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7380

主题

西北

独自穿越天山狼塔,每天都要死几回是一种什么体验?

查看:27311 | 回复:37
发表于 2020-11-19 23:06 显示全部帖子

​导语


我现在平静地和你们所说的一切,都是一分一秒的绝望和痛苦中析离出来的。


这篇文章,源自我徒步中间的记录,没有任何改动。在天山腹地狼塔的7天,没有任何信号,也碰不到人。我以为会碰到人,但是忽略了新疆已经因为疫情封闭了快一年,狼塔这条线已经很久很久没人走过了。


出来狼塔的第一句话是,我活着出来了。


9月15日进山,9月21日出来。原计划走狼塔C+V,但是因为补给、体力、时间等原因,走完C线就出来了。



9月15日


今天早上去汽车站咨询汽车,到白杨沟的汽车一般只有下午有,而且不确定性很大。所以我选择备选方案,包一个出租车去白杨沟。


出发!

10点出发,12点到白杨沟。但是遇到一些阻碍,林管站不让进山,因为疫情原因和安全原因。我现在从另外一条路,绕过林管站。




这样的林荫小道,绿草遍地也是很美,走起来很轻松。这时候已经彻底进山了,没有公路,沿着河谷往深山里走

13点进入一片树林,看见一只动物跑上山,不确定是鹿还是狼。


听到乌鸦一直叫,很害怕,纪录片里说他们会联合狼。于是我走在森林里非常警觉。


15点终于从树林出来,下到公路上,继续沿着河沟走。绕过林管所多走了大约6公里山路。


白杨沟煤矿过后就进山了

现在是15点半,离目的营地大约还有17公里(具体数字我也不知道,这个距离是估计的)


16点半,现在走到岔路口,我继续往右上山。刚刚遇到一个很好的牧民,摩托车载了我一程。后来休息又碰到两个牧民,都停下来和我问候,让我注意安全,祝我一路平安。


19点50,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刚把帐篷搭好,雨就哗啦哗啦下起来了。真是没给我留一分钟时间。看来不能煮饭了。


第一天的露营地,青烟其实是水蒸气(照片是第二天一早拍的),帐篷上清晰可见一层白色的冰

简要回顾一下今天,绕了6公里的路,后来回到大路上,一路都比较平缓好走,太阳也不大。后来一个牧民载了我一程,帮我省了很多路,大约2~3公里。下车以后,逐渐进入大峡谷,开始频繁过河,也换了凉鞋。河水冰凉刺骨,基本上十秒钟就会感觉到严重刺痛。有几次为了不过河,就往山上爬,绕过去,山上路又陡又窄,也是极不好走。看了轨迹,大约走了 19公里。最后天色已晚,必须扎营,所以在一个河谷草地上扎营了。


下大雨,不好架起来灶,就啃了馕和吃了一个小苹果当晚餐了。



9月16日


现在是6点40,外面还是一片漆黑,一点光亮都没有,帐篷内外都有一层冰,特别是4点以后,天更冷。


我已经起来了,可是外面有些冷,天还没有亮,所以不想出去。想去生起来一堆火,可是昨晚前半夜一直下雨,怕是找不到干柴火。


昨晚一晚都没有睡好,先是下大雨,继而又害怕狼来袭,整晚都在看手表,担心外面风吹草动。好在下半夜两点以后略微睡着,半梦半醒之间,不知道是做了梦还是幻觉。


我以为在帐篷里可以听虫鸣鸟叫,听流水潺潺,可是,都是大雨打在帐篷上哗哗哗的声音,好不容易雨停了,河水凶猛湍急的声音也不怎么温柔。一个人静静在河滩上,天气不好,也看不到星空。所以有时候纯粹是一种煎熬。


手机记录轨迹太费电了,所以今天不记录了,就留一个GPS导航用,其他都关掉。


不过真的是很害怕有狼,我把登山杖放进帐篷里防身,另外把气罐灶头也拿进来,有狼我就点起火。躺在帐篷里就会想一些奇怪的画面,林管站告诉我3~4月份有一个人被狼吃了,虽然我知道他有意吓唬我,但是我还是有点担忧。载我的牧民也跟我说,前几年一有一对男女过河,女的被水冲走,只剩男的活了下来。虽然说无神论者,但是有时候还会瞎想,就想起那些画面,就越发害怕了。


不过,这一夜总算熬过来了,后来应该就不会了。


早上8点20,收拾好行囊,吃过早饭,准备出发!


