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8592

主题

慕士塔格峰

记录7546,生命中那一段感动

查看:245633 | 回复:736
发表于 2007-9-1 18:21 显示全部帖子 | 只看本帖大图
<P>记录7546,生命中那一段感动<BR><BR><BR>  是不是因为无路可走,我们才去登山。<BR>  我想,对大部分的登山者来说,登山所寻求的特定目标是精神领域的,但真正涉及到我个人的,却是那道残存在内心深处的——一个关于生命和爱的主题。<BR>  如果说登山就是为了逾越一个界限,那么,我的出发点也仅是一则渴慕冰雪的心情:在山的另一侧,找一段空间的震撼,让我去掉身体里的一切愚蠢和妄念,像冰川,静水流深……<BR><BR>  2007年慕士塔格的攀登,没有了当初奔涌在我骨子里的那种诗意,却多了历经磨难后,那蕴含在我生命中的一段真实感动。<BR>  十几天过去了,现在,我已坐在书房里,正用键盘回忆着慕士塔格山巅上的那场雪,十个手指尖还微微发麻,正一点一点地褪去表皮;左腿打满了石膏,以一种几近偏执的姿态,仍僵硬地延伸着过去;双脚大姆指甲里的瘀血,使我想起下撤到大本营时,一阵风过黄昏后,那种幸运的快感。<BR>  短短的十几天,却让我见证了生与死,体验了爱与感激。<BR>  我要感谢上苍,感谢各位关心我帮助我的老师、教练和山友,感谢一直照顾我们的协作和后勤人员。<BR>  在慕士塔格,我收获的不仅仅只是7546这样一组数字,或者一张张记录登山过程的PP,人与人之间的关爱和友情才是贯通我这次攀登的主线,哪怕仅仅是一次关切的眼神,一记想拉你一把的手势……<BR>  上山前,彼此是陌生和有距离的。下山后,虽各奔东西,却多了一份亲近,多了一条无形的的线,将大伙连在了一起。有时,通起电话,那种感觉,如远方的兄弟。<BR>  7月19日,在第一次上C2作适应性拉练的下撤途中,至需要横切走Z字型的那个陡峭的大雪坡时,走在我前面的一个山友,突然滑坠。急切下,我大步向前,不但没能拉到那位山友,却使自己失去平衡,侧翻在雪地里,将左腿副十字韧带拉伤。<BR>  次日,左膝盖关节内侧肿胀,加上毛细血管的破裂,使得左小腿上也肿起了一个包。在一天半的休整期,在我那顶帐蓬里,新登协的徐坚老师为我先后做了四次按摩,每次时间都长达四十分钟。热心的王姐(聊鸽神鹰)、胡风岭教练、深圳小刘等为我提供了所需的药品;藏族协作阿旺送了我弹性绷带;协作张群(一起K2)送给我一条新的护膝;南京孔兵(老革命)在塔县为我买回的止痛膏药,一直用到下山。还记得南京老李从塔县回来,下了车就急急来到我帐蓬前,递给我一包果冻,那一刻,特别温暖。<BR>  傍晚,刚吃完饭,拖着受伤的腿,站在帐蓬前,望着暮色蔼蔼的群山,想着自己的腿伤,想着明天以后可能面临的种种结局,甚至想到生与死。下午,韩国登山队队长的尸体被毛驴驮下山的情景还历历在目,瑞士美国再加上英国队员,这期间,本来四条鲜活的生命,却永远被山留了下来。有时生与死时就是在一念之间,那么,我呢?<BR>  情绪的低落,突然使我思念起远方的亲人,那一刻,望着落日下的群山,心突然柔软起来,就钻进帐蓬,眼含泪花,在日记中记录了这样一段文字:<BR><BR>  致亲人<BR><BR>  现在,我一个人<BR>  坐在大本营的帐蓬里<BR>  远方,落日正以它一贯的悲悯<BR>  为我勾勒出群山的慈悲<BR>  我就为你们讲一讲风雪吧<BR>  讲一讲风雪中的那些兄弟<BR>  有时,一场风雪会让人<BR>  感到更加温暖<BR>  我也要讲一讲自己<BR>  讲一讲这么多年,我的自私和愚蠢<BR>  讲一讲我帐蓬外的一块石头<BR>  有时,石头比山坦诚<BR>  我还要告诉你们<BR>  思念,是人世间最温暖的一盏灯<BR>  今晚我的幸福,就是在灯下<BR>  写诗哭泣<BR>  此刻,几千里外<BR>  老家的天空,一定已经很黑了<BR>  帐蓬里,却装不下我一滴<BR>  愧疚的泪水<BR>  请相信我吧<BR>  明天一早,我就将帐蓬里所有的爱<BR>  仔细叠好,都压缩进包里<BR>  然后,背着冲顶<BR>  莽莽的昆仑山脉上<BR>  没有一个夜晚能让我忘掉家人<BR>  此刻,我帐蓬里的爱<BR>  高过山巅<BR>  &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2007-7-20晚十点半<BR><BR><BR>  在大本营只休息了一天半,21日下午,登山队决定提前冲顶,胡教练和徐老师一直劝我放弃。