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7461

主题

西南

川西秘境 | 竹庆雪山三神湖

查看:9389 | 回复:5
发表于 2021-1-23 12:08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喜欢我的朋友记得关注的同时记得点亮星标哦这样才可以及时收到我的更新川藏北线,一条与川藏南线同样重要的进藏大通道。但相比于川藏南线的大名鼎鼎,川藏北线的知名度却暗淡了许多,因此每年走北线的游客要远远少于南线的318国道,这也使得北线317国道沿线更为原始淳朴,很多秘境也少有人知道。说起川藏北线,在四川境内,很多人最熟悉的莫过于德格印经院和攀登圣地雀儿山了。而在雀儿山西北部沙鲁里山脉末端的竹庆镇境内,有一座神秘的高海拔山峰,不几乎不为外人所知,它就是竹庆雪山。主峰海拔高达5849米,且也发育有大量山地冰川,大量冰川的存在,也就诞生了竹庆雪山四周遍布的高山湖泊,其中较为出名的是挡子措和尕柯错玛。而今天我要介绍却是竹庆雪山主峰下,竹庆寺山后的竹庆三神湖。

喜欢我的朋友记得关注的同时记得点亮星标哦这样才可以及时收到我的更新川藏北线,一条与川藏南线同样重要的进藏大通道。但相比于川藏南线的大名鼎鼎,川藏北线的知名度却暗淡了许多,因此每年走北线的游客要远远少于南线的318国道,这也使得北线317国道沿线更为原始淳朴,很多秘境也少有人知道。说起川藏北线,在四川境内,很多人最熟悉的莫过于德格印经院和攀登圣地雀儿山了。而在雀儿山西北部沙鲁里山脉末端的竹庆镇境内,有一座神秘的高海拔山峰,不几乎不为外人所知,它就是竹庆雪山。主峰海拔高达5849米,且也发育有大量山地冰川,大量冰川的存在,也就诞生了竹庆雪山四周遍布的高山湖泊,其中较为出名的是挡子措和尕柯错玛。而今天我要介绍却是竹庆雪山主峰下,竹庆寺山后的竹庆三神湖。

下载积分: 驴币 -1

喜欢我的朋友记得关注的同时记得点亮星标哦

这样才可以及时收到我的更新



川藏北线,一条与川藏南线同样重要的进藏大通道。但相比于川藏南线的大名鼎鼎,川藏北线的知名度却暗淡了许多,因此每年走北线的游客要远远少于南线的318国道,这也使得北线317国道沿线更为原始淳朴,很多秘境也少有人知道。




说起川藏北线,在四川境内,很多人最熟悉的莫过于德格印经院和攀登圣地雀儿山了。而在雀儿山西北部沙鲁里山脉末端的竹庆镇境内,有一座神秘的高海拔山峰,不几乎不为外人所知,它就是竹庆雪山。主峰海拔高达5849米,且也发育有大量山地冰川,大量冰川的存在,也就诞生了竹庆雪山四周遍布的高山湖泊,其中较为出名的是挡子措和尕柯错玛。而今天我要介绍却是竹庆雪山主峰下,竹庆寺山后的竹庆三神湖。

说起川藏北线,在四川境内,很多人最熟悉的莫过于德格印经院和攀登圣地雀儿山了。而在雀儿山西北部沙鲁里山脉末端的竹庆镇境内,有一座神秘的高海拔山峰,不几乎不为外人所知,它就是竹庆雪山。主峰海拔高达5849米,且也发育有大量山地冰川,大量冰川的存在,也就诞生了竹庆雪山四周遍布的高山湖泊,其中较为出名的是挡子措和尕柯错玛。而今天我要介绍却是竹庆雪山主峰下,竹庆寺山后的竹庆三神湖。

说起川藏北线,在四川境内,很多人最熟悉的莫过于德格印经院和攀登圣地雀儿山了。而在雀儿山西北部沙鲁里山脉末端的竹庆镇境内,有一座神秘的高海拔山峰,不几乎不为外人所知,它就是竹庆雪山。主峰海拔高达5849米,且也发育有大量山地冰川,大量冰川的存在,也就诞生了竹庆雪山四周遍布的高山湖泊,其中较为出名的是挡子措和尕柯错玛。而今天我要介绍却是竹庆雪山主峰下,竹庆寺山后的竹庆三神湖。

下载积分: 驴币 -1

说起川藏北线,在四川境内,很多人最熟悉的莫过于德格印经院和攀登圣地雀儿山了。而在雀儿山西北部沙鲁里山脉末端的竹庆镇境内,有一座神秘的高海拔山峰,不几乎不为外人所知,它就是竹庆雪山。主峰海拔高达5849米,且也发育有大量山地冰川,大量冰川的存在,也就诞生了竹庆雪山四周遍布的高山湖泊,其中较为出名的是挡子措和尕柯错玛。而今天我要介绍却是竹庆雪山主峰下,竹庆寺山后的竹庆三神湖。

而在我来到竹庆之前,我原本打算是去较为出名的挡子措和尕柯错玛。在我自青海玉树一路来到雪山下的竹庆镇后,恰逢遇到竹庆寺联合内地医院为广大藏族同胞义诊,来自青海、西藏、甘孜阿坝的藏民把竹庆寺围了个水泄不通,草地上到处都扎满了帐篷,喜欢热闹的我自然想要去看看,顺便了解了解不同地域的藏民有哪些不一样。为了更好的接触观察他们,我选择了也在草地上搭帐篷,"比邻而居"。

