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9586

主题

黄冈

秦岭战歌之勇闯鳌太

查看:18387 | 回复:47
发表于 2021-1-9 20:42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本帖最后由 麻城列子 于 2021-1-14 14:16 编辑

一、鳌太前传

    2017年五一的那次鳌太山难,震惊全国户外圈,也让鳌太热在各地驴友的心中燃烧。

同年6月23日黄昏,大别山知行俱乐部当时组织了两支徒步队,一支举水河,一支五脑山,我和胜哥都在五脑山徒步队,所以我俩就有了关于鳌太穿越的话题,作为新驴的我们,对鳌太的憧憬正是在“鳌太热”下开始的。在五脑山上说鳌太,非常有意思,五脑山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的低海拔仙山,鳌(山)太(白山)则是华东第二高峰和第一高峰连成的顶级线路,在驴界有着崇高的至尊地位,浮光掠影看过一些关于鳌太的游记,让人不觉有许多的神往,不过,在我所熟知的麻城驴友中,好像也就3个人对鳌太穿越动过心思:飞鹰、列子、胜哥,但与胜哥的对话中,他看上去是真想去,而我可能还有些犹豫。

鳌太作为中国南北的分水岭,气候恶劣而多变,一走就是6天左右,每年的遇难人数都被整理在山难纪录上,这是一条令人恐惧,又令人向往的线路,成功走出来,你就在本地户外圈“封神”,没走出来,你就会留在鳌太成为游魂。

黄昏里的五脑山,清幽的山径,一路的蝉鸣,我俩边走边侃,胜哥说“如果我穿越成功,那我就是麻城穿越鳌太第一人。”可是,如果列子穿越成功,或许是中国旧体诗坛第一个穿越鳌太的诗人,想到这里,不禁热血沸腾,虽是做梦,但万一梦想成真了呢?

事隔不久,我遇见了多年未见的同事夏知秋,他居然在鳌太线呆过三天,他给我讲了他们2012年五一鳌太穿越的故事,后来,我也去拜访了另两位走鳌太的驴友——寒冰夫妇,听了他们的故事,令人肃然起敬,也感到惋惜,虽然紧急下撤了,但也算得上挑战顶级线路的户外英雄。

麻城冷剑,在太白山没开发成景区时,野线穿越至太白山拔仙台,也就是从鳌太线的中途穿上去的,也算得上挑战鳌太的勇士之一。

但我们一定要记住,邻县罗田只有60万人口,却有一批人穿越过鳌太,而号称130万人口的麻城还没听说过有谁成功穿越过,这不能不说是一个缺憾。

1601110777617.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601109374467.jpeg

下载积分: 驴币 -1




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1-9 21:14 显示全部帖子
继续发吧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1-10 18:40 显示全部帖子
今年的目标,穿越鳌太!!!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1-11 14:27 显示全部帖子
期待更新~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1-13 10:20 显示全部帖子
麻城列子 发表于 2021-1-9 20:42

一、鳌太前传

[ali ...

欣赏分享户外好活动!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1-14 12:33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麻城列子 于 2021-1-14 13:32 编辑

二、圆梦前夕

有些梦,看上去是在不经意之间实现的,其实,它在我们的心底早已植根多年,我是比较被动的人,如果没有外力的推动,可能有些事还在磨蹭之中。

无巧不成书,正值庚子疫后的八月,没想到我的鳌太行竟然就在几天之间就有些眉目。

其时,单位催促全体休假,这一反常的做法让人不解,或许庚子年的任何做法都是正常的。但这个反常竟然成为我实现鳌太梦的契机,这么热的天,不知往何处去休假,突然就想到了去年在8264重装8群,有陕西籍驴友坚强说,如果怕失温,就选择夏天去鳌太,我想季节虽然进入了初秋,但湖北天气这么热,去鳌太应该没问题。

在“鳌太热”以来,与蛇哥神交已久,经常看到有关鳌太穿越的视频,还留了电话和微信的截图,也在抖音上刷到了蛇哥并关注,不过,加蛇哥微信是apple推荐的微信名片,刚好SY部落8月15日有一场穿越活动,我想这回应该赶上了,最主要的,SY部落对湖北驴友是半价,疫情以来,湖北人遭受的歧视每每让人倍受委屈,就冲着陕西人民的优待和厚爱,咱湖北人能不拼一把?

