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68213

主题

文字闲聊

榕城考古略

查看:14056 | 回复:78
发表于 2011-9-3 11:51 显示全部帖子
天镜岩 在般若庵前。岩中有洞,深八丈,广二丈,上通一窍,其圆如镜,天光下瞩,故名。旧有楼倚洞以居,今废。 宋蔡襄《鼓山》诗:“郡楼瞻东方,岚光莹入目。乘舟逐早潮,十里登南麓。云深翳前路,树暗迷幽谷。朝鸡乱木鱼,晏日明金屋。灵泉注石窦,清吹出篁竹。飞毫划峭壁,势力勿惊触。扪萝跻上峰,大空延眺瞩。孤青浮海山,长白挂天瀑。况逢肥遁人,性尚自幽独。西景复向城,淹留未云足。”李纲《游鼓山灵源洞》诗:“碧海吸长江,清波逾练净。我为鼓山游,潮落初放艇。连峰翠崔嵬,倒影涵玉镜。舍舟访招提,木末缭危磴。凌云开宝阁,震谷韵幽磬。乃知大丛林,栖托必深夐。灵源更环奇,岩壑相隐映。森罗尽尤物,勿乃太兼并。伟哉造化力!至巧于此罄。烟云互卷舒,变态初不定。岂惟冠一方,实最东南胜。周行洞峡中,泉石若奔兢。飘萧毛发清,涤濯肺肝莹。当年喝水人,端恐溷观听。是心如空虚,动寂岂妨并。兵戈正联绵,幽讨亦云幸。相携得佳侣,散策谢轩乘。偷安朝夕间,未可笑赵孟。淹留遂忘归,怅望云海暝。不负惠询期,更起沧州兴。”又《冬日观鼓山新阁》诗:“寻盟访鼓山,风物宛如昨。山中有开士,弹指成杰阁。应真飞锡来。一一有所托。晕飞骞栋甍,绚烂丽丹雘。峨峨大顶峰,孤影入檐角。乃知象教力,建立必卓荦。却为灵源游,林木互参错。岩深松桂香,石鼓苔藓剥。冬温日清美,景短气萧索。天然资野逸,安用遮翠幕。快哉缅登临,及此小摇落。乘高望瀛海,南极露垠堮。蓬壶在跬步,谁谓仙山邈。苍茫杳霭中,万象瓷磅薄。回头睇中原,郡国半沙漠。犬羊污宫殿,蛇豕穴城郭。畴能挽天河,一洗氛祲恶。我生多艰虞,久矣衰病作。君恩听言归,养拙侣猿鹤。忽忽岁将尽,平子殊不乐。幸同二三子,杖履遍邱壑。跻攀力尚健,谈笑心无怍。野鹿饱丰草,冥鸿在寥廊。翻思轩冕间,何异遭束缚。斯游信清绝,妙赏寄寂寞。晚来凄以风,远色秀增岳。冷冷钟磬声,随月度林薄。惄然感时心,未免如陨箨。倘能驾云,岂复忧世瘼。会当期若士,相与踞龟壳。”黄榦《登鼓山寺》诗:“登山如学道,可进不可已。悬岩更千仞,壮志须万里。平生石鼓怀,独酌灵源水。峨峨大顶峰,欲往辄中止。今朝复如何,击楫渡清泚。好风从西来,缥缈吹游子。褰裳涉遥巅,万象能俯视。东南际大海,日月旋磨蚁。烟云隔州渚,历历犹可指。域中十万家,嚣喧不到耳。郊原与市廛,琐碎如聚米。同来皆良畴,酌酒共欢喜。深林更叫啸,盘石恣徙倚。摩娑《陈公碑》,岁月为我纪。更持末后句,归以铭石几。”元萨天锡《望鼓山》诗:“鼓山起千仞,乃是东海垠。蛟龙穴其下,霹雳翻海门。砥柱俨不动,日夜雪浪奔。何当临绝顶,俯视浴日盆。”李弥逊《游鼓山灵源洞》诗:“啼莺唤起清昼眠,涧松岩竹谈幽禅。秋曦忽随壮士臂,暮景已入诗人肩。尘缘咄咄鱼吞饵,胜事堂堂驹著鞭。屐齿欲回还小立,隔烟明灭见江船。”黄镇成《登屴崱峰》诗:“屴崱峰高万丈梯,上方高与白云齐。青山尽处海门阔,红日上来天宇低。喝水无人空晏坐,摩崖有客漫留题。飘然欲御长风去,一笑何烦过虎溪。”明王恭《鼓山寺》诗:“灵源飞鸟外,屴崱翠蒙茸。雪漫经春叶,云残度壑钟。逢僧留半偈,习静爱中峰。自笑红尘里,谁能寄远踪。”“夜宿白云半,风泉双籁鸣。厨花香外度,灯影竹间明。水月心方静,江湖梦转清。谈诗犹未已,东阁曙钟声。”徐熥《宿鼓山寺方丈》诗:“维摩丈室绝尘氛,坐对珠龛衍梵文。松际窥人孤嶂月,山中留客半床云。疏钟出寺过林隐,怪鸟啼春彻夜闻。真性由来爱空寂,名香亲向殿前焚。”“孤峰天半削芙蓉,入夜遥看紫翠重。一片禅心千涧水,五更残梦数声钟。云生净土龙归钵,露冷空台鹤唳松。借宿僧厨经几度,苍苔埋却旧游踪。”马欻《宿鼓山禅房》诗:“禅房深闭绝嚣氛,宝篆烟销正夜分。深树猿啼初落月,小楼僧定忽归云。飘摇幡引灯前见,滴沥泉声枕上闻。尘梦不关心似水,独余花雨散氤氲。”叶向高《登鼓山》诗:“屴崱峰高俯十洲,白萍寒渚海天秋。潮声近向岩前落,蜃气遥从岛外浮。平野苍烟迷故垒,夕阳红树带残流。摩岩读遍前朝字,乘兴还登最上头。”谢肇淛《宿鼓山禅院》诗:“上方寂寂锁苍藤,门掩双峰最上层。半岭松涛千嶂雨,数行香篆一龛灯。寒潮应月喧残寺,独鹤眠云伴老僧。尘梦欲醒钟磬动,冷然心地证三乘。”宋赵汝愚《游鼓山》诗:“几年奔走厌尘埃,此日登临亦快哉!江月不随流水去,天风直送海涛来。故人契阔情何厚,禅客飘零事已灰。堪叹世人只如此,危栏独倚更徘徊。”国朝潘耒《涌泉寺》诗:“山行不见山,青松覆如幄。滴翠沾人衣,晴云时满掬。修磴延清风,危亭肆遐瞩。忽闻钟鱼声,招提在岩腹。规制特崇宏,威仪殊肃穆。客至浩如归,旋汲新泉沐。院主法腊尊,道风闻九牧。软语接凡夫,剑锋不可触。山空月华朗,夜静天香馥。自然生道心,无劳遣尘俗。高斋凉如秋,一榻清寐足。可叹市朝人,纷纭梦蕉鹿。”朱彝尊《游鼓山题灵源洞壁》南乡子词:“披露晓同游,竹杖蓝舆各自由。翠磴红亭三十里,淹留,行到松门路转幽。僧饭雨初收,风末钟声树杪楼。多事山僧曾喝水,桥头,只少飞泉一道流。”