而在我来到竹庆之前,我原本打算是去较为出名的挡子措和尕柯错玛。在我自青海玉树一路来到雪山下的竹庆镇后,恰逢遇到竹庆寺联合内地医院为广大藏族同胞义诊,来自青海、西藏、甘孜阿坝的藏民把竹庆寺围了个水泄不通,草地上到处都扎满了帐篷,喜欢热闹的我自然想要去看看,顺便了解了解不同地域的藏民有哪些不一样。为了更好的接触观察他们,我选择了也在草地上搭帐篷,\

下载积分: 驴币 -1

而在我来到竹庆之前,我原本打算是去较为出名的挡子措和尕柯错玛。在我自青海玉树一路来到雪山下的竹庆镇后,恰逢遇到竹庆寺联合内地医院为广大藏族同胞义诊,来自青海、西藏、甘孜阿坝的藏民把竹庆寺围了个水泄不通,草地上到处都扎满了帐篷,喜欢热闹的我自然想要去看看,顺便了解了解不同地域的藏民有哪些不一样。为了更好的接触观察他们,我选择了也在草地上搭帐篷,"比邻而居"。

在我旁边的来自西藏昌都江达县一家藏族人,因为仁青的弟弟从小患有癫痫病,时不时的就要发作,让他们一家人很是烦恼,听说竹庆寺有内地医院来义诊,就拉着弟弟过来治病,不过人太多,得排号。据他们说已经在这里等了好几天了,不过还好,明天他们就排上号了,希望仁青弟弟的病能够治好吧!

在我旁边的来自西藏昌都江达县一家藏族人,因为仁青的弟弟从小患有癫痫病,时不时的就要发作,让他们一家人很是烦恼,听说竹庆寺有内地医院来义诊,就拉着弟弟过来治病,不过人太多,得排号。据他们说已经在这里等了好几天了,不过还好,明天他们就排上号了,希望仁青弟弟的病能够治好吧!

下载积分: 驴币 -1

在我旁边的来自西藏昌都江达县一家藏族人,因为仁青的弟弟从小患有癫痫病,时不时的就要发作,让他们一家人很是烦恼,听说竹庆寺有内地医院来义诊,就拉着弟弟过来治病,不过人太多,得排号。据他们说已经在这里等了好几天了,不过还好,明天他们就排上号了,希望仁青弟弟的病能够治好吧!

今晚的云层比较厚,月亮时隐时现,我打开手机的卫星地图,看了看竹庆雪山附近的3D地形图,发现竹庆寺山后面隐藏着自上而下三个海子,且距离冰川较近,这一下子就勾起了我的兴趣,便决定不去挡子措和尕柯错玛,去这三个没有名字的海子。钻进睡袋,一夜酣睡,期待明天有个好天气。

今晚的云层比较厚,月亮时隐时现,我打开手机的卫星地图,看了看竹庆雪山附近的3D地形图,发现竹庆寺山后面隐藏着自上而下三个海子,且距离冰川较近,这一下子就勾起了我的兴趣,便决定不去挡子措和尕柯错玛,去这三个没有名字的海子。钻进睡袋,一夜酣睡,期待明天有个好天气。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今晚的云层比较厚,月亮时隐时现,我打开手机的卫星地图,看了看竹庆雪山附近的3D地形图,发现竹庆寺山后面隐藏着自上而下三个海子,且距离冰川较近,这一下子就勾起了我的兴趣,便决定不去挡子措和尕柯错玛,去这三个没有名字的海子。钻进睡袋,一夜酣睡,期待明天有个好天气。

谷歌地球模拟下的竹庆雪山北坡三神湖清晨,被周围早起做饭的藏民吵醒,寻声打开帐门,一阵寒意扑面而来,外面草地上依旧是湿漉漉的,天空的云也是黑压压的,这让我略感失望。但是,这也阻挡不了我起床的脚步,起来收拾好一切,做了早饭吃,便背上了包准备出发,帐篷和其他一些东西就不带了,因为天气不太好,我决定一天来回,跟隔壁的仁青哥打了声招呼,顺便让他帮忙看看帐篷,便向着竹庆雪山进发了。

谷歌地球模拟下的竹庆雪山北坡三神湖清晨,被周围早起做饭的藏民吵醒,寻声打开帐门,一阵寒意扑面而来,外面草地上依旧是湿漉漉的,天空的云也是黑压压的,这让我略感失望。但是,这也阻挡不了我起床的脚步,起来收拾好一切,做了早饭吃,便背上了包准备出发,帐篷和其他一些东西就不带了,因为天气不太好,我决定一天来回,跟隔壁的仁青哥打了声招呼,顺便让他帮忙看看帐篷,便向着竹庆雪山进发了。

下载积分: 驴币 -1

谷歌地球模拟下的竹庆雪山北坡三神湖



清晨,被周围早起做饭的藏民吵醒,寻声打开帐门,一阵寒意扑面而来,外面草地上依旧是湿漉漉的,天空的云也是黑压压的,这让我略感失望。但是,这也阻挡不了我起床的脚步,起来收拾好一切,做了早饭吃,便背上了包准备出发,帐篷和其他一些东西就不带了,因为天气不太好,我决定一天来回,跟隔壁的仁青哥打了声招呼,顺便让他帮忙看看帐篷,便向着竹庆雪山进发了。

顺着竹庆寺背后的山坡爬去,随着海拔一步步的升高,山下帐篷和竹庆寺变得愈发渺小,走到第一个小山坡后,太阳露了个脸,这让我对此行又有了一丝丝期待。继而继续向着高处走去,一路上除了几头牦牛外,再无其他生物出现,顺着山脊我来到一排经幡阵面前。记得在山脚的时候,听寺里的喇嘛说:"这上面有一个上师修行的小房子,让我一定不要去打扰他"。我小心翼翼的绕道而行,生怕打扰了上师的修行。

