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西南

有钱人和没钱人开车去西藏的故事(边看边用头撞桌子)

查看:401844 | 回复:681
发表于 2007-5-12 16:16 显示全部帖子
寺庙不大,喇嘛和巴图很熟悉,到了就倒了酥油茶,介绍了一堆供奉的什么佛,什么教派,我不感兴趣,也不多问,倒是那个三个很认真的听,四处拍照,可能碍于巴图面子,喇嘛也没有管,我看见庙后面栓了条藏獒很不错,走进一看个头大,嘴大,凶,是个好品种,巴图看出了我心思说我早就和喇嘛说好了,下了小崽我要一对,说种比较纯,上次有几个内地人来要出20万买大狗,喇嘛不卖,藏族不卖狗。我问是公的还是母的,巴图说是公的,但是那边有个村子有个母的,但是那个地方远了点,我说,你不是有车吗,他说过几天有时间的时候去。狗在那里吵个不停,我们又回到大殿喝茶,巴图感觉老是我还有什么好东西,漏出了*商的德行,问给他留点好东西,我说可能还有条烟,留下。巴图马上说,有了小狗给我也要2个,好。小张不放心开了巴图的车去看我们的车怎么样,一会回来说油箱焊好了,正在弄怯懦机的油箱,清洗油路什么的。那哥三个也过来一起吹牛,吹了天混地暗,就到了下午,灌了一肚子酥油茶也没有感觉饿,我们回去看车,回去的时候,两个车都弄好了,老板还把那个捅了洞的油桶给焊好了,仔细看了一下油箱什么的20已经没有问题了。看了怯懦机,加了老板的两桶油,感觉不错,老板说,油箱里很多渣滓,洗油箱就用了5升油。用酒精把油管和滤清器都洗干净了,就是感觉怯懦机的机油油压有点问题,但是修不了,所以最好换机油,还有刹车油壶也漏油,他们给拧死了,现在好了,减震器两个都坏了。我说还是换了吧。那个哥们说都带了,马上换机油,换减震,我们弄怯懦机的时候,小张跑了一圈,说20没有问题了,让老板把机器盖子上接副油箱的洞给焊上别漏水,换了机油特别的脏,小张说我们的不用换,没有问题。具警长说他们带了2桶,一桶400多,我操,什么油,有必要吗。

  他们在弄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来千斤的事情,让他们把千斤拿出来,他们研究了半天确定我说的没有错,千斤是好的,然后互相大笑。

  终于全弄好了,大概要2000元钱,我操太贵了。巴图说要便宜点,那两个哥们在我没有注意的情况下把钱给了,弄的我和小真纳感不好意思的,他们三个却说已经够麻烦你们了,谁给钱不一样。其实一算也差不多,我们加了大概150多升油,正常市场价格也要12一升,还修了那么多东西,人家也不容易,也就不计较了。返回单位,他们在炖羊肉,巴图早上出去的时候就让他们去找放羊的老百姓买的,说煮羊肉的是他徒弟,得到真传,味道不错。我说吃了再说,其实想着就流口水。那哥萨那个在整理备箱收拾东西,小张也在那里弄后排座,我躺在巴图的床上聊天,一会那三个哥们也过来抱了个箱子说快到日喀则了许多东西用不上了,送给巴图别嫌弃,巴图抓耳挠腮的很不好意思,说不好,不要,不要,警长说没有关系都是小东西也不能带回去了,我说,别装了,收着吧,把羊肉炖好就行了,巴图一听马上说,你们绝对没有吃过这么香的羊肉,你放心。。。。。。。我说不吹牛B你能死呀。

