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68223

主题

文字闲聊

榕城考古略

查看:14069 | 回复:78
发表于 2011-9-3 11:47 显示全部帖子
自韭菜园口,而北抵于北门,皆曰北门大街,俗有上土埕、下土埕之称。街之半有钱塘巷。内有里社,曰永安境,即唐罗城永安门地。钱塘者,乾元之讹也。盖地旧有乾元寺。按《闽都记》:乾元寺本无诸旧城,晋太康迁城以为绍因寺;乾元三年更今名。有琴石,为越王鼓琴处;金鸡井,即越王井也,尝有金鸡现瑞,牧羊儿见之,投之以石,闻鸡声不绝,后不复见;饮马池,亦越王旧迹。福州佛寺最多,唯此一寺为最古。今为卫卒姚姓侵没,其址为园地,延袤里许,议者谓宜兴复,未逮也。据此,则寺之址,在明季尚有存焉耳。今巷北有小钱塘,中有池塘十数亩,北通大□下三宫堂。而此则称大钱塘,北通大□下,南通小古楼。又北为华林坊,在北大街东折,以寺而得名也。东口通平山,达贡院。
  三官堂 由华林坊南折,巷口有桥委平陆中,未详何名。桥之北有巷,曰画眉巷,今称范仪巷。三官堂西,有小径通小钱塘巷,其东口达于大□下。三官堂者,亦以乾元寺旧址而得名也。
  大□下 在华林坊南,以里有大树得名。南折通钱塘巷,北折达诸古岭。
  北库巷 在华林坊北,越王山西麓也。案《闽都记》:明弘治间建武备库,储三卫戎器,当即其地。今亦以貯各营火药。内有泉,极甘冽,为城中第一。其巷东达越山。西有二小巷:一循城根,曰紫井;一逾岭,曰吉安岭,合而出于北门兜。
  环峰境 在北库巷内,祀宋丞相。魏国公张浚。案《三山志》:环峰亭,在越王山麓,旧名“四见”,有太守罗畸、刘瑾诗,后更“倚云”。乾道丁亥光宗赐名“环翠”,仍洒宸翰以贲之。又《闽书》:绝学寮在越王山,宋丞相张浚读书处。故今里社犹称环翠,而所祀神则魏公也。或曰即绝学寮址。未详。
  明离殿 在华林坊之北。旧在于山,名荧星祠。万历间重建,并作殿于中,祀元冥于左,后移建。
  华林寺 在越王山麓,旧名越山吉祥禅院。《闽都记》:在乾元寺东北,无诸旧城处。晋太康间,既迁新城,其地遂虚。隋唐间以越王故,禁樵采。钱氏十八年,其臣鲍修让为郡守,诛秽夷巇,始创寺。后增数寺,并入华林。西廊有转轮经藏,今圯;东廊有文昌祠、普陀岩;正殿之后为法堂;法堂西,祖师殿。以越王山为斧扆。正德间赐额。国朝顺治初修,康熙七年重修。又旧志,有越峰罗汉院,宋建。又有越山庵,旧华林室,明万历二十八年重建。叫佛庵,明初建。今俱废,唯叫佛庵仅存,署曰“古叫佛庵”,在越山书院东偏。按:华林寺颇广,后渐颓废。今其前左有庙,祀瘟神,曰北涧殿,右明离殿,后普济堂,皆寺址也。明王应山《华林寺避暑》诗:“琴樽酬夙约,选胜入旃林。兰馥通禅味,松涛接梵音。诸天同水月,一片共冰心。即此俱为乐,炎蒸迥莫侵。”曹学佺《华林寺看梅》诗:“路廻城北思凄凄,寺倚屏山信杖藜。疏雨不曾妨客入,闲云元自任僧栖。参差兰若香分径,高下松根翠作梯。只惜梅花飞欲尽,不知春色在桃溪。”徐《华林寺》诗:“越山一片削芙蓉,同叩禅扉紫翠重。茶灶远携烧落叶,蒲团分坐选青松。危场半倚高低树,宿霭全迷缥渺峰。为惜春光今日尽,淹留应到夕阳钟。”又《叫佛庵》诗:“城北青山喜共寻,一尊闲憩小祗林。花飘法雨参差影,松卷惊涛远近音。焚刹暗随斜日转,僧房长锁暮云深。空门自与红尘隔,相对偏宜静者心。”又《憩越山庵》诗:“净室翠峰前,经台怪石边。竹繁删几亩,松老种何年。破衲披林霭,残钟出岭烟。淹留忽弥日,闲坐又闲眠。”陈鸣鹤《集越山庵》诗:“半亩精庐倚越山,荔枝林掩坐禅关。鸟随花雨闻经下,僧在禅床入定还。欧冶池塘烟霭外,无诸宫殿荔萝间。白莲结社休归去,绕出空门便不闲。”谢肇淛《集越山庵》诗:“严城高控万松间,草结团瓢竹掩关。一片落花林外路,数声啼鸟雨中山。僧来共证三生果,客过时偷半日闲。霸气销沉王气尽,寒云空逐夜钟还。”
  普济堂 在越山华林寺后。雍正二年奉文建,计堂房百三十九间,以养孤贫老疾者。前有井,或曰即越王井。
  越山书院 国初郡人建,为都人士肄业之所。道光初,郡守令始延师主讲,捐俸为生童膏火,遂与鳌峰、凤池两书院埒。前为讲堂,后为六贤堂,祀周、程、邵、张、朱六子,后为文昌阁。阁内有眢井,镌曰:“饮马泉”。考《闽都记》:越王饮马池,在乾元寺内,未知即此泉否?