顺着竹庆寺背后的山坡爬去,随着海拔一步步的升高,山下帐篷和竹庆寺变得愈发渺小,走到第一个小山坡后,太阳露了个脸,这让我对此行又有了一丝丝期待。继而继续向着高处走去,一路上除了几头牦牛外,再无其他生物出现,顺着山脊我来到一排经幡阵面前。记得在山脚的时候,听寺里的喇嘛说:\

下载积分: 驴币 -1

顺着竹庆寺背后的山坡爬去,随着海拔一步步的升高,山下帐篷和竹庆寺变得愈发渺小,走到第一个小山坡后,太阳露了个脸,这让我对此行又有了一丝丝期待。继而继续向着高处走去,一路上除了几头牦牛外,再无其他生物出现,顺着山脊我来到一排经幡阵面前。记得在山脚的时候,听寺里的喇嘛说:"这上面有一个上师修行的小房子,让我一定不要去打扰他"。我小心翼翼的绕道而行,生怕打扰了上师的修行。

云雾缭绕的竹庆寺过了这个上师修行的地方,路迹就开始变得愈发扑朔迷离,常常需要钻灌木林、翻越石海。而且因为刚下过雨的缘故,灌木上残留了许多水,刚开始衣服的防水性还可以,穿行了个把小时后,水分开始慢慢渗透到里面,山风吹来,有点瑟瑟发抖的感觉。

云雾缭绕的竹庆寺过了这个上师修行的地方,路迹就开始变得愈发扑朔迷离,常常需要钻灌木林、翻越石海。而且因为刚下过雨的缘故,灌木上残留了许多水,刚开始衣服的防水性还可以,穿行了个把小时后,水分开始慢慢渗透到里面,山风吹来,有点瑟瑟发抖的感觉。

下载积分: 驴币 -1

云雾缭绕的竹庆寺

过了这个上师修行的地方,路迹就开始变得愈发扑朔迷离,常常需要钻灌木林、翻越石海。而且因为刚下过雨的缘故,灌木上残留了许多水,刚开始衣服的防水性还可以,穿行了个把小时后,水分开始慢慢渗透到里面,山风吹来,有点瑟瑟发抖的感觉。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载积分: 驴币 -1

山脊线上支离破碎的山体这时,太阳从云层里钻了出来,阳光洒在我的身上,瞬间暖和多了,太阳公公的这一波助攻,可真是雪中送炭啊哈哈!趁着有太阳,找了个大石头坐下补充点水分和能量,谁知道风云变幻莫测,一会儿的功夫,竞又下起雨来了,我只好找了个石头檐躲雨,顺便补充一点水分。高原的雨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太阳又从乌云里探出了头,像是在跟我玩捉迷藏。

山脊线上支离破碎的山体这时,太阳从云层里钻了出来,阳光洒在我的身上,瞬间暖和多了,太阳公公的这一波助攻,可真是雪中送炭啊哈哈!趁着有太阳,找了个大石头坐下补充点水分和能量,谁知道风云变幻莫测,一会儿的功夫,竞又下起雨来了,我只好找了个石头檐躲雨,顺便补充一点水分。高原的雨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太阳又从乌云里探出了头,像是在跟我玩捉迷藏。

下载积分: 驴币 -1

山脊线上支离破碎的山体


这时,太阳从云层里钻了出来,阳光洒在我的身上,瞬间暖和多了,太阳公公的这一波助攻,可真是雪中送炭啊哈哈!趁着有太阳,找了个大石头坐下补充点水分和能量,谁知道风云变幻莫测,一会儿的功夫,竞又下起雨来了,我只好找了个石头檐躲雨,顺便补充一点水分。高原的雨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太阳又从乌云里探出了头,像是在跟我玩捉迷藏。

壮美的山体在云雾中忽隐忽现我赶紧又背上行囊,再次出发,虽已接近十月份,但是山上巨石之间,顽强的苞叶雪莲却依然盛开。凑上前去,一阵异香扑鼻。欣赏了美丽的苞叶雪莲,我又接着像更高海拔的山爬去,期间又是一会雨一会儿太阳,时间已经接近中午十一点半了。

壮美的山体在云雾中忽隐忽现我赶紧又背上行囊,再次出发,虽已接近十月份,但是山上巨石之间,顽强的苞叶雪莲却依然盛开。凑上前去,一阵异香扑鼻。欣赏了美丽的苞叶雪莲,我又接着像更高海拔的山爬去,期间又是一会雨一会儿太阳,时间已经接近中午十一点半了。

下载积分: 驴币 -1

壮美的山体在云雾中忽隐忽现


我赶紧又背上行囊,再次出发,虽已接近十月份,但是山上巨石之间,顽强的苞叶雪莲却依然盛开。凑上前去,一阵异香扑鼻。欣赏了美丽的苞叶雪莲,我又接着像更高海拔的山爬去,期间又是一会雨一会儿太阳,时间已经接近中午十一点半了。

种子植物,被子植物门,双子叶植物纲,菊目,菊科,风毛菊属。生长于海拔32004700米的高山草地、山坡多石处、溪边石隙处或流石滩上。国内主要分布于甘肃、青海、四川、云南、西藏等地。此图拍摄于竹庆雪山北坡这时我发现了第一个横卧山谷之间的海子,而此时海子上空隐隐约约出现了彩虹的迹象,慢慢的愈加清晰,这使我大声惊叹起来,碧绿的海子、云雾缭绕的山峰、七彩的彩虹,此时此景可真是一绝。瞬间累意全无,静静地坐在石头山看着眼前的美景。回头看去,云雾之中竹庆雪山探出头来,若隐若现,颇有种欲罢还休之感,禁不自觉的又向她走去。