发表于 2011-9-3 11:52 显示全部帖子
自鼓山折而南,曰鼓岐,在屴崱之南,下临大江,有石如鼓,故名。
  蓬 岐 在鼓山里。有石重叠屈曲,曰蛇洞。空蒙屈曲,莫知所止,有石如剑,曰剑山。
  魁 岐 在鼓山里。有石圆五十余丈,刻籀文其上。相传唐末黄巢驻兵于此。
  君 山 在永北里。由鼓山折而南,距城六十里,上有昆仑石室,下临潭,曰马面仙潭。东为朏山,有石上广下锐,若仙芝焉。又有三生石、九眼泉、十八胜。
  玉顶山 在永北里。二派落平洋,曰龟屿,俗谓神龟出洞,树木苍翠,为一方之胜。
  磕泉山 在永北里,一名磕下。城中伐木者多集于此。
  马头江 在江右里,亦称马江。居郡之极南,东西北众流悉入焉。风涛不测,中有巨石,形如马首,随潮隐见,为行舟患。东下为罗星塔,其南为营前,又东为洋屿,出闽安镇,中流为琅琦江入于海。其浦溆东南,有投桃州,以形似名,上有田数千亩。明林世璧《渡马江》诗:“横江渡头云水东,波回白马撼秋风。连山喷雪何如此,好似钱塘八月中。”“一水横流沧海东,千峰倒映玉芙蓉。猿声两岸秋风起,无数江花带雨浓。”“日落风清江水涟,片帆遥下月明边。君听满棹歌声起,何似江南竞采莲。”“山色西来若画屏,长江一带抱沙汀。扁舟日暮东流下,疑是秋风过洞庭。”谢肇淛《夜渡马江》诗:“新宁过不远,大江若天划。盈盈百余里,待潮复待汐。孤舟出海门,豁然乾坤白。石马不可见,浪花三千尺。时闻欵乃歌,中流泛空碧。晨鸡喔喔鸣,依稀辨城陌。风波愁人心,安能久为客。”又《渡马江》诗:“秋水净于拭,扁舟镜里行。月当山罅出,云近海门生。龙睡空江冷,潮归野渡横。棹歌中夜远,鱼火不分明。”
  罗星塔 在马江中,当省会要冲,砥障奔流,以入海者也。晋严高将迁城,作图以咨郭璞,璞以马江水泻为病,乃更图见此,遂定议。相传宋时有柳七娘者,岭南人,从夫谪戍来闽。夫亡,竭资造塔,以资冥福。闽中文运,由是益兴。岁久而毁,天启中重建。俗呼磨星塔,北岸有山名罗星山。明叶向高《登罗星塔》诗:“冶城东望海天遥,谁遣中流一柱标。地拟瞿塘看滟滪,江同扬子见金焦。空山积雨无人到,画舫清樽有客招。宝塔销沉何处问,漫将遗迹说前朝。”
  洋 屿 在江左里。有猴屿,有城,三江口水师旗营驻此。对江有圆山水寨在中流。
  凤洋山 在江右里,距郡东七十里。两峰相应,势如搏凤。相传有仙人王进才于此上升,有仙亭遗迹、石床、棋枰,几案犹存。峭壁刻“登龙”二字。地名龙门。
  婴台山 在江右里。旁有铜斗山天马峰,下有石桥,龙溪之水出焉。又有鹫峰山,上有马面潭,岁旱祷雨于此。
  磐石山 在江右里凤洋南。山巅有石,高数十寻。又一石叠其上,方如棋磐。每天欲雨,则去出,迥港绕其下。水出于衡山之龙溪,曲折三十六湾,合流而注于江。港口有石桥,又名石门。山南接湖林,北连濂山。山之巅,万仞壁立,不能容足,二石凌空,夹峙如门,故名。
  双髻山 在合北里。从香炉峰逶迤而来,重峦叠嶂。上有龙潭,悬岩夹立,飞流七十丈。潭前石屏高丈许,东有锦屏、兜鍪,有笏石、动石。溪曰岊溪、浩溪、龙迳溪。《名胜志》:从浩溪涉上,有半练。又上,有石梁,水帘喷注其中,有白气如虹,随人叫呼而出,声止亦灭。自此而上,峭壁夹天,西有龙门水注下,可二十丈,广杀十之六,为第三龙潭,无径可上。就东石壁二百余步,至第二龙潭。两壁愈高,几及千尺,瀑正向西,日光射之,白练如带,飞下四五十丈,下注潭口,可二丈,深不可测。潭前旧有石屏,龙怒而碎之,自此峭壁直上如削。欲上第一潭,不可得。明董应举有《龙潭游记》。
  百洞山 即八仙苦,在合北里。明万历间,里人董侍郎应举始开得之。《名胜志》:洞穴玲珑,明暗相授,旁通曲转,高下辅承。去仙岩左三百步,得洞十余,置青芝寺其上。以洞为门,纡曲千余步,下为半湫,四曲至藤阿,又四曲至受人岩。有门,一立一蹲,曰宛宛门;折而下,为翠帘洞。南为金刚石,东三曲为星窠,北为悬石洞,二石悬两崖间。历数级至石,大可一室,群岩四立,中若天规,傍有石半覆半垂。石转而上,凡五曲,又名十曲洞,乃至寺。寺前乃石前岩宛猿公也。左有狮子岩,三石夹立如永巷,上有三鱼石。又左有古蝙蝠洞,洞有五色蝙蝠,大者如斗。又左有虎馆,甚奇。又有十余洞,其他藏于榛莽者,不可胜数。《闽书》:此山五峰叠下,中为莲花峰,又有石鲸、仙桃、石室、石蜍、仙掌、日轮、石鼎、一线天、阆风台、莲花藏诸胜。明叶向高《游八仙岩》诗:“菡萏峰高俯碧流,孟溪环绕近沧洲。天开灵境留仙住,海涌神山壮客游。古洞云深藏蝙蝠,悬岩石出象猕猴。千年胜迹今方辟,好对青樽共拍浮。”