出发不久看到雪山了!


第一天露营地,一条河谷看白杨沟达坂

经过羊圈听见有人喊,找了一圈才发现远处半山腰有一户牧民,两个人在和我打招呼,其中一个打方向盘似的招手,非常可爱,他们房子建在半山腰。


这旁边有一个户外帐篷,喊了几声没人应,可能是牧民的,应该不是徒步的。



早晨阳光很好

河边的简易羊圈里大约有200只羊,他们都趴在地上,没有站起来的。我经过的时候,所有的羊都扭头看着我,非常呆萌、可爱。当时真是被那个场面给萌到了,200只羊给我行了注目礼以后,我继续沿着河谷向前走。


9点,路上看到一只羊的残骸,看着像野生动物吃剩的。其实内心知道是狼吃的,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害怕。


路边的动物残骸

14点,到了白杨沟河谷尽头营地,这里本来应该是第一天的营地。很多人之前徒步会坐车到峡谷入口,比我少了很多路,而我多走了不少。在这个营地待了近半个小时,在犹豫要不要继续走。前面是垭口,离天黑还有8个小时,不知道能不能到下一个营地。


这是从白杨沟尽头营地乱石滩看白杨沟达坂

思索再三决定继续前行,因为今天天气很好,争取6个小时翻过3850白杨沟达坂,然后下撤露营。可能会走一段夜路,但是走吧!


17点半,走错了路,本应斜切上去,但我没有,而是沿着河谷尽头走。所以现在垂直爬升一段乱石斜坡,切上去到正确的路。太阳眼看要下山了,我估计离垭口还有两个小时。绝望!

白杨沟达坂顶(3850)风光很好,把包放在玛尼堆旁,意味着征服

19点33分,终于到达垭口!这一路特别难爬,没有成型的路,碎石、砂土结合的路,又极其陡峭,加之已经走了很久体力不支,几乎也是五步一停,十步一歇地爬上去。但是终于还是征服了白杨沟达坂3850,此刻太阳与我平齐还未下山,休息五分钟随即下山。很想在这里拍个日照金山,可是下面营地很远,耽误不得,只能遗憾放弃!狼塔群峰、天山真的太美了!尤其在夕阳映照下,连绵雪山风采各异。


留一个半小时下山找到营地。内心告诉自己21点必须扎营,否则天全黑很危险。危险因素有二,下山是垂直下去,都是万丈悬崖;夜间碰到野生动物几率比较大。



21点20,到达一个半坡稍微平的营地,这里并不是马鞍营地,距马鞍营地应该还有半个多小时。带着头灯在崎岖的山路上走了一个小时,白天看着就很危险,别提晚上了。尤其一听到异响,就提心吊胆,生怕是狼来了。今天就在这里扎营了,以最快的速度扎好帐篷,然后钻进去。


不过今天晚上没有下雨,天空很纯净,星空很好看!我也无暇顾及,钻进帐篷就不敢出来了,因为听见不远山坡上有声音。


这里没有水源,要水还有一个多小时下去沟底另外一个营地,幸亏在上垭口之前那个水源地采了三瓶水,路上直接喝了一瓶,现在还有两瓶,给它烧开。



9月17日


凌晨3点,起来上厕所,满天繁星,银河就在自己头上,特别美!这是旅行最想分享的事情,可是太冷了,又没有带脚架,所以,这份美好记在心里。


昨晚的露营地

早上的日照金山,太太太太美了!