种子植物,被子植物门,双子叶植物纲,菊目,菊科,风毛菊属。生长于海拔32004700米的高山草地、山坡多石处、溪边石隙处或流石滩上。国内主要分布于甘肃、青海、四川、云南、西藏等地。此图拍摄于竹庆雪山北坡这时我发现了第一个横卧山谷之间的海子,而此时海子上空隐隐约约出现了彩虹的迹象,慢慢的愈加清晰,这使我大声惊叹起来,碧绿的海子、云雾缭绕的山峰、七彩的彩虹,此时此景可真是一绝。瞬间累意全无,静静地坐在石头山看着眼前的美景。回头看去,云雾之中竹庆雪山探出头来,若隐若现,颇有种欲罢还休之感,禁不自觉的又向她走去。

下载积分: 驴币 -1

种子植物,被子植物门,双子叶植物纲,菊目,菊科,风毛菊属。生长于海拔32004700米的高山草地、山坡多石处、溪边石隙处或流石滩上。国内主要分布于甘肃、青海、四川、云南、西藏等地。此图拍摄于竹庆雪山北坡

这时我发现了第一个横卧山谷之间的海子,而此时海子上空隐隐约约出现了彩虹的迹象,慢慢的愈加清晰,这使我大声惊叹起来,碧绿的海子、云雾缭绕的山峰、七彩的彩虹,此时此景可真是一绝。瞬间累意全无,静静地坐在石头山看着眼前的美景。回头看去,云雾之中竹庆雪山探出头来,若隐若现,颇有种欲罢还休之感,禁不自觉的又向她走去。

山谷中的一号神湖随着海拔的步步抬升,植被越来越稀疏,四目望去,满是造型奇特的石头山峰,倒也有几分意大利多洛米蒂的意思。继续沿着暴露在山风之间的山脊向上愈发难走,常常需要手脚并用才能爬上一个又一个的小山头。这时候,位于中间位置的第二个海子映入眼帘,相比第一个海子,它更加绚烂夺目,在竹庆雪山的映衬下,更为神圣。

山谷中的一号神湖随着海拔的步步抬升,植被越来越稀疏,四目望去,满是造型奇特的石头山峰,倒也有几分意大利多洛米蒂的意思。继续沿着暴露在山风之间的山脊向上愈发难走,常常需要手脚并用才能爬上一个又一个的小山头。这时候,位于中间位置的第二个海子映入眼帘,相比第一个海子,它更加绚烂夺目,在竹庆雪山的映衬下,更为神圣。

下载积分: 驴币 -1

山谷中的一号神湖


随着海拔的步步抬升,植被越来越稀疏,四目望去,满是造型奇特的石头山峰,倒也有几分意大利多洛米蒂的意思。继续沿着暴露在山风之间的山脊向上愈发难走,常常需要手脚并用才能爬上一个又一个的小山头。这时候,位于中间位置的第二个海子映入眼帘,相比第一个海子,它更加绚烂夺目,在竹庆雪山的映衬下,更为神圣。

竹庆雪山的二号神湖而此时,距离我出发已经过去了将近四个小时了,除了神湖之外我想去的冰川还不见踪影,躲在层层云雾之中不肯露面,我有些担忧,今天的天气太过于不稳定,但是我又不怎么甘心就这么回去,于是我又再次继续往上爬,看看能爬到哪里算哪里。我过山头,横切乱石坡,看着这支离破碎的山体,深怕有落石滚下来,因而我走的格外小心。

竹庆雪山的二号神湖而此时,距离我出发已经过去了将近四个小时了,除了神湖之外我想去的冰川还不见踪影,躲在层层云雾之中不肯露面,我有些担忧,今天的天气太过于不稳定,但是我又不怎么甘心就这么回去,于是我又再次继续往上爬,看看能爬到哪里算哪里。我过山头,横切乱石坡,看着这支离破碎的山体,深怕有落石滚下来,因而我走的格外小心。

下载积分: 驴币 -1

竹庆雪山的二号神湖


而此时,距离我出发已经过去了将近四个小时了,除了神湖之外我想去的冰川还不见踪影,躲在层层云雾之中不肯露面,我有些担忧,今天的天气太过于不稳定,但是我又不怎么甘心就这么回去,于是我又再次继续往上爬,看看能爬到哪里算哪里。我过山头,横切乱石坡,看着这支离破碎的山体,深怕有落石滚下来,因而我走的格外小心。

随着翻过一个又一个山头,山下的竹庆寺已经在我的视线里消失了,留下的只有石雕玉刻般的巍峨山峰,和在山谷中的碧绿海子在陪伴着我。此时的我,已经来到了我所能到达的最后一个山顶,站在狭窄的山顶,海拔接近5000米,向对面的竹庆雪山看去,竟还隔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峡谷,而正对面的山峰,更是陡峭异常,巨大的花岗岩暴露在陡峭的崖壁上,一看就没法上去。经过衡量,我决定从海子一侧的山谷下撤,不在走毫无路迹可循山脊线。

随着翻过一个又一个山头,山下的竹庆寺已经在我的视线里消失了,留下的只有石雕玉刻般的巍峨山峰,和在山谷中的碧绿海子在陪伴着我。此时的我,已经来到了我所能到达的最后一个山顶,站在狭窄的山顶,海拔接近5000米,向对面的竹庆雪山看去,竟还隔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峡谷,而正对面的山峰,更是陡峭异常,巨大的花岗岩暴露在陡峭的崖壁上,一看就没法上去。经过衡量,我决定从海子一侧的山谷下撤,不在走毫无路迹可循山脊线。