发表于 2011-9-3 11:52 显示全部帖子
云门山 在江左里,洋屿城南七十里。多松竹泉石之胜。《闽都记》:宋嘉定间建寺,明永乐间重建。有弥陀岩、观音岩、泗洲岩、狮子岩、坐禅石、五里泉、望拜石、吸江亭、楞伽室、妙善庵、石门箑。宋孝宗书额。江中又有琴屿、双鱼屿,号“云门十五奇”。宋黄裳《云门山》诗:“不须扶我自登山,脚力能胜十八盘。一字雁低头上过,两城人细掌中看。谁知比户缘犹在,却爱南柯梦未阑。忽见归云应是信,满襟先得洞天寒。”明林鸿《云门山》诗:“龙宫临水国,鸟道入烟萝。海旷知天尽,山空见月多。鹤归僧自老,松偃客重过。便欲依禅寂,尘缨可奈何。”
  九龙山 在至德里,距城南七十里。高插天表,有狂牛岭,南有毗济潭,其深莫测。潭下有穴通马江,祷雨辄应。成化旱,乡人车水溉田,见有毗济潭石刻。
  浮峰山 在光俗里。俗传潮盈则山浮,故名。其西曰筹岐,有乌石岩。东为玉壶山,上有三台石,相传自武夷飞来,宋提刑王益祥自义乌居此。山之别支曰文笔山,大江绕其下,明状元陈谨居之。明王恭《浮峰歌》:“海门迢递江水东,江心绝巘青芙蓉。横空积霭几千丈,绿萝嫋嫋花蒙蒙。深沉玉镜浮仙岛,黛色苍苍不堪扫。芳草矶头望欲深,夕阳渡口看还好。翠壁红泉高际天,闲云古木相连延。岚烟瀑雨猿声里,僧舍人家鸟道边。仙舟江上何潇洒,此地那能驻君马。思尔青云得志时,莫忘幽期绿萝下。“按:地即今营前。
  上洞江 在至德里。马江之左次港也。舟候潮集此。
  下洞江 在江右里,马江之左一港也。中有狮子右,与方山对峙,巨浸不没。俗谓”水浸方山鼻,不到狮子耳。”
  棠 屿 在东右里,林氏居之。
  塘头土堡 在合北里。明嘉靖间,里人御倭所筑。
  闽安镇 在江右,距城八十里,为省会咽喉,海口第一门户。明初,置巡检司;嘉靖中数被倭乱。国初,海寇窃据于此,今设副将两营驻守。西有崇新寨,东有登高寨,两岸各设炮台。洋中为琅琦山,山麓为金牌寨,亦设炮台,俱国初造。
  五虎礁 在大海中,亦称五虎门,为海口冲险要地。
  郡东南水部门外,即旧南夹城水步门。《三山志》:名利津。
  镇海桥 即门外木梁,俗称板桥。
  劈岩庵 今名碧石庵,九仙之支也。隔在城外,林塘颇幽。明嘉靖间,有神像飘泊河边,遂建此。
  象 桥 在高惠里。民居鳞次,为河口要冲。
  柔远驿 明曰怀远,以为琉球诸藩国馆寓之所。内有控海楼,明正德间建,俗名琉球馆。
  路通桥 在河口尾,宋建。古谶云:“南台沙合,河口路通。先出状元,后出相公。”
  古龙塘后浦 在高惠里一图。《闽都记》:长三百丈。宋郡守蔡襄疏通水利,附郡城处,溉田至三千余顷,今犹赖之。府志:五龙塘,疑即古五塘。旧志云:今迹湮没,无考。
发表于 2011-9-3 11:52 显示全部帖子
 直渎新港 在河口尾。《闽都记》:初郡城水关四:一在西门,引西禅浦江潮,凡三十六曲至柳桥;一在水部门之东,引南台江潮,自河口直渎亦三十六曲,由水关入城。东西环合,以萃风气。直渎又北通东湖,受东北诸山之水,其流甚迅。明弘治间,督舶邓内监始凿新港,以通大江,便夷船往来。土人因而为市,东际三十六湾,遂废,形家以为不利。嘉靖初,谢给事蕡疏请塞新港,郡守江文盛踵成之,未几复溃。戊午、己未间,岛夷入寇,顺流至河口,焚杀殆尽。万历十五年,郡守汪铎筑堤坝。天启三年,溃于巨浸,水利道葛寅亮复塞之;浚旧沙合河,以通水利。国朝康熙初,复开。乾隆十年,巡抚周学健疏请填塞;开旧河,自路通桥起,闽安门止,长八百二十六丈。乾隆十三年,亢旱八阅月,东关外村民以新港塞不便,环请疏凿,巡抚潘思渠从之,今如故。
  郡南门外,即夹城之宁越门九仙桥。即门外木梁。按《三山志》:景德四年,林洪范《合沙新石桥记》:南城之濠,实要津焉。先濠梁造,以官籍之木,岁理日葺,军什即役者,相顾共咨。郡守袁公逢吉召缁流、士人、好善者示以石梁之议,人乐其便,逾时告成。或曰梁开平二年,闽王作,名“合沙”。案:开平四年,翁承赞册封闽王有《登水阁》诗:“轧轧朱轮下九霄,登庸门内驻星轺。他时若问今时事,只看南边是旧桥。”注:桥名沙合,然则二年盖修之也。元符二年,道士颜象环建亭其上,更今名。《正德府志》:元季毁,今仍为木梁。