发表于 2011-9-3 11:47 显示全部帖子
由华林寺而东,越山之坳,地名后岚里。由此逾屏山,与贡院东北隅接。
  由越王山而南,曰诸古岭。俗呼猪姆岭,中有蓝田夫人庙,下有关帝庙。按《闽都记》:怀安县治。洪武十一年,自岊江移郡城北,知县蓝武营创,林瀚为记。大门之内,树榕二株,盖数百年物。万历八年县省。二十五年巡抚金学曾更为军器库,像关帝,祀之。据此,则今营房关帝庙地,即旧怀安废署也。大□下,当以此得名。前有横巷,东西二径达于小古楼。其东北折者曰兰荷里名未详何取,北有贤良祠。小古楼名未详何取。其地东自贡院墙根,西迤钱塘巷口,皆称小古楼街。凡诸古岭、大□下等处,委巷纵横,皆达于此。其东口北折有巷,曰前所营,抵于屏山;其南折,即欧冶池也。
  欧冶池 在贡院之西、冶山之后,相传为越王铸剑处。《闽都记》:唐元和中置院,名剑池。《三山志》:唐时僧惟干浚欧冶池。得铜刀剑环数枚,送武库。当时冶灶犹有在竹林间。池旧周围数里,或风雨大作,烟波晦冥,后渐湮塞。池邻贡院西隅,为民居所侵,仅余方塘半亩。国朝大修贡院;道光间重浚,所存益隘。旧有欧冶亭,宋郡守程师孟所建,程自为记云:“余至州之明年,新子城。城之东北隅,灌木阴翳,因为开通,始问此水。或对曰:欧冶池。予窃嘉其迹最古,且爱其开阔清泚。又池之南,陇草盘纡,乔林古木,沧洲野色,郁然城堞之下。于是亭阁其上,而浮以画舫,可燕可游。亭之北跨濠而梁,以通新道。既而州人士女来游不绝,遂为胜概。”宣和中,提刑俞向移欧冶亭木,植于南湖;移欧冶亭林木,于将军山禊游堂之东,建秉兰阁。明成化十五年,又建欧冶亭于池之西。十九年圯。道光间,重建小亭于池南,非其址也。又闻池旧有五龙堂、三皇庙、凌云台,今俱废;唯贡院墙阴尚嵌一碑,镌“三皇庙、欧冶池、五龙堂”字,元泰定间所立也。按《吴越春秋》:越王允常聘欧冶子作名剑五枚,传数世无疆,国灭于楚,乃徙居闽。又数世至无诸,乃复封王。或冶剑于山,淬剑于池,故皆以冶名,但非越王与欧冶子耳。沿池一径达于贡院天衢,西一径达城隍崎下。宋黄裳《欧冶池》诗:“人随梦电几回见,剑逐风雷何处寻?唯有越山池尚在,夜来明月古犹今。”明王应山《欧冶池怀古》诗:“昔闻欧冶子,鼓铸凌飞翰。芙蓉吐精英,池上生严寒。千载委尘土,犹指斗牛看。神物终合并,一跃双龙蟠。伊予夙怀宝,际时良独难。遭逢出汉表,弃置在河干。愿言爱景光,努力且加餐。”
  小古楼直南,有北斗宫,负冶山之阴,上建文昌阁,或云:即凌云台故址。未考其详。
发表于 2011-9-3 11:48 显示全部帖子
城隍庙 枕冶山之麓。晋太康中迁城后建。宋绍兴二十七年,郡守沈调增创堂宇。淳熙五年,作更衣、肃仪两亭。元季亭毁。明成化十八年,知府唐珣重修。正德十年,改外大门为华表。万历十年灾,寻重建。康熙二十年重修。自后相继修葺。庙之东偏,石刻历代有功名宦诸神碑,曰:唐光禄大夫樊公之神、宋少师忠惠蔡公之神、知武冈军杨公之神、参知政事张公之神、直龙图阁孙公之神、将军卢公之神、烈士范公之神、元太尉忠献董公之神、行省都事蓝公之神、传御史韩公之神、英义侯阚公之神、楚国公李公之神、明大夫汤公之神。案,庙创于晋,省垣坛庙此为最古。冶山者,以本冶城旧地,且近欧冶池而得名也。今则皆称城隍山矣。庙之右,民居鳞萃者,曰王墓山。中有一邱隆起,俗称王墓,不知何代王冢也?山之阳,即藩署之后。郭璞迁城,所指小阜,即此。其东有太岁殿,后有雷坛寺:又东为将军山。一山三名,盖随地异称耳。近多营造庙中司神廨宇,山左右铲凿殆尽,山无完肤矣。
  庙之南为城隍街,折而东通贡院前街。左一径称城隍崎,下亦通督中协署。而又自督中协署东偏曲折,而达于仪门之左,会于鼓楼前。今称房科同,中有都事厅署。《闽都记》谓:即古东康门址,今称藩司公廨内。
  以上郡正北隅。
  郡西南隅,自杨桥直南至鸭门桥,皆曰南后街。其街东经杨桥巷、郎官巷、塔巷、黄巷、安民巷、宫巷、吉庇巷,凡七巷。西口皆达于此,俗有三坊七巷之名。其东有:
  小花巷 即杨桥河沿西巷也,西口达于双抛桥。
  大水流坑、小水流坑 坑一作湾,地近闽山,山水入河之道,故有是名。一巷相通,有横巷,曰牙道巷,宋牙纛营故址也。南通衣锦坊,北通双抛桥,东达后街。
  衣锦坊 旧名通潮巷,以陆蕴、陆藻兄弟典乡郡居此,名棣锦。后王益祥致江东提刑任,更名衣锦。西通馆驿桥,中通闽山巷。内有委巷,曰北林坊,有王益祥宅。详大营里。
  闽山巷 通衣锦、文儒二坊之横巷。中有巷曰洗银营,今称梯云里,曲而达于文儒坊西口。南有闽山庙,神卓姓,名祐之,宋景祐进士,秀州判官。生平正直,精爽过人,自谓死当为神。及卒,果著灵异,乡人即所居祀之,号应公大夫。有二神焉。端平间返风灭火,殄汀郡之寇,有司以闻,谥封广利侯,寻加威显,赐额“灵应。”明弘治初重建,香火益盛。嘉靖初,里人迎神,金鼓喧沸。巡按御史程昌莅庙,析其屋之半。后修复。宋端平中赐敕二道,藏庙中。又庙两旁祀十八滩神,未详所自。案:今大营里福性境,亦祀卓祐之,未知分自何时?