下载积分: 驴币 -1

随着翻过一个又一个山头,山下的竹庆寺已经在我的视线里消失了,留下的只有石雕玉刻般的巍峨山峰,和在山谷中的碧绿海子在陪伴着我。此时的我,已经来到了我所能到达的最后一个山顶,站在狭窄的山顶,海拔接近5000米,向对面的竹庆雪山看去,竟还隔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峡谷,而正对面的山峰,更是陡峭异常,巨大的花岗岩暴露在陡峭的崖壁上,一看就没法上去。经过衡量,我决定从海子一侧的山谷下撤,不在走毫无路迹可循山脊线。

顺着海子的方向走去,在云雾中隐约看见了最为神秘的最上面的神湖,它在云雾山峰之间若隐若现,可惜今天走错了路线,耽误了太多时间,没有时间再去三湖一探究竟了。

顺着海子的方向走去,在云雾中隐约看见了最为神秘的最上面的神湖,它在云雾山峰之间若隐若现,可惜今天走错了路线,耽误了太多时间,没有时间再去三湖一探究竟了。

下载积分: 驴币 -1

顺着海子的方向走去,在云雾中隐约看见了最为神秘的最上面的神湖,它在云雾山峰之间若隐若现,可惜今天走错了路线,耽误了太多时间,没有时间再去三湖一探究竟了。

从我现在的所在的位置到二湖边,路况也比较糟糕,山体坡度接近六七十度,而且前有流石滩,后有巨石阵。这让我很是头大,而这时天空中又开始下起了雨,没办法,为了能在天黑之前顺利回到竹庆寺的营地,我必须从这里下去。踉踉跄跄手脚并用的下了不到三分之一,又是一片乌云袭来,紧接着又是一阵雨,可恶的是比之前下的都要大,且伴随着刺骨的寒风,穿着雨衣的我行走在流石滩很不方便,好几次差点滑倒。四周的山,忽然感觉有一种无名的压迫感向我袭来,促使着我硬着头皮下山。

从我现在的所在的位置到二湖边,路况也比较糟糕,山体坡度接近六七十度,而且前有流石滩,后有巨石阵。这让我很是头大,而这时天空中又开始下起了雨,没办法,为了能在天黑之前顺利回到竹庆寺的营地,我必须从这里下去。踉踉跄跄手脚并用的下了不到三分之一,又是一片乌云袭来,紧接着又是一阵雨,可恶的是比之前下的都要大,且伴随着刺骨的寒风,穿着雨衣的我行走在流石滩很不方便,好几次差点滑倒。四周的山,忽然感觉有一种无名的压迫感向我袭来,促使着我硬着头皮下山。

下载积分: 驴币 -1

从我现在的所在的位置到二湖边,路况也比较糟糕,山体坡度接近六七十度,而且前有流石滩,后有巨石阵。这让我很是头大,而这时天空中又开始下起了雨,没办法,为了能在天黑之前顺利回到竹庆寺的营地,我必须从这里下去。踉踉跄跄手脚并用的下了不到三分之一,又是一片乌云袭来,紧接着又是一阵雨,可恶的是比之前下的都要大,且伴随着刺骨的寒风,穿着雨衣的我行走在流石滩很不方便,好几次差点滑倒。四周的山,忽然感觉有一种无名的压迫感向我袭来,促使着我硬着头皮下山。

一路"连滚带爬",可算是快到二湖了,虽然神湖边上的巨石阵,让我好几次掉进石头缝,但我还是一次化险为夷。这时的天气又开始转晴,阳光一点点从云雾中洒进来。云雾中的山峦和神湖也从云雾中慢慢呈现,雨后初晴,在阳光的照射下,湖水更加碧绿清澈。背后的陡峭雪峰,竟有几分乌孙天堂湖的感觉。原本要赶着下山的我,竟然忍不住坐在湖边静静地,看着那湖面和山巅的雾气缥缈。

一路\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一路"连滚带爬",可算是快到二湖了,虽然神湖边上的巨石阵,让我好几次掉进石头缝,但我还是一次化险为夷。这时的天气又开始转晴,阳光一点点从云雾中洒进来。云雾中的山峦和神湖也从云雾中慢慢呈现,雨后初晴,在阳光的照射下,湖水更加碧绿清澈。背后的陡峭雪峰,竟有几分乌孙天堂湖的感觉。原本要赶着下山的我,竟然忍不住坐在湖边静静地,看着那湖面和山巅的雾气缥缈。

雨过天晴的神湖沉浸在眼前如此美景前的我,竟有些不知所措。一时间头脑一片空白,只能让她的美肆意的冲击着我的大脑,我的视觉感观。

雨过天晴的神湖沉浸在眼前如此美景前的我,竟有些不知所措。一时间头脑一片空白,只能让她的美肆意的冲击着我的大脑,我的视觉感观。

下载积分: 驴币 -1

雨过天晴的神湖

沉浸在眼前如此美景前的我,竟有些不知所措。一时间头脑一片空白,只能让她的美肆意的冲击着我的大脑,我的视觉感观。

忽然,一声手机铃声打破了我无尽的想象。哦呵我的乖乖,打开手机一看,这里尽然有信号还是4G+,这让我对联通的好感涌向心头,这是联通以前从没有给过的惊喜。一时间我竟无所适从,我下意识刷新了一下天气,还好,接下来的天是晴的。

忽然,一声手机铃声打破了我无尽的想象。哦呵我的乖乖,打开手机一看,这里尽然有信号还是4G+,这让我对联通的好感涌向心头,这是联通以前从没有给过的惊喜。一时间我竟无所适从,我下意识刷新了一下天气,还好,接下来的天是晴的。

下载积分: 驴币 -1

忽然,一声手机铃声打破了我无尽的想象。哦呵我的乖乖,打开手机一看,这里尽然有信号还是4G+,这让我对联通的好感涌向心头,这是联通以前从没有给过的惊喜。一时间我竟无所适从,我下意识刷新了一下天气,还好,接下来的天是晴的。

想到眼前美景,如果没有一个合影就太可惜了。于是乎,只身一人的我,无人给拍照的我,只好架起了简易三脚架,来帮我留下这个可遇不可求的影像。按下快门,听着相机倒计时的声音,矗立在湖边的我抬头间望向了三湖的方向,竟有了一丝丝不甘。要知道,我离最为神秘美丽的三神湖,只剩下300米的海拔高差了,可是我却不能去看她了。这对我来说或许是个遗憾吧,虽然有机会再来一睹芳容,但世事变迁,我终究还是要错过那时的它。以后的神湖恐怕已不是我此刻所面对的那个神湖了吧!