  由九仙桥南折而西,为先农坛,在西营。雍正五年敕建。为守土官耕籍之所。坛制高二丈一尺,宽二丈五尺。籍田制四亩九分八,蜡不别为坛。雍正十一年,诏有司以十二月上戊日致祭,先啬、司啬居正位东上,余六神稍后,分列祀之。
  宿猿洞 即乌石山之截于外者。怪石森耸,藤萝阴翳。昔有隐者畜一猿于此,故名。景福三年,大筑城,遂隔城外。湛郎中、俞解官栖隐于此,有二十五咏。是时程师孟为郡守,重其高尚,往返无间,倡和诸诗,皆勒之石。石三面俱有题咏,南面程师孟篆“宿猿洞”三字,径尺许。北面刻二绝句,亦程笔,字势飞动。《闽都记》:洞中有荔枝,名洞中红,见蔡《谱》。宋林迥诗:“荔枝影里安吟榻,菡萏香中系钓舟。”指此也。今废为聚冢,俗名豹头山。
  自九仙桥直南,为教场,广四里。嘉靖中,召客兵居此。万历初,东西建兵房,其外有旧教场。
  闽越王祖庙 创建未详何时。自唐大中间立庙钓龙台,祠祭悉移于彼。于是祖庙渐圯,田园悉为居民所侵。弘治间,有司核正旧业,籍为粢盛,重建殿寝;旋复圯。万历间,乡人募资别建。庙旁一邱,或云即无诸冢,或曰王郢冢。《汉书》载:郢伐东瓯,其弟余善纵杀之,仓卒变起投甲。城南父老穿冢旁,往往拾其残甲遗镞,遂疑祖庙旁小阜,非无诸冢,乃逞郢冢。未详。
  洗马桥 城外南濠也,以木为梁。《三山志》:合沙门外,时洗官马于此。桥之东,别分一支,南通韭菜桥;又东西分为两支,而南名玉筋、水南,又有小桥曰虎策。
  南 园 在洗马桥东。明状元陈谨别业,有冈阜三石,今废。
  茶 亭 昔有僧,以暑月醵金饮行者,故名。有乐善好施坊,为里人何长浩立。
  横山铺 旧在郡南十里。明嘉靖间移今所,有吉祥寺。
  安民崎 微有冈阜,郡城初案也。东有武胜庙,神陈姓,名无考。晋天福二年,闽启封,后加武胜王。宋时庙屡新,左右二侯祠。明永乐、成化间重修,有文昌祠。
发表于 2011-9-3 11:54 显示全部帖子
沙合桥 今名小桥,在安民崎南。明成化六年,知府周钝重建。《挥尘前录》:初,闽人谣曰:“南台沙合出宰相。”章得象相时,沙涌可涉。政和六年,沙复涌,已而,余深复大拜;方务得帅福唐,南台沙忽再涌,已而朱汉章、叶子昂相继登庸。
  万寿桥 一名大桥,横跨台江。旧为浮梁。《三山志》:南台有江广三里。元祐间,江沙颇合,港疏为二,中成楞岩洲,郡人王秘监祖道为守时,造舟为梁,板其上翼以扶栏,中穹为门二,以便行舟,左右维以大藤缆,植石柱十有八而系之,以备痴风涨水之患,糜金钱千万,绍圣元年申戌十月成。以其余钱三千九百缗,分给负郭三县僧寺,俾岁取息,以待缺敝修建,自为文记之。寻又为屋以覆缆柱,架亭于其侧,以憩行人。中亭之北,又有泗州亭一所,命僧守之,而守桥军房亦在焉。南亭之南,复即山为亭,以济川名之,创庵其西。崇宁二年,公复守是邦,乃于桥南建天宁寺,以庵之田产并归之,命天宁主僧为三十院都管。是时港已分为三矣:北港舟十有六,中港七十有三,南港十有三,凡一百二只。《闽都记》:元时田入头陀万岁寺。大德七年,头陀王法助奉旨募造石桥,酾水为二十九道,上翼以石栏,长一百七十丈有奇,南北构亭二。至治二年落成,学士马祖常为记。明天顺间重修,编修杜宁记。万历十六年,巡抚庞尚鹏重砌石栏。案:今桥之东有头陀寺及中亭街、泗州铺之名,皆因之。
  江南桥 在盐仓前。一名中洲桥,又名小桥,与万寿桥接,其长减万寿之半。国朝乾隆间圯,邑人何际逑兄弟重修。巡抚潘思榘记,略云:度万寿而南,有桥相接,曰江南桥。王应山《闽都记》:又名小桥,民间谓之中洲桥者也。当时之异名,或以其亘江之南,或以其小于万寿,或以其夹洲而中居,今则群呼为仓前桥矣。仓前者,以前直大有仓而市人,因以名之,非故也。顾万寿,详载诸志;而兹桥之兴建修复无考。王氏网罗旧闻,亦仅列其名而已,将踵万寿而成者,抑筑之者别有人?今考:酾水为九道,梁空而行,石五而木四,以是屡坏。今尽易以石,其长四百四十七尺,趾广三十八丈,上缩于趾之二,糜白金万一千五百有奇。
  由吉祥山折而西达于惠泽山,曰洋中亭,中有亭,以憩行者,故名。吉祥山即横山,地皆聚冢。惠泽山,今名大庙山。其南曰面岭,有塘讯。
  彰义祠 明嘉靖四十年建,祀御倭阵亡将士。初,倭寇县城。把总童子明等力战殁,有司并先后死士,合祀之。
  龚用卿墓 其地即独山神庙也。龚:明嘉靖丙戌进士第一,官祭酒。
  潭尾街 有宋米芾书“全闽第一江山”六字,赵汝愚隶书“古南台”三字,皆勒于石。
  新 街 即古新市堤。唐翁承赞册封闽王,还朝饯别于此。承赞有《南台路书事》诗,韩偓和之。承赞诗:“登庸楼上方停乐,新市堤边又举杯。正是离情伤远别,忽闻台旨许重来。此时暂与交亲好,今日还将简册回。争得长房犹在世,缩教地近钓龙台。”
