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8689

主题

贵阳

冰心默庐究竟在哪里,冰心说这个地方又静又美,有了爱就有了一切

查看:23032 | 回复:0
发表于 2020-12-14 00:03 显示全部帖子
由于历史的安排,冰心与昆明呈贡结下了不解之缘。“七·七事变”后,一些高等院校和大批文化名人纷纷南迁。1938年,冰心和丈夫吴文藻教授及子女也辗转来到昆明,吴文藻在云南大学执教。为避日机轰炸,冰心一家迁到呈贡,在这里寓居了两年。

在呈贡就有这样一座老房子,当地人称它为“冰心默庐”。小楼几经翻修,如今依然保持着当年的原貌。“冰心默庐”原名“华氏墓庐”,为上世纪初呈贡县斗南村华氏家族祭祀先辈使用的一幢三间六耳土木结构民居建筑,划定保护面积3亩。

这幢白墙灰瓦的四合小院坐落在呈贡三台山南麓。小院坐西向东,为三间四耳的中式庭院。院落呈方形,两侧略长,中间是一楼一底的两层小楼。

正房是她们的书房,八仙桌就放在中间打牌,有客人来谈天说地的时候就在这进行谈论。上楼这一间就是冰心夫妇的卧室,当时的陈列比较简单,就是一张床和一点比较简易的家具。另外一间就是儿女们的卧室,在北边这一间。

华氏墓庐是一座三间四耳一天井的小庭院,一楼一底。她风趣地取“墓庐”的“墓”字谐音为“默”,称这个居所为“默庐”。这时,吴文藻和他们的三个子女也从昆明迁移到“默庐”居住。

对“默庐”,冰心是非常满意的。1940年2月28日,她在香港《大公报》上发表了《默庐试笔》的散文。该文前半部分是写她对默庐的自然美景的印象。她写道:“呈贡山居的环境,实在比我在北平郊外的住处,还静,还美。”

“我的寓楼,后窗朝西,书案便设在窗下,只在窗下,呈贡八影,已可见其三,北望是‘凤岭松峦’,前望是‘海潮夕照’,南望是‘渔浦星灯’。”——冰心 1940年《默庐试笔》

她深情地评述:“回溯生平郊外的住宅,无论是长居短居,恐怕是默庐最惬心意……论山之青翠,湖之涟漪,风物之醇永亲切,没有一处赶得上默庐。”“这里整个是一首华兹华斯的诗!”她详叙了默庐周围的秀丽景色、自然风光后说:“所以我对于默庐周围的眼界,觉得爽然没有遗憾。”

“华氏墓庐”,是这墓庐原来的名字。曾经的“墓庐”,孤零零,空落落,与坟茔相守,与草木相依,与鸟兽为伴。庐名中的“墓”字,暗淡,冰冷,容易惹人神伤。冰心取其谐音“默”字,将“墓庐”改称“默庐”。一个“默”字,如暖阳,似和风,照拂得这里光彩明媚,惠风习习。从此,呈贡山居环境的静美,因“默庐”而熠熠生辉。

冰心夫妇一家在这里住得妥贴,快乐,安稳。冰心默庐随是一座三间四耳一天井的小庭院,彼时,西南联大梅贻琦、罗常培、郑天翔、杨振声及居住呈贡的费孝通、陈达、戴世光、沈从文、孙福熙等文化名人都是“默庐”的常客,这里可谓是“谈笑有鸿儒”。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1940底,为了对抗战多出一份力,冰心一家离开默庐前往重庆。离开默庐后,她始终心系这个小院,眷恋呈贡,默庐却将她们一家最温馨的时光锁在了这个西南小城里。玉兰和白梅盛放的季节,小院里满是落英,散步期间,仿佛还能听到冰心在教孩子们吟唱“西山苍苍滇海长,绿原上面是家乡……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