想到眼前美景,如果没有一个合影就太可惜了。于是乎,只身一人的我,无人给拍照的我,只好架起了简易三脚架,来帮我留下这个可遇不可求的影像。按下快门,听着相机倒计时的声音,矗立在湖边的我抬头间望向了三湖的方向,竟有了一丝丝不甘。要知道,我离最为神秘美丽的三神湖,只剩下300米的海拔高差了,可是我却不能去看她了。这对我来说或许是个遗憾吧,虽然有机会再来一睹芳容,但世事变迁,我终究还是要错过那时的它。以后的神湖恐怕已不是我此刻所面对的那个神湖了吧!

下载积分: 驴币 -1

想到眼前美景,如果没有一个合影就太可惜了。于是乎,只身一人的我,无人给拍照的我,只好架起了简易三脚架,来帮我留下这个可遇不可求的影像。按下快门,听着相机倒计时的声音,矗立在湖边的我抬头间望向了三湖的方向,竟有了一丝丝不甘。要知道,我离最为神秘美丽的三神湖,只剩下300米的海拔高差了,可是我却不能去看她了。这对我来说或许是个遗憾吧,虽然有机会再来一睹芳容,但世事变迁,我终究还是要错过那时的它。以后的神湖恐怕已不是我此刻所面对的那个神湖了吧!

在神湖前留念的我因为我知道,山上天气变化莫测,野兽出没频繁,没有带露营装备的我,是不能继续前往三湖的,这样我就没有足够的把握在天黑前顺利下山。安全对于此时的我来说尤为重要,况且今天几经风雨的我,衣服也是湿湿润润的,所以我必须在天黑前下山。

在神湖前留念的我因为我知道,山上天气变化莫测,野兽出没频繁,没有带露营装备的我,是不能继续前往三湖的,这样我就没有足够的把握在天黑前顺利下山。安全对于此时的我来说尤为重要,况且今天几经风雨的我,衣服也是湿湿润润的,所以我必须在天黑前下山。

下载积分: 驴币 -1

在神湖前留念的我

因为我知道,山上天气变化莫测,野兽出没频繁,没有带露营装备的我,是不能继续前往三湖的,这样我就没有足够的把握在天黑前顺利下山。安全对于此时的我来说尤为重要,况且今天几经风雨的我,衣服也是湿湿润润的,所以我必须在天黑前下山。

下山路上,我不时回头,看着身后的神山圣湖,万物生灵,望着那白云。忽然之间,山谷之中满是离别的气息。只见那白云再向我招手,山顶盘旋的雄鹰像是再向我告别,神山圣湖凝视着我远去的背影,一切都是那么的无奈。

下山路上,我不时回头,看着身后的神山圣湖,万物生灵,望着那白云。忽然之间,山谷之中满是离别的气息。只见那白云再向我招手,山顶盘旋的雄鹰像是再向我告别,神山圣湖凝视着我远去的背影,一切都是那么的无奈。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下山路上,我不时回头,看着身后的神山圣湖,万物生灵,望着那白云。忽然之间,山谷之中满是离别的气息。只见那白云再向我招手,山顶盘旋的雄鹰像是再向我告别,神山圣湖凝视着我远去的背影,一切都是那么的无奈。

虽然我总是会安慰自己,以后还有机会来的,但是现实是:有些东西一旦你错过了,就真的永远的错过了。我说我还会来,但也有可能这是我第一次来这里,也是最后一次。顿时,心里五味杂陈。

虽然我总是会安慰自己,以后还有机会来的,但是现实是:有些东西一旦你错过了,就真的永远的错过了。我说我还会来,但也有可能这是我第一次来这里,也是最后一次。顿时,心里五味杂陈。

下载积分: 驴币 -1

虽然我总是会安慰自己,以后还有机会来的,但是现实是:有些东西一旦你错过了,就真的永远的错过了。我说我还会来,但也有可能这是我第一次来这里,也是最后一次。顿时,心里五味杂陈。

恍惚间,我已经来到了海拔最低的一神湖。与站在山顶的视角不同,近距离的一神湖更多了几分灵动和秀美,湖水由蓝变绿,像是一面镜子,仰卧于竹庆雪山脚下。

恍惚间,我已经来到了海拔最低的一神湖。与站在山顶的视角不同,近距离的一神湖更多了几分灵动和秀美,湖水由蓝变绿,像是一面镜子,仰卧于竹庆雪山脚下。

下载积分: 驴币 -1

恍惚间,我已经来到了海拔最低的一神湖。与站在山顶的视角不同,近距离的一神湖更多了几分灵动和秀美,湖水由蓝变绿,像是一面镜子,仰卧于竹庆雪山脚下。

一道阳光从云缝中洒向竹庆雪山山后白云间,一轮新月升起。云层弥漫着,它和夕阳的光线一般,若隐若现。

一道阳光从云缝中洒向竹庆雪山山后白云间,一轮新月升起。云层弥漫着,它和夕阳的光线一般,若隐若现。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一道阳光从云缝中洒向竹庆雪山