  霞 浦 南唐攻闽,兵由白虾浦登岸,即此。“虾”讹作“霞”。按南台为郡之贾区,其坊巷多随俗命名,故有五保、七社及上下航等名。兹列三街之名,考其略有依据者载之,余不赘。
发表于 2011-9-3 11:54 显示全部帖子
越王台 在惠泽山之南。《闽书》:台上可坐百余人。旧记:越王余善钓白龙处,又名钓龙台。汉遣使封无诸孙丑为繇王,授册于此。《闽都记》:西为镇闽王庙,俗呼大庙。汉高帝五年,无诸王受册封闽于此,后立庙。武帝时,粤国亡,祀废。唐大中十年,复建。五代唐长兴元年,闽复追封为闽越王。宋因之,号显圣武勇王。左右二王,牙将也。熙宁中,民兵出戍熙河,二将现云端,战遂克捷。政和间,复戍桂管征蛮之际,二将复现,降大雹,飞黄蜂,以退蛮兵。宣和二年,浙寇窃发,连陷数郡,将及境,提刑俞向自建康领兵南下,黄蜂以数万随舟蔽江,居民咸谓神助,乃大新祠宇。建楹日,有青、红二小蛇,蜿蜒香几间;暨升梁,又见举首北向,移时乃隐。庙成,神复见。有司以闻,赐庙号武济,俞自为记。六年,追封闽越王为镇闽王。二将:左封灵应侯,右封显应侯。建炎四年,王加封武烈,左侯加封广惠,右侯加封嘉泽。绍兴三十年,胶西之役,舟师祷于神,战克捷,王加封英护,左侯加协威,右侯加协忠。元更封真君。明洪武十年,布政使叶茂祷雨有应,以闻礼部,奏从神故号,封汉闽粤王之神,左参政瞿庄为记。隆庆四年,巡抚涂泽民会剿广寇,祷告于神,战之日,空中闻战马声,战克捷,修祠以答神庥,魏文掖为记。庙有田,明初为守者乾没。成化十六年,知府唐珣核清之,郡人唐澞为记。庙故有井,通江潮,其深叵测,有龙居之,祷雨屡应,年久湮为眢井。万历十七年,知府江铎以旱祷,命工浚之,甘冽如初。按越王台与钓龙台本二,越王台以无诸受汉封于此,后立庙。闽人每岁为“瓜莲会”,以尽祭报之典。钓龙台则余善钓白龙处,因筑台以表瑞也,即今之山川坛。向皆混为一,今仍之,而附辨于此。 宋蔡襄《钓龙台》诗:“龙在固神物,动与风云会。胡为脱渊泉,辄触钩纶害。无乃护明珠,睡目方瞢昧。而或嗅香饵,贪涎适沾霈。不尔腾角牙,自衔鳞虫最。来应山岳摇,去等蝉蛇蜕。传闻旷百世,兹事久暧暧。空余古台石,硉矹尘沙外。湍流卷白日,岩壑动清籁。乾坤终苍茫,物理有否泰。”元雅琥诗:“自古瓯闽国富雄,南琛不与职方通。江流禹画纵横外,山入秦封苍茫中。逐鹿师还神器定,屠龙人去钓台空。海门日落潮头急,何处繁华是故宫?”明林鸿《登钓龙台》诗:“逐鹿屠龙事渺茫,空台依旧枕崇冈。衣冠神禹传苗裔,封壤宗周列职方。南粤云来螺渚白,东瓯天接虎门苍。登临送别兼怀古,不惜狂吟倒玉觞。”王偁诗:“高台近枕大江流,江上云屏宿霭收。才子挥毫春作赋,商人载酒晚移舟。空潭龙去山河改,古殿云寒剑戟愁。莫向此中多感慨,汉家陵树已先秋。”王恭《题无诸庙》诗:“野庙大江干,萧萧树色寒。断碑荒草没,画壁古苔乾。龙去春潮在,猿鸣海月残。英雄那可问,东逝正漫漫。”林瀚《越王台怀古》诗:“乘闲独上越王台,满目兴亡事可哀。宋主行宫惟绿草,考亭旧业半苍苔。楼船东去家何在?云谷春深花自开。山色不知风景别,还从江上送青来。”徐熥诗:“山河如故霸图休,台下空江水自流。岁久莓苔生庙壁,日斜葭菼满汀州。旌旗影灭秋风冷,剑戟声沉暮雨愁。莫道钓龙人已远,精灵还向夜深游。”徐诗:“寂寞高台翠色重,居人千载吊遗踪。殿前烟雨迷铜兽,江上风雷起白龙。城郭万家犹禹贡,河山八郡旧奏封。昔时霸业萧条尽,空有寒潮送暮钟。”许豸诗:“雄图消歇暮潮西,烟浸长桥柳叶齐。废井草生龙已去,荒台花落鸟空啼。江喧钓碣闽关险,雨暗穹碑汉篆迷。千载登临遥极目,海天空阔雁行低。”
发表于 2011-9-3 11:54 显示全部帖子
山川坛 即钓龙台故址。宋、元时皆附社稷坛。明初亦在惠泽山,洪武六年移今所。中祀风云雷雨之神,左山川、古城隍。西附祀琉球、日本、渤泥山川之神。
  达观亭 碧光亭 二亭并在钓龙台侧,皆宋时建。蔡襄《达观亭》诗:“峭峻钓龙石,飞亭压其端。扩彻四无际,因之名达观。”程之邵《碧光亭》诗:“寺压高台最上头,一亭新就得清游”,指此也。久圮,近重建,非旧也。
  天妃宫 旧在水部门城下,建自前代。雍正十一年,总督郝玉麟、巡抚赵国麟重建今所。御赐“锡福安澜”扁额。
  白龙江 又名台江。与闽江同源,至洪塘歧为二,北行者经钓龙台为台江,纳北上众流,过鼓山,复与南行者合流,汇于马头江,以达于海。南台万寿桥东,有洲田数十顷。成化间,溪流海潮日夕冲决,台下旧港日为流沙所壅,潮小舟胶。