队伍已经分好了组,但我却在为是留在A组还是B组这个问题犹豫。按当时的实际状况,我留在B组,晚些上山是一种理智的选择。可这些天,我与同一个帐蓬里的老李和孔兵三人之间,相互关照相互鼓励,也相互分享着一切,不论是困难还是快乐,情感上已经磨合的像是一家人了,舍不得离开他们。<BR>  当队伍还在开会讨论分组时,我想起邻队的杨春风队长曾经当过中医,又是有着丰富经验的领队,找到杨队后,他为我做了检查后,建议我放弃或者至少要多休息几天。回到我们的营地后,分组已经结束,老李过来询问结果后说,如果我不想进A组,他和孔兵也到B组,这样大家还能在一起。<BR>  这是发生在临出发前一小时的事情。此刻,我无法找出一个不让我继续的理由,当我作出选择,作出留在A组的决定时,徐教练只说了一句话:现在什么也不要说了,快去帐蓬做按摩。<BR>  准备上山了,当我拥抱着胡教练和徐老师这两位前辈告别时,心头忽然涌出那种悲壮和眷念的感觉,心头一阵发热,眼泪已然在眼眶里打着转转,我竭力忍着,不想让它淌出来,我要用一种男人的方式来表达我的感激。<BR><BR>  到达C2的深夜,伤痛突然加剧,辗转都不能入睡,听着冰雪和风吹打着帐蓬,感觉自己就像落在无边的空旷中,在坚持和放弃的两端间飘荡着。起来,打开挂在帐蓬上的头灯,披着衣服,坐在睡袋中,呆呆地看着帐蓬上的一滴水珠,像看着自己刚刚出世的身体,突然之间,变得满足起来。能来到这个世上,能来到慕士塔格,就是幸运。腿伤虽然是不幸的,但只要还能走,就应该走哪算哪,也应该满足了。我便拿出红花油,按照徐老师教的方法,按摩了一个多小时,感到好多了。想想身边的老李,54岁的人了,头没日没夜的疼痛,黑色的胆汁都吐了几回,他,应该比我更加困难。<BR><BR><BR>  在登顶和下撤的途中,虽然每一步的迈出都是艰难的,都是生命里的苦行,但我还是在享受着人生中另一种乐趣——山友之间的关怀。我不想在此浪费大家的时间,去述说一些细节,但那些细节已经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记忆深处。<BR>  登顶的那天,我一直跟着协作阿旺、阿丹、温旭的后面,走在最前面。天气不好,时常刮起风雪,让人看不清路线。他们走走停停,经常回头看看我,虽然我看不到他们的眼神,但我却能感受到他们的关心。<BR>  下撤时,因为左腿不能受力,加上登山包很沉,刚开始不适应,老是摔跟头,想爬起来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才下的新雪,想坐下滑雪下山也不可能。这时候天气更加不好了,常常是十多米外就看不清下山的参照物了,风雪吹过,脚印更是转瞬即逝,心中不禁焦急和担心。正在此时,三位协作从后面赶到,二话不说,阿丹、温旭分列在我两旁,让我坐在雪地上,拿起我登山杖的另一头,拖着我就跑。<BR>  我,一米八的大男人,平生第一次让人这样照顾,一面是感动,一面是羞愧。我知道这样极其耗费他们的体力,而且他们下到C3营地还要担负拆除帐蓬的重任,我恳请他们停下,他们就是不听,一直拖了有二、三百米的路程。<BR>  突然,阿旺看到在偏离我们下撤路线一百多米远的地方,有一个山友坐在雪地里,面朝山下,一动不动。<BR>  阿丹,阿旺商量了一下,急速赶了过去,过了一会,那人蹒跚着被他们搀扶过来。<BR>  原来是杨春风队的一个队员在下撤的途中出现了严重幻觉,他以为自己已经到了大本营,正坐在帐蓬里整理睡袋。当时,那个队员已经口齿不清了,阿旺他们初步判断是轻微脑水肿。温旭与大本营联系后,杨队立马调了一个协作上山,加上正在山上和凌桑一起准备下撤的另一个协作,两个人用地垫拖着那个山友一起下撤。<BR>  如果不是阿旺他们的敬业和善良,那个山友的后果真是不敢想象。<BR>  那天,我亲眼见证了生与死的距离。<BR>  在此,借8264的一角,我想对你们说:兄弟,好人一生平安。<BR><BR>  虽然这只是二百多米的路程,几分钟的记忆,但在那场雪天暮色的凄凉中,阿丹阿旺们的豪气干云却成了我生命中一条不会枯竭的河流。<BR>  我幸运地登顶,并找到了那一段空间的震撼:我们人类生命里,那永恒的关爱。<BR>  我要心存感激,永远感谢他们!</P>
<P>&nbsp;</P>
<P> </P>
33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8人点评 收起
发表于 2007-9-1 18:28 显示全部帖子
我是菜鸟
所以也有了这样一招
菜鸟想像中的
登山雄姿