山后白云间,一轮新月升起。云层弥漫着,它和夕阳的光线一般,若隐若现。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一号神湖的近景,犹如一面镜子神湖旁边,是满山的各种高山灌木,因为接近秋天的缘故,有的已经有了些许秋意,此时恰好一束光从云层穿过,洒在灌木和湛蓝的湖水上,像极了一幅画。

一号神湖的近景,犹如一面镜子神湖旁边,是满山的各种高山灌木,因为接近秋天的缘故,有的已经有了些许秋意,此时恰好一束光从云层穿过,洒在灌木和湛蓝的湖水上,像极了一幅画。

下载积分: 驴币 -1

一号神湖的近景,犹如一面镜子


神湖旁边,是满山的各种高山灌木,因为接近秋天的缘故,有的已经有了些许秋意,此时恰好一束光从云层穿过,洒在灌木和湛蓝的湖水上,像极了一幅画。

湖边的彩林倒映在神湖中神湖下方,是一条发源于三神湖的河流,它宛如一条银蛇,蜿蜒盘旋于山谷之中,与远处的雪山白云融为一体,两边是秋意渐显的灌木彩林。

湖边的彩林倒映在神湖中神湖下方,是一条发源于三神湖的河流,它宛如一条银蛇,蜿蜒盘旋于山谷之中,与远处的雪山白云融为一体,两边是秋意渐显的灌木彩林。

下载积分: 驴币 -1

湖边的彩林倒映在神湖中



神湖下方,是一条发源于三神湖的河流,它宛如一条银蛇,蜿蜒盘旋于山谷之中,与远处的雪山白云融为一体,两边是秋意渐显的灌木彩林。

湖边藏族信众堆放的玛尼堆突然脑海中想起了一张电脑屏保,犹如眼前的这幅景象,奈何本人技术有限,拍不出它与众不同的美。

湖边藏族信众堆放的玛尼堆突然脑海中想起了一张电脑屏保,犹如眼前的这幅景象,奈何本人技术有限,拍不出它与众不同的美。

下载积分: 驴币 -1

湖边藏族信众堆放的玛尼堆


突然脑海中想起了一张电脑屏保,犹如眼前的这幅景象,奈何本人技术有限,拍不出它与众不同的美。

在最为容易接近的一湖边短暂的休息了一会儿,看着山谷尽头的雪峰上,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倒影在水中的倩影随着湖面泛起的阵阵涟漪忽隐忽现。

在最为容易接近的一湖边短暂的休息了一会儿,看着山谷尽头的雪峰上,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倒影在水中的倩影随着湖面泛起的阵阵涟漪忽隐忽现。

下载积分: 驴币 -1

在最为容易接近的一湖边短暂的休息了一会儿,看着山谷尽头的雪峰上,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倒影在水中的倩影随着湖面泛起的阵阵涟漪忽隐忽现。

夕阳的余晖洒在我的脸庞,渐渐西沉的夕阳像是在督促我快点下山,这才知道离天黑,离满天星辰已经很近了。

夕阳的余晖洒在我的脸庞,渐渐西沉的夕阳像是在督促我快点下山,这才知道离天黑,离满天星辰已经很近了。

下载积分: 驴币 -1

夕阳的余晖洒在我的脸庞,渐渐西沉的夕阳像是在督促我快点下山,这才知道离天黑,离满天星辰已经很近了。

夕阳迟暮下竹庆寺加快了脚步的我,迎着山谷中微凉的风,疾驰在山谷中的小路上。身后竹庆雪山雪山依然屹立,天空的云彩红了脸庞。而竹庆寺已不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却依然显得庄严神圣。

夕阳迟暮下竹庆寺加快了脚步的我,迎着山谷中微凉的风,疾驰在山谷中的小路上。身后竹庆雪山雪山依然屹立,天空的云彩红了脸庞。而竹庆寺已不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却依然显得庄严神圣。

下载积分: 驴币 -1

夕阳迟暮下竹庆寺



加快了脚步的我,迎着山谷中微凉的风,疾驰在山谷中的小路上。身后竹庆雪山雪山依然屹立,天空的云彩红了脸庞。而竹庆寺已不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却依然显得庄严神圣。

我循着牦牛走的的路迹,径直下山。少了阳光的抚慰,寒意由四周袭来,好在营地已经近在眼前。旁边是修行喇嘛的小木屋,里面传来诵经的呢喃声。

我循着牦牛走的的路迹,径直下山。少了阳光的抚慰,寒意由四周袭来,好在营地已经近在眼前。旁边是修行喇嘛的小木屋,里面传来诵经的呢喃声。

下载积分: 驴币 -1

我循着牦牛走的的路迹,径直下山。少了阳光的抚慰,寒意由四周袭来,好在营地已经近在眼前。旁边是修行喇嘛的小木屋,里面传来诵经的呢喃声。

刚走到铺装路面,迎面就来了两位修行者,以为穿着僧衣,另一位穿着便装,看样子倒像是个汉族人。看我从山上而来,便询问我去哪了。我告诉她们我去了沟里面的三个海子,沿着山脊线而上,她们立马对我竖起了大拇指,夸我有胆量。她们告诉我,左边的山谷中有诸多修行者苦修的山洞,别有洞天。而右边山谷里的三个海子,是他们的三神湖,除了第一个神湖,后面两个神湖少有人去,更不知她们的真容。当我把我拍摄的二神湖和三神湖给她们看时,她们赞叹不已。

刚走到铺装路面,迎面就来了两位修行者,以为穿着僧衣,另一位穿着便装,看样子倒像是个汉族人。看我从山上而来,便询问我去哪了。我告诉她们我去了沟里面的三个海子,沿着山脊线而上,她们立马对我竖起了大拇指,夸我有胆量。她们告诉我,左边的山谷中有诸多修行者苦修的山洞,别有洞天。而右边山谷里的三个海子,是他们的三神湖,除了第一个神湖,后面两个神湖少有人去,更不知她们的真容。当我把我拍摄的二神湖和三神湖给她们看时,她们赞叹不已。

