爬山,开头阶段的拔高都是最累人的。参照轨迹我们在沟谷进去不到百米实在闭塞难行更换为左边沿着山脊往上爬,暴喘粗气,拉风箱一般,每个百来米就得停下来稍歇一下才能缓过神来,“三字金”勇猛冲前,“木子”与“晓霜”“冷漠”紧随其后,“迈斯达克”廖镜添跟“枫叶”一路不多说话也走的很快,不知不觉我就落在了后面跟“菠萝蜜”一起收尾,没办法,实在提不起灌铅般的双腿。






    大家鱼跃般穿行一片细竹林,登顶第一个山头,打开地图查看不出叫什么名字,山风很大,凉梭梭地吹来舒服,卸包休息一下,喝水并补充点食品很悠哉。我绑了条红丝带在树上代表打卡此山头成功,眼尖处却发现旁边一滩鲜血!确定是鲜血!从现场存留兽毛痕迹来确认看,是受伤野猪的血,这实在是无比危险的信号!要知道,受伤的野猪攻击性是非常恐怖的,狼狗都害怕,若是现在的它还躲藏在附近,我们必定吃亏。于是连忙吆喝众人快速离开,赶紧往另个山头奔去,急冲冲处,“清风”大声跟我说:“我判断应该是被猎人昨晚或者早上收下山了”。
    我不敢这样过于乐观去想,心存恐惧,还是远避而之为好。







    “三字金”跟我说过大致需要翻越5个山头才能到达鸡髻山,野猪凶杀案现场掠过之后直到当日徒步的下山,其实我自己都忘记了几个山头,约么估计了下绝对不少于15个。奔跑着拱上拱下,灌木阻挡、茅草闭塞、粽叶林开拨、蜘蛛网缠绕....一路觉得啥也风景都没有,就是行走和奔跑,还有背包的音乐在播放。




    行进至该路线最高处的时候,是海拔1203m的山峰,也未知名,山顶空间狭窄,顶多10来平米的样子,厚厚的松树叶铺满一地,坐躺在地上极其舒服,“三字金”告诉我他前几天就是这里吃干粮午餐的。那还行,今天时间早了半小时有,我们可以继续往前迈,尽量缩短时间,要知道,不能跟三爷一样走到深夜才回家。




    倒吸一口凉气是在突兀出来的一个山坡上可以望见鸡髻山的时候,连绵的山峦还有七八个得逐一跨过去。关键是路迹不明朗,能依稀判断的只是“三字金”8天之前踩过的一点点痕迹,剩余全靠自己开,我带来的劈刀时不时派上了用场,戴上的全指战术手套在这种户外路线得到了尽情发挥,否则双手定会皮绽肉开。






    午餐休息点,我快速点火煮水,要完成4桶泡面,我的小钛炉头火势是很猛,只是小锅容量太小,单兵工具,来回烧了两趟再等泡面熟食,“菠萝蜜”已经在旁边躺着呼呼大睡了。“木子”帮我切了橙子分发给大家吃完,时间共用了45min,我就催促这大家起身赶路了。“三字金”说的:鸡髻山那边石头众多造型各异甚是漂亮。所以,还是抓紧过去,免得天黑 了啥也看不着。再且,“清风”说好几只土蜂总围绕身边飞舞实在不安全,被叮过18次的记忆依旧深刻,不敢大意。




    连续的前头开拱,“三字金”偶尔也会失去方向,几次被“木子”纠正过来惹得我们一阵欢笑。略微枯燥的翻越过程全靠“鸡髻山就快到了”这句话所支撑,望见越来越临近,心情开始备好,大家在为数不多的一些石头上才开始有了拍照装逼的镜头。




    登顶快到鸡髻山的时候,主峰还在头顶上,但已经有了明显的路迹通往更低矮的对面山峰,“三字金”所说的众多怪石就横铺在对面山脊延绵着一脉过去,远远望去,许多高大的嶙峋怪石伫立在山间,俯看之连绵起伏,重峦叠嶂,千峰万仞,崇山峻岭;仰看之危峰兀立,怪石嶙峋,峰峦叠嶂,奇峰罗列;远看之峰峦雄伟,山峦起伏,奇峰突兀,形态各异;细看之巨峰柱天,奇峰叠起,奇峰异洞,奇峰怪石。那些巨型怪石是由露出于地表的灰质砾岩经亿万年的风化、剥蚀以及流水切割而形成,穿行其中,犹如将进入迷宫一般,于是我们一行不登顶鸡髻山的制高点了,横着下切直接杀过去。此时,“木子”走在最前。






    在这一个视觉冲击力最强的地方,我找了个镜头,完成了11人的合影,把背景里一脉的山石写了进去算是完美,此时手机有信号,“科贤”关切询问带哪里了,并且诱惑地大餐等候的姿态都描述出来了,可惜,这时候是下午4点,我们才着手下山,并且下山的优化路线是未知的,肯定得走一段夜路,说啥晚饭就算有老虎肉咱也吃不上了。




    11人的队伍很好带,大家彼此都不会拉太远,没有谁会明显的滞后。行走到“三字金”上星期轨迹的拐点时候,我坚持自己的预案,从防火带快速下切。望着连绵起伏的山峦,远远地可以看见村庄,似乎很近,但判断至少需要2小时来完成,无论如何走夜路是免不了的了,要知道,下到山下的村庄可不是我们今日徒步的终点,还的继续走路绕回停车点呢。