不敢出去,在帐篷里随手拍一下

日照金山,真的是从粉红变成金色,再变成黄色,最后白色

7点58分,转头看见美丽的日照金山。听见几声叫声,离我五十米的地方大概有十几只岩羊,他们都扭过头来看我。他们就在悬崖上,我在草地上。


早上8点20分,从营地出发,去下一个有水源的营地煮早饭。


已经打理好,继续出发

9点15分,到达水源地,烧一壶水,洗了把脸,虽然水比较凉但是毕竟水是生命之源啊!有热水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9点50分,吃完饭继续往河谷下撤。


11点50分,过了好多次河以后,最后过一个独木桥不久就开始进入传说中的栈道。山里只有一个人,我过河都是换上凉鞋,然后脱掉裤子,扎在背包上,穿着内裤直接淌水过去。因为水流比较急而且大部分都过大腿,所以如果穿着裤子过河,卷起来到大腿也是会湿,干脆就不穿裤子了。


12点半,到达台河五星营地。这块营地有一堆气罐,紧挨着台河,又有很多可以烧的柴火,草地也非常平整,真是一个好营地。但是我休息十多分钟以后,决定再往前走走,毕竟才12点多,一个人又没有什么娱乐活动。


13点10分,找到一个营地,打算今天休整一下,不往前走了,晒晒帐篷和衣服。



狼塔有名的空中栈道,很有历史,是以前为了牧民冬夏牧场转场开凿,据说历史上土尔扈特部回归,也在这条路上留下痕迹

下到河谷回望下来的路,我就是从山顶上下来的

空中栈道其实很安全,毕竟开凿出来的,比一般的路安全很多

河谷,从白杨沟达坂下来以后,就需要不停过河。第一段栈道出来以后,翻上垭口,就看见台河,然后另一条栈道下来,沿着山坡下来就是台河五星营地

这样的路最危险,看着有路实际没有路,崖壁非常垂直,下方是悬崖,很容易发怵。

13点45分,我还是把帐篷收起来决定继续往前走。天色太早,没有什么娱乐,再往前走3~4个小时再扎营,前面应该还能找到营地。


14点30分,过了第一个大考,强过台河。这次过河在下午,水更大而且更急。依老法子,脱了裤子过去,过得有些艰难,因为水的劲很大。倒也没有什么危险,下游有石头和倒的树,冲不走,就是担心摔倒在河中间,衣服背包全湿就惨了。


14点57,似乎到了第一个栈道入口。换好鞋继续出发。


18点,艰难爬上栈道又下来之后,似乎是到了一棵树营地,也确实该扎营了。这里能见到马匹,牧民家应该不远了。


过营地后的栈道非常高,非常难爬,几乎垂直爬上左岸的山然后又垂直爬下来,都是接近90度的坡,泥土和碎石交杂。走山上栈道就可以避免过河。我看着下方峡谷里湍急的河水,心里一点也不后悔选择爬山走栈道。


栈道藏在里面,完全看不出来,高出水面几百米,都需要一步步爬上去

俯瞰下面的河,这样的河我宁愿爬山

一棵树营地前的栈道是狼塔最长、最高、最危险的栈道。其次就是五星营地前的栈道,栈道并不危险,连接栈道和垭口,垭口和河谷的那段路才是危险的。如果是成熟的栈道,哪怕下方是悬崖,其实也很安全。


今天相当于一天走了两天的路,而且路陡特别难走,应该奖赏自己一下。晚上老坛酸菜牛肉面加豆干加肠,再泡个咖啡。


到营地扎好帐篷以后,天色还早,我就在帐篷外的草地上找了块石头,坐在上面写信,背后是雪山,眼前是河滩草地和几匹吃草的马。



9月18日


凌晨3点,睡太早就会醒太早,12点过后就一直醒,后来眯了一会,2点就更清醒了。


刚刚打开帐篷看了一会星空,真的是手可摘星辰,银河又继续在头顶上。这几天天气都很好,万里无云。想了想,昨天那种路,如果下雨可真是没法走,老天还是很眷顾我。


天上没看见月亮,只见密密麻麻的星星,可真是太美!