下载积分: 驴币 -1

刚走到铺装路面,迎面就来了两位修行者,以为穿着僧衣,另一位穿着便装,看样子倒像是个汉族人。看我从山上而来,便询问我去哪了。我告诉她们我去了沟里面的三个海子,沿着山脊线而上,她们立马对我竖起了大拇指,夸我有胆量。她们告诉我,左边的山谷中有诸多修行者苦修的山洞,别有洞天。而右边山谷里的三个海子,是他们的三神湖,除了第一个神湖,后面两个神湖少有人去,更不知她们的真容。当我把我拍摄的二神湖和三神湖给她们看时,她们赞叹不已。


下载积分: 驴币 -1

告别了两位女觉姆,我回到了我的营地。结束了竹庆雪山三神湖的探索之旅。这短短的一天,我几经风霜雨雪,却也得以遇见最美山间彩虹,三神湖更是尽收眼底,唯有没能踏上冰川而有些许遗憾。不过这一路也算是收获颇丰了。但愿希望,我以后还有机会来此地,一了我未完成的心愿。虽然,不知道会是以后漫长岁月的中哪一天,但会有那么一天的。别了竹庆雪山,别了三神湖,别了竹庆乌金禅林。

告别了两位女觉姆,我回到了我的营地。结束了竹庆雪山三神湖的探索之旅。这短短的一天,我几经风霜雨雪,却也得以遇见最美山间彩虹,三神湖更是尽收眼底,唯有没能踏上冰川而有些许遗憾。不过这一路也算是收获颇丰了。但愿希望,我以后还有机会来此地,一了我未完成的心愿。虽然,不知道会是以后漫长岁月的中哪一天,但会有那么一天的。别了竹庆雪山,别了三神湖,别了竹庆乌金禅林。

下载积分: 驴币 -1

告别了两位女觉姆,我回到了我的营地。结束了竹庆雪山三神湖的探索之旅。这短短的一天,我几经风霜雨雪,却也得以遇见最美山间彩虹,三神湖更是尽收眼底,唯有没能踏上冰川而有些许遗憾。不过这一路也算是收获颇丰了。但愿希望,我以后还有机会来此地,一了我未完成的心愿。虽然,不知道会是以后漫长岁月的中哪一天,但会有那么一天的。别了竹庆雪山,别了三神湖,别了竹庆乌金禅林。

竹庆寺,汉语意译即「大圆满寺」,全名「竹庆邬坚禅林」。竹庆寺位于四川省甘孜州海拨三千八百米的德格县北部,是藏传佛教宁玛派红教六大传承寺院之一。竹庆寺是藏传密宗大圆满法的教授传承发源地,又译为「佐钦寺」。寺院建于公元一六八五年,在此后三百多年历史,该寺曾出现过十三位虹化大成就者以及许多修成正果的通人证士如麦彭仁波切、巴珠仁波切等。现有僧人五百多名,寺院管理极为严格,道风淳正地理灵峻,寺院所在的雪山上下布满成就者的修行山洞与道场,是极具加持力的修行圣地。

线路  

竹庆三神湖距离成都距离较远,虽有客运班线,但还是建议自驾前往,一路沿川藏北线向西,过炉霍和甘孜县,在马尼干戈镇由317国道转向石渠方向的省道456线,即可到达竹庆镇。一路路况较好,普通练车也可通行。



  建议  



三神湖的进山路线建议走山谷,到一号神湖有较为明显的路,由一号神湖到二号神湖也有路迹可循,就是不太明显,二号神湖到三号神湖虽然距离短,但是路况不佳,有一定危险系数,前往的朋友酌情考虑。虽然走山脊线的视线更佳,但是只有前小半段有路迹,后面完全是钻灌木林,爬石海,遇上风霜雨雪,很容易出意外。所以建议还是走山谷路线为好。



建议来时提前关注天气预报,避开雨季前往,个人最合适的时间为秋季,此时山谷间秋色正好,天气也较为稳定,徒步风险系数小,风景观赏性高。



此山谷中有许多大型的石檐,足以遮风避雨。所以有想在上面露营的徒步爱好者,可以携带睡袋和防潮垫,直接在石檐下露营,别有一番风味。



还有就是有无人机的话一定要带上,这里航拍简直一绝,可惜我的无人机在青海坠毁了,没能拍到航拍画面。三号神湖在上帝视角下是一个心形海子,较为独特。

看点  



造型奇特的雪峰,有些多洛米蒂的感觉。

颜色各异的竹庆三神湖,湖水随着天气变化。

竹庆雪山的山麓冰川,让你与千万年的寒冰亲密接触。

有着悠久藏传佛教历史竹庆寺,可以深度体验神秘的藏传佛教文化。

竹庆寺正面山谷里的诸多修行洞,也值得一看。



  餐饮住宿  



竹庆镇规模还行,有较多的宾馆酒店,可以满足绝大部分人的住宿要求。

镇上以川菜和藏餐为主,价格适中。

想要解锁更多小众秘境,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野马的流浪日记


下载积分: 驴币 -1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1-1-23 15:13 显示全部帖子
支持户外,分享
发表于 2021-1-24 14:39 显示全部帖子
欣赏精彩好摄影,每一张都体现不一样的美
发表于 2021-1-24 16:07 显示全部帖子
欣赏围观好文,评贴支持
发表于 2021-1-24 17:25 显示全部帖子
这么好的帖子我要顶一下
发表于 2021-1-28 10:37 显示全部帖子
欣赏好帖+支持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