  文儒坊 旧名山阴巷,初名儒林,以宋祭酒郑穆居此,改今名。又以明总制张经居此,署尚书里。其西抵金斗门桥河沿。
  柏郎中祠 《闽都记》:祀元省郎中柏帖穆尔,明洪武中侍郎夏元吉创建,今废。
  三官堂 在文儒坊南闽山巷。南有小巷通光禄坊西口,达常丰仓河沿。按郡城三官堂之称有三,大抵皆以寺而得名也。华林坊之三官堂,以乾元寺名;虎婆宫河沿之三官巷,以大中寺名;而此则以闽山保福寺名也。
  光禄坊 旧闽山内有法祥院,宋初建。旧号闽山保福寺,中有光禄吟台,以郡守程师孟得名。详见首卷“闽山”下。巷之西通仓前河沿。有后巷,中通都护庙,祀宋光禄大夫方寘。今为里社,俗谓光禄坊之名本此,非也。其南有巷,达于老佛亭桥,西通仓角头水局巷,东即鸭门桥河沿也。
发表于 2011-9-3 11:49 显示全部帖子
 井 巷 介文儒、光禄之间,俗称丰井营。巷口有苏公井一,在泔液境内,故名。中有纺绶堂,明孝廉曾异撰故居也,有自题诗云:“小径新开当小园,朋来拜母共清尊。老思爱日心徒远,贼畏伤时舌未扪。岁月未堪金作胜,行藏依旧席为门。肃然负瓮浇粗粝,惭愧灯前一石髡。”
  育婴堂 在光禄坊,乾隆间自通天境巷迁此。
  道南祠 祀宋儒杨龟山。宋宝祐六年建,旧法祥寺址也。明成化元年,督学副使游明重建,增祀罗从彦、李侗、朱子。嘉靖八年,提学金贲淳增祀程灏为正飨,以四先生配。三十一年,提学朱衡增祀程颐,后堂祀三山宋时诸儒。岁久祠祀,四十一年,提学金立敬重修。万历八年,废天下书院,有司改额曰:“三山公馆”。十三年,巡按杨四知题请修复,仍立祀典。十七年,督学耿定力厘正祀典,移二程度阁,位龟山于南面,罗、李、朱配享如故。三十八年,提学熊尚文重修。国朝康熙二十四年敕修。今正堂祀龟山,而以罗从彦、李侗、朱子配,后为立雪堂,祀二程子,而以游酢配。
  米友堂 在光禄坊,国朝处士许友读书处。中有紫藤花庵、岸船斋、樵歇斋、君到轩、见山轩、浮冈、陶舫诸胜。
  朴学斋 亦在光禄坊,国朝林佶读书处,中有志在楼、栖鹤巢。
  自衣锦坊直西为:
  馆驿桥 又名车弩桥,旧为木梁。明成化十七年始甃石。其北河沿,接观音桥,达于浦尾。其南河沿,曰打线营,曰小圆巷,皆接于文儒坊尾金斗桥。
  三山驿 俗名驿里,即元东驿地。宋提刑团结军营故基也。宋时城中为驿五,后尽废。元至正间,以赵资政府为在城驿。元贞元元年移今所。明洪武初,建为三山驿。今为制造火药库。有二巷,其北通太平桥,达善化坊;南通金斗桥河沿。
  董忠献祠 在驿里,祀元参政董文炳。炳略地入闽,秋毫无犯。民德而祀之。今圯。
  林拙斋祠 在驿里,祀宋儒林之奇,以吕祖谦配,本文昭讲学地。黄朴扁其堂曰:“尊拙”。莆田陈宓署其门曰:“拙斋先生书院”。岁久倾圯。明成化间裔孙培重建,像文昭,祀于中,左配东莱,右际文昭促子子冲,及子冲之子耕。万历三十八年,督学熊尚文修葺为记。国朝雍正八年,奉敕重建。同治元年捣火药,火发,毁。
  自金斗桥至观音桥曰仓前河沿。有二桥,皆达于文儒坊三官堂。有春育亭,内有天后宫、顺懿夫人庙,巷内即洋尾园。
  洋尾园 在罗汉洋之北,周围六塘,本郡西园地。蔡忠惠、曾南丰皆有诗。明为王宪长应时、薛中丞梦雷别业。国朝归林侗、林佶,改蒹葭草堂为荔水屯,与乡先辈结社联吟。其中有夕佳楼、水云亭、宝莲塘、山镜堂、阆风楼、鱼我桥诸胜,水色山光,映带林木。今为李氏别业,颇颓废。
发表于 2011-9-3 11:49 显示全部帖子
 常丰仓 闽五百罗汉寺址也。寺本雪峰廊院。《三山志》:梁贞明五年,闽王审知梦梵僧数百,奕奕有光。光所至处,有双桧并池而秀,一僧擎跽而前曰:“王能饭吾于此乎?”及旦,图而访之,得今寺地百步,池桧皆如梦中乃为堂环之,命池曰浴圣,桧曰息圣。改今名,有放生池。明洪武间,改为常丰仓,今仍之,后即罗汉洋。《闽都记》:嘉靖中,僧道椿建,庵名万龄,焚修杂沓,以淫秽,闽督学姜宝改为怀悯祠,祀嘉靖九年狱变遇害布政使查约、参议杨瑀、都阃王翱、经历周焕。侯官今黎文会,初亦从祀。众谓:“祸本,死不偿责。”黜之。时周经历仆,失其名,卫主击贼,死之。似当祔祀。按今祠亦废。常丰仓河沿接鸭门桥。其西曰仓角头,南为水玉巷。