8点07分醒来,掀开被窝发现已经很亮了,错过了日照金山。不过虽然是已经白色了,河源峰依旧很美!赶紧开始收拾行囊,烧两壶水。今天目标是翻越库达坂。


还行还行,虽然起晚了,但是也是看到了一些

一棵树营地,在河滩草原搭帐篷,背后就是雪山

9点整,收拾好继续出发!看来我从起床到收拾好,一般都是需要50分钟的。这50分钟,打水、烧水,收拾帐篷,煮早餐,收拾背包。


12点半,GPS显示与轨迹偏离。可能是信号不好,这时候只能用指南针看方向了。雪山方向飘来几朵白云,背后乌云在靠近。


15点,天气开始变差,开始下雪。积雪仍然在,路不好找。迟迟见不到达坂,GPS信号丢失,让我很忧虑。


迷失


15点46分,大雾笼罩了所有。我确认走错了路,但是也回不去,只能看看能不能翻过去雪山走到正确轨迹上。


16点半,反复看地图,最终决定原路返回,回到昨天露营地。争取天黑前到。


21点,离前一天营地直线距离不到200米,在河边随便找了一个营地,在一棵树下,周围全是牛粪,没办法,没得选了。


今天是非常非常糟糕的一天。白走了30公里冤枉路不说,身上湿透了,鞋坏了。。。太多糟心事了。


怪自己大意了,GPS其实是对的,我以为故障了,就沿着马道一直走。没有及时纠偏。上到3000的时候,天气忽然恶劣,其实这都有前兆,我看见了却忽视了。大雪纷飞,加上大雾,什么都看不见,我还不死心,希望不走15公里回头路,还想往茫茫未知的山上爬,企图翻过去,耽误了大把回程时间。也没有及时把背包防雨罩罩上,导致上面积雪化了湿了很多东西。


下山特别惊悚,能见度只有几十米,一直都是陡、滑、松的巨石路,我的鞋也在这里报销了。最令人绝望的是,看不见方向,更找不到来时的路,只能在GPS辅助下,跟着感觉往山下走。中间摔了几下,还好不碍事。因为没有记录轨迹,不知道走的哪条路,只是隐约记得地形图上是沿着一条谷底一直走。


实际上17点开始下山,21点到露营地附近。这期间,我几乎都是跑下来的,40斤的背包压的肩膀很疼,但是无暇顾及,天黑到不了露营地就很麻烦。这个速度是上山的两倍。


实际情况是,我到了河的东岸,一直沿着岸走,快到前一天露营地时候,前方是悬崖没路,河水异常湍急,也无法过去,天已经黑了,已经看不见了,我只能在岸边找一块稍微平整地方扎营,等明天再过。


祈祷不要再下雨下雪了,裤子、羽绒服、背包、鞋袜都晾在外面,虽然干不了,也找不到柴火烤,但是也好歹可以稍微晾一下。


河边水声很大,像是机器轰鸣声,今夜怕是无眠了。原来拿衣服做枕头,今天身上衣服全湿以后,把所有能穿的衣服都穿上了,因为下半夜会特别冷,何况还下雪了。没有枕头,我拿4包方便面垫在防潮垫下面当做枕头。


晚上的饭,因为沾了不少寒气,我用鱼泉榨菜煮了一大锅热汤,很好喝,喝完身体也热乎了不少。就着馕和火腿肠吃了一些,不饿就行。


下面是整理的沿途风景:


草滩金黄的河谷地带

上午出发的时候,风和日丽,阳光正好

美美地沿着河谷朝着雪山进发

早上阳光洒下来,真的很舒服

山上飘起来一些云,后来知道这是不好的预兆

河滩上有人认真地用白色石头堆了一个很大的玛尼堆

这朵云很特别,在天上打了一个圈,这时候天气已经开始恶化,能看见云团渐渐覆盖

下大雪

9月19日


一晚上都没有睡觉,只在天亮后眯了一会。


凌晨总是听见帐篷外有脚步声,踩草地的声音,我吓得没办法睡。先是用筷子拼命敲击不锈钢碗,然后又吼了几嗓子。过会儿就安静没有声音。等我躺下以后,过了一会,又听见草地上的脚步声靠近,我又坐起来,敲击不锈钢盆,同时准备好登山杖。我用睡袋把自己裹紧,一直坐着,不敢再躺下。不管有没有声音,就一直敲击不锈钢盆发出声音。手机要省电,不然还想放音乐。


7点49分,终于在漫漫长夜中醒来。犹豫今天去不去翻越库达坂,羽绒服和另一件外套都是湿的,外面又特别冷。雪停了,但是有些雨。


8点52分,分三次过了河,刺骨的河水!


8点59分,在前一天露营地——一棵树营地附近看见人了!要哭的那种感觉!4天了,第一次看到人!他们是昨天从库达坂下来的,在这里要待三天。可能要入冬,这里的马要转到冬季牧场了。没错,我这两天看到的所有马都是他们的。


9点10分,一条大河过不去,大哥骑马载我过去。我和大哥分站河两岸,河水很急,压根听不见他说啥,说什么我都点头。后来知道他问我要不要马?然后他去卸下马身上的东西,骑过来,让我上去,用马渡我过河。马在河中几个踉跄差点跌倒,他一直喊我抓紧了抓紧了。最后成功过河并问路。


正确上库达坂的路,这是俯视的视角,不是平视。强调一下,是俯视。

爬库达坂的时候,大雾加下雪,视野很差,不过还能隐约看见马道

库达坂还有100米的时候,云层上的山峰,很神奇

11点10分,上到3000,泥泞不堪的山路又覆盖大雪,脚底鞋底都滑。


12点45,到达库达坂。一路能见度不到50米,好在前面马道很清晰,但是到后面,大雪已经覆盖了马道,只能继续凭感觉走。到达坂顶的最后100米非常难走,几近垂直的坡,没有平缓的路,都是爬上去的。泥巴夹杂雪,我的凉鞋一直打滑,所以走的很慢。


下达坂都是石子路和泥巴路,我换了鞋,虽然鞋袜都是湿的,但是用凉鞋下山是不可能的。鞋底沾满了泥巴,脚底就像灌了铅。


库达坂后的云层,若隐若现的雪山

库达坂的风景非常好!3500的达坂,可以看见天山山脉诸多巍峨、壮美的雪山,而且视野开阔,真不枉费劲爬上来!


15点15到达峡谷尽头,小树林和尔河出现。一路下撤的路比较好走,沿着峡谷下就行了,只有几段泥巴路和石子路令人恼火。峡谷尽头的小树林,树叶都黄了,很好看!这时候可以放松了,都是平路了。


15点30分,过了两道桥,出现了小树林营地,很多马在那里,还有两位牧民和他们的简易木房子。我没有停,继续往前走了。一直逆尔河而上,需要频繁过河。


库达坂一直下到河流交叉处,这里的秋色很美

手机没电之后,想用充电宝,发现充电宝似乎因为进水没用了。


18点,到了一个半山腰的营地,在石墙里搭帐篷,还有点太阳,把羽绒服和另一件外套、裤子、鞋袜都晒一晒。我已经没有外套了,今天一天都穿着雨衣御寒。不过不死心的我又试了试充电宝,居然又好了。


我已经彻底想好了,这次只走狼塔C线,V线先不走了。今天19号,一切顺利的话,预计在22号前后可以出山。20号翻蒙达坂和喀拉达坂,到废弃金矿营地,21号翻哈拉达坂,到达才仁格勒村结束。