  拏公庙 按神卜姓,籍邵武之拿口镇。先是尝夜见二鬼,放蜂蛇于乡井,黑气漫空。王知其有异也,坐井畔以待,俟汲水者至,告以故,并乞水自饮,以取信;须臾面色黧黑,须发尽落,嗒焉物化。乡人因立庙祀之。明洪武初,征南将军汤和帅师平闽,由海道诣五虎门,先遣使入城招安,会守将杀其使,和因大张号令,云:“入闽不留一人。”王恻之,乘巨浪、驾小舟、诣和营,曰:“君号令中,今易一字,吾导他港以进。”和许之,遂导由粗芦门入。既抵南关,辞去,曰:“吾福州土神拏公也,顺命导公,欲安百姓,今已入关,以‘留’字易‘杀’之可乎!”言讫,不知所之。和知其神也,长驱会城,秋毫无犯。旋以事入告,敕封今号。按:今藩署祀为库藏之神,称“护国天下兵马都元帅拿君福主协祐尊王”。以上见国朝布政使钱琦碑文。南台之庙,不知创于何时,而香火特盛。
  自江南桥直南为藤山。其山脉一起一伏,如瓜引藤,亘五六里,省会第二案也。山多梅花,开时郡人载酒出游,故亦曰梅坞,额曰“罗浮春色”。明谢肇淛、曹学佺皆有《藤山看梅》诗。由藤山分派,一峰返顾于后者,曰鳌头山;迤东为下渡。由藤山折而东,为江南铺,即下渡。廛居成市,上接黄山五里而遥,下通白湖十里而近。
  龙桥亭 在下渡街之半。
  白湖铺 上接江南铺,下通龙卧铺,有亭,曰白湖亭。
  白湖小隐 在白湖亭,明山人赵迪宅。郑阎诗有“白湖小隐入云间”之句。迪字景哲,其《自写怀》云:“衣冠有恨先王后,家世应从南渡来。”则景哲,盖天水之裔也。
  镜湖书院 明处士郭廑小隐,有《镜湖清唱集》。廑,字敬夫,徐兴公云:“敬夫,吾乡隐君子。百年来罕有知者。”其题《青铺岭》有“家村望在空蒙外,一带螺江隐翠微”。又有“门前湖白与山青,分携空过白湖亭”。则其所居,当在白湖、螺浦之间,与赵景哲邻。
  桑苎园 明郑善夫别墅。善夫在武宗时,以切谏罢官,筑室白湖,名桑苎园,额其堂曰“迟清”,自书其户曰“少谷柴门”。一说迟清堂在今城内鳌峰坊,宅上有“少谷草堂”扁。刑部尚书王廷用,向慕善夫为人,以未睹面,奔入闽,哭其墓曰:“不见高人扬子云,山川到处勒遗文。眼前金匮谁能识,惟有侯芭为起坟。”善夫无子,以遗稿属山人高瀔,郡守汪文盛为卜葬于西郊梅亭山。
  高湖墩 在光德里。小浦通潮,缭绕其间,郑氏居之,有郑蕴中宅。又有云卧山房,明兵部郑塾所居,杨荣为记。
  凤 山 在仁惠里,又名黄山,黄氏居之。山形如凤凰展翼,上多砺石。下有井曰饮井,亢旱不涸。井之东,即龙卧铺。山西麓有显应庙,神陈姓名,初与其弟观察使岩同祀于里之芦川。宋嘉祐七年,迁今所。开禧、嘉定间,水旱蝗疫,屡祷辄应。宝应元年,赐额“显应”。开庆元年,封仁济侯,侍郎陈益撰庙祀。
  芦 州 一名芦下,在凤山之南。宋时,陈氏居之。即之后也。
  由藤山东折而南,曰北园,有石室山,高盖之支也。唐观察使王逢子孙居此。
发表于 2011-9-3 11:55 显示全部帖子
高盖山 在仁丰里。有三峰九岛,郡第三案山也。汉徐登修炼于此。后入永福高盖,乡人于此望祀之,遂沿其名。上有仙坛;绝顶有池,曰青龙,俗名天池;有峰曰徐女峰,相传徐水仙第三女采苦参服食于此,又名苦参山。按《后汉书》:徐登,闽人。本女子化为丈夫,善巫术,所云徐女当是一人。有溪曰桃花溪。元陈忆翁种桃数百本,每春时眠食其中。有洞曰芦湾洞,北麓为北园,南麓为义屿。
  城门山 在永福里、黄山之南。其巅有鳌顶峰、魁星岩、飞来石。西有龙观井,大旱不涸。有宋省元林执善宅,子孙世居之。又有郑文肃湜宅,朱子避伪学禁,尝主其家。鳌顶峰有自成桥,为朱子题刻。湜,闽县人,宋光宗初,为秘书郎;会赵汝愚罢相,韩侂胄恶之,入伪学党。
  平 山 在开化里、凤山之东,距城东南三十二里,鼓山之支也。宋景炎末,益、广二王航海驻兵于此,丞相陈宜中手书“平山福地”四字刻石,有平山堂。《闽都记》:今废为东岳行祠。旁为九曲山,有薰风陇、南华峰、蓬莱桥、锦绣谷、逍遥台,俱石刻篆隶大字。东为瑞迹岭;又东为邵崎,通上、下董诸村;又东为翁崎。
  濂 浦 明尚书林瀚所居,三世五卿,为闽中望族。
  螺 洲 在方山北,周回一江,环洲而居者数千家。司空吴复其著也。今陈、林二姓尤盛。洲有显应庙,神刘姓,淮甸人,兄弟三人,黄巢之乱,御寇有功,闽人立庙祀之。宋淳祐间,赐额“显应”。又有螺女庙,则缘谢端事附会之,非其地也。
  虹 桥 一名红桥。跨永福、归仁二里,有亭,响卜甚灵。
  真隐院 在永福里,唐光化间建。地近西峡,往来必息于此,有且止堂。
  西峡江 在永福里,距城六十里。受永福印溪之水,流经此接侯官仙崎;又东流十余里,与东峡江合。
  东峡江 跨归仁、高详二里。两山夹峡,上纳延、建、邵、汀之水,下受兴化、泉、漳潮汐,阔十余里,其深叵测。中流有石如砥柱,名浮焦石;下有潭,龙潜其中,岁旱祷雨辄应。江南北各有亭待渡,官募大小舟十数,往来如织,俗谓乌龙江。