  巴图当着女同志的面很不好意思,那眼神就是怪我没有给他留面子。我打开箱子一看,我操,煤气炉,高压锅,一条中华烟,奶粉,罐头什么的,这下巴图更不好意思了,说把烟拿上吧,你们路上抽,那俩哥们紧着说我们还有,还有。我说,你快去看羊肉,多弄点,给你了就别客气了。巴图马上去伙房了,我们三个吹了一会就开始吃羊肉,巴图又派车去买了一箱啤酒,我不喝,冰凉冰凉的,又是弄了点白酒,晕糊的睡觉准备早上出发。早上一起床,巴图早就起来了,吃了早饭把我们的油桐加满了油,我们就出发了,临上车的时候每个车又给塞上一大塑料袋羊肉,据说晚上又去买了一只连夜炖的,感动。献哈达、敬酒、上车出发,如果抓紧时间应该晚上能到日喀则,但是不知道车况是否允许。

  我和小张还是坐20,路上都是雪,这片雪比较大,我让小张在后面离他们远点,这两个哥们车开的那是真慢,小张几次都不满,快点弄呀,我说算了,他们哪里敢快,这速度估计都心惊肉跳呢。小张想超车,我说别的了,一起走吧,他们没准还有什么事呢。可能是熟悉了,他们的速度也快了点估计能有70迈了,我一直担心我说的发动机减档制动他们能否理解。

  我感觉早上没有吃饱就拿出羊肉吃,还是热的,小张也吃了几块,不是夸内蒙人,他们做的羊肉味道就是好!

  争持着看见怯懦机已经下了路了,怎么回事也没有看见。我们赶紧过去,打开车门,看见三个人脸是土色的,那个女的手里拿着一块羊肉,警长也拿了一块,驾驶员看我来了,连忙说,差点翻了,吓死了。原来开了一会感觉熟悉了就吃羊肉,他说“我刚把肉放嘴里就是过个弯,一踩刹车就往下横,赶紧打方向感觉那边车轮子都翘起来了,这边压了个土包车没有翻,然后往这边打方向车就直接下去了”。我操

  我说,你踩刹车跑偏车往那里偏就往哪里打方向,最多是原地转过来,别往相反的方向打,速度快了、刹车踩死了肯定要翻,幸亏有个土包,要不就完了。算了,说也没有用。
发表于 2007-5-12 16:16 显示全部帖子
看车能不能上来,试了一下不行爬不上来,雪太厚,小张把车开到前面用钢丝挂上,我也用四驱,一合力出来了。

  车是没有什么问题,我说开慢点,警长看我要走马上说,大哥你来开吧,这里路我们不熟悉。我说小张你来吧,我开20,毕竟怯懦机开起来舒服。小张早就想操练一下了,笑着说行。这时候一段对话把我们都笑了。

  女:“看我的羊肉都没有扔”,

  警长说:“我屁股是湿的,一瓶可乐一点都没有浪费都撒在裤子上了”,

  那女的说:“那是可乐呀,我还以为。。。。。。。”

  警长:一听急了“什么意思,我一直很镇定,你以为什么”

  驾驶员:我的羊肉呢?然后找车座子下面

  女:可能在后备箱,我感觉有个东西从我鼻子尖飞到后面去了。

  驾驶员:不可能,怎么能非后边。

  女:你看这不是。果然从后面找到了那块粘着口水的羊肉。大笑

  驾驶员:那我的可乐呢。

  我操,你还吃的挺全,你以为你是谁还边吃边喝,晕。

  警长:不知道

  女:不知道

  三个人找。

  女:你真该死,原来在那女的包上正在洒。包是放在后排地上。

  我说:抓紧时间赶路,别罗嗦了。小张终于坐上怯懦机了,我开20。

  小张对于4。0还是能充分发挥它的作用。一路狂奔,我根本跟不上,后来可能过足了隐速度下来了,我们漫漫的宝石70的速度往前走。

  (我们的车是5档位的,实际上是金杯的机器,是北汽最后列装的产品,但还是化油器的,外客还是绿色20的,据说和战旗差不多,和普通20有什么区别我也弄不清楚,就是发动机不一样吧,修理部说都一样,对了半轴有点区别)