前几夜都是穿羽绒服睡觉,今天早点睡,反正半夜都要冻醒。祈祷晚上不要下雨,好几件衣服都在外面晾着。为了保险,我还是把鞋拿进来了,比较今天光脚穿凉鞋爬雪山的滋味很不好受。



9月20日


7点30分,天有些亮了,起来收拾。惨的是晾在外面的两件外套和冲锋裤,上面积了厚厚一层霜,这下不但没有干,反而更湿了。最后只能把羽绒服和冲锋裤挂包上,祈祷一路风干。


8点48从石头房营地出发。


9点50分,中间有几次怀疑自己路线是不是对,因为帖子的描述和GPS不一样,所以有些慌。但是最终还是选择了正确的道路。


12点,离垭口还有500的爬升,但是体力有些跟不上了。天气已经越发恶劣了,之前一直不见太阳,这下看见远方的乌云开始飘过来。


15点,终于到达达坂顶,又开始下雪。到蒙达坂下的路,虽然大雪覆盖已找不见,而且都是石头路,这段路也花了不少时间。但是这些比上达坂的路要好上一万倍。从达坂下到达坂顶,是狼塔c唯一的冰雪路,平整的冰雪从顶上延伸到达坂下,这段冰雪路(也有说冰壁但是我只看到雪,也没有踩到冰),海拔一下子爬升很多,雪到膝盖深。听前面的帖子说,不用走两边马道,直直从雪上上去最快(当然,我也没有看到马道)。信了这个方法,我花了两个多小时,攀爬到顶,那种绝望的情绪重新燃烧在我的内心。因为是垂直爬升,几乎走个十步就要歇一歇。当我站在达坂顶,我啥也没有想,只想赶紧下去,因为今天要面对的,还有一个达坂。


15点38,到达第一个垭口。


16点到达第二个垭口。


16点15,到达第三个垭口 。


16点半,到达喀拉达坂。


17点25,到达牧民房营地。喀拉达坂下撤的路,很大一段是砂土路,下去非常快,我几乎都是踩着砂土滑下去。


18点07,看见大约20~30只鹿在河谷上的坡地奔跑。它们排成一字型,往山上跑,仿佛看见了我,顿了顿,然后跑得更快,一下子就没影了。


18点47下起了小雨,下到了河边牧民房。这个营地面积很大,又面对河谷,但是我决定继续往前走,到下一个营地。下一个营地也就是沿着呼图壁河上去到C/V分叉口的草甸上,应该还有1个小时,接下来逆流而上,需要换鞋淌河水。


过了无数条河,裤子一直搂到大腿就没有放下来过,河水太冰凉了,雨又下得有点大,我其实有些后悔没在刚刚营地露营,这样过河挺危险的。约摸一个小时,右岸爬上草甸,再不久就看见草原和开阔的河谷。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c线和v线分叉点。我走c线的话,明天从右侧上去,翻个达坂就到村里了。


大约20点30分,看见一个废弃牧民房子,开始做饭、搭帐篷。生起了火奈何只有两根木柴,不够烧,衣服怕是也没办法弄干了。不过这小房子里面好歹能够避雨。


不出意外,明天就有信号,就到了古仁格勒村了。不过今晚不能好好睡觉了(好像哪天好好睡过似的),因为衣服都湿了,没有干的了。前几天湿的衣服,这两天都没有干,因为一直一直下雪,没有机会晒!