晚上有个饭局,我和胜哥在一起,席间我主动邀他,“无兄弟不户外”嘛,没想到他一口答应,还私下推掉了天柱山的活动,为什么单邀胜哥呢?一是我俩三年前有这一共同想法,二是源于户外的经验,胜哥是越战老兵,户外综合素质和能力在本地算是佼佼者。胜哥的爽快看似超出了我的意料,其实这三年来,梦想的种子早已在我们的心中发芽,一切显得那么顺理成章,让我觉得鳌太之行顺风满帆,斗志昂扬。

然后,十天之内,对照SY俱乐部的要求,缺乏的装备和饮食都在采购之列,apple也给我们推荐了导湿内衣和压缩饼干,还联系到了比较过硬的便宜登山杖。这些举动惊动了家人,儿子搜了下“鳌太”,他吃惊地说,居然就挂掉了那么多人,然后就想法阻止我,还有妻弟也多次劝我不要去,我给他们讲,这个SY俱乐部是一个专业团队,成功带领很多人实现了鳌太梦,安全第一是其宗旨,请家人们放心。

然而,在自家的院子里的一个清晨,一只马蜂居然就把我的右脚给蜇了,当晚就肿成了面包,又痛又痒,活了50多年,平生第一次被马蜂蜇啊,难道它受托于我的列祖列宗,也想阻止我去鳌太?火急火燎地买蛇药去肿去痛,心想这不会妨碍我的鳌太之行吧?

递了年假请休表,各种装备饮食快递陆续到货,似乎万事俱备了,只等时间。

13日下午,我和胜哥顺利上了前往西安的绿皮车,之前,我们微信群都说是去川西四姑娘山,一直保守着鳌太穿越的秘密。上车后,这个秘密渐渐就公开了。晚餐,我们吃的胜哥带的鸭脖、鸭头等菜,我带了啤酒和方便面,没想到晚上,脚又肿起来了,想想马蜂的毒性真大,可能蜂毒遇上啤酒有些发物吧,酒适饭足,一夜在列车的轰隆声里安眠。

麻城出发至西安

鳌太风云意早倾,遐心热血渐丰盈。

一番缘起三年后,径向长安圆梦行。

凌晨4.55时,列车准点到达西安,我俩便打车前往俱乐部附近找了一家小旅店住下,睡了一上午,中午去俱乐部报到,领队雪碧帮我们检点物品,下午又去西安户外店逛了一下,顺便买了药搽脚,效果还不错,省去了一些担心。

得闲也联系了西安的诗友,她赞叹道:敢于出发,就是成功。



IMG2020081315165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316553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317201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1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21-1-14 12:3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麻城列子 于 2021-1-14 12:55 编辑

三、向鳌太进军

15日,河沟营地。

下午2点,18人在西安集结,他们分别来自山东临沂5人、济南1人、单县1人、太原2人、河南商丘3人、天津蓟县2人、北京昌平1人、重庆1人、麻城2人,谈笑风生中也看到了蛇哥和狼哥,说说话,等时间出发。

穿越活动领队、收队和14位队员体能等状况一览(按年龄和地域排列,导航架下撤4人暂不表)

领队雪碧:自称圆梦大使,带领全国一大部分驴友走过26次鳌太,各种季节和气候的鳌太都尝试过。

收队狼哥:戌边新疆的退伍老兵,多次协助团队穿越鳌太的常胜将军。

1、64年太原高山流水,运动达人,户外7年,每周户外1-2次,去鳌太前重装4次,每日两万步左右练腿,常年俯卧撑、健腹轮锻炼,健壮如牛,拔仙台上赤膊上阵打卡。

2、71年太原仰天长啸,运动达人,浓眉国字脸,北方人面相,每周:4-5次晨跑,每次5公里,1次户外,2-3次游泳。

3、66年济南老张:去鳌太前,一年爬泰山30多次,去过泰山的人,想想泰山的七千级台阶都会想而生畏。

4、74年山东临沂美女李大妹子,临沂地区女子全马爱好者,多次获得好成绩,体能异于常人,多数时候走在队伍前列,之前就来秦岭搞过南南穿越热身,在同乡4人下撤的情况下,仍选择继续前行。

