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3247

主题

0

今日

美国

2009年 3500公里美国阿帕拉契亚小道直通背包徒步

查看:138148 | 回复:1170
发表于 2011-12-22 19:43 显示全部帖子
我今天并没有与John约好一起徒步。这只是在途中两人相遇,我给他拍的照。他以后
一段与我在一起的时间里用大卡车约翰,"Big Truck Johnny"的别名,直到他的女儿
厌倦了父亲在外徒步"不顾家"的行为,给他起了个别名,"懒驴"。他告诉我他目前
没有业务,有四个月的时间,想用背包徒步来减轻体重,但也想走完全程。我坦率地
告诉他,这四个月的时间对他这样从没有背包徒步,体力不在最佳状况的人来讲很紧。
他也同意走到哪儿就到哪儿。



我从中午时分开始便开始听到山脚下连续的枪击声。我很早以前就知道,在这段小道
附近的山下为美国陆军精锐的特种作战部队,Army Ranger,的基地或训练营地。
估计蓝博属于此类。平民徒步者有时能在附近的小道上碰见路过的正在训练的士兵。
我身旁的枪声连续了好几个小时,体现了一个军事大国的经济实力。



我想这山叫,Hawk Mountain。陆军巡游兵的基地就在其下面。


发表于 2011-12-22 21:22 显示全部帖子
天虽然还不太晚,但我昨天的几乎一天的旅途使我感到相当的疲劳。与"大卡车约翰",
及另一个背包客聊过后,就在一个已经建立的营地上安营扎寨。而他们却继续前进,
准备再走4个英里,在一个避难所过夜。



我的吊床。它的特点是体积小,重量轻,但舒适程度差,空间小。我在天转热后便
放弃使用它,而用普通落地帐篷。


发表于 2011-12-22 21:23 显示全部帖子
由于这里是野外,理论上有熊及其它动物的出现,所以食物袋要高悬在树枝上。



夜里事与愿违,"大卡车约翰"第二天告诉我,半夜里一架Army Ranger的直升机进行
空降训练,正好在他露营的小溪上空,探照灯把附近照个雪亮,徘徊不走,吓得他
不轻,半天没有睡好觉。我这儿却什么都没有听见。夜里飘有零星小雨,还不能真
正检验我的吊床防雨的功能。


发表于 2011-12-22 22:1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远方游侠 于 2011-12-23 09:36 编辑

2009年5月1日
当日起点: Sassafras Mountain, GA, AT M. P. 11.2
当日终点: Woods Hole Shelter, GA, AT M. P. 27.0
距旅途终点Mt. Katahdin: 2151.3 英哩 (3461.4 公里)
里程数: 15.8 英哩 (25.4 公里)
天气: 多云到阴


图中两红点之间为我今天所走的路程。



阿帕拉契亚小道经过许多国家和州立公园和保护地。这里的蓝岭与我后来见的蓝岭
不知是否有关系。



我一早离开营地,路过"大卡车约翰"的营地,他正好要开拔。于是我们聊了起来,因
为明天就要暂时离开小道去补充给养,处理个人事宜,所以决定一起行走。


发表于 2011-12-22 22:22 显示全部帖子
我在小道上。乔治亚的平整地段,徒步起来的确相当舒适。



小道就是沿着山脊,但并不是每个山头都去,而且放坡也很缓和。



由于森林火灾,小道旁被烧毁的林子。


发表于 2011-12-22 22:31 显示全部帖子
沿着等高线或缓慢放坡的小道。由于土质的关系,走上去相当的舒服。



来到Woody Gap,Woody垭口。



回望走过的小道。


发表于 2011-12-23 07:41 显示全部帖子
在这个季节里,山区的水汽十分的充足,而且地表的温度相对较高。水汽在升入天空
后,遇到冷空气,便形成降雨,这样的循环往复,造成雨天联绵不断。上午走过的群山。



疲惫的"大卡车约翰"和我借着一个观景点,坐下休息。他一直夸赞我的体力比他好。
我了解到他的祖上两辈均在纽约市作港口的引水员,有法国和德国的血统。而他现在
为独立的承包商,住在佛蒙特州。



我的自拍。大山虽然绝对海拔不高,但不断的上上下下,可以使人很疲惫。


2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11-12-23 08:32 显示全部帖子
天空开始下起间断小雨。给才上路后不久的我一个心理上的小小冲击。



在乔治亚州段的舒适的小道。



雨过后,天空似乎在放晴。


发表于 2011-12-23 08:59 显示全部帖子
哇, 一年前帖子两年前的事,楼主还在更新, 真是辛苦你了
发表于 2011-12-23 09:04 显示全部帖子
"大卡车约翰"和我在小道旁发现了一个营地。我们虽然知道避难所离这儿不太远,但
大家都累了,懒得再多走几步,就决定在此搭营,明天上路也快。不过在后来取水
的时候,我们俩还是去那避难所走了一趟,遇见了我在最后一天的徒步中仍然在一
起的"萤火虫",一个来自明尼苏达,但以前在佛罗里达工作的女孩。我在徒步的第
二天与"萤火虫"相见,途中几千公里,我们碰到好多次,在最后的一天我们在北端
终点见了最后一面。我们从没有相约一同背包徒步,因为她是个很独立的人,而且
我个把星期以后就"单飞"了。他们以后也曾邀请我一同徒步,但被我谢绝了,我想
要更多的自由和速度。



"大卡车约翰"在建立他的营地。那么大的个子,却住在相当小的帐篷里,为减轻
负重,但晚上肯定不舒服。



我的吊床。夜里雷雨交加,闪电呈各种颜色,就在头顶很近的地方,我唯恐会被
雷击。所以露宿在山顶上不是件好事。这个经验我永远记住,除非我确信天气,
和风景特好。


2人点评 收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