  自鸭门桥南至怀德坊口,鸭门东河沿,即牛育巷;西河沿接老佛亭桥,与仓前河接。其中街旧有风宪坊,宋余深为御史时居此,故名。又有市舶提举司署,都指挥王胜故宅也。成化一年移此,今俱废。又有两贤祠,祀罗文毅纶、舒文节芬。纶,庐陵人,以论辅臣李贤起复,谪副市舶。芬,进贤人,正德丁丑举进士第一,授翰林修撰,直谏,谪副市舶,时称梓溪先生。嘉靖间,巡按聂豹建一峰书院于朱紫坊。万历十七年,督学耿定力请于抚台,以废提举舍合祀二公,署两贤祠。二十二年,改提举衙为督捕馆,以居杉洋捕盗通判。督学徐即登市民居,为门南向,置田建碑。三十七年,为水所坏,参议甘雨重为修葺,自为记,载祠中。以上俱见《闽都记》,今并废。
  怀德坊 与官贤坊相直,旧名延平。宋司业郑南居之,改儒宗。明天顺间,镇守太监来住寓地平寺,重建。内有永安坊与怀德坊相直,西通山兜尾,北通板桥亭、常丰仓前,亦来住建。怀德坊内,旧有地平瑜珈教寺。元至正间建,明景泰间改为法禅寺,俗呼地平堂。嘉靖间改为养正书院,其东有织染局、市舶内臣公署也。明成化十六年移此,今并废。又有校士馆,明时督学试士处也。国初毁于火,废为城守营,今俗称营房里是也。内有里社,犹称文馆境。怀德坊有巷抵乌山之麓,东折而达于道山坊天王岭,俗称隆普营。
  惠安明应庙 在隆普营乌山麓。神陈姓,汉太邱长实之后,旧隐是山,没而现异。唐元和后立庙,大中间观察使罗让、咸通间观察使李播,皆以祷获佑。闽王审知悉其事,锡爵为侯,增至显应王。宋熙宁八年,进封今号。《闽都记》:旧志城西有石八娘,王审知欲以配享,别创闺阁。晋天福间,文为寝室。陈郯拱碑,今为里社。
  灵应庙 在乌山之阴,惠安境西。有数巨石作庙,其中祀邹氏夫人。其石如屏,面面奇耸,题刻稠叠。又有石夹庙,奇石秀拔,作小庙,以祀石氏二夫人,盖兹山神女云。按旧志:五代时,有罗源石氏二女,长月华,次灵英,早失父母。贼犯界,被执,遂投河死。后见灵于乌山,乡人立庙于石硖,祀之。
  自怀德坊水局巷口以西,环乌山之阴,折而南通于南门城边,其北折会于仓角头,中有大营、二营、三营巷及横街白水井等名,俗皆曰山兜尾。内有中使园,在怀德坊西,面乌石山。明成化间督舶内监高寀游宴之所。崇台曲池,奇葩异卉,号为胜览。嘉靖初诏罢典船,其地废为官园。今犹称官园里。
  榕 庵 在乌山阴,明诸生韩廷锡、林蕙读书处。有三榕门最奇胜,后有石床。廷锡有《榕庵赋》。其左有泉,上镌“蒙泉”二字,大旱不涸,为城南泉第一。今为他姓所有,称蒙泉山馆。
  林公祠 在白水井,祀唐水部林慎思。
发表于 2011-9-3 11:50 显示全部帖子
郊坰第三
  郡东门外,即旧外城之行春门,本名东武,严辟疆改。
  乐游桥 一名晋安桥。宋元祐中,道士颜象环所建。其东为钵头街。
  迎春亭 俗名春牛亭,每岁郡守迎春于此。明成化间,郡守唐珣所建,林谨夫记。东为劝农亭,嘉靖初建。
  康山灵树庙 在易俗里,俗称泰山庙。神赵姓,名时畴,宋金紫光禄大夫宾之孙也。元泰定间卒,郡人立庙祀之。里有乔木甚著灵,近为巫觋之徒,创立牛头犬头愿名目,祷解者踵接,庙遂为淫祀之所,官虽禁之,不止也。按山有罗泰墓,泰字宗让,著有《觉非文集》,见郡志隐逸传。
  长乐山 在易俗里,距城东二里。闽越时,山间居民梦神人乘白马至此,因名白马山。后唐长兴中,闽王鏻改闽为长乐,更今名。唐武宗时建,白马庙其上。山之阴有温泉,稍南曰三昧山、宝月山,又南为东岳岭。逾岭而东曰竹屿,邓氏居之;曰前屿,黄氏居之;曰后屿,叶氏居之。又有小山茶园。
  小兰亭 在白马山,宋郡守禊饮处。