5、70年天津韩老弟,运动达人,历史和文学爱好者,因疫情未能前往新疆完成狼塔之旅,户外装备充分,如始祖鸟冲锋衣防雨性能超好,打火石等细节到位,所以本次鳌太之行比我们轻松多了。

6、天津78年原味,足球爱好者,体能超好,仅凭不入门的装备,背着4、50斤重的大旅行包,无攻略、无经验、无技巧,淋雨后,穿着湿衣服硬扛下来,所以我确信北方人比南方人更耐寒。

7-9、河南商丘户外“三剑客”,68年的忆江南,爱健身,68年红星,爱好羽毛球,70年的过客,爱好徒步。从2013年开始,商丘户外三剑客累计重装出行几十次了,加上这次鳌太,秦岭重装四次。

10、89年山东单县美女山野,2.5年驴友,爱好健身、登山、攀岩、徒步。

11、麻城67年列子,业余诗人,五年驴友,每天万步以上练腿,两次重装,户外足迹遍布大别山、南太行、武功山、箭扣、新安江、清凉峰、婺源等地。

12、麻城69年胜哥,越战老兵,四年驴友,每天万步以上练腿,两次重装,户外足迹遍布大别山、南太行、武功山、清凉峰、新疆、东北等地。

13、北京昌平83年小候,户外装备充分,冲锋衣过硬,无惧鳌太风雨,半年内坚持每天8公里跑,多数走在队伍前列。从我们这些队员年龄来看,就80后2人是孤军参战,让我们也看到80后的彪悍。

14、重庆83年蔡蔡,登过2座雪山,在南天门因身体原因,由收队58岁狼哥专门带领,一老一少走出鳌太,若不是狼哥有经验,可能成为遇难山友中的一员,此例也可作为教科书式的案例,殊为不易。

3点上车出发,出西安穿眉县进太白县,5.30到达鹰鸽镇,下车吃了一碗油泼面,6.30上车继续前进,约7点,天突然下起了中雨,心中突然便有一些不好的预感,大伙把背包拿到车上背起,穿戴好雨衣下车,踏着一条泥泞小路进山,小路中间是一条流淌的沟,在朦胧的夜色中大约前行了5公里左右,右拐进山,天越来越黑,有一条山溪汇成的河沟拦住去路,大约8米宽,水流很急,大伙一个个先后过河,此时,我脑海里想起一个视频画面,几个人站在山巅的洪水中观望,不一会洪水暴涨,将几个人给冲下了山崖。看着前面过河的几个同伴,我拔脚就下水,冰冷刺骨的水迅速灌入我的战靴,河流很急,河沟里的石头也多,冲得人站立不稳,胜哥的登山杖绑在背包上,不方便取下来,我给了一根他,自己单杖过河,前面不知是谁,在石头河里有些站立不稳,我赶紧将其背包扶了几下,等他上岸,我突然感觉自己的脚下晃动了,湍急的水流将我冲得站立不住,领队雪碧夹杂着陕西口音的普通话我一时也没听明白,隔着一步之遥,一个踉跄,把我轻轻地摔在了岸边,右膝盖磕了一下,心里不免又咯噔了,右脚掌背的蜂毒未完全消退,这会又把右膝给磕了,鳌太路上的艰辛一点点、活生生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全队过河后,约100米处,领队雪碧迅速让大伙就地雨中扎营,我听到有人说没在雨水中扎过营,领队说,没扎也得扎。但见胜哥身手敏捷,找了一个略带斜坡的地方把营帐扎好,帐底是水草地,两个人迅速钻进帐篷,袜子、鞋子都是湿的,倒掉鞋子里的水,拧干袜子里的水,抹干脚上的水,钻进睡袋,心中一直忐忑不宁,不远处的山洪一夜轰鸣到天亮,在这样的一个陌生的环境里,非常担心我们的帐篷在半夜给山洪冲走,一夜无多话,但也没睡好,有点捉急自己磕碰了的膝盖在第二天肿起,影响后面的行程,可喜的是被马蜂蜇过的脚掌经过冰冷的山洪浸泡之后,肿消退了一些。