传说中的蒙特开曾达坂,一个冰达坂,这片纯纯的白雪覆盖的,就是翻过达坂的必经之路。远看很美,爬的时候要哭

翻喀拉达坂,必须留个纪念!你们以后走狼塔,希望还可以找到这块石头,我放在玛尼堆上了。

翻过喀拉达坂,就见到美丽的大草原。

我的脚已经不是我的脚,我的鞋也不是我的鞋了,它们都面目全非

草原上的小木屋,许多徒步的人会把这里当做营地


也会看见狼脚印,狼脚印是带爪子的

9月21日


4点30分,起来坐着,这几天都是这样,过了十二点就一直醒,到了3、4点就完全睡不着了。


今天要走的路没有GPS,只能靠着感觉和网帖的描述走,之前计划c+v,所以只有c+v的轨迹,没有单独的c线轨迹。这个怪自己没有考虑周全。


收拾好以后,给背包和昨晚睡觉的地方来了一个合影,这个房子还是能挡不少风,尤其晚上我其实点了;两根柴,早上还在冒烟,给物资增加了一点温度,虽然早上起来在下雪,但是晚上睡觉没有之前那种被冻醒的感觉。

7点半,起床收拾,天微微亮。


8点36分,出发。


12点,彻底迷茫,不知道该往哪走,尤其几个岔路口,在没有GPS的情况下,完全不知道方向,只能凭着12级的卫星地图看看大致方向。但是12级的地图,根本看不见啥。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达坂,先爬了再说,达坂上一团乌云

好在感觉是对的,一直走到最后一个三岔口,这里是营地。我又不知道方向了,但是能判断接下来需要翻垭口了。于是放眼望去,看看哪个像3800的垭口,看了一圈都不像,都太高了。我就往左边走,最后凭感觉顺利找到最后一个垭口,然后顺着马道往上爬。其实上垭口的时候我也一直在打鼓,不过想既然有马道,说明肯定可以翻过去,翻过去肯定是一个地方,最不济,回去三岔口营地也来得及,第二天再找。


15点整,到一个小垭口的平台,大雪覆盖了所有的路,但是垭口就在眼前,还有100米。


15点16,到达哈拉哈提达坂。看见达坂下的古仁格勒沟以及公路!


15点33,双脚踏上公路。


16点23分,手机掉在山上,找回来了 。费了半个小时的功夫,又上山去找,原来是换鞋的时候,包滚下山,光捡包,手机忽略了,失而复得的感觉很棒!


16点58,到砖瓦房。


17点50,碰到一辆进山的车,听说我是一个人徒步过来的,大哥给了我一瓶可乐和一瓶矿泉水!而且大哥晚上回和静,可以把我捎过去。咕咚咕咚喝了几口可乐!太爽了!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尝到这种味道了!非常感谢这位大哥!


后来坐上了一个拉牛粪的农用车,坐在拖斗里,回头望走过的路,只觉得很幸福!那些雪山、那些马道,那些草原和蓝天白云!天山很奇妙,17号开始,就一直每天下雪,今天翻过来达坂以后,天气晴朗!


18点26,下车走了一段,到达c线徒步终点!



翻过狼塔C最后一个哈拉哈提达坂,风格依然无限

我可怜的脚,因为一直穿着湿鞋和湿袜子,泡的不像样。这张照片这里,我把手机丢了

大草原

总结一下


其实穿越天山狼塔C线实际用了6天,中间有一天彻底走错路很糟糕。原计划的C+V,因为补给、电力(没电不好看GPS)、体力等多方面原因V线没有走了,只走了C线,完整从北疆昌吉州呼图壁经天山穿越到南疆和静县。



狼塔C的风光,非常原生态、非常美!天山的雪山展现了它该有的美貌,尤其过几个达坂,视野非常好!除了雪山草甸,蜿蜒河流以外,还有许多野生动物,我几乎每天都会碰到鹿,也在库达坂下遇到岩羊。互不打扰是彼此的默契,他们是雪山的精灵。