  连续的翻山,一直都很顺利,2020有时候要打点滑,但是问题都不大,小张挂着4H根本不考虑什么,偶尔停车上厕所,一路还算是顺利,可能是下雪的原因一直没有遇到过路的车,因为速度不能快,所以我估计晚上肯定不能赶到日喀则了,实在不行就住拉孜,然后明早再走,反正不着急。中午了,我们找个眼光足的地方吃饭,那俩哥们拿出了一个组合餐具包,用小煤气炉子(一个送给巴图了,这是那女的带的)用下锅烧开水,不到一会他们摆了一地东西,大到各种炊具小到筷子牙签,我操,真全呀,甚至还有四个折叠小凳子,说实话,比我家里东西都全。

  我看那个大盒子,设计很合理,所有东西放进去正好。他们说要用一次,要不就白带了。看着他们折腾,我和小张也不能帮什么忙,只能看着。说实话,看着都累。
发表于 2007-5-12 16:16 显示全部帖子
我和小张已经开始啃羊肉了,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煮了一盆方便面,然后每人分了点继续煮,锅太小。

  的确喝着雪水煮的方便面汤感觉是不一样,看者他们折腾也不好意思催促,只能让他们折腾。我终于吃完了,那个哥们又烧水,我问干啥,他说煮点咖啡,我操,我晕。

  水开了,三个人一个喝咖啡,一个喝牛耐,一个喝蜂蜜,我操,我晕,带的多全呀。问我俩来啥,小张看我笑了一下说他喝果汁,我说随便。过了一会果汁来了,我操,真是牛死了,我看了小张一下,意思是说,你的那点见识难不到这些大哥们。小张突然有了兴趣,跑到他们后备箱问,“我看看你们到底都带了些啥子哦”,一会又回来了,说,看不明白估计什么都有。小张收拾我俩的破烂,这时候那哥们看到了我的羊头,连声说好东西,三个人一唱一合,驾驶员说这东西挂在客厅绝对牛比,那女的说,在香港能卖几十万,警长说多少钱也买不来,我操,太能忽悠了,我怀疑是不好似巴图和他们串通好了忽悠我。一个哥们说开个价他们要了,我真是感觉到是不是真的,警长更是爽快说2万一个我要了,那女的说是她也要,我操,不是吧,大哥大姐你不是拿我开心吧。

  我说算了,等缺钱了再说,后来想逗一下那个警长,就说你把你的卧而卧给我,我把两个给你,他竟然又拿起来仔细看了起来,然后自言自语的说,“其实这个东西绝对是有市无价的,车是能买到的,这个绝对有多少钱都买不到”,我操,我想他要是同意的话肯定脑袋进水了,看他还在琢磨,我一看当真了连忙说,算了,你们要是真喜欢我再遇到就给你联系,你们买就是了,我这是人家送的(后来才知道,这就是藏羚羊的脑袋,国家禁止销售运输的,即使是自然死亡的也不允许).

  为了尽快赶路,我们出发了。估计还要翻几个山,反正也不着急了,漫漫的走,因为已经是下午了所以山上的雪几乎都已经融化了。山路潮湿,没有灰尘,感觉非常爽。不知道是在翻哪个山的时候忽然发现前面塞车了,这有点奇怪。

  到了跟前一看我们前面排了2个牛头,原来是2个大货车在会车的好似后发生问题,一个车撞到了山上,副驾驶那边已经变形,下山的车侧翻在路上车头已经横下路基,车尾、车身横在路面上,最要命的是两个车都装满了货物,严重的超载。万幸的是没有人员受伤,看来尽管保持了车速度,还是很快,路面很窄十分危险。据说已经有驾驶员下山去找人了,我估计把货物卸下来再把大货车拉开没有1天完不成这个工程,我们前面的2个4500已经等了1个小时了,正在商量是不是返回去。上山方向还没有堵车,天色也晚了,我也开始打算要不要返回。