  东禅寺 在白马山。《三山志》:郡人郑昭勇舍宅为之。旧名净土,唐武宗时废为庙。咸通十年,僧惠箴居之,及夜禅定,有戎服若拜而辞者;是夕,或见白驷乘之。观察使李景温因撤祠为寺,号东禅净土寺,钱号东禅应圣。大中祥符八年,赐号东禅寺。崇宁二年,因进藏经,加号崇宁万岁。绍兴十年,改报恩广孝,为徽宗焚修,张丞相浚为清,仍移漏泽园有生祠;十七年改“广”为“光”,有大藏,米芾书额;有《大藏经》版,侍郎陈赐劝造;有画像,额为徽宗御书。明成化三年重建,改名东禅宝峰禅寺,寺有放生池、芙蓉阁、清阴亭、东野亭,郡守蔡襄书额。嘉靖中,中允陈节之废为墓。寺之南,有马尚书森祖茔。其旁有海印庵,元僧云溪建梅边小隐、竹林幽居二处,与客弹棋赋诗。唐周朴《东禅寺》诗:“瓯闽此郊外,师院号东禅。物得居来正,人经论后贤。爬槽柳塞马,盖地月支綖。鹳鹊尚巢顶,惟堪举世传。”宋程师孟《上已游东禅寺》诗:“出城林径起苍烟,白马遗踪俗尚传。第一僧居兰若处,几番身醉荔枝前。百年骚客来闲寺,三月游人作乐天。更爱堂前迎太守,路头先坠碧云鞭。”
  耕隐堂 在竹屿。明布衣邓定结庐其上,足迹不入城市,与王恭、陈亮等唱和,著有《耕隐堂集》。又竹林草堂亦在竹屿,明副使邓原岳读书处。徐《宿竹林山庄》诗:“精庐遥结翠微间,借得云窗一日闲。流水断桥通古路,斜阳残磬下空山。犬声似豹闻茅舍,萤火随人入竹关。桑柘满村堪寄隐,与君吟卧却忘还。”
  东岳庙 在易俗里,即五代闽所建东华宫之泰山庙。宣判大中祥符间,寝广其制。明崇祯间重修。其东有元妙凤,即闽东华宫址也。宋祥符中,称天庆观,元贞间改今名。西有能仁寺,明万历间建,后即东岳岭。
  朝天桥 跨涧为桥,有亭祀观音。
发表于 2011-9-3 11:50 显示全部帖子
金鸡山 在孝羲里,去场三里而遥。相传秦时望气者,谓有金义之瑞,遂其脊,今为丛冢。旧处为径路,号鸡公弄。其北势渐高,曰青鹅山,桑溪之水出焉,又名曲水。又北为龙窟。旧记云:山穴有蟒,额有“王”字,人以为龙,故名。有岭曰猎岭,西连旗山,多怪石,诸小山曰峭谷、曰东湖,宋林夙、林观过居之。明王恭《鸡公弄》诗:“荒岗古墓鸡垄边,蔓草离离生野烟。狐狸养子隐荆棘,乌鸢作巢衔纸钱。石磷埋沉土花湿,雕砖剥落樵人拾。天阴燐火暗复明,月下精灵语还泣。此坟未必无子孙,夙昔传闻皆宦门。浮荣一去不复盛,空余古木啼清猿。谁家新冢高数尺,又买西家坟上石。忆昔秦中北邙路,丧车辚辚冢无数。黄金买山葬死灰,昨日官军斫坟树。断茔崩圹襟苔痕,骷髅无声眠草根。生前意气动山岳,身后凄凉邈九原。君不见,羊公岘首石已泐,季子延陵碑尚存。锦袍醉倒长安市,谁招采石江心魂。岂知百年后,身世两具没。贵贱终同草上尘,升沈且进杯中物。笑矣乎,悲矣乎!眼中之人今有无?”林鸿《晓登金鸡》诗:“剑客无所欢,登高眺清曙。于时值摇落,况乃朋游阻。关河一千里,飞雁杳难度。积水明秋空,苍山落寒楚。荒凉谁问俗,慷慨即杯古。长啸归去来,余意在兰杜。”
  金鸡寺 在金鸡山麓。唐景龙中建文殊般若寺,中有多宝塔,今悉废为邱墓。寺后向产金沙,人呼“金沙墓”。
  曲 水 在金鸡山桑溪上流登云路下。相传闽越王流觞处。宋郡守有禊游亭。明时都人士多修禊于此。徐熥、谢肇淛皆有《桑溪禊饮序》,见《艺文》。徐熥《桑溪禊饮》诗:“春风载柔,遵彼长林”云云。曹学佺、徐、陈荐夫皆有诗,详见郡志。
  荔枝林 在桑溪东。宋时荔树极盛,今皆摧折。
  三友墓 在荔枝林白碧山。明弘治中,有徐振声、吴叔厚、林世和三人交莫逆。徐、林先殁,叔厚鸩金买山,共营宅兆,同穴而葬,人呼“三友墓”。《闽都记》:子孙至今祭扫不绝。董应举诗:“生为三益死三良,蜕骨同归地下藏。宿草总成连理树,夜台原是缔心堂。”
  栖云庵 在金鸡山巅,寂静可憩。嘉靖间,郡人王应锺建,今圯。
  凤邱山 在遂胜里。距城东五里,北连蒲岭,南迤逦际江。宋初彭耜修真于此。耜号鹤林,朱子尝书“凤邱鹤林”四大字刻于岩壁。耜师事白玉蟾,与妻潘芷珠修炼俱尸解,诏封鹤林真人。陈孔硕书“蛰仙”二字于石。《闽都记》:又有刘智远篆书“龙虎”二大字。明邓定《登凤邱》诗:“一壑烟霞远市尘,半空楼阁俯城闉。白云满地不成雨,好鸟数声啼破春。老衲有时分席坐,野人无事过门频。东山猿鹤迟归隐,何日携书共卜邻。”邓原岳《游凤邱》诗:“乌石峰前鸦乱飞,天风吹冷薜萝衣。烟迷岛屿浮青霭,日出溪山净翠微。石壁草荒残刻隐,丹炉药化昔人非。白云满袖芒鞋湿,身在瑶台顶上归。”徐《登鹤林绝顶》诗:“云际高邱接太虚,争传此地有仙居。水榕干老供樵斧,墓棘丛深曳客裾。云冷石坛丹灶火,雨昏岩壁擘窠书。去家尚叫千年鹤,拾得林间紫毳余。”又郡志:元福建廉访使韩准墓在凤邱山下。准官福州,明兵入,准藉稿堂下,以丧礼自处,终不屈而死。国朝郑磊《谒韩墓》诗:“韩公死瘗凤邱滨,迎接蓝光在北邻。莫说元朝鲜节义,步丁柏吕更何人!”自注:“获独步丁、吕复、柏帖穆尔。”