[ 本帖最后由 青衣佐刀 于 2008-7-29 11:09 编辑 ]
0.jpg
发表于 2007-9-1 18:30 显示全部帖子
一切缘起于卡湖……

在卡湖
两头牛用吃草的样子
为我述说着生命的明亮和无言
(06年夏天从新藏线下来,经过卡湖。卡湖里的公格尔群峰)

[ 本帖最后由 青衣佐刀 于 2008-7-29 11:13 编辑 ]
2.jpg
发表于 2007-9-1 18:32 显示全部帖子
却始终都无法窥破慕峰的奥秘……

那天
离开卡湖时
我对自己说,明年
我要登顶

[ 本帖最后由 青衣佐刀 于 2008-7-29 11:13 编辑 ]
1A.jpg
发表于 2007-9-1 18:33 显示全部帖子
十五天很短
却也很长……

在那个下午
大本营的帐蓬,远远地望去
可以像花朵一样绽放

[ 本帖最后由 青衣佐刀 于 2008-7-29 11:14 编辑 ]
2B.jpg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 老变
发表于 2007-9-1 18:35 显示全部帖子
七月十四日早晨
那令人震撼的,不是颜色

一种庄严开始
降临在每个人的心灵
我们的国度
我们的神话
我们,是其中的一部分
无限而透明……

[ 本帖最后由 青衣佐刀 于 2008-7-29 11:15 编辑 ]
3.jpg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 老变
发表于 2007-9-1 18:37 显示全部帖子
多么幸福呀
在这样一个早晨
能这样与大地融为一体,甚至
能听到山的呼吸
(杨春风队大本营)

[ 本帖最后由 青衣佐刀 于 2008-7-29 11:15 编辑 ]
4.jpg
发表于 2007-9-1 18:39 显示全部帖子
在这里
做一块石头是幸运的

相信
石头也会说话

[ 本帖最后由 青衣佐刀 于 2008-7-29 11:16 编辑 ]
5.jpg
发表于 2007-9-1 18:41 显示全部帖子
眼里的冰川
一寸一寸地的消逝
我们,该如何坚持
内心的,那一份洁白

[ 本帖最后由 青衣佐刀 于 2008-7-29 11:16 编辑 ]
6.jpg
发表于 2007-9-1 18:43 显示全部帖子
这是源泉
我们破碎山河的唯一希望

[ 本帖最后由 青衣佐刀 于 2008-7-29 11:17 编辑 ]
7.jpg
1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
  • 老变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