  小张正在研究别的路,因为是蜿蜒的盘山道,直线下方就是路面距离也就6米,但是坡度起码60度,而且石头很多,正常的车是不敢从这里下去,如果刹车踩死直接就是翻过去,不踩死可能就直接自由落体冲下山,太危险了。小张看了无数次还是没有把握,前面那两个牛头的司机也是说太危险了,他们同行的是政府部门的去日喀则开会,也说实在不行就返回去过几天再走。我们几个闲聊着,这时候小张把我叫到一边说了一个重大发现,原来拿了我背包带的娘们在一个4500上,没有下车,我问是不是呀,他说没错。我操。
发表于 2007-5-12 16:17 显示全部帖子
我就叫警长说你们的哥们在那里,他说,早看见了,没有理她,可能她也不好意思下来打招呼吧,反正没有打算和她说话。

  我想了一下能继续走最好继续走,我看了一下路,大概有一个下路点是50米左右,有个底盘不能过的石头,然后就是下面路基和山坡结合部落差大了点,我就和小张商量从这里下去行不行,小张看了说问题不大就是怕一踩刹车车子直接翻过去,毕竟发动机在前面,头重脚轻,而且坡度太大,我想了一下打算试试。我和小张用工兵锹砍石头,那几个石头可能风化的严重几下就起出来了,然后把下面路基垫高,基本上是畅通了,但是万一后轮受到颠簸真有可能直接翻过去,还是心里没有。我想了一下,假如有人在后面拉着车的话那不就没有问题了吗,但是没有长绳子,而且万一冲下去绝对不是人力能拉住的。想了一会还是没有把握。可是还是不死心。后来想如果在车尾部有个东西向下拉着它也可以,能不能找个重物,听了我的想法,小张说“得行”然后就去大货车那里找到一个蛇皮口袋,我感觉磨几下就可能碎,所以说再找几个。小张转了有圈说就找到一个麻袋,我们几个人开始把两个袋子套在一起往里面装沙土,我们5个人用手用锹装了漫漫的一袋子沙土和碎石头,估计起码有100多斤,然后用2根钢丝把袋子绑上车的后拖钩,留了大概半米的距离,保持沙袋始终拖在底上。这时候已经没有人关注那大货车了,所有人都过来看我们,我把20的四驱接上漫漫起步,因为后面拖了底上的一个沙袋所以很艰难,把车漫漫的停在坡上面,正要往下走,4500的驾驶员说把车门打开,我一想有道理,就把车门打开了,但是很犹豫要不要系安全带,如果发生翻车,安全带就是唯一保障,如果直接冲下去,那有安全带就根本没有办法跳车,所以不知道怎么办,考虑一下必须要系,假如车子失控我宁可把刹车踩死翻车,也不能冲下去。

  起步,那真好似一个慢,我突然想了一下,把喇叭长鸣了10秒钟,这时候小张又叫我,他说来说说他开,我说算了,你指挥拉拉队给我加油,我清楚小张的意思,其实谁不一样。
发表于 2007-5-12 16:17 显示全部帖子
起步了,我感觉车子实在太沉,可能是拖着东西很有作用,坡度大了起来我感觉几乎是垂直的感觉,左脚半踩住刹车,右脚踩了2/3的油门,车子左右剧烈的颠簸,但是后轮始终在沙包的拖拉下附着在路面上,随着速度的加快我漫漫把油门松点,速度保持最低能拖动沙包的力量,距离下面的路基越来越近,因为石头太多,车子不停的颠簸,我至少听到了2次磕底盘的声音,车门在那里呼扇呼扇的,估计一会就要把合叶弄坏,已经不考虑那么多了,我期盼着前轮搭在路面的感觉快点到来,但是又不能着急,突然听到后边一声警叫,特别是一声女的叫声,我下意识的也叫了一声我操****的,感觉后面的拖力没有了,车子速度马上上来了,我习惯性的把油门松开,但是不敢再深踩刹车了,距离路面也就10米了,车子几乎是直接下去,我不敢打方向,不敢踩刹车,不敢做任何动作,只能尽量瞄准垫好石头的那个路面结合点,在一阵剧烈的颠簸后前轮终于搭了上去,连忙踩死刹车,车子基本上是平的了,后面传来了无数尖叫、欢呼,我是一阵阵迷糊,原来沙袋拖了一会后,钢丝绑沙袋的地方撕裂了,幸亏是快到了,要不没有了后轮附着力的情况下,颠簸一下,车子就直接翻过来了。我把车停在路边,用石头把车轮垫好,一看小张带领着三个哥们正把往上台沙袋呢,真不浪费时间。