  东 山 在遂胜里,距城十里而近。有狮子峰、榴花洞,东为古岭,下有铁鼎潭,龙居之。按《闽中实录》:唐代宗永泰中,樵者蓝超遇白鹿逐之,渡水入石垌,始极窄,忽然有鸡犬、人家。主者曰:“吾避秦人也,留卿可乎!”超曰:“欲与亲旧诀,乃来。”遂与榴花一枝而出,恍若梦中;既而寻之,杳不可得。宋李弥逊《游东山》诗:“游云本无心,时为晴山留。我曹等云闲,亦作寻山游。驾言出城阙,古寺聊相投。摩娑铸金像,不知几春秋。行行及佳境,真成上扬州。追随况高人,华胄皆通侯。高名迈姚宋,余事卑刘曹。向来金銮御,一一亲垂旒。如何邱壑中,乃与猿鹤俦。寒威靳山秀,幽处不可求。清溪访鹿迹,古涧窥龙头。枯藤络断磴,未上愁吴牛。人言昔仙去,疑是竹务猷。云昏看山眼,欲展还复收。伊予岩穴走,南山万里遒。烟霞入膏肓,暝眩不可瘳。群公上界侣,解后天南陬。敢言同心臭,长抱躐等羞。心知造物戏,驽骀间骅骝。鹤书偶未下,爱日尚可偷。花风起群萌,枝上春俗流。更催小槽红,一笑非人谋。”李纲《游东山》诗:“衰病年来百事阑,禅居环绕尽青山。登高选胜从君乐,隐几忘言输我闲。一枕清风消永日,三杯浊酒发酡颜。雀罗可设人来事,东阁常关不是悭。”明邓定《游东山》诗:“古寺依山不计年,兴来登眺更悠然。题诗遍扫苍苔石,隐几遥听瀑布泉。山径草香春麝过,水塘沙暖白鸥眠。红尘隔断人间世,肯信桃源别有天。”林世吉《游东山》诗:“鸿响气已肃,鸟归景云竟。敞度瞩回湲,搴林缘曲径。岩屯云气深,石翳霜华净。梧冷叶微脱,篁孤箨犹迸。溜溜谷飚发,亭亭溪月映。幽深展极娱,周览惬遐兴。奇胜不可忘,濡翰著新咏。”
发表于 2011-9-3 11:50 显示全部帖子
大乘爱同寺 在东山。《闽都记》:梁大同六年置大乘寺,十二年置爱同寺。唐大中十一年合二寺为一,因名。宋元祐间,许将请为功德院。中有夜光台、神僧室、鉴净轩、放生池,山辉堂诸胜。嘉靖间,倭变,颓废。国朝康熙八年重修。宋曾巩《游大乘寺》诗:“行春门外是东山,览胜宁辞数往还。溪上鹿随人去远,洞中花照水长闲。楼台势出尘埃外,钟磬声来缥缈间。自笑守官偷暇日,暂携妻子一开颜。”李纲《访许子大于大乘寺》诗:“物外仙家长自春,隐沦何必为逃秦。只因榴洞赠花者,便是桃源种树人。丹荔枝头星灿烂,白云峰顶玉璘珣。主人留客非无意,端为出山多世尘。”
  圣泉寺 在东山,旧名法华。唐景龙初,僧怀一始卜居于爱同寺之西,苦乏水。忽一日,二禽斗噪于地,异之,因卓锡其所,有泉如缕,俄而绫纹波涌,乃环石而分之,南注为池,东注供汲澣。先天二年立额,易今名,刘轲为记。寺有唐李邕《怀道塔碑》、皇甫政《怀一塔碑》。又有文殊岩、多宝塔、天台井、放生池、神移泉、芝坞、蛰龙轩、涵虚沼、御书堂诸胜,今多颓废。万历间,僧善灿重建佛堂。俗云:寺有六奇:道一二师碑、天降舍利、松不栖禽、梁不巢燕、池不生蛙、庭不生凡草,是也。宋蔡襄《圣泉》诗:“源流出何山,涌注知有异。”自注:“俗传泉涌则民安,是泉涸十余年,今始涌也。”宋曾巩《游圣泉》诗:“笑问并儿一举鞭,亦逢佳景暂留连。清暝日抱山腰阁,碧野云含石眼泉。蹑屐路通林北寺,落帆门系海东船。闽王旧事今何在?惟有前村供佛田。”明谢肇淛《圣泉寺》诗:“东山开宝刹,传是景龙年。野径缘溪远,层峰绕郭偏。锡飞初得地,禽戏忽成泉。竹老阴常复,松枯脉暗穿。鹿分甘露水,龙出讲经筵。香阙诸天近,霜钟万壑传。沈灰原有劫,沧海已为田。云锁门双塔,林围屋数椽。哀涛惊鹤梦,败叶拥僧眠。霜落祗林树,苔深法座莲。稀闻来杖屦,谁复布金钱。废洞迷灵迹,残碑失古镌。六时荒院磬,一炷断炉烟。铁像他寮寄,珠幡尽日悬。樵人寻旧址,行客吊新阡。跌籍蒲团隐,登知蜡屐便。悲风初广莫,残照且虞渊。碧殿猿啼里,元岩鸟道边。城阴浮薄霭,烧影引归鞭。回首兴亡地,空林咽暮蝉。”徐《游圣泉寺》诗:“东峰晴翠尽阴阴,旧是闽王施宝林。古路斜通松坞远,冷泉流注树根深。钟移别院销追蠡,锡卓空山绝戏禽。寺额尚存唐代迹,更谁重布给孤金。”