    在我帮“清风”和“迈斯达克”廖镜添在一块巨石上拍出墙的宏伟气势的时候,“三字金”在对讲机里疾呼道:“前面是悬崖!”
    我收了镜头连忙追上去,心里一紧,差点乱了头绪。拨开遮挡双脸的树枝豁然开朗,深不可测的崖壁横戈在眼前,阵阵寒气升腾。如果悬崖边,墙壁上,石缝间只有小花小草,也许还只能勾起行人的怜悯与哀怜,而最为人惊叹的,就在那石缝间,还生长着强劲的松柏,雄伟苍劲,巍峨挺拔。他们使鸡髻山有了灵气,使我们一行在他的面前显得苍白逊色。它们的躯干就是这样顽强,扭曲着,旋转着。每一寸树衣都结着伤疤。向上,向上,向上是多么的艰难。每生长一寸都要历经几度春秋,寒暑。然而,他们终于长成了栋梁,伸展开枝繁叶茂的躯干,团簇着永不凋落的针叶。他们耸立在悬崖峭壁上,耸立在高山峻岭的峰峰巅。只有那盘结在石崖上的树根在无声地向你诉说,他们的生长是多么的艰难的拼搏。那粗如巨蟒的,细如草蛇的树根,盘根错节,从一个石缝间扎进去,有从另一石缝间穿出来,于是沿着无情的青石,他们延伸过去,像犀利的鹰爪抓住了它栖身的岩石。有时,一株松,他的根须竟要爬满半壁山崖,似把累累山石用一根粗粗的缆绳紧紧地缚住。由此,他们才能迎接狂风暴雨的侵袭,他们才终能在不属于自己的生存空间为自己占有了一片土地。





    众人分散开来寻找下撤路,我心里隐约是有些底子了,只要有树生长,咱就不怕没路下,况且这成形的防火带施工时候林业工人必须攀爬行走,必定是有路可行的。“迈斯达克”廖镜添第一个回复来话,说找到有路可下的方案被我否定,那是攀崖啊,此行没有带扁绳前来是个错误,正在焦急之际,身旁的“木子”身手敏捷,在石头崖壁处四下探望,居然找出了一条石缝里的杂草小径,斜着延伸而下恰恰好。心头一乐,却又被顶端处站立着的“菠萝蜜”泼了一脸盆冷水,他说望下去中间有棵松树,松树下边,又一段陡崖下不去。
    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又总有窗户是为你打开的。不要急,先下去在查看是可以的,天无绝人之路,我跳下去发现那棵松树长在石头上,树根依托出来正好形成台阶一般,可以让人抓牢,可以让人脚踩如同拾阶。于是,“熊贤玉”笑呵呵地跟着下来了,恐高的“晓霜”也满意地扶墙而下。





    这一番波折费了些时间,天色渐晚,下山就得用催赶方式了,穿鞋子对头的“医路精诚”轻松的很丝毫不会感觉到累,徒步强驴“熊贤玉”倒是开始表达出了咬牙切齿的迹象,这让他很羡慕我们脚穿悍途的几个,据说回家过后立马下单了一双。
    身材丰满的“冷漠”很强悍,始终走在队伍的前列,沿着防火带下山的路况算是很好走了,她一点都没觉得疲惫,我倒是被继续的一个又一个小山包上上下下弄得狼狈不堪,在饮水接近清零的时候体力透支的厉害,自觉收尾,感觉自己已经跟不上了。



    最后一缕晚霞熄灭,我们走到一条石板古道让我们觉得靠谱了不用过多担心,大家亮起头灯,心里想,沿着石阶往下走就不会错,树林间隙里透出来村庄的灯光都看的很明显了。我没有切换到“两步路”app的矢量图模式,“三字金”是打开了,他说这古道是延伸到村庄的,我就放心了,交代他前边带路直走,我和“清风”还有“菠萝蜜”吹着口哨唱着歌在最后面纳闷着为何越来越偏离村庄,前边还依旧走的不依不饶。
    直到“三字金”自己也怀疑人生的时候,终于承认了偏离方向,同意了我撤回的意见,一行人晃荡晃荡地摇回了戴上头灯时的原点,沿着古道折返回去。但却又是一个错误,“菠萝蜜”从最后一个变成最前一个跑得欢乐,无奈于天黑看不清方向的参照,路迹越走越塞,直到干脆没有了路,只好悻悻再回头。一来一往,去掉了半个多小时,再次返回到戴上头灯时的原点,已经没有了参考意见,唯一的方案就是朝着村庄灯光直接往下拱,没得选择了。实在再错,那也摸黑杀出一条路来,近在咫尺绝对不可成为归不了家的笑话。
    弱女子“木子”是伟大的,陪同着“三字金”和“菠萝蜜”判断路迹下山,连滚带爬,冲到香蕉林的时候才终得一口缓气,跨过小溪,翻上农田,终于胜利在望,达到农家。



    深山里的农村很安静,留守的善良的村民们在长大嘴巴惊愕地合不拢嘴的时候热情地搬出了甜枣烧煮了茶,急呼呼地让我们卸包歇息,四下电话联络车辆摆渡运送我们回县城,深为感动到涕如雨泣,林场工作人员的义举善意坚决不同意我们用金钱来致谢,最终也被我硬塞400元的方式来成功回报,算是感激至满了。
    只可惜的是,我还私下里和“三字金”商量继续从那个山村走回上下斜村的上斜自然村有7公里的山路没有完成,实为遗憾,时间太晚,得下次再找机会来完成了。不碍事,这惊魂未定的鸡髻山,我们已经拿下。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11-18 09:07 显示全部帖子
感谢精彩分享!
发表于 2020-11-18 14:06 显示全部帖子
有点像丛林穿越
发表于 2020-11-18 14:50 显示全部帖子
精彩好帖分享,赞
发表于 2020-11-18 16:56 显示全部帖子
精彩好贴必须顶一下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