  我走了上去,小张把怯懦机开了过来,这时发现那个娘们也下车站在那里了,我一上来她嘻皮笑脸的说“好棒呦”,我操。。。。我没有理她。

  小张还在绑沙袋,我说等一下,把车上的东西全卸下来(减少自重就是减少落体的重力),他们赶紧卸车,我说一个不行,这个车大多了,至少两个沙袋,要不车太重了惯性太大,没有沙袋了,怎么办,这时候警长说了一句,背包行不行,我说行,警长马上开始把自己背包里的东西往外倒,我说你那背包1000多呢,白瞎了,怯懦机驾驶员马上说,这时候还顾的了背包?“你说需要什么就绑什么,不考虑东西了”,还真爽快。。。。

  小张要开车,我说你别上了,还是我来,我有经验了,小张说没有事,我说算了,别扯淡了,我休息一下,山风一吹,我才感觉到后背冰凉,汗早就把内衣打湿透了,我抽了根烟,他们哪来可乐我喝了几口,琢磨起这个大家伙怎么能下去。那个娘们过来和警长搭话,我一猜就是要搭车,她搭的那个4500已经决定返回去了,所以她不想回去,就和警长商量,我在想,如果你让她搭的话,你真不是男人。

  怯懦机驾驶员很坚决的说不行,那个女的也说了一句,可能吗。这时候警长说,拿出个笔记本说,先不说搭车的事,先说你那钱还没有给呢,大概是7000左右,那女的说,现在没有那么多钱,到了日喀则肯定给,我不会赖帐的。我操,我和小张也不搭话,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吧,外人不好干涉。

  沉默了一会,他们三个在那里收拾底上东西,那女的想了一下拿了一打钱说身上就3000,先给你吧,警长接过钱说了一句,还有4000,那女的说,我没有了,到了日喀则再给你,别那么小气。警长说,少一分都不行。。。。。。

  又是沉默,那女向我走过来,我一看过来了没有等她说话马上说,别和我说,你们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她又停了一下。那女的到那边转了一圈回来又拿了些钱,说这是4000可以了吧,警长接过钱说了一句,我们两清了,互不相欠了。那娘们又说,那我们今天能赶到日喀则吗,警长说,我们不赶,你的事情你说的算。那娘们马上说,不是一起走吗,警长说,我说的是你把欠我们的钱给我们,又没有说让你搭车,虽然没有看到那娘们的表情,但是我能想到,绝对。。。。。。。。
1人点评 收起
  • 天下龙行 感受的到那惊心动魄。 2012-2-7 14:19
发表于 2007-5-12 16:19 显示全部帖子
我发动车,挂上四驱,漫漫的起步,因为两个大沙包,那起步真是艰难,终于把车顺在坡上了,我问了小张看看沙袋怎么样,他说没有问题,起步了,怯懦机比20平稳的多,但是感觉惯性也大的多,好在2个沙包,我甚至松点油门感觉就要熄火,刹车基本没有踩,怯懦机底盘比20底车子晃动、颠簸不是很大,但是刮底盘却是比较频繁,好在都是刮的土包所以没有什么阻力。终于把前轮搭在路面上了,后面的欢呼声证明我安全了,我下来把小张一直跟在车后走,我俩把沙包解下来,把车停在路边,拿着背包走上,背包已经惨不忍睹破了好几个洞,但是还能装点东西,我们爬山坡的时候,他们也搬着东西下来了,我们折腾了3趟才把东西全运下来,那个娘们也下来了,4500正在调头要回去,看来虽然我们的办法可行,但是他们不打算尝试了。其实他们的选择是正确的,没有必要冒险,不能把一、两次偶然的事情看做是做好的方式。