  大象山 在高详里,峡江之南。高峰插天,为城南巨障,分派为西峡,临大江为珠山;周遭溪水环绕九山,若九龙戏珠也。
  玉枕山 在归义里。其巅为枕峰,有啸霞谷、啸坞、紫屏、上冷泉、青田坂诸胜。山麓有枕屿,其旁为柘枝山,有白云谷、卧龙冈、凤巢、白牛岭、鸣风崖诸胜。又南为青布岭、金鳌峰,宋建隆元年建寺。峡江之南,驿道往来,候潮于此。
  方南铺 在方山之南。上接枕峰,下通梁山。
  青布岭 在积善里。一名青铺,林氏居之;又有蓝布岭。
发表于 2011-9-3 11:55 显示全部帖子
灵济宫 在金鳌峰下。祀南唐江王徐知证、饶王徐知谔,皆南唐主知诰弟也。相传即二人下闽屯兵处。左有龙湫,潭水湍急如龙之喷瀑,通苦竹溪,流至林浔浦,抵西峡江。林浔前有金墩石,出土中如金色。中有战场、试金石庙,晋天福间建。宋太平兴国八年,里人方珏立祖庙于芝屿。祥符元年,又立庙于潢溪。政和七年,迁今所。永乐十五年奉旨拓而新之,春秋致祭。又,京师亦立庙,加封金阙真君、玉阙真君。正统、成化间,累加封号,为上帝遣官致祭;有御制碑文,竖于庙左。弘治间,侍郎倪岳、大学士刘健并请罢革。案《晋安逸志》:有曾甲者,居金鳌峰下灌园,园中有破祠。神尝栖箕,自称:“兄弟二人,南唐徐知诰之弟知证、知谔也。晋开福二年率师入闽,秋毫无犯,闽人祀我于此。”自是书符疗病,验若影响。永乐间,成祖北征不豫,诏曾甲入侍,运箕有验,遂封为真人,敕有司建庙云云。郡志辨云:考《南唐书》,知证,温第五子,封江王,改封魏王;知谔,温第六子,封饶王,进封梁王,尝游秫山,编五虎皮为大幄,号曰“虎帐”,忽遇暴风,飘虎帐如飞蝶,惊遽弃归,数日卒。二人并不至闽,亦不闻雅意道术。又考《蟫窠别志》:考景前后遣将攻闽者,俱载于史,未尝有知证、知谔领兵事;则所云屯兵金鳌峰下者,妄也。且知谔之死在知诰升元三年五月子时,景未即位,未尝加兵于闽。惟知证之卒,在景保大五年正月,正当王延政以次年;而陈觉等之败,亦在是月,又与明年化去之言戾。至云兄弟相继,则尤妄之妄矣。二百年来,淫祀矫诬,无有能证之者。倪丘、周洪谟等,亦但言其篡臣逆子,不宜载祀典,未能举史传事实始末,以证流传之诬,宜当时之不能尽革也。
  方 山 在清廉里。距城南七十里,遥望端方如几,故名。郡第四案也,一名五虎山。九鼻东向,其高千仞,四面如城郭。元末,陈有定遣兵驻守,今谷口有寨门甚隘,其中平畴数顷,溪流屈曲;又有灵壁岩、天柱峰,岩中有鲤鱼石甚奇。地跨闽、侯二县,汉仙人介琰隐此。上有石床、石棋局遗迹。朱子尝书“怡山良石,仙人所居”八字刻石。《三山志》云:山多柑桔,味特甘。天宝六载,敕号甘果山。《闽都记》:山之阴有峰,逆驰而西,曰黄岩,上有阿育王塔。旧有方山寺,陈天嘉元年建,有唐贾岛书《章敬法师碑铭》。朱子《方山》诗:“到山不识山面目,但见九鼻盘溪曲。归来几坐小窗下,倚天百尺堆寒玉。”
  方山隐处 唐隐士黄子野所居。子野年十三,随父贾于杭,适王伾微时,覆舟于江,子野以父金呼渔者救溺,乃去为人仆,偿父金。主人闻其事,厚视之,后折节读书,治《左氏春秋》。有劝之仕者,子野变姓名,耕于方山。及伾为散骑常侍,使人访之。阳歧江上有一男子,扁舟披蓑,独卧雪中,扣舷歌曰:“早潮初上海门开,漠漠彤云雪作堆,一百六峰都掩尽,不知何处有僧来?”又歌曰:“几日江头醉不醒,满天风雪卧沧溟。定知酒伴无寻处,门外松涛独坐听。”使者呼之,子野邀至家,家徒四壁,几上独《周易》一卷。设脱粟之饭,与之约:“明日雪霁会舍。”而子野已遁去矣。
  塔 峰 在永庆里,一曰塔林,方山之支也。突起平地,山巅有石塔,故名。上有平霄、长林、古洞诸胜。其地曰尚干。宋林津龙官尚书干,居此,故以名乡。今其族姓最强盛。
  葫芦山 一名梁山,亦方山之支也。上有紫台,为邦人胜游处,又名紫薇岩,相传有紫薇公居。
  扈 屿 在还珠里:一曰瓠屿。东南为濑江。旧有叶光宅。光,永乐间为南海簿,民歌之曰:“南海簿,性不贪。百鸟凤,人中难。”
  濑 江 自淘江至大义渡总名。中有三十六湾,淘江在永庆里塔林山下。
  大田驿 在西集里。下通宏路,上达会城,有铺。
  绿榕桥 《名胜志》:入山十余里,有溪曰榕溪,桥跨其上,曰绿榕桥,达于义溪。《闽都记》:古榕二本,荫桥东西,故名。成化间,郡守唐珣重建。
  大义坊 旧西集里。以宋陈恺典乡郡,更名荣绣,今地名坊口。有渡曰大义渡。《三山志》:乘退潮,东经鼓山尾,憩程水港候潮,西人峡门,旁入港,即此渡。《广舆记》:唐贞观间,卫帅见其商旅宾主有序,故名。
  筠 轩 在大义坊。明御史陈叔刚为其父仲孙筑,大学士杨荣作《筠轩赋》。又有水明楼、招隐楼,皆明孝廉陈荐夫所居。
  义溪铺 上通大田,下达尤□,十里而近。