塘口村上山途中过小河沟

急雨淋漓夜色昏,深林小径踏泥痕。

轰鸣声里驴军趟,刺骨湍流堪夺魂。


过河沟后雨中扎营
狼狈何堪风雨淋,数平草地梦难禁。

洪流若在帐边泄,听取湍鸣曙色临。


IMG2020081513245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517284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519234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519240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520005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520005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520512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21-1-14 12:3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麻城列子 于 2021-1-14 12:53 编辑

16日,药棚营地。

早上,我俩吃过八宝粥,7.15准时拔营,刚走几步,山径变成了山溪沟,再往前,疑似到了九寨沟,大伙在雪碧带领下的沟壑纵横、暴涨的山溪里趟来趟去,本就冰冷的鞋袜一会儿又注入了刺骨的溪水,这还不是可怕的,可怕的是在沟壑里深一脚,浅一脚,非常担心被激流给冲倒,雪碧在前面开路,一不小心就踏进了一个较深的沟壑,水流将其冲得打了一个半转差点倒进水里,还好他功底深厚,在水里一个鹞子翻身就站稳了。

队伍在雪碧的带领下,一路拔高,好不容易脱离了这几条山溪的束缚,大约在中午十二点左右到达药棚(这里有几个木头搭建的塑料棚),雪碧决定就地扎营休整,因为两位女士出了状况,一位女士来例假,一位女士胃寒呕吐,阴郁的天,加上这些不可控的事,更令人郁闷。

在寒风细雨中,我们选好扎帐地,胜哥扎好帐篷,我去打水烧水煮饭,趁机洗涮一番,到了高海拔,才发现在西安买的防风打火机是没用的,这一细节,让少出远门的我们有些尴尬,好在天津韩老弟的打火石多次给我们解围。

饭后,看到棚子里有人烧木柴烤衣服取暖,胜哥也尝试烧柴,但始终没有把半湿半干的柴火烧起来,他只好悻悻地拖着湿漉漉的、满身烟火气的身子回来。阴雨连绵,也不好走动,一下午和一晚上的功夫,两个人卷缩在这顶狭小的帐篷里聊天、睡觉,半夜,胜哥身上的柴火气把我给闷醒了,加之这里没有信号,与外界失联,一时各种无助,令人几乎崩溃、抓狂。

拉开帐篷,贪婪地呼吸帐外雾气朦胧、水汽迷蒙的空气,仰望天空,一会儿居然看到了星辰,想拿手机抓拍一下,不料几秒钟星辰就被大雾覆盖,只留下太白星在北方的朦胧天空上眨着眼,鳌太线上望太白,这朦胧的太白到底预示着什么?还是一种欲言又止?后面的天气如何,让人有一种难以揣测的不安,因为在山下,周医生就给我们说,太白山这几天是暴雨,这个山下天气预报,给我们的心头蒙上了一层浓厚的阴影。


16日晨起拔营爬升过数条溪沟

山溪暴涨自横流,湍急何如九寨沟。

浊水吾今方四渡,一肩雾雨拔林陬。


药棚扎营

细雨湿风侵骨寒,林间草地滞难欢。

一方小帐纳云气,怅望遥空太白残。

IMG2020081607111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606333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mmexport159851906563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607480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607543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607482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613122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613124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618080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发表于 2021-1-14 12:3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麻城列子 于 2021-1-14 14:17 编辑

17日,盆景园、白起庙、西跑马梁、导航架、新导航架附近营地。

一夜小雨,一夜狂风大作,提起不安的心,穿着湿漉漉的鞋袜,7.30拔营,一路继续拔高,翻过几道山梁,穿过荆棘林和松树林,穿过雪松林中淌着溪流的山径,我们一直走在“不正经”的路上, 阴浓的大雾中,能见度只有2、30米,大伙一路上行,好不容易爬到了盆景园,中午歇口气的功夫,跑着去附近取的水,然后生火、做饭、用餐,大约20分钟内完成,没有烤干衣服的胜哥已经有些冷了。