  松 坞 在东山。《三山志》:松径极高大,国初已有之。木上有钱昱留题云:“景致逼神仙,心幽道亦玄。僧闲来出世,松老不知年。放马眠岩草,移杯酌涧泉。浮名如脱得,终住此云边。”
  虞公庵 在东山之麓。梁虞奇隐处。寄,会稽人,侯景之乱,避地入闽。陈宝应据闽,有异志,寄数谏不听,遁迹东山。宝应怒,使人焚其舍,寄安卧不动,纵火者为灭其炬乃已。宝应败,宾客皆伏法,惟寄独免,闽人重之。
  龙首涧 在东山之麓,一名龙首洞。宋右丞许将读书处。将,闽县人,仁宗嘉祐进士,官兵部侍郎,改翰林学士,拜平章事。蔡京、章惇诛灭元祐诸臣,又欲废司马墓,将皆极谏。后以蔡京门下人诬奏,出知河南府。又有碧岩亭,亦将读书处。有《自题碧岩亭》诗:“旧室僧留古岸边,欣予同赏碧岩前。日生狮子峰头树,烟伴榴花洞口泉。黄叶入秋山出地,白云临晓海垂天。飘然踪迹今何在,别去江湖又一年。”(案:《闽都记》作“别去江山又一年”。)
  狮子亭 在东山狮子峰之西涧。宋熙宁中,程师孟建。建炎三年,嗣濮王仲湜书。又有东山别墅、浮亭,皆明膳部林鸿别业,今皆圯废。
发表于 2011-9-3 11:50 显示全部帖子
善 溪 初名鳝溪,在桑溪里,鼓山之北、大乘寺之南。山峡有二潭,下潭广六尺,深不可测,距上潭五里。相传闽越王郢时,有大鳝长三丈,为闽害。郢第三子号白马三郎者,以勇力闻,射中之,鳝缠以尾,三郎人马与鳝俱死,害遂绝,邑人立庙祀之。唐贞元十年,观察使王翃祷雨有应,新其庙。咸通六年,观察使李瓒奏封龙骧侯。五代闽王审知奏封宏润王。宋庆历六年旱,郡守蔡襄自为文祷之,读毕,大雨,修葺其庙。熙宁八年,敕封冲济广应王。绍兴十七年秋,大雨,中夜水暴出,声闻数十里,诘朝,有石高广二丈,峙庙后如堵,水左右注,庭除无恙,人以为异。绍定五年,加封孚佑王。淳祐八年,郡守陈垲以祷雨至,谓神亲杀鳝,其灵在神不在鳝,为易今名。
  文殊般若寺 在遂胜里。唐景龙四年建,咸通中赐额。成化七年重建。嘉靖中,郡人倪祖废为墓,寺后有山,旧产金沙。明徐《文殊废寺》诗:“宝刹庄严盛故唐,给孤园路变坟庄。炉抛前垅荒祠座,钟徙他山别院梁。供佛有田豪主得,挂瓢无地老僧亡。村南村北累累冢,几个孙曾哭白杨!”谢肇淛《过文殊废寺》诗:“千年灵塔委金沙,憔悴前朝古柏斜。石础尚留青藓篆,墓门空锁白杨花。佛销宝相埋秋草,僧散斋堂馁暮鸦。石马玉鱼零落尽,行人犹说梵王家。”
  华严寺 在埔头,宋太平兴国八年建,即地藏塔院也。本唐翁承赞故宅,有昼锦堂。
  由善溪迤东为鼓山,在城东三十里,屹立江滨,高可十五里,延袤数十里,郡镇山也。郭璞《迁城记》云:“右旗左鼓,全闽二绝。”盖以形类鼓,且对旗山为名也。《名胜志》:山巅有巨石如鼓,或云每风雨大作,其中簸荡有声,故名。最高者曰大顶峰,一名屴崱。先是不通人迹,咸平中,丁谓始披榛,以登其巅。常有云气,必天朗气清,始可登眺。西望郡城,远近村落,若聚沙布棋,东睨大海,螺髻数点,隐见烟波中,相传为大小流求云。峰侧有神泉,大旱祷雨于此。石刻陈烈《鼓山铭》、徐鹿卿《请雨记》、朱子“天风海涛”四字。旧有亭,宋淳熙间建,今圯。下为小顶峰,一名白云,距大顶峰二里许,有忘归岩、石鼓岩、双髻石诸迹。下为:
  涌泉寺 唐建中四年,有龙见于山之灵源洞,从事裴胄曰:“神物所蟠,宜寺以镇之。”后有僧灵峤诛茅为屋,诵《华严经》,龙不为害,因号曰华严台,亦以名其寺。会昌中,汰僧徒,鞠为榛莽。梁开平二年,闽王审知复迎僧神晏居焉,号为国师,馆徒千百,倾国资给之。乾化五年,改为鼓山白云峰涌泉院。宣和间,有僧体淳访经台遗址,创阁曰妙峰楼、曰频伸斋、曰陈际庵、曰一多,又痴坐崇石无寄轩、网珠镜台、芥瓶憨睡室,门曰无尽,总名曰华严。永乐五年,改为寺。嘉靖壬寅毁。万历、天启间,相继修复。国朝顺治初,僧元贤重修。康熙间,御书涌泉寺额以赐。