  尤□铺 上通义溪,下达常思岭。
发表于 2011-9-3 11:55 显示全部帖子
常思岭 在方岳里。距城东南一百二十里,界于福清。高数千仞,袤二三里,又名相思岭。
  自江南桥折而西,为光孝寺,在时升里。宋崇宁二年,郡人王祖道建于浮桥之南。政和初,改为天宁寺。绍兴更光孝。内有松风堂,宋李纲谪居时寓此。又有天宁台,今名双江台,祀真武。明时以寺地建盐仓。嘉靖间,商人创私仓百余所,寺益废毁。《闽都记》:江南有山,为会城朱雀,凿破于文运不利。今夷居环聚,开凿益不可问矣。
  松风堂 在天宁寺。方丈之东,有小堂数楹,青松千盖,与山巅齐,日影不到,榜为松风堂。李纲自建炎间,以宰相为言者所论,遭贬斥。绍兴初,始许自便,居福州之松风堂;嗣卒,葬侯官沙溪。又有来薰亭,近松风堂侧。李纲诗:“旅泊不求安,少憩南台宫。轩楹尽北向,盛暑坠甑中。开垣追微凉,山顶罗千松。烦襟忽破散,濯此万里风。群山递环绕,云物增奇峰。江潮信有期,来去初不穷。啸吟得所托,幽禽亦玲珑。青霞蔽残日,皎月生海东。清光入疏林,照我鬓发松。少壮能几时,倏忽成衰翁。愿餐日月华,为驻冰雪容。二子皆静者,倏然此相从。灵丹论秘诀,妙理探真空。兵戈满寰瀛,此乐岂易逢,犹恨迩城市,时来车马踪。逝将选幽僻,诛茅寄蒙茏。灌溉荔枝园,可敌万户封。屋前修竹合,屋后溪流通。风月应更好,清欢永相同。稚川晚闻道,尚冀刀圭功。”又诗云:“久客如飞蓬,年年气味同。犹欣容榻地,更得化人宫。郁勃炎蒸极,巍峨栋宇雄。疏林摇碎月,虚馆迥含风。万户轩亭外,三山指顾中。灵潮自朝夕,大舶各西东。怅望关河远,苍茫云海空。余生寄闲旷,任运学庞翁。”寺内又有藏六庵,明崇祯进士周之夔佣书卖画于此。
  望北台 在光孝寺西。有庙踞山巅,祀真武。旧名黄柏岭。明嘉靖中,邑人陈京镌“望北台”三字于岩石,因名望北台岭。又西为白鹭岭、杨桃岭、虞塘山。虞塘之东为斗门,西即凤冈,旧名荔树,中有三十六宅。
  龙潭窟 在望北台岭下。相传有龙蛰此,大旱祷之,辄应。江北廛居,因名龙潭。
  上 渡 在时升里,望北台西。万寿桥未造时,皆以舟渡,故有上渡、下渡之名,今仍之。《闽都记》:闽陈守约居。守约之先,固始人也。五代晋天福间,来闽仕南唐,为左司郎中。宋时有陈□者,性乐施,子七人,孙二十八人,曾孙六十五人,元孙一百三十人,而多仕。里中有童谣云:“萤尾星,江南陈。”谓入城夜归时,灯炬如萤星也。
  齐坑山 高盖之支也。北曰石室山,即北园,与吴屿、蟠屿诸山相联络,齐氏居之。
  凤冠山 在凤岗西南。群山中沃野千余顷,田中有小阜,如三台,或曰瓜屿,亦曰柯屿,又名台屿。左高盖,右凤湾,金鸡障其后,阳崎峙其前。阳崎之水,别为小浦,逶迤环抱于三阜者三十六曲。宋光州司户陈嘉言居之。嘉言,咸淳间人,元人革命不仕,隐居台屿,积书数万卷,人称书隐先生。
  阳崎江 在侯官四十七都。汇侯官、怀安、永福诸山之水,经西峡与马江合,入于海。隔江对峙曰阴崎,树木阴翳,居民稠密,有山临于江浒。元郑潜置义渡处,一名仙崎。其旁为芒山,有瓦窑。按省会南路之驿,旧由横山,江南白湖凡五铺,至峡江渡江,又四铺至大田驿。明万历四十年,改设官路,避峡江之险。从仓前桥折入白鹭铺,由阳崎渡江,达闽县蒙山、萧家道诸铺,至大田驿。四十一年,以阳崎路不便往来,复自南台起,至吴山鸡母屿,渡江抵萧家道登岸,其阳崎铺舍仍存兼行。今驿道归自三角埕渡江,而阳岐之旧路遂废。然今兴化行旅,道永福而来者,犹以此为捷径云。
  金锁江 在城西南。《闽中记》:昔有渔父垂钓得金锁,引锁尽,见金牛奔涌,渔者急挽至岸;牛断,犹得锁,长二尺。晋康帝于此立庙,其神甚灵。
  郡西门外,旧夹城迎仙门,一名怡山门。有迎仙桥,即门外板桥,以王霸得名。其北有坝,障西湖水,明知府江铎所建。旧有亭,竖碑其上。按郡志:万历十四年,守江铎以会城西北、水部、汤门四关,引江潮湖水,众流吐纳绕旋。迩来淤塞,北关湖水不得入。河西、汤水三关虽通,河而浅涸,潮汐无几,舟辑阻滞。西门迎仙桥下有港,接西水关及河江在西南者。当春夏月,建闸蓄水;秋冬决放,湖高河低,洪流入江,不可复返,滨湖数十里,莫资灌溉。乃开北关,修建西汤水各闸,引诸水入河;又改西门迎仙桥旧闸为坝,以蓄湖水,勿令决放。自兹旧制复兴,水利无壅,迩年复议塞,殊为民患。司地方者,愿如江公可也。
  迎恩福地 在迎仙桥北,祀土谷神,今为乡社。
  江公祠 在城西铺之右。万历十九年,为知府江铎建,郡人王应钟为记,今圯。
  城西铺 面西湖,上通梅亭五里。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