过盆景园

雪松荆棘各成排,浓雾愁云漫不开。

半晌狂风倾急雨,一支驴队上天垓。


往前走,经过一堆破败的残垣,领队说这是白起庙,确信我们终于上到了西跑马梁上,这里是一道宽约几百米的山梁,乱石、巨石散布,拼成天然的山径,忽高忽低,忽平忽坎,一路的羚牛粪,让我有了给跑马梁改名的念头,可能这里叫“跑牛梁”比较合适。


过西跑马梁

乱石铺梁忽垒山,天风冷雨杖谁闲。

思量牛马应难遇,隐隐雾中穿数关。


过白起庙

鳌山一角垒秦余,过往谁思战国初。

但见风云来不绝,唯留方位识强驴。


风冷得停不住,雾浓得化不开,队伍踏着巨石前进,内衣裹着汗,抵御着高山的寒气,时而看到山石垒成的路标,时而看到山友丢弃的垃圾,下一段乱石坡,然后翻一座乱石岗,就来到了导航架,领队指示我们在此集体合影,打卡留念。突然,一场骤雨噼里啪啦就下来了,领队紧急招呼大家快走,鳌太的风雨,不是一般的穿透力,不一会,我的雨衣和冲锋衣都已经被雨水浸透,冰凉冰凉的冷,从手臂到身体,犹如渐冻人的感觉,前面不远就是新导航架,领队让大伙低调一点走过去,铁塔上有监控,雨衣的帽檐把我的视线也给压低了,也顾不了那么多,低头跟着大伙狂奔,领队雪碧带我们来到离铁塔大约1公里处,让大伙就地迅速扎营,这是西跑马梁上比较开阔的一块山地,宽度大约300米左右,雪碧深知刚才的一场大雨,把队伍中的大半人都给淋了个透湿,如果不扎营,会出现失温情况。

胜哥和我迅速在水草地支好帐篷,我的身体已经开始在打哆嗦,脱掉湿漉漉的衣服,迫不及待地钻进睡袋,换上一件干衣服,捂热自己,好半天才缓过神来,今天行走约14公里,2万多步。


过导航架

导航架下雨声浓,四顾茫茫雾隐踪。

前有谪仙留隽逸,此来我亦抖诗锋。


*导航架为鳌山最高处,李白在此登临赋有《登太白山》一首。

mmexport159851908563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西跑马梁雨中扎营2020-9-10

骤雨浇来猝不防,惊魂几度湿衣裳。

裸身才入鹅绒袋,帐外何堪风拂狂。

是夜,风还算温和,但细雨一直未曾停止。我们缩在帐篷里,无奈和忧虑袭上心头,两个人沉默了好半天,晚上,雪碧挨着帐篷问各位队员的情况,我说胜哥淋感冒了,我们的衣服都湿透。

睡到大约12点左右,胜哥拖着粗重的感冒音说话了,他说以后再也不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玩户外了,就在麻城周边玩一玩,闻听他沮丧的话,让我意想不到,但也在情理之中,鳌太的风雨虽然没要了我俩的命,但击垮一个英雄汉也是很容易的,我一时五味杂陈,毕竟鳌太不是普通线路,恶劣的气候夺走了多少人的性命,有的还登过珠峰,而且,我也不知道我俩能否活着回家,胜哥又是我邀约出来的,他要有个三长两短,我脱不了头(方言,脱不了干系的意思),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安慰胜哥才好,唯有在沉默中等待天亮。


8月17日被冷雨淋透,是夜胜哥后悔来鳌太

雨敲小帐急风回,落魄还惊虎胆摧。

户外从今停远足,唯同大别共依偎。



细雨敲打着帐篷,寒风推搡着梦境,裹在睡袋里时不时小心翼翼地挪动一下僵硬的身躯,在半睡半醒之间,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拍到了秦岭的日出,这或许是神灵的启示吧?在喜忧参半的夜里,迎来了黎明。

IMG2020081708284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mmexport159815071197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710165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710181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714055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711532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713073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709175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714552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715173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714202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714121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715214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713133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714104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713092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713083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7160358.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7160245.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714503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7082850.jpg
发表于 2021-1-14 12:4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麻城列子 于 2021-1-14 13:12 编辑