  灵源洞 在寺之左,大顶峰之左支也。岸窦嵌怪,下石磴六十余级,中忽开朗。两旁皆石壁,中裂一涧,深可三丈,有似于洞,故名。跨以石桥曰蹴鳌,桥下无水。相传僧神晏安禅于此,恶水声喧聒,喝之,水遂逆流右转,是为喝水岩,五代梁徐寅有十二咏并记。其下为国师岩,深广寻丈,在涧底有朱子书“寿”字,甚巨。东壁有忘归石,蔡襄书。有苏才翁隶书“才翁”二字,径尺余。又有将军石、仙迹石、鸡头石,名人题咏殆遍。缘岩小径而东,有龙头泉,水喷石壁中。或云即喝水岩之水右转者,引以石龙,注于石池,伏流而下出于前涧。中有亭,祀大士。
  又东为白猿峡,峡之左有石门,即临沧亭故址。原名元公亭。宋嘉祐间,郡守元绛建,因名。后绍兴僧本才重建,更名临沧,有诗。详见于郡志。又东为水云亭,在凤尾坡上,亦呼凤尾亭。宋淳熙间建,元统间重建。以朱子“天风海涛”四字揭于楣间,亭石柱镌“蔗境”二字,不题史氏。宋淳熙中,四明赵蔗境见之,惘然有感,题曰:“诗题蔗境不题名,墨迹悬岩碧藓平。游宦来看心忽悟,前身应是赵先生。”
  甘露松 相传为神晏手植。
发表于 2011-9-3 11:51 显示全部帖子
狮子峰 为小顶右支,以形似名。山径险仄,怪石棋布,上有达摩洞,有泉甚甘。后有古亭址,望州城甚迩,疑即古州亭也。按望州亭,宋熙宁中陈烈与郡守丁竦、提刑沈绅同游,刻《鼓山铭》于峰头之盘石,而亭其上,后圯。
  又东为香炉峰,舍利窟,一名茶园,俗讹为笊篱窟,在香炉峰前。自山腰分径而入,别为一区,倚岩架屋,居人二十余家。相传闽王创寺时,人有罪,谪居于此,使之种茶,以供香积,后子孙仅存一二,逃散他方,常住为赎其地。
  凤池山 在大顶峰北,有浴凤池,广可十亩。唐末樵者见有五色雀浴此,故名。
  海音洞 在凤池右。历数峰始达洞口,可坐四人,其中深不可测。相传有羽流居此,时闻海涛之音。
  其下为白云洞,险巇峻峭,巨石棋列。万历中,僧悟宗始辟。《名胜志》:自黄坑而登,磴级崭然如升梯。峭壁悬岩,两石对峙如门者三,下二门稍宽,最上第一天门,仅容侧肩而入。自此又历石磴七百二十级,至一坪,又百武始至洞。奇崖划开,深丈许,广逾五尺,倚崖为屋,石天为盖,白云混入,咫尺莫辨。当霁时,郡城烟火,近若眉睫。洞旁有泉,味最清冽,溜水悬注,名吼雷湫。有潭曰印月潭,前有云屏石、叫佛岭,在一天门下。龙脊道在二天门下。金刚石在印月潭上。其下为积翠庵,亦僧悟宗建。又有桃岩洞,在山西南麓。以上俱详见郡志中,其有未备者,今考《鼓山志》备录于后。
  狮眠冈 在山南廨院之左。有小溪环其前,为半月冈。
  牛眠冈 在廨院之右。全体皆石凿,数百级而登,两旁皆古树根盘石上。上有黄石公庙,前有溪名子房,有桥曰圯桥,皆缘黄石而附会之也。
  南 园 内有普贤殿。
  白云廨院 在山南麓,本寺积谷处,与寺同建。历朝屡圯,复建。嘉靖壬寅,涌泉寺灾,僧众迁居于此,后渐废。国朝康熙间重建,乾隆间重修。
  东际桥 在廨院左。宋绍兴间建。明崇祯戊寅,郡人曹学佺修。前有闽山第一坊。
  乘云亭 在乘云岭。上山大路,由东际桥至岭一里许,有山泉弥漫石面。又半里,有泉曰灵泉。又一里,有二石合立如珪,曰合珪石,有亭曰合珪亭。其上即东峰山,路经其旁。
  圆通庵 在东峰。宋绍圣二年,僧潜洞建茶亭于此。庆元间,改为庵。元大德己卯于前建过路亭。明万历间,郡人徐熥重修。乾隆间火,重建,并盖路亭。
  钵盂峰 在狮子峰前,顶微凹若覆盂,故名。下有石卓立,镌“高山仰止”四字。有石方广三丈,名罗汉台,即古松关。东为香炉峰,为寺前案。
  更衣亭 在狮子峰上,山门右一里。相传闽王入山,更衣于此,故名。元大德间重建。
  般若庵 在保老洋。明崇祯间建,以居僧众。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