  小张说他开20,我来怯懦机,我同意。我们上车,那个娘们跑到我这边和我说,让我搭一下吧,我着急赶到拉萨要回去,家里有急事,我说,车是他们的我没有权利,他又和警长说,“行不行,别这样,都是一起来的”,警长还没有说话,怯懦机驾驶员就说了,不行,你少来这套,这时候我看见娘们使用了杀手武器——眼泪,说他们的车已经回去了,现在没有车了,怯懦机驾驶员说,你刚才就应该跟他们回去,我们也没有让你搭,看着她的眼泪我说算了,你坐20去,她马上象飞一样跑了过去,不知道小张和她说了什么,半天才上车,刚要起步,小张下来了,过来问我,“咋个又让她山来了呢”我说,算了,挺可怜的,我让她上的。小张没有说话,回道20,又看到那娘们从副驾驶的位置下来从后排座上车,估计小张不愿意看到她。

  一路下山,基本顺利,时间不早,但是天色还很亮,可能是时差原因。走了不知道多久,20突然挺在路边上,我也停下来,过去一看,小张就在那里说“把我吓到了”“把我吓到了”,我问怎么了,他说刚才过弯的时候方向卡死了,来回打了几下才过来,轮子贴着路边过去的,我操,真好似要命。我俩马上钻下去看,拉杆、球头都正常,再打几下方向有异响,小张说是半轴可能有问题,说现在好了要不就将就着走,我说不行,扯淡呢,万一拐弯再卡死,车毁人亡,划不来。把怯懦机上的千斤也拿下来,打两个千斤卸轮胎,拆半轴,工程比较大,那两个哥们也帮忙拆螺丝,我和小张把右轮半轴卸了下来,一看,我操,滚珠全部散了,小张马上说不对,原车的半轴他看了是轴承那种新式的,这个却是老式的,可能是修理厂给换了,把那边的也拆下来一看那边的还正常,但是磨损很大,质量特别差,小张火的不得了,说回去找他算帐,好在没有半轴就是没有了四驱,也就无所谓了,把轮子装上出发吧。我上了车,怯懦机的哥们说只要有那个娘们就没有好,我说算了吧,女人嘛。这个女的听了马上反驳,女人怎么了嘛,我哪里象她那样,我不敢说话了。警长说了,其实找个这样老婆也不错,绝对过日子是个好手,绝对不吃亏。接挪机驾驶员说,操,把你卖了都不知道。。。。。。

  我们终于到了拉孜,虽然时间很晚了但是大家很高兴。找个小旅店20一个人,停好车,我把电台卸了下来,武器带上上了楼,找了2个房间,一个房间3个人,那个娘们说要找个好点的地方,自己出去了,我们感觉正好。老板娘给煮了面条,简单吃了连衣服都没有脱就睡觉了。早上起来发动车发动了很久,关键这哥三个要用热水洗脸,等他们梳妆打扮完毕我们才弄车,两台车都正常,就是感觉怯懦机的油压特别高,但是感觉问题不大,新换了机油,为了保险,警长拿出了什么传说中的添加剂加了进去,感觉不到效果怎么样,我们计算了一下下午肯定能到日喀则,那个娘们也不见了踪影,估计是找到了好车已经走了,也罢,没有一个不讨厌她的。
发表于 2007-5-12 16:19 显示全部帖子
17。(完结篇)大家就不用等下文啦:

  可能是坐车坐习惯了,这三个哥们还真就不打算开车了,我开怯懦机,路况不错,车也不错,随便就能跑到130,为了小张能跟上我就保持80多速度,天气非常好,灰尘大的很,开了一会决定还是他们自己开,我回到20和小张同甘苦,共患难。有信号的地方我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准备晚饭和招待所,一切顺利的到达了日喀则。本来打算就此分手,但是他们打算和我们一起返回拉萨,我们休息2天,他们也要逛一下扎什仑布寺,我和小张住在招待所,他们住了上海宾馆,我到了房间马上就是洗澡,真爽呀,21天了衣服没有换过,袜子换了,洗脸就10多次吧,浑身是汽油味道,衣服上的灰尘起码能种一盆花,洗澡的感觉真好。

  日喀则2天不罗嗦了。

  返回拉萨,一路顺利,我们也在拉萨分手了,临别时都很珍惜这一路上同行的回忆。。。。。。。。。。

  后续:

  警长特别说到,如果要卖羊头的时候他排1号。怯懦机驾驶员把许多东西装在我们车上,那个女的说回去给小张介绍对象,小张那嘴合不上了,互相留下电话号码,用力的挥手告别,我们的车回到机关院子的时候,马上向领导汇报平安返回,领导在电话里马上就说,晚上吃火锅他请客。我围着20转了一圈,依旧是新的,但是发现牌照没有了,后来知道是小张卸下来怕颠丢了。回想起来这一路,还是比较顺利的,大毛病没有,小毛病正常。因为我们走了很多地方大概跑了5000公里,板油路面也就10%,其他的都是在高度颠簸的状态下度过,返回的时候问题很多,但是只要动脑,不等不靠就能找到解决的办法。带上的配件没有用多少,减震问题无论什么车都要换,油箱是意外情况,离合也好似意外,电瓶是人为因素,半轴是技术问题(修理厂专门给我2次电话道歉,说是工人的责任弄错了,非要请我们吃饭压惊,后来还让小张带来一条烟,小张把旧半轴扔到老板的办公桌上把桌子砸了几个坑,老板还是很感谢,因为小张没有扔他脑袋上。。。。。。)其他的不是问题,正常现象。。。。。。

  路上遇到4个人,3个互相帮助非常友谊,其中一个有点问题也是正常,但相信大多数女同志是不错的。

  传说中的怯懦机4。0是个不错的车。

  2020让我们学到很多也多了很多经验。

  羊头已经挂在我家里,很漂亮,老婆不喜欢说吓人。

  两个男性朋友还经常发信息问候一下,据说买了个4700还打算走西藏,他们到了拉萨就把车给卖了坐飞机回去的,所以还要尝试青藏、川藏线。后来我因工作单位换了,失去联系。

  那女性朋友给小张介绍对象的事情可能还在物色,所以没有联络。

  2020已经在更新装备的时候淘汰。

  巴图说藏獒下了2个崽子被他带回内蒙草原,据说很多人要买小崽,一个能卖5万(不知道是真是假),说我要是喜欢随时给我两个小崽子,自己去拿,我怕被酒灌翻一直不敢去,也没有时间。

  一路上的艰辛,用一句话就是“痛并快乐着”

  以后的岁月看到无数的丰田被大车背了回来,我是多么自豪。尽管车是好车,但是很多问题你无法自己解决,因为自动化程度高了就意味着你必须用专用工具。而20,怯懦机等却是人工操作就能应付。

  总结

  好运气+好司机+好车=走天涯

  好运气+好司机+破车=走天涯

  好运气+破司机+好车=走天涯

  坏运气+好司机+好车=麻烦不断

  坏运气+好司机+破车=艰辛但能抵达

  坏运气+破司机+好车=寸步难行

  坏运气+破司机+破车=哪里也不去
13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07-5-13 00:10 显示全部帖子
总算坚持着看完了。。。那几个哥们真牛!
发表于 2007-5-13 09:27 显示全部帖子
强人!,精华支持!
发表于 2007-5-13 10:38 显示全部帖子
看完了
这几个人绝对牛到家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