18日,药王庙、荞麦梁、水窝子。

大清早,听到帐外有人说8月15日的九重石海有人遇难了,这个消息不亚于五雷轰顶,真实的山难竟然离我们如此的近,阴雨加上不祥的消息,山东临沂4人要下撤,1人留下(后来才得知他们是准备不足,当然,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他们有3人执拗地参加了九月的鳌太穿越活动,天气比八月的好太多,此是后话。)

领队喊还有谁要下撤,说前面再无下撤点了,我相信这话胜哥也听到了,但是,此时,我们都选择了沉默,其实内心都在做激烈的思想挣扎,胜哥如果说下撤,我也不可能一个人继续走,但我俩都在沉默中确认前行,我们的理由其实很朴素:一是,来一趟陕西不容易,千里之遥,年假也请了,装备也添置了,没完成任务就下撤,虽然不是笑话,也很让人扫兴。二是,鳌太梦做了三年,不完成这个愿望,岂能心甘?三是,凌晨的梦境给了我信心,只是我没告诉胜哥。四是,我们身上的衣裳都烘了个半干,经过一夜的休整,又有了前行的胆气。


8月18日晨得知九重石海有山友遇难

未拔营时心忐忑,又闻山难若燃眉。

吾今骑虎何言撤,不到拔仙功岂垂?


原计划9点拔营,领队决定原地不动,或许是大部分队员的衣服都湿透了,需要调整一下状态和心情。

早上出帐在附近的水洼打了水,临近的重庆小伙蔡蔡在帐篷里喊:列子哥,帮我打点水。我又跳来跳去跑了一趟,取水点很近,但是西跑马梁上有些冷,随后,领队给胜哥送来了感冒药,我也找天津韩老弟借了打火石生火,两人在帐篷里生火煮饭,顺便把湿衣服烤了半天,烤到半湿半干状态,吃过中饭,一路上,除了爬升盆景园的途中偶尔有点信号,之后基本上就没信号了,早先的预报是明天有小雨,应能启程,两个人在帐篷里烤衣服、聊天,等待雨停。

下午,我在跟山东下撤的驴友要打火机的时候,雪碧送了一个齿轮打火机给我,解决了我们的急需。

细雨时下时停,中午,待无雨的时候,穿上湿漉的鞋袜,出帐溜达了一圈,附近的青山云黛,令人颇觉新鲜,拍了几张照片,录了几个视频才进帐。

下午3点,细雨基本停歇,领队决定拔营,望着路过的铁塔,我们走了一个V字形,来到山梁的边缘,过一段狭窄的山脊,沿路有标识,在药王庙拍了2张打卡照,继续前行,右切过荞麦梁,一路的坎坷,一路的泥泞,过草甸,踏乱石,过了荞麦梁,一路的下降,终于到达水窝子营地,这里居然还有几顶帐篷在原地待命,我已冻的发抖,又是一次紧急扎营,选好的扎帐篷地有羚牛粪,胜哥说讲不了那么多,但我还是用登山杖把牛粪扒开,扎好营,脱掉湿漉漉的衣服和鞋袜,钻进帐篷,赶紧生火取暖煮饭,有了火,我们已经没了昨夜的那种恐惧。


8月18日下午三点西跑马梁拔营前往水窝子

连绵风雨倍伤神,且趁云停一奋身。

路远山长妖不见,无穷乱石只驴巡。


过药王庙

乱石堆中倚雾岚,驴圈名播实神龛。

且从秘境徐开处,踏上危途一一探。


过麦秸岭

高山有麦梁如削,石块无心冰造型。

一路崚嶒可横切,唯怜眼界尽溟溟。


水窝子扎营

一方洼地烟霏漫,石下山泉淌若无。

最是狂风吹夜雨,几番睡醒卷顽躯。

IMG2020081818005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810415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8104136.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8155433.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816180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815540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8111527.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8161741.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818004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8180029.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mmexport1598140112222.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mmexport1598140166144.jpg

下载积分: 驴币 -1




IMG20200818180058.jpg
IMG20200818102944.jpg
1人点评 收起
  • adshuai 百万人口的县城,很多人就算走了也不会闹得人尽皆知吧?我们县城也没听过谁走过什么线啊。我走过鳌太,估计全县城知道的不会超过10个人 2021-1-18 20:18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