危险性方面我给这条线打满分,每天都可能死几回。①首先,穿越天山需要过很多条河,这些河多数水流湍急,有些地方及腰深。并且过河有个说法我总结一下就是“过午不河”,午后的河水水位上涨非常明显,因为落差大,水冲击力非常大。②悬崖峭壁、万丈深渊比比皆是。这些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走在峭壁上的路并不平整,多数很窄,都是有些倾斜的,如果下雨则会打滑。③野生动物也会威胁。我碰到好几个人都提醒我有狼,注意安全。晚上20点以后我基本不出帐篷,登山杖、气罐都放在手边防身。每个晚上我都睡不着,因为外面常常有怪异的声音。好几个晚上我都是听见声音以后,使劲用筷子敲不锈钢的饭碗,企图吓走他们。一定不要在河滩草地扎营,特别容易遇到熊、狼。对我来说,摔下山崖、被水冲走溺亡都不怕,怕的是遇见狼,那就是千刀万剐、凌迟处死啊!④冰雪爬山路,这个是很大的危险,上垭口一般都很陡,很容易掉下去,特别遇上下大雪,路很滑又看不见脚下路况就容易摔下去。后面几天,我每天都会碰到下雪,这也是我放弃V线原因之一,衣服、鞋袜都不干,很难受。


徒步这几天,是见不到人的,既见不到同行的人,也很难见到牧民。时间关系,大多数牧民已经离开天山腹地,7天里,我只有两天见到牧民,总共只见到6个人,三次。


感觉:一个人拥有整个天山!一个人独享所有的美景。但是也无比孤独,7天没有信号,尤其入夜万籁俱寂,只有一些风声、流水声。有时候也会很害怕。特别是遇到一些困难、绝望的时候(几乎每天都会有),都在想,万一在这里嗝屁了怎么办。


无聊的时候,怎么办,唱唱歌给天山听,想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备注

库达坂:库拉阿特藤达阪

蒙达坂:蒙特开曾达阪

喀拉达坂:喀拉尕依特开曾达阪

哈达坂:哈尔嘎腾达阪

哈拉哈提达坂:哈拉哈提达坂

台河:台普希克马河


狼塔意为“狼群守护的塔山”,是哈萨克牧民对于该地区最高峰河源峰地区的称谓,也是哈萨克牧民的圣地,该地区人迹罕至,有大量的高山草甸,是优质的高原牧场,上个世界70年代为了便于放牧,呼图壁县还专门开凿了牧道。


狼塔(峰),也即河源峰是呼图壁河的发源地,海拔5290米。在交通不发达的时候,狼塔线路是抵达南疆巴伦台的捷径。这里有许多远古的传说,也留有真实的历史轨迹,比如土尔扈特部蒙古人的“东归”。


徒步穿越C线,需要经历:连续翻越5座海拔接近4000米的达坂:白杨沟达坂3850米、库拉阿特藤达阪3700(另一说是3555)米、蒙哥特开曾达阪3950米、喀拉尕依特开曾达阪3767米、哈尔嘎腾达阪3844米;穿过总长近5公里的空中栈道;面对激流,横渡若干条冰河;进入百多公里的无人区。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5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11-20 09:40 显示全部帖子
热衷于户外  希望坚持  加油
发表于 2020-11-20 11:05 显示全部帖子
青年罗诗灿 发表于 2020-11-19 23:06

​导语[/b ...


狼来了 狼来了 还是死了的好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0-11-20 14:07 显示全部帖子
发自8264小程序
发表于 2020-11-20 16:27 显示全部帖子
好贴支持
1人点评 收起
  • 街角梧桐 这里要杠精一下,王铁男老师已经解释过几次了,狼塔的意思不是狼群守护的塔山,是音译,就是牧场的意思 2020-11-21 21:14
发表于 2020-11-20 16:52 显示全部帖子
你这个狼塔真曲折真惨
发表于 2020-11-20 16:54 显示全部帖子
精彩好帖,支持一下
发表于 2020-11-20 21:45 显示全部帖子
这种线路solo还是很有风险的
发自8264小程序
发表于 2020-11-21 10:03 显示全部帖子
牛人,孤独的旅行,需要强大的内心
发表于 2020-11-21 10:50 显示全部帖子
yinqingshan 发表于 2020-11-20 11:05 狼来了 狼来了 还是死了的好

你全家死了   他也不会有事
发自8264小程序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